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最先说话的那名大汉抱了抱拳说道:“冯家对我们成家有大恩,可成家是邳州土著,得罪了赵进,官面私下都有大麻烦,一门老少的性命含糊不得,还请几位和黎爷解释,成家也会派人和老爷和老太爷那边赔罪。

    说完几句场面话,那大汉打马向前走了几步,扬声喊道:“进爷和赵字营各位爷,成家不知道是进爷在此,这是个误会,成家人现在就走,日后厚礼赔罪,还望进爷不要怪罪,这就走了”

    成家这位大汉说完拨马转身,吆喝一声,五十几骑跟着离开。

    冯家几名汉子脸色都是阴沉无比,其中一人回头看看说道:“各位,有想走的就言语一声,我们会回去和黎爷说明。”

    剩下的人脸上虽然有慎重,却没有人要走,在前排的一人嘿嘿笑着说道:“他成家是本地人,虽说家业大,胆子却小,老皮我没黎爷的提携,怎么能在邳州吃这碗饭,老皮不走”

    “俺赖家世代在老爷太爷跟前伺候,放出来吃口浮财,早晚还要回去的,怎么会走”一个略胖的汉子笑着说道

    “若不是大老爷开恩,我们这一伙哪能吃上盐饭,哪能活这么滋润,我知道好歹,弟兄们都不会走”反穿狼皮袄的一名大汉粗声说道。

    冯家几名汉子神色激动,一人高声吆喝着说道:“各位的仗义我记下了,到时候会告诉黎爷,告诉太爷和老爷那边,绝对亏待不了各位兄弟,那成家给脸不要,他活不了多久了,到时候大家分了他”

    不知道谁在叫好,大家都是哄笑,那赖家的汉子又说道:“管他赵进李进的,反正他们人少,又在这黑灯瞎火的地方,趁乱做了,然后洗了这双沟,咱们一走就行,谁能知道是咱们做的”

    冯家为的那人点点头,开口大喊道:“冲进去,一个脑袋五两银子,还有数不尽的好处,冲进去”

    众人轰然答应,也不分队了,当先丢出火把,拿起兵器,十几个人里只有一个人拿着火把照明,其他人都是准备作战。

    地上一个个小火堆烧起,这伙人还没有肆无忌惮,没有一开始就放火焚烧,毕竟这双沟也有几千人,做得太过很容易出事。

    “赵进这伙人就在双沟里面,那边有光,能看到马”有人大喊说道。

    黑夜中有一点光芒也很显眼,赵进的队伍四散开之前,把火把丢在了一处,马匹也停在那里,远远看着好像大队人马都在那里聚集。

    虽说双沟镇内街道不宽,但依旧能让坐骑冲起来,这么多骑马的,只要冲过去,怎么可能挡得住。

    “一个脑袋”还有人喊着鼓舞士气的话,可一句话没有说完,“嗖”的一箭射来,直接把人射杀在马上。

    弓弦响动,箭支呼啸,冯家纠集的马队都有火把照明,在黑暗就是绝佳的靶子。

    十几个人惨叫落马,有人直接毙命,有人只是被射中。

    “房顶上有人,有人射箭”大家很快就是判断明白箭支的来路,嘶声大喊。

    可喊声中,箭支破孔的呼啸不停,又有人惨叫着中箭,道路上拥挤着骑兵,实在太容易射中,而骑马的人想要看清弓手在何处却很难。

    骑马的人也知道射箭,有人大概判断好来路,在马背上张弓搭箭反射回去,可房顶上那些人射箭之后就趴下,隐蔽的更好。

    “突进去”场面混乱一片,为的人吆喝着向里面冲,以为只要杀进去之后,这弓手就无关大局了。

    赵进安静的贴墙站立,那些冲进双沟镇的骑手只是向着镇中涌去,根本没在意路边的狭窄小巷,那其实就是两个宅院之间的缝隙。

    “真以为在瓮中捉鳖啊”赵进念叨了一句,拿着长矛迈步走出,猛地刺了出去,大队正拥挤在道路上,几乎停住不动,赵进这一刺正中边上骑手的肋部,刺入抽出,鲜血喷涌,歪斜着栽了下来。

    一人被杀,立刻就被身边的人现,借着灯火自然能看到窄巷里的伏兵。

    “那里面藏着人”有人吆喝,已经没办法骑马转向,可同伴被杀,愤恨之极,加上先前已经被鼓动的热血沸腾,直接拎着兵器下马,朝窄巷里冲去,窄巷里那些人转身在跑,这更他们气势汹汹。

