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这次来到草窝荒滩,一切都是务求隐秘,不让旁人现,如果为了丁家围和冯家的恩怨暴露了自己,那就是得不偿失,风险更是巨大,即便赵进不说,大家也能想明白。

    不过刚才那番话,怎么都像是找理由说服自己。

    到丁家围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在那里耽搁了时间再出来,走了没多久,太阳就已经落山。

    “大哥,咱们是不是现在就扎营,再向前走,恐怕要碰上那伙人了”刘勇提醒了一句。

    赵进在马上晃了下,显见走神已经很久,刘勇说的有道理,洗掠丁家围的马队因为带着妇幼俘虏,所以行动根本没办法变快,他们肯定也要早早的扎营宿营,再向前走,双方很有可能碰面。

    “好,就在这里”赵进四下看了看,道路两边很适合扎营休息,过了这个晚上,第二天下午就能到宿迁县城附近。

    听到赵进这么说,众人纷纷下马,可赵进在马上却没有动,难得看他这样呆的状态,陈晃准备喊一声。

    这边刚准备开口,作势要下马的赵进却停住了动作,在马上坐正了说道:“我知道去了不合适,可就是他娘的不甘心,不洗了那帮杂碎,这个年我都不要想过好了”

    下面众人有些糊涂,赵进开口说道:“小勇,把你带着的点心分给大伙,晚饭先不急着吃,咱们追上去把那伙畜生灭了,然后再扎营休息”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沉闷的神情渐渐消散,都被笑容替换,陈晃摇摇头,却是重新上马,开口调侃说道:“你这么做可是不稳重,不顾大局,而且这次去风险可是不小,你自己不是摆了好多理由吗?”

    “去他娘的理由,不杀了那帮混账,我心里不痛快,你们不也一样,这一路连句话都不说”赵进笑骂反问。

    陈晃大笑,董冰峰脸上全是喜悦神色,刘勇满脸激动,吉香跟着说道:“看那丁家围,就觉得一口气憋在心里,大哥,咱们就该抓几个冯家的手下,好好拷问出来消息,咱们这次去,也是为了大局。”

    众人齐齐哄笑,赵进眼神一正,肃声说道:“敌人人多,咱们还是要小心,把命令传下去,现在开始吃饭喂马,不要耽搁”

    伙伴们兴奋的答应了声,立刻开始准备,命令传下去,家丁们的情绪也跟着高涨起来,大家这一路上都很闷,忍气吞声憋屈着,谁都不会觉得舒服。

    刘勇带来的点心并不多,抛弃大车的时候他把点心带上,有糖有油的点心是最好的于粮。

    每个人都分到了两块,有人直接拿过去给那几个孩子吃,只是这举动却被赵进喝止:“先把你们自己的肚子填饱,等他们回了徐州,好吃的我让他们吃个够,别分不清轻重,给你们的马匹喂于粮”

    接下来要奔袭冲击,马匹也必须要力气足够才行,那些粗粮的饼子都被拿出来掰碎喂马。

    队伍最后面的丁军自然也听到了赵进的命令,他的脸又一次涨红,快步冲过来跪在地上,磕头恳求道:“金老爷,小的要跟你们一起去,小的也要出一份力。”

    “不要说话,要听号令,不然我先一刀宰了你,去准备吧”赵进随口说了句。

    听到赵进的话,陈晃就要劝,这丁军一走,陈晃开口说道:“这人满心恨意,身手也是一般,恐怕过去帮不上忙还要添乱。”

    “不带着才会出事,谁知道他会不会乱来。”赵进有自己的打算。

    没多久整备完毕,西边还有些许天光晚霞,东边看起来已经是黑夜了,这次先出去打头阵的是董冰峰和齐三,他们两个骑术足够,身手也不错,遇到各种情况都可以应对。

    为了保证马匹的安静,所有的马都是带上了马嚼子,穿着锁子甲的披甲骑马,赵进他们这样的铠甲则是只穿胸甲和头盔,其余的部分放在驮马上跟随。

    留下两个受过轻伤的家丁,他们负责看住向导和妇幼,其他人沉默着跟随出。

    跑了不到半个时辰,天已经黑了下来,赵进犹豫了下,还是安排众人点燃了三根松明火把,分别在队伍的前中后三处,三位拿着火把的人彼此跟随,其他人则是以火把为参照,不然跑在这黑黝黝的草窝子里,很容易掉队迷路。

    之所以犹豫,是因为在这黑黝黝的荒草滩中,火把实在是太显眼了,很容易被人现。

    打起火把,赵进马队行进的度也慢下来,就这么走了大半个时辰,赵进熄灭了火把,命令队伍停了下来,因为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到,在远处有火光映照,那肯定宿营扎营的地方。

