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在这个时候,外面行路已经要打着灯笼火把,不然很容易磕碰到,但对于赵进他们来说,举着火把赶路,等于是告诉后面的人跟上来。

    不过顾不得这么多了,在黑夜中没有灯火照明,整个队伍的度就会很慢,而大队追兵已经出现在视野中了。

    被赵进偷袭的冯家马队,稍微仔细点,在战斗中就能听出赵进他们的徐州口音,然后做出判断,赵进他们出来会朝着徐州走,尽管还有别的可能,但这个把握更大些。

    回返徐州,只会走宿迁到邳州,邳州到徐州这一趟路线,在邳州这个节点上等待堵截,就是最好的选择。

    当然他们没有料到邳州会有人给赵进换马和补充物资,也没想到邳州守备临时变卦,甚至还帮忙带路。

    但赵进这支队伍带着女人和孩子,不可能达到全,而追兵则可以肆无忌惮的全奔驰,而且他们在邳州城周围调集人手出,并不需要多少时间。

    赵进过了新安镇没多久,三百余骑在后面跟上来了,赵进他们在换马的时候感觉到了震动,齐三领着两个人过去查看,然后疯一样的跑了回来,三里外的地方大队骑兵正在追过来。

    接下来一路没有停,他们的运气还算不错,因为是在邳州更换了一批生力,所以马匹疲惫归疲惫,却都还撑得住。

    过了新安镇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沿河直入徐州,一个是去距离河三里外的双沟镇,可离开新安镇小半个时辰之后,就已经能看到身后追兵的火把,距离已经拉近到二里了。

    一马当先的赵进很快做出了决定,去双沟镇,疾驰之中大家也没那么多心思,只是跟着最前面的人跑。

    此时已经是深夜,双沟镇已经进入了梦乡,这里和隅头镇一样,没有围子土墙遮蔽,赵进领着大队直接冲了进去,身后的敌人距离已经不到一里,甚至能听到那帮人呼喊叫骂。

    赵进这一队冲进双沟镇,立刻让镇子骚动起来,可听着他们的马蹄声谁也不敢乱动,这几百骑的大杆子谁能得罪的起。

    双沟镇内的道路狭窄,赵进的队伍颇为拥挤,度一下子就慢了下来,赵进就这么闷头向里走,他记得在镇中有几户宅院不小。

    “下马,下马,把女人和孩子都卸下来,快”赵进停下马,后面的人也跟着停下,赵进扯着嗓子大吼起来。

    整个队伍的人下意识的跟着动作,赵进跑到吉香的马匹边上,从褡裢里掏出几锭银子,直接丢进了最近的一处宅院,能听到里面一阵惊动,这么大动静,这里的人家早就做好了准备。

    “看清楚了,我丢进去的是银子,快开门”赵进在外面大吼道,没等里面反应,赵进就直接点了几个身手矫健的。

    “你,你,你,翻墙进去开门”

    得到命令的家丁们立刻彼此搭着人梯翻墙,他们动作很小心,一露头就急忙缩头,不过已经看着院子里的人正在对银子呆,不是抢钱的反倒给银子,这的确让人糊涂。

    “不伤人性命,快”赵进催促一声,家丁们急忙翻了过去,院子里的人一阵惊叫,急忙向后跑,可看着这些凶煞精壮汉子根本不理会他们,反而过去开门。

    下了门闩,院门打开,赵进对丁军喊道:“带着女人和孩子躲进去,把门关上,出什么事都不要出来,他们不会杀你们,最多抓人卖了,快去”

    丁军不敢怠慢,急忙带着人冲进院子。

    “穿甲,快”

    赵进大吼,他嗓子都有些哑了,披甲麻烦的就是他们这种钢铁铠甲,锁子甲朝着身上一套就可以,外面的马蹄声越来越近,赵进这边勉强把护臂什么的套上,好在胸铠一直是没有脱下。