    窄巷里面的伏兵跑得不快,眼看着就要追上,追击的人正想着一个脑袋五两,却看到前面的人转过了身,借着外面的光芒能看到对方手里拿着一根长矛,在这狭窄区域里,怎么闪躲,自己奔死路上走了

    还没想到这里,面前那人大踏步持矛刺来,动作迅疾猛烈,躲无可躲,直接被刺了个对穿,跟在他后面的人被血迸溅满脸,也就是一愣的工夫,长矛又是刺入。

    第三个已经转身,可后面人更快,长矛直刺背心,转眼间三人了账,有人总算将马匹转了过来,大吼着驱马冲入,骑兵对步卒,居高临下,没有不胜的道理。

    可在这窄巷中,马匹根本跑不快,先前那人转身跑了几步,居然停下,又转过身杀过来,一矛直接刺进马身,马匹吃痛,狂暴的乱跳乱蹦,直接把最近的一面墙撞塌了,可马上的人已经甩下来,被马蹄踩踏一下动不了了。

    处处有惨叫声响起,在双沟镇的街道窄巷里,在灯火找不到的黑暗处中,不时的窜出人攻击,猝不及防之下,死伤惨重。

    这些人打的很滑,一击不管中或不中,转身立刻就走,跟着追进去,对方身手装备都是不差,追进去的就没几个能出来的。

    在靠近空地的一条街道上,一个胖大汉子出刀斩杀一人后转身进去,这街道比别的宽些,他脚步稍慢,最靠近他的赖家手下看出便宜,有三人下马跟了进去,眼看就要追上,那胖大汉子转过了身,劈头一刀,直接把稍微靠前的那人斩杀,顺势长刀一摆,碰开第二人的朴刀,刀刃抹开了脖子,第三人没想到这位是个杀神,下意识想要跑,直接被长刀刺穿。

    谁能想到这位如此威猛,一时间没人敢上前,任由这位远去了。

    “这边没人,有埋伏”

    冲到双沟镇的中心位置,看到那边停满了无主的坐骑,散乱堆放着行李,火把东一堆西一堆的放着,再听着镇内处处的惨叫呼号,下意识都是中了埋伏

    “退出去,退出去”有人大喊,自从进了里面,就没有一丝战果,好像处处有人冲出来,这里面不能久留。

    只是这退又造成了大混乱,街道狭窄,坐骑转向哪有那么容易,刚停下没多久的弓手又开始射箭,刚才躲进巷子里的伏兵冲出来杀伤,一阵人仰马翻,有人索性打马前冲,从镇子的另一头冲出去。

    双沟镇中安静下来,即便是镇中大户人家,手里有些壮丁的,或者那些混江湖的人物,各个战战兢兢不敢出门,外面打生打死,好歹没有破门进院,大家还是坐个缩头乌龟的好。

    进去的时候气势汹汹,再在镇外聚集的时候则是狼狈不堪,好在不少人打马从另外一头冲出,兜了个圈子过来汇集。

    开始时候过三百骑,成家的人走了还剩二百多骑,可现在最多也就是二百人了,骑马的盗匪在杆子里分赃都是多拿一份的,带过来的骑手都是各处的主力精锐,是当家头目的心肝肉,一下子折损这么多,各个肉疼的很。

    方才口气很大的那位老皮脸色难看无比,吃盐饭的那个头目胳膊上中了一箭,就是个赖家的还算齐整,也是灰头土脸的模样。

    “冯家几位兄弟,这次俺折了本钱,实在赔不起了,再折腾下去,以后生意什么的都不要做,我先”那老皮闷声说道。

    话说了一半就被赖家的打断:“你现在走了,赵进以后能放过你?天底下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

    那老皮脸色更加难看,吃盐饭的闷声说道:“老赖你是冯家家生子,我们兄弟没你那运气”

    “要做就做到底,你们亏了什么冯家都给你们补上,冯家也是讲义气的,从不亏待卖命帮忙的”赖家的咬牙切齿的说道。

    边说这个,边给冯家几个人使眼色,为那人迟疑了片刻,郑重的点点头说道:“各位下了本钱,冯家不会”

    惊叫声突然响起,只看到路口那边几十人呐喊着冲杀出来,阵型整齐不说,长短兵器齐全,边上还有几个边跑边站定了张弓搭箭的。

    冯家这些人退出来之后都是下马,这也是骑手的规矩,要时时刻刻节省马力,而且没人觉得镇里的赵进等人会冲出来,觉得他们藏匿在镇子里缩着,出来就是个死。

    赵进那边一冲出来,冯家这边各个惊慌失措,方才镇子里的战斗给他们深刻的教训丨让他们觉得步战不是对手,现在这个样子更是麻烦,骑马和步行的人打,靠近了骑马就没什么优势。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