    “老爷,为什么”丁军凑过来焦急的问询,只是话说了一半就被刀子堵了回去,陈晃抽出了随身的短刀,刀背横在丁军嘴里,赵进扭头说道:“把嘴闭好,下次再乱说乱动,切了你舌头。”

    丁军打了个寒战,立刻不敢多说,从丁家围遇到赵进他们开始,这些年纪和他差不多大的年轻人豪爽、仗义、果断,在这个时候,他现了金老爷一干人很可怕,不知道手上沾了多少血。

    静等在那边没多久,有两骑跑过来,两骑都没有跑快,而是小跑过来,这样不会出太大的动静。

    “对方大概二百三十人上下,没有人放哨,应该是打了些猎物,正在那里饮酒作乐,糟蹋那些被抓来的女人,孩子们放在另一边。”齐三开口说道。

    董冰峰点点头确认,又是补充说道:“就是在路边简单弄出一块地方,马匹圈在外面挡风,人在内圈烤火扎营。”

    “没什么人放哨?”赵进没理会别的话,又是确认了一句,齐三点点头,肯定无比的说道:“周围没有人。”

    齐三和冯家同样是血海深仇,说这话的时候满脸都是兴奋:“人要作孽,老天都看不过,老爷,这伙冯家的马贼没有丝毫防备,就是送给咱们的菜,冲过去,他们一个也逃不了”

    “不是什么老天,是因为他们想不到这草窝子里还有别人,他们觉得这里的流民百姓都是待宰的猪羊。”赵进冷冷说道。

    众人都已经翻身下马,陈晃突然开口说道:“咱们进来的时候很多人看到,这些人会不会知道?”

    这话一提,众人立刻凛然,赵进眯眼看着西边的火光,声音却变得森冷:“不知道我们要杀,知道了我们一样要去杀,现在没什么区别。”

    赵进翻身上马,站在马鞍上看了看远处,直接在上面说道:“留三人看守坐骑,其余人穿戴披挂,随我向前”

    下面低声答应,各自准备,赵进下马之后只对丁军说了一句“路上喧哗我就宰了你”

    众人排成长队沉默前行,丁军跟着走了没多久,体力就有些跟不上了,从早到晚奔波一天,又在丁家围那边大悲大痛,消耗太大,他虽说在丁家围活得不差,可最多也就是吃饱而已,那里比得上千锤百炼的赵字营家丁,呼吸变粗,额头见汗,丁军看了看周围沉默的人,咬牙还是没有落下。

    远处篝火的光芒就是目标,边走边看,很容易判断距离和方向,在距离差不多三百步的时候,赵进挥手让众人停下,大家躬身半蹲。

    “大香,小勇,你们各带三个人进草地,看看里面有没有暗哨藏着,有的话,直接杀了。”赵进沉声说道。

    吉香和刘勇点点头,各自招呼了三人,躬身低头钻进了身边的枯草从中,有人开始学鸟叫,每隔一炷香叫一声,这是给钻进草丛中的人做标记。

    大家都在等待,草窝荒滩的夜里很安静,即便隔着三百步远,篝火处的欢笑声赵进他们都能听到,偶尔还会有尖叫和哭声传来。

    蹲在那里的丁军睚眦俱裂,但也不敢乱动了,他能感觉到,再有乱动,身边两个人就会对他不客气。

    过了小半个时辰,听着枯草响动,吉香从路边钻了出来,刘勇则在前面绕了出来,黑夜的枯草从中很容易迷路。

    “没有暗哨。”

    听到简洁的回答,赵进咧嘴笑了笑,挥手说道:“果然没有防备,换做是我,也想不到螳螂扑蝉,黄雀在后,,跟我走”

    赵进先行,身后的人次第跟上,大家走路时都是微微躬身弯腰,没有人交谈,只有铠甲碰撞的哗哗声响。

    就这么走到距离二十步左右的时候,说起来颇为荒诞,坐骑环绕之中的二百余人围火取乐欢笑,外面有人靠近却没有觉。

    可漆黑夜中,又在荒无人烟的草地里,大家都想靠在火边,都想和掳掠来马上就要卖掉的女人取乐,谁会向黑暗中看,反正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营地把马匹当成墙壁,围着圈了一圈,遮挡寒风,又把行李之类的堆起来靠着,有这些东西遮蔽视线,大家更不会向外看。

    赵进在手握的矛杆上摩挲几下,陈晃丢掉了刀鞘,在他们身边的董冰峰还在犹豫,是射一箭后换兵器厮杀,还是直接拿着朴刀跟进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