下一章          上一章

 

    说起来让人有些哭笑不得,在徐州地面上,最得大明好处的蔡举人和邹秀才却是最配合赵进的,他们手里的私兵团练交出来的最多,家中子弟送过来的也是最多,而且都不是旁支远房,尽管他们也有所保留,却比那些隐瞒大半的土豪强出太多了,或许读书人,特别是有功名的士人见识多,比这些土豪要看得明白。

    在这样的局面下,赵进自然要多树立起几个榜样,这姜木头如此通晓事理,主动请赵字营进入自己的地盘,肯定不能亏待了他。

    太阳很偏西的时候,大队人马到达了房村集,好在姜木头的手下已经提前过去报信,不然这么几百骑涌过来,肯定会闹出大乱子。

    来到房村集,看着这繁华的市镇,每个人都松了口气,也感觉到疲惫涌起,自从救人急退之后,总算可以好好歇息下了。

    那些从草窝子救下的女人们也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安全,死里逃生,或在嚎啕大哭,或在低声啜泣,孩子们莫名其妙,也跟着哭起来,人喊马嘶,一时间乱成一团。

    “让你们房村集的婆娘们出来,把这些女人和孩子先收拢回去。”赵进开口说了句。

    姜木头做事也利索,马上就派人过去安排,不过他的几个亲信心腹脸上都有难色,不时的彼此交换眼神,姜木头明白手下们在想什么,不住的用严厉眼神示意。

    为难的原因很简单,赵进带着手下以及妇幼一百多人,而董冰峰从徐州卫和沿途拉过来的援兵足有四百多人,而且这些人都是骑马的,六百多人,过七百多的马匹,这一顿一夜的人吃马嚼,全要姜家来招待,可是一笔巨大的花销,姜家虽说有些家底,可这么一顿也吃不消,更不要说,这么大量的饭食和草料一时间也凑不齐。

    姜木头很快就盘算明白,可肉疼归肉疼,身为一方人物,这场面上的事情一定要绷住,何况这还是招待进爷,该花的银子一定要花,日后肯定不亏。

    还没等姜木头去想办法,他就被叫到了赵进这边,几个包袱放在赵进脚边,刘勇笑着把包袱一一解开,里面都是银锭和金叶子,一路急退,粗重行李都丢了,金银却都被带着。

    “这差不多是一千两,拿去用吧”赵进笑着说道。

    姜木头一怔,随即变了脸色,连连摆手说道:“进爷这不是瞧不起小的吗?哪有家里来了客人还让客人出钱的道理,传出去小的就没脸呆在徐州了”

    “少扯那么多废话,这人马跑了大半天,都饿得够呛,一切都要快,你自家操办,恐怕还要借人借粮,等你操办好,大家前胸贴后背了,有了现银,一切就快,自家人不客气,越快越好”赵进笑着抢白。

    看着那姜木头还要争论,赵进不耐烦的笑道:“等你借钱操办了这么多人马的饭食草料,然后我走时悄悄留下银子,这么做就成了皆大欢喜,又是江湖美谈,咱们自家人不要那些虚的,快去吧”

    听到赵进的话,姜木头愕然,随即哑然失笑,摇摇头也不说话,抱拳和赵进作揖,招呼着手下一起拿了银子去操办。

    “这位小爷不太懂江湖规矩,事情要传出去,别人会笑话咱们的”拎着银子走远,姜木头身边有人小声说道。

    “什么叫规矩,进爷想怎么办就是规矩,不占咱们便宜,说拿一千两就拿了出来,这样的大方,这样的手面,咱们还说什么,别得了便宜卖乖,好好操办,别想着在这银子里捞好处,有多少花多少”姜木头颇为郑重的说道。

    “大哥你放心就是,不过话说回来,一千两银子在咱们这边怎么能花光啊”姜木头的手下纷纷哄笑,难处一去,大家的情绪都高涨许多。

    赵进没急着进去,就在房村集外面就地休整,看着姜木头他们的背影,赵进笑着说道:“想跟着咱们,就按照咱们的规矩来。”

    银子足够,操办这么大数量的人吃马嚼也变得很简单,姜木头本身在房村集就有人面,加上白花花的现银,一切都容易快捷,整个房村集很快都被动员起来。

    没几天就要过年了,各家各户都存着不少年货,姜木头加价收购,大家都不吃亏。

    各处前来支援的马队,家近急着回去的赵进这边直接给现银,不急着回去的晚上一起乐呵乐呵,能和进爷喝酒套近乎的机会可不多,大家都不愿意回去,住处什么的也简单,房村集各家各户得了好处,借宿也心甘情愿。

