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家酒坊的金山银海大家都是知道,双沟镇这边本就因为做酒才兴旺达,如果汉井名酒在镇上出产,那肯定会重新振兴,而且这双沟镇在三不管地界,也就是徐州、淮安府和凤阳府三处交界之地,6路小枢纽,商贸有得天独厚的地利优势,赵进在这边开设商行,就等于庇护此处,而以赵进点石成金的名号,必然会引来大批的商家。

    又是酒坊,又是商行,任谁都能想到双沟必然会大兴,而且赵进还让他们在其中参股,能多大的财想想都会笑。

    赵进点点头,他不会在这里呆太久,交待清楚就要率队离开,在双沟镇父老恭送下上马,上马后赵进突然指着一名汉子问道:“刚才我给双沟好处,你为什么脸色难看?”

    问的突然,这汉子脸色一怔,随即脸色白了,刚要翻身下马解释,赵进却笑着摆摆手说道:“不必下马,跟过来说话。”

    笑着说话,还让对方骑在马上解释,说明事情没那么严重,边上董冰峰慌忙解释说道:“这位就是房村集的姜木头,带着手底下全部四十骑跟过来了。

    怪不得赵进对双沟镇施恩的时候,围在一边听的这位脸色不好看,这位就是房村集的土豪姜木头。

    来时路过这边,向导就说双沟镇的败落是因为得罪了赵进的谣言,而且这谣言和姜木头有关。

    房村集和双沟镇距离十余里,一家败落,另一家就能繁华,赵进给双沟镇许了这么多好处,也难怪以房村集为基业的姜木头脸色难看。

    赵进喝问那一句也有开玩笑的意思,这次能跟过来救援的人都是赵字营的亲近盟友,从前不是,经历过这一次也是了,不管有没有投机功利的心思,来了就是态度。

    何况房村集距离双沟镇最近,有什么消息能打探清楚,知道这边情况危险,即便这般还跟着过来,而且还带着自己所有班底,这样的人自然要当成自家人对待。

    “你就是老姜姜木头?”赵进笑着问道。

    姜木头是个瘦削汉子,马骑的并不熟练,本来有些忐忑,突然被赵进这么客气的对待,立刻诚惶诚恐,在马上就要大礼,险些就要摔下来。

    赵进笑着伸出手扶了一把,开口说道:“自己人不用多礼。”

    听到“自己人”这个说法,姜木头脸上立刻乐开了花,神情动作马上自然起来。

    “双沟镇和房村集距离这么近,一家兴旺另一家也不会差,你不想着怎么一起财,却担心会不会影响自家所在,真是目光短浅”赵进在马上批评说道。

    大队度并不快,有那句“自己人”打底,姜木头对这训丨斥也不怎么害怕了,只是苦笑着点头。

    “那边客商多了,市镇繁华了,难道你们就不会去做他们的生意?”赵进又说了句。

    “进爷,话虽这般说,双沟那边位置比小的那边好太多,一旦兴旺,什么店铺都要过去,吃住什么的就直接在双沟那边解决了,小的这边实在分润不到什么?”姜木头忍不住说道。

    指望这乡间土豪有什么灵活的商业理念不太可能,估计给双沟镇造谣的手法对他来说已经算难得妙计了。

    赵进在马上摇摇头,沉吟下说道:“给你两桩生意,以后双沟镇所有的车马由你专营,双沟镇上不得积存私货,只能放在房村集。”

    马上的姜木头一颤,急忙问道:“进爷,这私货里面算不算粮和盐?”

    所谓“私货”就是指不过税关的货物,在南直隶地面上,往往是指漕运上夹带的南货北货,这些货物被人买下,豪强士绅以及官府运销就是合法,寻常百姓碰触则会被罚没,但因为利大,也有不少民间百姓沾手,总体上风险不大

    不过,说起“私货”来,大家一般只想到两个,一是私运盗运的漕粮,二是私盐。

    漕粮各种常例,卖出来不需要什么成本,价钱自然极低,翻手就是大利,私盐更不必说,只是这两项都是官府严查,在这盘根错节的体系内无事,不在其中贸然插手就会招祸。

    “没有粮食和盐货,你能有什么好处?”赵进笑着问了句。

    姜木头在马上激动万分,抓着缰绳的手都开始颤抖不停,徐州是交通枢纽,南北通衢之地,早些年运河过境的时候不必说,现在运河也是在徐州边上过,更不用说淮盐产地淮安府紧邻徐州。

