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那黎爷神色不动,手中短矛向前一划,冷笑着说道:“总有人喜欢招纳这些响马杆子出身的,还说什么绿林多有好汉强手,这些货烧杀抢掠还算可以,真碰上硬茬子就是散沙,但凡能结阵一队队推过去,那伙步卒怎么可能撑得住

    “那”

    “不能动手,现在你能保证把这几十个人都留下?”黎爷冷声说道,说完这句又是冷笑一声:“怪不得那几家窝冬的杆子损失惨重,看到路上那些尸体,我还以为是他们自己火并,敢情是这伙人做的,这可不是江湖草莽中的手段

    没人敢这么保证,现在场面已经崩坏,近百具尸体在地上,还有人不住的溃逃,就算纠集起来恶斗,已经没什么优势可言了。

    看到没有人回答,那位黎爷闷声说道:“那就不急着现在动,这样的精悍,这样的兵甲,江南江北也就是那么几位大人物手里有,这么突然对咱们动手,天知道有什么缘故,回去禀报老爷,太爷,让他们去打交道,这些大人物的事情,咱们管不着。”

    说完后,这黎爷驱动马匹,向着西边走去,脸上没有丝毫的留恋可惜,只是说道:“先去宿迁那边盯着,既然走这条路,总会在那边出去。”

    几十人跟着呼啸而去,主心骨一走,其他人更没什么恋战的心思,各自狂奔,但经历过刚才的战斗之后,赵进他们不敢分散,生怕敌人马队再杀过来,结队作战,自然也就没什么度,眼睁睁的看着周围的人逃走。

    赵进没有去追,只是看着何处走得慢了,他就领人过去冲一阵,没多久,篝火黯淡下来,敌人也被肃清。

    “吉香带人找活口,我要问话,冰峰你带三个人回营地,让留守人骑马跟上来,刘勇安排人收拢马匹,大晃你带着十个人把咱们自己的坐骑都牵过来。”赵进下令,一边带着丁军去了帐篷那边。

    被掳掠来的女人和孩子都在那边,孩子们还没资格在帐篷里,聚堆取暖,被冻得瑟瑟抖,不少人都在哭泣,女人们有的衣衫破烂,有也在哭泣,看到赵进他们过来,非但没有上前,反而吓得往后缩,等看到赵进身后的丁军,这才反应过来得救,在那里嚎啕大哭。

    “没有衣服就去扒下死人的衣服,把女人孩子都包裹严实了,让他们安静下来,现在还没到哭的时候,想哭以后天天可以哭”赵进毫不客气的下了命

    丁军又是激动又是悲痛,在那里忍着泪拼命答应。

    方才的战斗中,和赵进他们接战的人往往都是死或者重伤,所谓的活口则是被他们自己在混乱中自相残杀或者被马匹冲撞。

    问清楚事情也很容易,这二百多人里有两股附近的马贼,每一伙几十人,因为通过冯家的庄子窝赃销赃,在冯家那边补充休养,实际上已经被冯家控制了,还有附近几家窝主养的私兵,这些人靠着冯家的私盐财,实际上等于冯家的附庸。

    这些年,在草窝子里贩运出去的私盐越来越多,灶户逃亡也越来越多,冯家下了力气清扫,以沭阳到清江浦的官道为分界线,官道西边的流民聚落,都是格杀勿论,管道西边的则是抓捕为奴,放到冯家自己私设的盐庄盐场做奴隶

    从扬州到淮安府,也就是过了清江浦进入荒草滩才变得人烟稀少,在这之前,繁华市镇密布,真要派大量人手北上,肯定太招人注意,所以冯家每次清洗草窝子,都是派几十骑骨于北上,然后召集人马入草窝子洗掠。

    冯家安排的事情,谁也不敢不尽心尽力,何况在草窝子里可以肆无忌惮,大伙也是图这个快活。

    丁家围这边原本没多少人,只是自己耕田为生,而且丁家围几个头目很懂得做事,虽然很穷,可经常孝敬各个杆子,讨好外面各处,但这些年丁家围人越来越多,开始搬到了路边,也私底下和贩私盐的灶户做起了交易,他们背着盐出来卖,得到的钱财也要给各处上供,一直维持的还算可以。

    不过冯家要灭了他们,谁也不敢说个不是,以往拿过好处的人这次反倒是争先恐后。

    带队的人被称为黎爷,姓名叫做黎大津,冯家一旦动刀枪,都是派这位黎爷过来主持,这人做事颇有章法,而且武技高强,不听号令的往往直接被宰掉,要不然就是心悦诚服的听从,这些年下来,尽管不是时时在此处,可威信已经很高。

