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正在犹豫时候,一名汉子从面前的营地里走出来,嘴里骂骂咧咧,埋怨自己骰子输了,不能第一个玩女人,走了没几步,就对着外面解开了裤子,然后看见了被依稀火光映照到的赵进等人。

    “有”他只来及喊出一个字,董冰峰毫不犹豫的射出了那支箭,一箭自口入,从后脑贯出

    “跟我杀进去”赵进大喝一声。

    众人呼喝答应,跟着散开,向面前的宿营地冲了过去,行进间散开,赵进和几个伙伴冲在最前,因为他们身上的铠甲防护最强,其余的人次第排列在后面,那些内卫队的江湖人显得有点混乱,跟着当家的冲杀,自然要冲在前面才能显示忠心。

    可看到那些赵字营的家丁都次第跟在后面,他们才知道不对,都在那里跟着照做。

    只有来自丁家围的丁军拿着刀拼命向前冲,只不过没跑几步就被人向后拽,一直没有突到最前面。

    营地外圈的马匹已经被惊散,嘶鸣着乱跑,在营地内也有惊叫和喝骂,能看到有人惊慌失措的跳起来。

    这伙人的营地内有帐篷,但都在另一边,稀稀落落的,其他人都是聚在火堆边,谁也想不到在这荒草滩里,会有人杀进来实际上这一路行来,他们都没意识到有人

    最外圈的人倒是顺手摸起了刀,可还没得及举起,就被赵进的长矛刺穿,陈晃的长刀挥动,也已经见了血。

    跟在赵进他们身后的家丁也开始向着两边展开,成一条阵线压了上去。

    “拿兵器和他们于”有人吆喝着大喊。

    这伙敌人和流民杆子之类完全不同,乍一接触,猝不及防间倒下了十几个人,其他人立刻向着周围逃窜。

    “那里来的弟兄,咱们是冯家护卫,现在停手,日后还好相见”

    “扬州冯家在这里办事,不要不知道厉害”

    同样有人大喊报出身份,果然是冯家的马队,尽管刚刚屠杀了个村子,可他们根本不在乎,因为这些百姓属于见不得光的流民隐户。

    他们只知道,在南直隶江北这一带,冯家的名号就是金字招牌,拿到什么地方都管用,不在乎的都已经吃到了苦头。

    喊归喊,动手丝毫不慢,可这些冯家的马队骑手根本没办法靠近敌人,因为赵进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停下,一直在追着人砍杀。

    “散开,散开”有人气急败坏的大喊。

    最边缘的人有的被杀死,有的幸运躲过,已经来不及抵抗,只是拼命朝着里面逃,他们狂奔乱跑,连带着里面想要抵抗战斗的同伴都冲散了,那些被冲散的也只能跑,不跑的话,根本没办法去动手抵抗,只有死路一条,乱军之中,敌人还在保持着队形,怎么打都是以少打多。

    “退大伙退”

    “再有乱跑的直接宰了,不杀连咱们大伙都要连累”有人高声喊道。

    喊话的人颇有威信,能看到里面的人不再犹豫,直接朝着四处散去,更有些人因为跑得太快,直接被砍倒在地上。

    “停”“停”赵进高举长矛大喝,他一动作,身边伙伴跟着大喊,尽管整个队伍有些乱,但还是停住。

    冲入追杀,已经宰了几十个,血流满地,在二十步外的地方,一百多号汉子手持兵刃狠狠的看着这边。

    为的那人身材格外高大,手里一杆朴刀,身上套着铁叶锁子甲,就是在锁子甲上镶嵌薄铁板或者铜板,用来防御关键部位,不光他套着甲,簇拥着这大汉的十几个人也都是穿着铁甲。

    其余的人也都不含糊,手里拿着的都是朴刀雁翎刀这样的实在兵器,即便是仓促间聚众集合,也立刻排开了前后的阵型,彼此有距离空隙,免得厮杀的时候施展不开。

    冯家马队为那人脸上有两道疤,络腮胡子,但在篝火映照下看着并不凶恶,反倒是堂堂正正的相貌。

    最初的混乱一过,双方对峙,冯家马队的人立刻有了底气,尽管看着赵进这帮人装备精良,但毕竟人少,人多对人少必然有优势,大家刀口上滚了这么多年,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整队”赵进低声说了句,陈晃立刻举起手臂打了个几个手势,这队伍里除了江湖人之外就是赵字营的老家丁,出前早有演练,遇到这样的事情,老家丁在前列队,江湖人在后面,最前面两排则是穿着钢铁铠甲的赵进和其他

    夜里火光映照的毕竟不清楚,只能看着一于人在赵进身后列队,粗看倒显得慌张混乱。

    冯家马队为那人眯着眼睛扫了扫,沉声说道:“扬州冯家在草窝子里办事,已经和各处打好了招呼,不知道各位好汉是什么来历?”

