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天渐渐亮了,在双沟镇的赵进众人轮流睡觉,实际上没什么人能睡着,铠甲和兵器上的血迹都被擦于净,甚至翻出来几块磨刀石打磨兵器,在天亮时,大家都是穿了全套的铠甲,弓手们也把自己的箭支清点了几次。

    他们据守的这个院子大门还没有关闭,弓手和骑手不时的进出,回报双沟周围的情况。

    外面的冯家马队这次没有大意和懈怠,各队轮流在周围游弋巡视,不让任何一个人离开。

    双沟镇的百姓想必也是一夜不眠,天刚蒙蒙亮就有人开门离开,全家老小背着细软向外走,谁都知道这里要厮杀动刀兵,先躲远了别被误伤到,可没有一个人能走成,外面的冯家马队开始时都准备杀人,后来百般哀求,甚至拿出了钱财贿赂,这才被赶了回来,回来后也只能和昨夜一样,把家里的门顶好,然后烧香拜佛不要波及到自家。

    在这骚动混乱中,赵进这队不想向外冲,冯家马队也小心翼翼的不向里走,但大家都知道,这样的相持不会太久。

    镇子上几千口人,年轻人自然不少,会武的、好勇斗狠的、和江湖绿林有联系数量众多,自然不甘心让突然的两伙外人在家门前打生打死,镇子里的大户和普通百姓自然也这般想。

    想跑出去被赶回来,没多久,又有不少年轻人从家门中走出,出门时候气势汹汹,看到街道上的尸体后,气势就弱了一半,不用太懂行也能看明白很多事,看看死了那么多人,尸体边上又有兵器,那兵器也都是齐整货色,这样的凶悍人物打生打死,那能容得了旁人插手。

    等听到镇子东边几户人家说出“赵进”的名号后,大家彻底没了动手的心思,又是缩回了家中,赵进在何家庄招募家丁,双沟镇这边也有不少人过去的,对赵进和赵字营的各项事迹,他们更是清楚的很,这样的人物来这里,岂是他们能得罪的,更不要说那些敢把进爷围在庄子内的势力,那更不能得罪

    双沟镇在经历过清晨的骚动之后又是重新平静下来,等待着战斗的到来。

    “来了,来了”在太阳升起很高之后,外面放哨的弓手急忙回报,赵进和陈晃一起出了院子,到了镇子边缘,直接上了墙头。

    远远的能看到东边有大队人马正在朝这边靠近,前面是骑马的队伍,后面则是大批步卒。

    回头看看天色,现已经是正午时分,昨夜冯家的人回去召唤援军,算计这来回的时间,赵进忍不住低声骂了句:“冯家这是把邳州一半的人搜罗来了吗?”

    看完这些,赵进将所有放哨的人都收回了院子,只在据守的院子四处安排了登高瞭望的哨位。

    “双沟镇内的房屋宅院用土石不少,咱们这院子周围又被清理的差不多,没办法用火攻,光天化日之下,双沟镇这边来往的行商路人不少,他们也不敢肆无忌惮的用本地百姓打前阵,他们想要拿下这个院子,就只能下马过来硬攻”赵进大声说道。

    他并不需要强调敌我的差距,只需要谈到敌人下马硬攻,这就让手下的人有了信心,短兵相接的战斗,赵字营谁也不怕。

    说完之后,一于人又是急忙的热饭烧水,等下战斗一起,恐怕就顾不上这个,到时候若需要补充就是麻烦。

    鼓劲归鼓劲,赵进说完,陈晃小声说道:“能撑到晚上吗?”

    以寡击众,短时间的冲锋和突击还好,可要是和对方纠缠苦战,人少的这边很容易支撑不住。

    “能”赵进没有解释什么,只是坚定的回答说道。

    陈晃点点头,走去一边开始准备,陈晃离开,刘勇却靠近过来,犹豫了下开口说道:“大哥,是小弟拖累了大家。”

    “胡说什么?这件事和你有什么关系?”赵进皱眉说道。”若不是小弟可怜那些孩子,大哥也不会带着”刘勇心思缜密,很多事情都想得很清楚。

    只是他这话没有说完,就被赵进严厉的打断:“自家兄弟,没那么多废话

    刘勇张嘴愣住,没有再说话。

    轰隆的马蹄声越来越近,然后停下,随即大喊声纷纷响起。

    “下马”

    “点子里弓箭厉害,拆了门板向里走”

    “冯家不会忘了各位的辛苦,到时候徐州那边好处各位自取。”

    赵进这一队人人脸色阴沉,怪不得报出赵字营的名头还是有这么多人来,敢情是把赵字营在徐州的基业拿来当悬赏了。

    哭喊叫骂开始在双沟镇周围响起,想来这伙人开始拆门板了,赵进站在墙头向外张望,眼前就是一条通往镇外的街道,能看到人举着门板正朝这边拥挤过来。

    庄刘站在赵进的身边,把箭囊里的弓箭一支支拿出来,赵进突然转头问道:“你怕不怕?”

