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听到这话,孙甲却笑了,没有动作,只是对赵进说道:“孙家商行的货物过境邳州,黄守备可是给了不少方便,我们两个性格也相投,可是好朋友。 ”

    他这么介绍,让那边的黄守备有些错愕,看着想要拨马回转,犹豫了下还是招呼说道:“老孙,老子真有急事,你快过来”

    孙甲也不理会这黄守备,只是抬手指向赵进说道:“老黄,这位是我的侄子,在徐州有些名气,赵进,你听说过吧”

    经过方才那番对话,赵进对这个黄守备印象不差,黄守备派人过来,亲自过来,用意和目的是什么大家都能猜到,这么着急,也算是个重情义的人。

    听着介绍,赵进笑着拱手抱拳,那黄守备满脸不耐烦的说道:“这时候还什么侄子赵进徐州赵进”

    反应过来赵进这个名字之后,黄守备脸上的不耐烦变成了惊愕,他边上的家丁也都是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再一看赵进的模样年龄,顺便还瞥了眼边上的董冰峰,黄守备这才真正反应过来了,急忙的翻身下马,冲着身边的家丁挥挥手,家丁们也都是跟着下马

    “原来是赵公子,我说怎么看着你边上的人眼熟,小董是吧,我和你爹喝过几次酒,当时你还小,没想到这么大了”黄守备满脸亲热的笑容。

    董冰峰却懵懂着不认得,但话说到这个地步,少不得躬身见礼,喊一句“叔父”。

    “邳州卫和徐州卫本是一家,咱们是自家人”邳州守备黄猛继续攀着交情。

    徐州卫,徐州左卫和邳州卫并称徐州三卫,的确比别处关系密切,邳州军将出身邳州卫的是主流,算着赵进和董冰峰的军户身份,这关系的确扯得上。

    而且周参将和赵进这边打交道很多,不少军功都是从赵字营身上分润出来的,邳州守备已经算这圈子核心了,自然知道不少,周参将可是徐州以及周围广大区域的官军的主将,有这一层关系在,彼此又近了不少。

    “老黄,到底是什么事,居然劳动你这个守备出马?”孙甲笑着问道。

    黄守备脸上的笑容变成苦笑,低声嘟囔着骂了几句,抬头一挥胳膊说道:“冯家派人打了招呼,要堵住赵公子这一队,说是洗了他冯家的庄子,劫了财货,他们事后有重谢,这他娘的不是扯臊吗?赵公子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邳州紧邻徐州,关于赵进的事情大家都清楚的很,赵进自己有什么能力,又有什么靠山,平民百姓或许不清楚,黄守备这样的人却清楚的很,知道眼前是赵进,就算赵进真坐下了伤天害理的勾当,那也是没做过。

    说完这些,黄守备又是叮嘱说道:“休息完就快走,冯家在这边本事也不小,天知道会不会用别的法子,小心点。”

    赵进郑重的点点头,抱拳说道:“黄叔这番厚意小侄记下了,日后定有厚报,若是冯家要找什么麻烦,黄叔应对不了的话,尽管来找小侄,小侄一定帮忙。”

    听着赵进这么郑重其事的说话,黄守备眉开眼笑,他在徐州边上,自然明白赵进的这番话意味着什么。

    “我安排几个人前面替你开开路,免得有不开眼的拦着,快走吧,邳州地面上除了我手里这几百人,冯家能用的太多了。”黄守备又是卖了个人情,招呼来身后家丁叮嘱几句,然后告辞转身。

    赵进这边也都弄的差不多了,上马之前,赵进又对孙甲抱拳说道:“孙叔这次花了大钱,也帮了大忙,小侄在这里多谢了,若冯家去隅头镇那边找麻烦,孙叔就先回徐州呆着。”

    “不担心,我现在和漕运上那边关系好的很,有那帮人护着,冯家动不了我”孙甲笑着说道。

    易进宝和彭家叔侄就在这边离开,给他们的银子多加了五成,不过三个人都没什么高兴的,这一路上惊心动魄的事情太多,又招惹了冯家,不知道以后还要有什么是非,唯一能松口气的就是可以回家了。

    赵进翻身上马,虽说停驻吃喝的工夫也就一炷香多些,可热饭热水下肚,又换了状态良好的壮马,大家的状态精神都是提振。

    但到这个时候,反倒不能开始就狂奔快跑,要先让坐骑的身子热起来,然后才能加。

    从刚才停驻的时候,探头探脑的人就是不少,等到这时候,那十几个人跟在后面,还有人兜圈子从远处绕过去。

    “冰峰,你带着两个骑术最好的,现在就朝着徐州走,多带两匹马,越快越好”赵进喊来董冰峰,快叮嘱几句,董冰峰看到周围的局面,也知道生了什么,点点头招呼了两个人,驱马狂奔,沿着官道向徐州方向疾驰而去。

