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内卫队的几个江湖人原本彼此忌讳交谈的,不过这次被带出来,算是身份败露,以后就要转到明面上的差事,大家打交道也随便了些。

    他们刀头上舔血混的久了,对生死看得也寻常,并不怎么在意,明日早走,大家厮杀一夜,一时间也睡不着,都在边上小声聊天。

    “咱们这位爷还真是侠肝义胆,这算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少扯臊了,估摸着进爷也要琢磨着私盐,你想啊,做这盐路买卖,必然要和冯家对上,这次的事情正好是个由头”

    “小声些,这些事也是你们议论的?”边上传来冷冷的声音。

    两个内卫队的立刻看了过去,话却是正走过来的聂黑,这瘦削汉子走路有些跛脚,可却没有人敢于小看,这一路上,他飞刀下死了十几个,不是一般的杀性重。

    “牛个什么”

    “据说原来信教的,这里面的人都是邪性”

    身后传来了低声的议论,聂黑没有在意,他现在满心琢磨着如何做好,怎么在赵进和刘勇面前博个好印象。

    原本当这里是拿钱吃饭的地方,何况教门那边让人心凉,能在这边求个托庇也不错,等有了些底子缓过气来,再向南边走,自己有这么一身本事,怎么也不愁温饱。

    不过这次出来跟着,想法却完全改变了,赵进年纪不大,可这一路上做事的规矩章法,还有这些布置,以及方方面面的物资准备,都让聂黑惊讶咋舌。

    和其他人不一样,聂黑出身闻香教,又是教主直属的精锐,平日里做事缜密规矩,和官家的厂卫颇为相似,眼界也比旁人广不少。

    有这份眼光和心思,尽管他看得似懂非懂,可还是能感觉到赵进这么做前途无量,会到什么程度,为了什么目标才这么做,有时候聂黑都不敢深想。

    经过这番考虑之后,聂黑决定留下来长久做下去,一旦打定了这个心思,自然用心勤谨。

    而且刚才那个内卫队的江湖人所说的想法,聂黑心里也觉得赞同,既然进爷打算的这么远大,那么就更值得跟随下去了。

    一夜很快过去,在凌晨之前,还是生火做饭,用冯家马队丢下的锅做了些热饭,主要是为了队伍里的女人和孩子,丁军的眼圈乌黑,但神色却比昨天要坚定很多。

    东边天际一有晨光浮现,整个队伍就开始出,赵进在出前的命令很坚决:“两个时辰一停,路上有人不停,路边有人不停,不必吝惜马力,只管换马,死一匹换一匹。”

    命令下达,众人大声答应,女人和孩子们抓紧了绳子或者口袋的边缘,整个大队开始沿着道路奔驰而去。

    路上没什么人,赵进这队骑马的不过几十个人,马匹却有几百匹,一人三马四马,在安静的枯草荒地中行走,声势颇为惊人,沿途路边不时有惊鸟飞向半空盘旋。

    跑了半个时辰左右,路上能见到人了,或者孤零零一个,或者三五成群,他们的方向和赵进一致,可看到大队赶过来,就匆忙的钻进草地里躲避,赵进很快就注意到了不对,这些人就是冯家马队的溃逃之人。

    想要出荒草滩,在这个方向上只有这一条路可走,昨夜四散溃逃,早晚还要摸索回这条路上,夜里也不敢乱走,这时候上路也正常。

    对这些人赵进也懒得理会,敢拦在路上的自然当头一刀,可没人有这个胆子,都是尽量的朝着草丛里钻。

    跑出两个时辰之后,路上反倒见不到什么人了,赵进命令队伍停下,开始短暂喂马休息。

    “昨夜黎大津带着冯家的人先跑了,这伙人装备好,看着又有脑子,不知道半路上会不会遇到”

    “做好戒备,如果前面拦着就硬打一次,安排人注意两侧的动静”

    简单商议几句,大队重新上路,各自已经换马,连驮着女人和孩子的马匹也做了更换,两个时辰不停的快跑,那些马都有点顶不住了。

    差不多正午时候,赵进这一行人看到了密集的村落,他们已经从荒草滩出来了。

    最靠近荒草滩的村子看到这大队人马冲出来,所有在外面游荡的人都跑了回去,任由赵进他们经过。

    第二个村子,第三个村子也都是一样,倒也说不上是害怕,赵进的马队也不是在狂奔,路过的时候还来得及左右看看,现村子里有人探头探脑。

    到了这片区域,连带着道路都宽了不少,这让马队的行动更加从容,路过第五个村子的时候,才离开没多久,后面就有人骑马跟了出来,不过对这样的情况赵进早有安排,董冰峰拨马转向迎了上去,拦在路上弯弓搭箭,第一箭就射中了一匹马,那马匹路上蹦跳,直接把人甩了下来,第二箭直接射中后面一人的肩膀,那些人立刻不敢继续跟了。

