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各位,那赵某在徐州横行霸道,官面私里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这次没准是那边也来共行义举。 ”黎大津开口说道。

    对这番话大家自然不会全信,但也承认这说法有几分道理,而且现在撤走逃跑,如果被对方马队追上冲击,直接就会被打散,那就是彻底的死路一条,不如列阵等待,最起码有一拼之力,种种原因综合,大家都各怀心事的等待起来。

    “进爷可在?”

    “大哥在不在?”

    双沟镇的街道上响起了大喊,听到这喊声,赵进他们彻底放松了下来,董冰峰回来了,带着援兵回来了,大家安全了。

    可赵进心里也有好奇,让董冰峰去找援军,自己留在双沟镇据守等待,可没想到会回来的这么快,而且哪来的这么多人马?何家庄那边再动员也就二百骑顶天,主要还是步卒为主。

    “在这边”高喊回应。

    大家看到了董冰峰和当日跟随的两个家丁,自此再没有怀疑,给他们把院门大开。

    赵进一出门,就看到董冰峰满脸激动走过来:“大哥,小弟回来晚了”

    “晚什么,来得正好”赵进笑着迎了出去,到跟前朝着董冰峰胸口就是一拳,又是说道:“来得正好”

    伙伴们哄笑着冲出去,你一拳我一拳,董冰峰笑嘻嘻的叫痛说道:“二哥你不要打第二拳了,你下手太重”

    “这是徐州卫的人?”赵进看到了几个眼熟的面孔,当时何家庄被僧兵围困,董吉科也动员了马队去救援,有几个人那时曾经见过。

    董冰峰重重点头说道:“回何家庄已经来不及了,小弟直接回徐州卫求援,我爹和几位指挥凑出来的人,还有”

    “出去说,外面还有人等着咱们呢”赵进笑着说道。

    双沟镇又开始变得热闹起来,赵进他们停在空地那边的马匹方才受惊,此时精神什么的倒还不错,昨夜丢下时候,直接把草料于粮袋子丢在地上,马匹自己就去吃,也算休整了一晚。

    牵马上马,赵进众人在援军的簇拥下,向镇外走去,援军还真是不小,足足四百多骑,但看起来却很不整齐,卫所这边看起来倒像是一队,其他的则是杂乱非常,有人看着剽悍,手里还有件兵器,有人骑着骡子,手里拎着柴刀。

    董冰峰很快就跟他解释了原因,去往徐州卫求援,凑出二百骑之后,大家都觉得人太少不把握,董冰峰索性沿途宣讲,赵字营进爷需要帮手,只要骑马的帮衬日后必有重谢。

    晚上就派人各个庄子村子喊话,赵进如今的名头在徐州可是了不得,说出这句话,立刻有人骑马过来帮忙,从徐州卫那边整队出,沿路不断的有人加入,甚至有些一看就是绿林江湖人物的过来参加。

    “大哥,还有许多人正朝着这边赶呢”董冰峰笑着说道。

    “进爷,人说这徐州有几次好机缘,当日就徐州城就是一次,那时谁敢和进爷一起过去,现在好处享用不尽,这次大家都当做又一次的好机缘了”一个卫所出身的汉子笑着说道。

    周围的人都在哄笑,赵进笑着扬起手说道:“大家的心意赵某牢记,定有重谢”

    大家跟着过来,等得就是这句话,一听到,纷纷轰然叫好,气氛无比热烈

    就在这热闹的气氛中,大队出了双沟镇,赵进和手下们虽说疲惫,可兵甲精良,气势逼人,走在最前头,身后就是徐州卫的马队,再往后则是各处跟过来的,不走近了看,根本看不出虚实,正对面看过去,只知道这是个过五百的大马队,声势逼人。

    这支队伍从双沟镇6续涌出,在镇外空地上集结,然后向前,看着这么一大队人马,黎大津那一于人脸色顿时变了,他们的队伍也是一阵骚动。

    赵进这边向前走了没多久,从冯家马队那里就有一骑奔出,在弓箭射程之外喊道:“我家黎爷问,这光天化日之下,打生打死惊动太广,惹来官府过问,对大家都没有好处,能不能就此别过,他日再见”

    “想打就打,想走就走,没那么便宜”吉香咬牙切齿的说道。

    赵进踩着马镫站直身体,转头看看自己的队伍,不少人坐骑已经有汗,很多人脸上有疲惫神情,更不要说队伍本身的参差不齐,太阳略微偏西,这双沟镇距离官道不远,来往行人商旅不少,真要几百上千人火并起来,肯定会引人注目,如果一开始就在镇子里开打,别人反倒注意不到,但马队火并也只能平地野战。