    赵进深吸了口气,转头看看,都是按照他的吩咐,穿着上半身的铠甲,这让他多少放松了一点。

    远远看着董冰峰在前面射出几箭,但坐骑奔驰的度不减,眼看着远去了

    就这么走出没多久,邳州城在视野里越来越小,前面也有人出现,不过那几位黄守备派来的家丁吆喝两声,或者到跟前碰面,那些看似拦阻的队伍也都是自己退去,赵进这边每个人给了十两银子好处,让他们的劲头更是高涨起来,吆喝的声音都大了许多。

    再走半个时辰左右就到新安镇了,黄守备的家丁也该回转,就在这时候,有一名家丁打扮的人从邳州方向疾驰而来,没到跟前就被认出,也是黄守备一名家丁。

    “进爷要快些走了,冯家纠集了五处,有杆子,也有庄子里的团练,还有走盐的队伍,说是要追上进爷,我家老爷让小的过来报信,还说要带着弟兄们回去,请进爷见谅。”那家丁说得很小心。

    赵进点头笑着说道:“没什么见谅,我欠你家老爷好大人情,你们快走吧

    守备黄猛能做到这样的地步,已经算是不错,赵进自然不会斤斤计较,那位家丁在马上抱拳,刘勇塞过去十两的银锭,这几名家丁都是拨马回转。

    家丁的话大家都是听到,各个神情慎重,带着女人和孩子,再怎么狂奔也不会太快,要追肯定能追上,没了突袭和偷袭,纯粹的骑战,赵字营还真没什么优势,邳州到徐州之间一马平川,对方也不会和下马作战。

    “加快”赵进下令,马队的度提了起来。

    大队加快,陈晃对赵进打了个手势,两个人放慢度落在后面,陈晃面色沉重的问道:“那些女人和孩子就是累赘,让他们先找个地方藏着,咱们先走

    “现在距离徐州还太远,身后又有人盯着,再等等”赵进肃声说道。

    看着陈晃还要再说,赵进冷声说道:“咱们不是了救这些女人和孩子,这件事咱们是做给下面看的,没有这仗义行侠的做事,人心士气就会散,咱们先走,过了新安镇,夜半应该能到双沟,然后能进徐州了”

    赵进和陈晃打马追上队伍,转头看看,太阳马上就要落了

    这个时候的何家庄还热闹无比,酒坊那边依旧排满了提货的大车,腊月和正月大家手头都宽松些,不管怎么难,总要过个好年,鱼肉不必说,好酒也不能少,何况这汉井名酒名头已经打了出去,邻近的山东、河南、凤阳府、淮安府几处喝这酒的人都不少。

    买了酒运回去,趁着腊月正月时候卖个高价,大家都是这个打算,商人逐利,也就顾不上过年了,每天都有人在酒坊门前排队提货,连带着大车店的生意也红火不少。

    何家庄现在是两个区域,赵字营的营地是一处,酒坊和集市是一处,互相不于碍。

    有两名奇怪的客商住进了大车店,这两个人没带什么随从车马,却住进了价钱最高的独院,而且他们来这边也不是买酒,也不是在集市附近开店,每天就是到处的转悠,在柜上登记的名字是韩松和严少安。

    这两位锦衣卫来到这边,现客商众多,热闹非凡,丝毫没有年关时候的冷清,这让韩松和严少安颇为高兴,只要人多,他们两个就不会有人注意。

    可何家庄处处都警惕的很,这里已经没什么住户,各处都和赵字营相关,他们两个一来,就立刻被报了上去。

    让大车店掌柜震撼的是,这件事居然王兆靖王三爷亲自过问,而且据说去孔家庄那边主持的小雷爷也回来了。

    掌柜倒是很早就在这边做,因为根底清白,又有人担保,所以一直留在这边,做了这么多年客栈的掌柜,自然练出了一身看人的本领,这掌柜早就知道大车店里面的伙计最少有一半身份有问题,伺候人的时候倒还殷勤热情,但有时候行动太过鬼祟,甚至还出入客房。

    当时这掌柜还以为是手脚不于净,去找了如今的店东刘勇,得到的答复是不用去管,不会丢东西的,当时这位掌柜就吓出一身冷汗,想要辞工不做,却被硬留了下来,毕竟经营客栈也需要专门懂行的人手来管,工钱倒是翻了两倍,年底分红也加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