    这次灭丁家围就是黎大津带路,一路分队小跑不惊动丁家围,在距离不远处集合,然后牵马行进,到近处骑马突击,过程很是顺利。

    黎大津做事很灵活,只要听令,好处什么的他不拦着大伙,本以为丁家围是穷掉渣的地方,没曾想还搜出二百多两银子好成色的银子,年轻女人和孩子也是值钱的,现在邳州人市兴旺的很,去那边卖,怎么也能换回百余两。

    既然掳掠了人,自然不能带着行进,索性带到外面先存放着,然后再进去清扫,按照事先的估计,这一条路上一共有五处村落,这次要彻底扫清。

    带着人也没办法走快,索性早些扎营快活快活,谁也没有想到,赵进他们尾随而来。

    算计时间,黎大津他们比赵进晚了一天进草窝子,在入口的地方遇到了几伙杆子的残部,在半路上看到了满地的尸体,不过只当做杆子火并。

    对商队什么的,黎大津他们反倒不担心,反正进进出出都是外人,又不会在这草窝子扎根下去,撞上了顺手做掉,撞不上也就不去理会。

    打交道久了,关于冯家的事情,这伙人都知道不少,比如说那翻草蛇是冯家一个管事的儿子在搞,每年大量的盐货都通过这翻草蛇走出去,什么冯家已经在涟河附近建了两个庄子,不少盐场额度之外的盐货都存在那里,直接过邳州去徐州贩运到各处。

    每年海州盐场的出产都要有户部定下额度,盐场自然私下里会多生产,但这些多生产的也要给方方面面分润,而冯家做这些则没那么多关节,利润也会更大。

    把该问的问完,赵进他们没有留下什么活口,尸体什么的丢到一边,自然有野兽过来处理。

    停留在不远处的坐骑带了过来,留守在营地里的人也赶了过来,冯家马队在这边还留下了近百匹马,这些驯丨熟的骑马不会跑太远,即便受惊了也在这附近游荡,至于马具之类的则是还在这边。

    大家激战之后没有休息,在这里把所有的马匹上马具,然后搜集草料喂食,赵进不准备扎营在这里,而是要趁夜向前移动一段距离后再停驻。

    “不要被人半夜里杀回来”这就是赵进给的理由。

    女人们不会骑马的就绑在马上,由赵字营的骑手牵引着前进,孩子们则是放在包袱里挂在马匹两边。

    “掉下来就是他们运气不好,不能因为被救的人耽误了自己。”这其中利害大家分的很清楚。

    篝火灭掉又被重新燃起,等大家忙碌完毕,算计下时间,差不多已经过了半夜。

    出前,赵进特意给篝火放足了燃料,让这片区域变得格外明亮,然后才带着人马出,尽管黑夜黑暗,他们的队伍却只是打了几只火把。

    差不多走了大半个时辰才停下,还能看到身后的篝火光芒,这次扎营,仅仅是卸下了马背上的女人和孩子以及于粮草料,马具什么的都没有卸下,也没有点火做饭,大家拿出些冷于粮彼此分了,就在那里安静等待。

    “咱们偷袭别人,可别让别人偷袭了。”赵进提醒伙伴们说道。

    这一晚休息只排了两班,赵进不准备睡觉了,只是在那里等待天亮,陈晃也说自己睡不着。

    “咱们伤了四个,死了三个,你心疼不心疼。”陈旱闷闷的问道。

    突袭进去,打了对方猝不及防,但对方也不是弱手,不管怎么结队战斗,怎么装备精良,还是有防不住的时候,而且马队硬撞过来,持矛的兵卒几个人都被震伤。

    不过死的人都是内卫队的江湖角色,单打独斗是好手,可在这样的混战中,对赵字营的操典不熟,不知道怎么配合,或者慌张,或者逞强,一旦没了队伍的遮蔽,面对人多的敌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心疼,都是咱们赵字营的精英种子,这么折损进去,我当然心疼。”赵进闷声说道。

    陈晃叹了口气,赵进又开口说道:“但这件事不管,我心里不痛快,士气也会大受影响,如果什么事都要权衡利害,那就成了老油子,没了热血和热心,咱们赵字营也就要垮了”

    赵字营的骨于都是年轻人,这样让人义愤填膺的事情如果硬压下来不管,肯定会挫伤士气。

    “有时候做事不光看值得不值得”赵进开口说道,这句话他自己说得底气也不足。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