    沉吟片刻,赵进又回头看了看,己方许多人脸上露出了紧张的神情,沉默到现在,他们以为就要开打了。

    “带一句话回去,赵某恩怨分明,咱们来日再见”赵进扬声说道。

    远远的那一骑在马上做了个大揖,拨马回转,只看到冯家那边的队伍动了起来,向着来路方向撤去。

    “大哥”吉香问了句。

    “回头看看,这伙人是不是都松了口气”赵进低声说道。

    吉香在马上回头,现除了极少数人之外,其他人都是放松下来,吉香一时间也是无言。

    赶过来的援军不是不能打,真要上战场拼命也未必做不到,但对于他们来说,能不打还是不打,吉香现在也是久经战阵的带兵领,对这样的心态自然清楚,有这样的心思,求胜不易。

    赵进他们在镇外没急着走,而是等待了半个时辰,看到对方彻底消失在视野中,这才转向。

    直到这个时候,丁军和草窝子里救出的那些妇幼才确认自己的安全,一离开那个宅院,当着几百人的面,丁军领着那些人对赵进跪下磕头,他和女人们全心全意,很多孩子还不知道生什么,好奇的张望。

    “安排他们上马,把双沟镇的头面人物叫过来”赵进简单说了句,立刻有人过去忙碌。

    刘勇看了看地下跪着的人,略一琢磨,却和其他伙伴低声说了几句,没多久,赵字营这一队就开始和援军们讲述赵进为什么陷入险地。

    勇猛无比的进爷居然需要大伙救援,这事本就让人惊奇,听了缘由后才恍然大悟,原来进爷是行侠仗义,救了这些孤苦无依的女人和孩子,这真是高义

    个别心思腌膜的,还仔细打量了那些女人,乡野妇女而已,都没什么姿色可言,看起来地区是侠义仗义了。

    大多数人都是在夸赞敬佩,尽管他们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情未必去管,可大家都知道自己或许某一天也要这么被帮助,赵进的形象一下子就高大起来,大家对赵进也亲近了许多。

    “这就是人心吗?”陈晃喃喃的说了句。

    他们很清楚,赵进的这个事迹会被这几百人散播出去,整个徐州都会知道,甚至更多的人都要知道,赵字营的侠义之名就会这么传播出去。

    双沟镇也是有几户乡绅土豪的,但此时都是战战兢兢,几百人马拥挤在双沟镇中,昨夜打生打死的尸和血迹还都没有收拾,谁看着不害怕,何况面前这位又是名震徐州的凶神

    “我把人引来这边,在你们这里打生打死,脏了你们街道,拆了你们门板,惊扰了你们过年,这是我的不对。”赵进对双沟镇的头面人物笑着说道。

    这几位和赵进都是初见,其中一位还是昨夜被赵进所征用宅院的主人,双沟镇没和赵进以及赵字营打过太近的交道,在他们印象里的赵进是个凶神杀神

    双沟镇的败落也是因为赵进会强攻灭杀此处的传闻,所以赵进在他们这边被说得很可怕,没曾想赵进居然这么年轻,待人居然这么和气讲理。

    这边客气,那边可不敢跟着来,只是诚惶诚恐的说道:“进爷哪里话,敝处没帮上什么忙,敝处惭愧之类”

    “所有损坏的东西算个数字出来,赵字营会派人过来,照价赔付。”赵进开口说道。

    没等下面几位客气,赵进又是问道:“双沟的酒坊和酿酒师傅还有吗?”

    几个人都是苦笑,当日传言,双沟就是出酒才恶了赵进,结果酒坊不敢开,酿酒的匠人也都四散,不过在这之前,汉井名酒一出,原本颇有名声的双沟酒就败落下去,价钱也降了,这也是双沟衰败的根源。

    “这里三省交际,是6路的咽喉,而且有好曲好水,我要在这边开设酒坊和商行,要在双沟这里用人用地,在这里做事自然要请各位帮衬着,少不得要入股管事什么的。”赵进朗声说道。

    这话说完,双沟镇几个头面人物都瞪大了眼睛,彼此看看,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彼此对视,一副是不是听错了的样子。

    反应过来的也快,几个人急忙都是跪下,满脸感激大礼拜谢。

    我算了算,现除了双沟之外,这附近还有洋河白酒之乡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