    天黑下来的时候,房村集已经弥漫着鱼肉香气,年货荤腥不少,这次直接拿来给大家当犒劳了。

    虽说处境基本安全,可大家还是不敢怠慢,轮值放哨一切都不能缺少。

    姜木头这边还存着几坛汉井名酒,加上其他家存的土烧,本来想要一起拿出来,但却被赵进拒绝。

    “喝酒误事,等一切定下来,再和各位喝个痛快”赵进说得很实在。

    即便没有酒,晚上聚会的气氛一样很热烈,赵进特意叮嘱了,把条件尽可能放宽,让尽量多的援军来赴宴。

    过来援救赵进的这些人敢舞刀弄枪,还有一匹马骑,日子比寻常百姓肯定好过不少,但能放开来吃肉也不容易,看到姜木头准备的大鱼大肉,各个兴奋异常。

    “各位吃饭前,赵某有几句话要说”赵进吆喝着喊道。

    他喊话之后,从近到远次第安静下来,赵进也不客气,直接跳上了桌面大声喊道:“各位今天仗义援救,赵某感激不尽,日后定有厚报”

    说完后,赵进抱拳在桌子上对宴席上的诸人作揖为礼,大家慌不迭的起身还礼,各个脸上有兴奋神色,进爷说话可从来算数,日后有厚报那一定不会含糊了,能让进爷这样的人物欠大伙一个人情,那可是祖上积德。

    本以为说完这句就该开饭,大伙不少盯着鱼肉直流口水,没曾想赵进在桌面上直起身,又是大声说道:“各位老少乡亲,咱们徐州从古至今出过多少英雄豪杰,就算现在,咱们徐州人比其他地方不知道要强出多少,论武艺,论豪杰,谁能比得上咱们徐州人”

    话音未落,下面的人都是大声叫好,听人夸自己家乡,又是赵进这样的大人物夸,谁不觉得脸上有光。

    “在座的各位,手里有武艺,能骑烈马,一听乡亲有事就仗义前来,这样的好汉,其他州府哪里见得到?哪里有这么多?”赵进又是大声说道。

    一番话说得众人热血沸腾,听着赵进最后两句问话,不知道谁起头,各个大喊起来:“别处那里有,凤阳府都是软蛋,淮安府都是贩子,就咱们徐州都是好汉”

    气氛热烈起来,赵进抬起手臂又是大喊说道:“各位乡亲,咱们徐州这么多好汉,凭什么就要守着穷乡僻壤过日子,整天担心黄河水,整天操心劳力,凤阳府、淮安府那么多好地方,那帮软蛋贩子凭什么霸着,好东西就该让咱们有本事的人拿着,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对”

    “进爷说得对”

    下面众人几乎是吼了出来,运河改道之后,徐州迅的凋敝,邻近的淮安府邳州却兴盛繁荣,这种此消彼长自然让人心里不平衡,现在赵进喊出这番话,将每个人的心头火都挑弄起来。

    “各位乡亲,各位好汉,你们若是信得过赵某,就跟着赵某一起去淮安府、去凤阳府,把那边的好买卖好地盘都拿了下来,那些好东西就该咱们来管着,跟着赵某去,赵某绝对不会亏待了大家”赵进挥舞着双臂喊道。

    众人都是乱叫,到最后变成了齐声大喊:“跟着进爷,跟着进爷”

    “有胆量的,不甘心的,就去何家庄找我,我给大家安排,我给大家一个交待”赵进大声喊道,算是为这讲话做了结尾。

    宴席这边气氛热烈无比,连房村集不相于的人都过来探头探脑,想知道生了什么。

    现在宴席上的大伙只恨没有酒,每个人都在兴奋的交头接耳,赵进刚才给他们指出了一条金光大道。

    喊完之后,赵进才从桌子上下来落座,有人急忙上去擦拭,又有人端上菜来,相比于下面的大鱼大肉,这边的菜肴精致一些。

    “进爷,小的这边能不能跟着去?”大家才坐下,下的姜木头就急忙问道,脸上满是火热的期盼。

    “能,想去就能去,亏待不了你们”赵进回答的很肯定,姜木头笑着谢过,这才开始吃饭。

    “我听说你从前是做木匠活计的,怎么现在做上这一行了?”赵进笑着问道。

    他和这姜木头毕竟第一次接触,了解底细也是拉近关系的手段。

    姜木头的故事倒不复杂,他家祖传的木匠手艺,也是有个小康的日子,但一直被房村集的一个地痞头目欺负勒索,平民百姓遇到这样的事情都是忍气吞声,直到这地痞头目想要霸占姜木头的妹妹,有一天直接闯进了姜木头的家里

    那天姜木头不在家,等回来的时候,现自己妹妹上吊了,姜木头拿着斧头和凿子找上了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