    “不怕”庄刘平静的回答。

    “敌人比我们多这么多,你不怕?”

    “进爷,这宅院四面墙同时也就几十人涌上来,这几十人怎么打得过咱们这边几十人,不管他有多少,咱们对的就是这几十个,徐州城下十万流贼咱们平了,他们又算得什么?”庄刘信心满满的说道。

    赵进笑着看向外面,开口说道:“你这个道理也没差,不过咱们一个人只有一个人的力气,耗没了就麻烦了”

    “老爷,杀了一百二百,外面的谁还敢再来,就算朝廷的兵马也没这么强的。”庄刘继续说道。

    赵进诧异的回头看了眼,点头说道:“倒是忘了你卫所出身,虽说接下来未必如你所想,但能想到这么多,了不起。”

    听到赵进这番话,庄刘脸上闪过一丝激动,还没等继续,庄刘脸色突然一变,朝着西边看了过去,几乎是同时,院子里几位江湖好手还有马队里出身的也都是变色转头。

    双沟镇内几条街道上都是挤满了人,他们举着门板,吆喝怒骂着向前,闹哄哄好似集市,自然看不出什么。

    在镇外又有近三百骑汇集,吸取了昨夜的教训丨想要休息整备的就去一百五十步外,其他人都在马上,就算堆了将近五百团练在庄子里,他们也没把握能拦住赵进这帮人。

    黎爷黎大津的判断是,逼得赵进他们冲出来,然后用马队打垮,这位黎爷对兵法武事精通的很,在淮安和扬州两府鼎鼎大名,大家自然听从。

    在马上的邳州和淮安府诸人各个神色慎重,他们有盐枭队伍,有豪强团练,甚至还有响马杆子,在这个地面上吃饭,自然知道赵进的名头,听说过各种的事迹,来之前自然要掂量掂量,只是冯家积威已久,这位黎爷说得又很明白,赵进和赵字营的头目都在队伍里,只要围杀了,徐州那金山银海都是大伙的

    冯家的威势,徐州的好处,这由不得大家不心动,脸色慎重之余又有些兴奋,偌大淮安府的好汉差不多来了三成,还吃不下几十人的疲惫之师?

    大家想着酒坊,想着那些大田庄,各个心里火热,可又有些忐忑,真吃下来,冯家会不会给大伙分润,说到底这黎大津也只是冯家护卫头目之一,能做主吗?

    边想边偷看黎大津的反应,开始这黎爷面色平静,突然间变了,先是翻身下马贴在地面去听。

    他一做这个动作,几个经验丰富的杆子头目也意识到生了什么,众人的坐骑就在刚才开始焦躁不安,他们也翻身下马去听。

    “三百骑不更多,不下五百”

    很快就得出了数目,大家脸上都是变色,马蹄声从西边来,那只有一个可能,赵字营的援军到了。

    黎大津脸色极为难看的重新上马,神情变幻之后就高声喊道:“让镇子里的人出来,都撤出来,要快”

    众人早就等着黎大津的这句话,他命令一下,立刻各处派人朝着镇子里跑,大呼小叫的把人向外带。

    整个镇子人仰马翻,乱成一团,在赵进他们据守的宅院那边,所有人已经握紧武器准备战斗,突然间,越来越近的敌人如潮水消退,撤出了这个镇子。

    赵进这边自然也听到了西边来的马队动静,自然也知道这是什么人,一看到敌人撤退,各个激动非常,大笑大叫,人人惊喜非常。

    在墙头上的赵进倒还冷静,只是轻声说了句:“好险”

    外面冯家纠集起来的大队人马并没有远走,而是撤退了二百步左右重新整队,步队在左,马队在右,颇有章法的阵势。

    “来了来了”在赵进据守的宅院中重新响起了大喊,只不过这喊声不再紧张,而是充满了惊喜。

    能看到西边尘土飞扬,大队援军的确要到了,惊喜之余,稍微清醒些的都在想一件事,去往何家庄再赶回来,现在的时间远远不够,那来的到底是什么人?难道还有人要趁火打劫?不过这个念头没有说出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