    接下来路过的村子,敢骑马跟出来的都被吓回去,至于跑着跟出来的,反正也跟不上。

    走过这片流民聚集的村寨区域,差不多就到了宿迁县城的范围,到这时候,太阳西沉,临近天黑了。

    这里庄园密集,就是正常的沿河繁华县城,在这样人烟繁密的地方,是不能够停驻,免得出现麻烦,可刚刚看到城池的时候,却听到队伍里有女人尖叫了一声,接着就是一声闷响,回头看,却是一匹马倒在了地上,上面的女人也被摔了下来。

    大伙慌忙停住了队伍,过去看的时候,马匹已经口吐白沫,浑身抽搐,马匹脱力了,好在把女人绑在马上的时候颇有技巧,这次女人没有伤筋动骨,只是受了瘀伤。

    “换马,累坏的马就换,快”赵进皱眉犹豫了下,立刻下了吩咐。

    队伍里的人状态其实还好,听到招呼,急忙开始动手,这次连女人和孩子们都明白如何配合。

    可这毕竟是在城池附近,又临近城门关闭,进出来往的人当真不少,赵进他们这一队稀奇古怪的样子,自然招惹不少人注意。

    “大哥,有些麻烦,这么多人就算有探子也很难看出来”刘勇满头是汗的说道。

    人人都在忙碌动手,赵进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水,闷声说道:“不理会,先做完快些走。”

    把人转移到空着的马上,趁着这机会,急忙掏出于粮喂给马吃,这已经占用到自家的食粮了,不过现在最要紧的是保持马力。

    飞快的整备完毕,赵进一行人又是上路前行,“走到看不见路的时候”赵进下了命令。

    路过宿迁城池的时候,看到城门已经要关闭,过了城池区域,太阳已经在天际沉下半边。

    “大哥,后面有人跟着了”董冰峰驱马赶上来说道。

    赵进打马跑向一边,示意大队继续向前,然后喊话点了几个人的名字,都是弓马娴熟的家丁或者江湖好手,这些人听到招呼,各自拨马出列,跟着停在路边。

    等大队一过,赵进他们向来时方向看过去,能看到几骑正跑过来,刚才在城池附近,来往行人众多,很难辨别有没有人跟随,不能因为对方和你走一个方向就认为是探子。

    可走到现在,天黑将夜,路上不见什么人,这时候跟着赵进他们就会被现了。

    “留一个活口就好”赵进冷冷说道,几个人呼哨一声就是迎了上去。

    能看到百余步外有四骑,不过和前面那些只知道傻跟着的不同,这四个人精明的很,一看到赵进他们过来,立刻是拨马回转。

    赵进他们跑了一天,坐骑都已经疲惫,想要追肯定是追不上的,估计连这百余步的距离都没办法缩短。

    稍一迟疑,赵进就做出了决定,转头跟上大队,不理会身后的跟踪者。

    “走咱们自己的,敢靠近就吃下去”

    真到了天黑难行的时候,赵进他们就在路边扎下了营地,这里正好在某地主的庄子外侧。

    天黑入夜,大家也不是都睡了,这么大队人马在自家庄子外面停着,那地主早就现,开始时候自然集合庄丁准备,等赵进他们点起篝火来,远远看过去,现那是几十骑,兵甲齐备的大队,一个小庄子根本不是对手,而且黑灯瞎火的,万一趁夜过来屠了庄子,那真是大祸。

    但距离这么近,这庄子上的人连报信报官都不敢出去,因为突然来到的这伙杆子还派人骑马游荡,可能就是为了防着报信什么的。

    无可奈何之下,庄子只好派人过去求饶,说能拿出来的东西不多,愿意双手送上,请各位好汉饶过。

    没曾想这伙“好汉”好说话的很,居然掏出银子来买了粮食草料和羊,而且价钱还要比市面上高。

    人都是欺软怕硬,原本担心对方是强人,可一看这么好说话,难免起了些别的心思,加上看到队伍里女人孩子不少,各个脸上有疲惫神色,拿出来的又是真金白银,琢磨着是不是可以赚点便宜。

    可第一拨送粮食过去的人,看到赵进这边分出一半的人去值夜,看看那些兵器,再看看那动作的气质和纪律,什么小心思都没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