    “管他们那里来的,这么不长眼睛,今天就剁翻了他们喂狼”有人怒喝说道,冯家马队这边立刻跟着怒骂,突然间被人杀入,几十名同伴死伤在地,谁也不会善罢甘休。

    为那人只是抬起手臂,众人立刻安静了下去,能看出这大汉威信不低。

    “各位,翻草蛇那边和我们也是好朋友,沭阳千总和邳州守备在冯家都是晚辈,闹成这个样子,你们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官面绿林都不会放过你们”那大汉沉声说道。

    翻草蛇这个名目赵进听过,是淮安府最大的一股草窝贼,隐约是龙头的架势了,不过这伙草窝贼和私盐关系很深,实际上是淮安府最大的盐枭之一,是冯家暗地里养的人。

    草窝贼大事小情,这翻草蛇的人出面,往往就能主持对错,大家也都承认

    至于沭阳和邳州的千总和守备,那都是官兵军将,自然是草莽中人得罪不起的,这大汉一开口就拿着官兵和绿林巨寇压人。

    说完这句,那大汉盯着赵进这边,可赵进这边最前面的几个都扣上了面甲,根本看不清表情反应,大汉略微提高了声音说道:“但这黑灯瞎火的,动起手来或许是误会,好汉们就这么走吧,我们不会追究”

    话音刚落,冯家马队这边顿时大哗,死伤这么惨重,居然就放他们走了。

    不要说冯家这边,就连赵进这里也是诧异,赵进回头扫视一眼,队伍差不多已经聚在了一起,排成了个横十竖七的方队。

    赵进在面甲下冷笑一声,长矛向前一摆,大喊说道:“杀过去”

    这话喊出,那位大汉却好像反应过来什么,大声说道:“草窝贼几个杆子半路被血洗,这是不是你们做的?”

    没有人回答,命令一下,这等队列冲锋赵字营早就练熟了,不熟的反正在最后两排,也影响不了大局,命令喊出,众人立刻向前冲锋。

    冯家马队诸人看到这局面更是愤怒,呼号着拿兵器冲上,只是那为大汉盯着整齐冲来的赵进队伍,眼角有些抽搐,不向前迎上,反倒一步步退,嘴里大喊道:“狼山副将和我家老爷平辈论交,什么事情都能谈的。“

    南直隶不设总兵,由勋贵武臣任南京守备统领,不过南京守备惯例只管南京区域,其余各处都由参将镇守,只有把持漕运和长江咽喉之处设一副总兵,这是狼山副总兵,副总兵惯称副将,对参将没有统辖之权,只是地位稍高。

    地位高自然不同,狼山副总兵可以说是南直隶非勋贵武人的顶点,大家都要卖个面子。

    对方之所以喊出这个名目,赵进也能想明白原因,草莽悍匪,响马杆子,这等乌合之众根本不会有自家这等冲锋作战的方式,这等队列一看就会让人想到官兵。

    队列长矛朴刀平指向前,冯家的骑手武夫呼喊着冲上,可一到跟前就现束手无策,自家几个人涌上来,一和这伙披甲突袭的人对上,就会现一人面对几杆兵器,挡住一个,另一个又上来了,无可奈何,不想死只能退。

    赵进长矛刺出收回,面前敌人一个个倒下,冯家起始的时候彼此拉开距离,可一旦被冲进去,队伍却拥挤了起来,想要退又被后面的人挡住,想要冲,前进一步就被戳刺杀伤。

    猝不及防,惨叫混乱,赵进的小方阵在开始时稍一停滞,然后直接把冯家聚堆的这队打了个对穿,彻底分成了两半。

    但冯家这些人并不是寻常的乌合之众,被突击打穿之后却反应了过来,开始有人琢磨着攻击这小方队的侧翼。

    “十人一队,各自冲杀”赵进又是大喊道。

    平时枯燥疲累的队列训练在这个时候起了作用,命令一下,立刻以赵进和伙伴们为,迅分成了五队,其他十几个人则是内卫队的江湖角色和丁军,他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命令又是到达:“你们自己聚众,跟在大队后面”

    大队变小队,这个变换同样没给别人钻到空子,大队变成小队,赵进动作不停,转向朝着人多的地方扎过去。

    各自冲杀的命令下达,其他几个小队没有选择不同的方向,反而和赵进一起冲过去,在边上彼此策应。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