    “各位熄灭火把,等下敌人进来肯定要打着火把,见到有火把的就杀,十五人一队,各自找人跟着,马匹行李什么都不用管了,把火把丢在这里,散开,散开”赵进呼喝说道。

    在这样的紧急关头,大家都是下意识的服从赵进的命令,火把被纷纷丢在地上,马匹行李就这么放在这边,众人很快分好了队,向着四下跑去。

    赵进朝着敌人来的方向走去,吉香犹豫了下也快步跟上,在隆隆的马蹄声中,吉香低声说道:“大哥,咱们就不该带着那些女人孩子,这次受拖累了。

    “胡说,不带的话,以后祸患更大,多少人心里会有疙瘩,小勇会怎么想”赵进冷声呵斥说道。

    尽管黑暗中看不清表情,可吉香吓得不敢出声,他从没有见赵进这么严厉过。

    赵进神色阴沉的躲进一条小巷,这次的确被这些女人孩子拖累了,可不去援救,人心会散掉,这些家丁的骨于会变成拿钱办事的老油子,江湖人们则会把那些坏习气带过来。

    反正就是为了捞钱,大家也都是拿钱做事,要给他们一个宗旨,要给他们一个心气,现在只能用侠义和保境安民来号召了,更大的目标如果拿出来,会把很多人直接吓跑,那个还早。

    这次救人或许会有损失,但会给众人一种高尚感,在这样的觉悟之下,就会聚众,就会努力,士气也会高昂。

    只不过这些细微处不能全部说出来,伙伴们无论如何都会跟着自己,所以他们可以毫不在乎的说出自己的权衡利害,但其他人并不是。

    赵进所在的位置是镇子东边,正是来路的方向,能听到有人高声吆喝,马蹄声渐渐安静下来,这伙人已经到了镇子外面。

    从巷子口探头出去看,火把映照下,为的几个人都看得很清楚,有草窝子突袭遇到的几个披甲汉子,不过那个为黎大津却不在其中。

    “黎爷果然神算,这伙混账杂碎的一举一动都在他预料之中。”一名大汉笑着说道,边上人都是跟着笑。

    另外一人也是得意,指着双沟镇说道:“这伙傻子进了镇子里,就是钻进坛子里的王八,跑不了了,咱们进去一个个揪出来就是”

    说完这个,这位扬声喊道:“各位兄弟给冯家面子,冯家也不会亏待大家,这伙人有钱有人有马,咱们二八分账,我们冯家只要二,其余的大家分了

    喊出这个,众人哄然叫好,以冯家在淮安府的势力,莫说是二八分账,五五大家也得认了,现在这个数目怎么算都是好处多多,那伙人手里也有一百多匹马,单这个就是好大一笔,更不要说冯家派来的人说他们带着女人孩子,手里还有大笔的银钱,这是大肥羊。

    “骑马趟进去,这伙人咱们也要,顺便在这双沟镇乐呵乐呵”

    “要是不听话,连这双沟镇一起洗了”不知道谁高声喊道,大家哈哈大笑。

    杆子响马团练没什么纪律约束,靠着就是钱财诱惑,再就是这等肆无忌惮的洗掠烧杀放纵让他们心动,又有大财可以,人人心动,气氛已经有些癫狂了。

    喊话的那几个冯家披甲汉子彼此交换眼神,一人高喊道:“成家的一队,皮大嘴一队,赖家兄弟一队,各自选一处守好了,其余的跟着我们兄弟,咱们一起冲进去,冯家办事,不会亏待大伙”

    众人轰然答应,还没等动作,在双沟镇内传出了喊声:“各位,徐州赵进办事,不愿意结仇架梁的现在就走,日后有个相见,不然就是不死不休。”

    “就在那边,大伙跟我来”冯家一人兴奋的大喊说道,打马上前,才跑出几步就觉得不对,原来身后没什么人跟上来。

    此时邳州众人的表情都颇为郑重,没了刚才的兴奋,各个交换眼神,没过多久,在前排的一名大汉阴着脸说道:“各位这事做的太不地道,居然领着我们来碰徐州赵进,这件事不管能不能做得成,事后怎么交代?你们走了,我们这些在邳州的怎么办?”

    “徐州赵进是什么东西,让你们怕成这样?”冯家的一个人不屑说道。

    “他们几个小子在高家庄杀了百余人,那都是草窝子里数得着的杆子

    “听过何伟远吗?好大一庄子居然被连夜屠了”

    “今年那十万流贼围攻徐州,就是这赵进领着手下杀散的”

    “孔老虎你们难道没听过,他就是被赵进灭的”

    邳州邻近徐州,徐州的消息都会传到这边来,赵进的事迹他们当然能清楚了解,七嘴八舌的介绍。

    冯家几个人越听脸色就越难看,高家庄的事情他们未必清楚,但何伟远这人就隐约听到名头了,那十万流民围攻徐州的大事,整个江北都是惊动,冯家甚至还为这个做了准备,他们当然心里清楚,至于三省交际处的孔九英,那是整个江北淮北的大豪,冯家自然知道。

    没曾想这一个个的都是死在赵进手里,而且这个赵进居然就躲在眼前的双沟镇中。

    “这个人我听说过。”冯家有人喃喃说道。

    “就是名字对不上,居然是他的人”大家的情绪一下子都低了下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