    成年累月,不知道多少货物、漕粮和私盐过境,就好象一条流着银子的大河每日流过,但姜木头很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只能看着,稍微沾手都会粉身碎骨,能拉出四十几个骑马的,二百多庄丁的土豪不算弱,可在漕粮和私盐这两桩生意面前,只能算是小蚂蚁。

    现在赵进许了他这两桩生意,哪怕仅仅是积存,里面的好处都是巨大,这边只要有存货,就会有人来买,就有人气和生意,就会带起来很多别的好处,自家的江湖地位也会抬升。

    姜木头已经在那里算计起来,和赵进相关的各路人物不能碰,但除此之外,不知道多少东西要通过徐州分销各处,把这些东西拿到手也足够了,甚至自己还吃不下。

    沉默着走了一段,这一大队人马里不知道多少人看着姜木头不顺眼,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能和赵进套套近乎,却被这姜木头霸占那位置不放,实在太不知道人情世故。

    赵进在马上很轻松,疲惫却不由自主的泛上来,谁能想到去时为了探察草窝子详情,回程却成了连日逃亡恶战,以为要苦战守御的时候援军到来,一切又变得安全。

    “进爷,小的这边一人一家,做这么大的事情人手不足,而且从前没做过,实在不敢接手,能不能请进爷派人来做,小的这边跟着帮忙就可以了。”姜木头福至心灵的说出了这番话。

    赵进手握缰绳没有说话,姜木头还以为说错话了,就这么又沉默片刻,赵进脸上露出了笑容,转头温和说道:“你还真是小家子气,送上门的好处也推到门外。”

    姜木头心一凉,心想难不成自己做错了选择,随即又听着赵进说道:“赵字营那边有个学丁队,招募各家子弟,你家里族里有什么合适的都可以送过来

    流民围徐州,房村集也派人过去救援,姜家缺没有派人,另有几家过去的,结果事后这几家都有人入了赵字营,本来姜木头在徐州说一不二,这几家一和赵字营走近后,气势立刻不同,如果不是姜木头一直为房村集谋利,大伙都感念他好处,这土豪头领的位置都坐不稳了。

    现如今这问题自然烟消云散,只是姜木头心里隐隐后悔,赵进给的东西不多,刚才的确说错话了,太不值得。

    “双沟镇的生意,你也入上些股份,这边我不会常来,总要有人帮我盯紧了”赵进又是轻松说道。

    值了太值了姜木头满心狂喜,下意识猛地拽了下缰绳,马匹嘶鸣一声

    看到姜木头手忙脚乱的激动样子,赵进笑着没有说话,双沟和房村集两处等于是徐州东边的门户,大宗的私货在这里过境,其中牵扯到的钱财利益丰厚无比,但更关键的是和冯家闹翻后,这里就成了前哨和第一道屏障。

    以往赵进对这边控制并不严,即便现在重视起来,调拨力量,建立体系也需要时间,在一切完备之前,就需要一个本地信得过的豪强盯着,目前来看,房村集的姜木头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姜木头贪心或者不贪心,对赵进没什么影响,现在私货过境产生的利益给了也就给了,等安排完毕后,再拿回来就是,至于姜木头到时会怎么想,根本不在考虑之中,真要有什么怨气,轻易也就抹掉。

    不过这姜某人自己懂做,没有贪心的想要独占这份利益,没有觉得自家地盘不能让外人进入,愿意请赵字营协助,主动请赵字营进入房村集,这样灵活懂做的角色,自然要做个榜样扶持起来,股份不会太多,但只要姜家不犯错,却能世世代代保有。

    在徐州赵字营最强,在徐州无人不服赵字营,事实也的确如此,可暗地里局势却并不是这么简单。

    所谓乡绅土豪,他们的根基就是本乡本土,武力就是手里的乡勇私兵,而且他们大多眼界狭隘,只能看得到自家的一亩三分地,不愿意接受改变,表面上对赵进和赵字营敬畏臣服,私下里却猜疑提防。

    这些小心思倒也说不上有大害,但却妨碍赵进和赵字营的进一步对徐州力量整合吸收,所以赵字营现在只能说是整个徐州的盟主,和大大小小的士绅豪强结盟,接受他们的合作,仅此而已。

    想要彻底掌控到每一户每一个人,凭赵字营的力量完全可以用雷霆手段,将一切抗拒粉碎,可如今朝廷仍在,官府仍在,王法仍在,这么做的话立刻会成为众矢之的,成为天下公敌,所以目前也只能用怀柔的法子走下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