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他们离开丁家围的时候,丁宏特意让他们带了一袋子盐走,说再向里面,有几个村落不在道路边上,一直是缺盐,若是能去,拿出这袋子盐做礼物,肯定容易打交道一些。

    从丁家围出前,赵进并没有说明接下来的目的,那丁宏也知趣的没有问,走出几里地之后,赵进就把丁军叫到跟前,询问这草窝子里的情况。

    易进宝只了解几条路线,齐三只知道一部分,彭家叔侄知道的是更小的一部分,而这丁军对草窝子的了解很全面。

    草窝子里的各个村寨聚落分为几处,山东流民灾民都是这几年才过来的,实际上,其他各处非山东人的都未必是什么灾民,很多人背后有各种各样的故事。

    在丁家围丁姓是大姓,也有不少外姓人,丁家父子是十年前来到这边,可并没有窝在这边不动,而是一直接纳新的灾民。

    山东这些年大灾频,灾民向四处流动,丁宏在五年前曾经想要回乡,可那一次回乡的结果就是他带着几十个同族同乡重回草窝子,再之后,每年都要出去几次,看看能不能帮从前的乡亲一把。

    正因为不断出去,所以丁家父子对草窝子很熟悉,而且刚来到这边的时候,丁宏带领的人并不是住在这个位置,而是在更北边靠近迦河和山东郯城县的区域。

    运河改道那边之后,那里跟着繁盛起来,豪强大户以及各方势力都开始圈地清地,他们只能向南来,不过草窝子里早有各方势力,甚至早来的流民也不愿意后来人分一杯羹,甚至还要抓捕这些后来的做牛做马,他们只能继续向南,到最后来到这个相对边缘的地方。

    “……沭阳县城到海州、到清江浦、到宿迁一共三条大路,这三条大路把草窝子分成三块,这大路两边的都是本地的村子庄子,靠近海边东边那一线都是盐场,运河黄河边上也都是村子庄子”

    听这个丁军描述,赵进对所谓的“草窝子”有了更直观的印象,原来这边和草原上那种还不一样,并不是广阔无边的草海,而是分成几块。

    “……沭阳县城到清江浦这条大路东边都是草场,灶户们每年都要出来打草,那边没办法住太多人,官兵和团练定期出来清的,一被抓到就去盐场做牛做马,这辈子都出不来,在那里呆着的都不是正经人,贩盐的多些,也有不少亡命藏在那边,听我爹说,盐场自己就养着不少人”

    丁军可以说是知无不言了,一来年轻人没什么城府,二来赵进早晨对那三个孩子做法让他没什么戒心,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丁军很想表现,尽管赵进他们年纪并不比他大,可他就是想在赵进面前好好表现一番,希望能得到看重。

    “我爹说,这草窝子里都是好地,就是缺人耕种,多接几个乡亲过来,种的地就会更多,他们日子好过,大家的日子也都能好过”

    当被问到为什么冒着危险去接流民过来,丁军给了解释。

    赵进笑着夸赞几句,心里却有计较,这丁宏的打算其实也未必出于善心,他们丁家父子已经是这丁家围的头领,越多人垦荒种田,对他们的好处就越大,只不过现在需要共度难关,所以一切看起来都是亲情和仗义。

    和昨天相比,道路变得更加狭窄,路两侧的草也变得更高,按照丁军的说法,按照这个走法再走一天,就能看到刘家庄附近的庄园,尽管也有荒草滩之类的,可那里的草就很稀疏了,因为住户什么的也需要打草做饭取暖。

    路上很冷清,看不到什么人,一于人走得很无聊,能聊的聊得差不多了,丁军又是跑到前面带路,这时候刘勇却跟到了前面去,同去还有个汉子,他们是去套话的。

    差不多走到太阳偏西,赵进一行人才停下吃饭,其他人收拾的时候,赵进把大车上的货物垒高,踩着上去看了看,四下茫茫无际的枯草雪地,看不出有什么村落的迹象,而这个丁军说了,走半天就能看到岔路口,走大半天就有一个小寨子,怎么什么都看不到,难道有什么不对?

    赵进直接把丁军喊过来问,丁军也没什么慌张,只说在向前走半个时辰就到那岔路口了。

    安排了几个人跟着丁军先过去查探,其他人留在原地等待,大车队行进很缓慢,骑马的度则快很多,饭刚做好,过去查探的人就回来了。

    “路口那边被草遮掩着,要拨开草走进去才能看到路,那路很小,只能让两个人并行,在大路上根本找不到……”回报的骑手说得很详细。

    “一个村子几十户不到二百人,还有两个不到百人,连个自保的本事都没有,草窝贼一来,很容易被洗掉,只能把自己藏的深一点。”丁军笑着解释说道。

    丁家围可以拿出百余青壮男丁防贼,寻常响马杆子也不敢去碰,而这些规模很小的村落则没什么抵抗能力,只能隐藏自己不被人现。

    对这几个村子,丁军不是太瞧得起,只是说道:“金老爷你要收盐就到更前面的那6家寨,做生意那边也好些,至于这三处连名字也没有的地方,手里没盐没钱,就是一伙苦哈哈聚在一起,那6家寨可是灶户们聚众的地方,盐多,钱也有。”

    丁家围本身是流民灾民,日子过得也很辛苦,但丝毫不耽误丁军鄙视比他更穷更苦的地方。

    而且不用丁军解释,赵进也能猜到,丁家围那个位置相比于这三处没名字的聚落要好很多,在大路旁边,距离外面又近,贸易往来都方便不少,而这三处仅仅是求活罢了。

    “那三条路只是通往这三个村落?不再通向其他的地方?”赵进询问,他心里已经有了个大概的打算。

    “那三个村子在的位置太深了,周围都是泥潭沼泽的,再向北应该就是沭水河,都是绝地。”丁军对这边很是熟悉。

    吃过午饭,大队继续前行,这丁军似乎对6家寨很感兴趣,当他提到那边酒庄和窑子都齐全,就和个市镇一样,大家也就明白他为什么感兴趣了。

    到了岔路口的时候,丁军下去将草拨开,赵进这才看懂到底是怎么回事,那边直接连土带草的挖了摆在路口,里面的小路又兜了个小圈子,在外面根本注意不到,连站在高处看都未必能看清,枯燥长得太茂盛,几乎完全遮盖了。

    齐三打马进去走了走,回来就禀报说道:“骑马能过,大车怕是难,陷进泥坑里就有大麻烦了。”

    没曾想听到这话,丁军倒是笑了,开口说道:“金老爷要是想去这几个地方走走也不难,这几条小路走大车最多麻烦些,倒是能走。”

    当面质疑自己,齐三顿时大怒,在赵进面前不能作,可还是反问说道:“虽说天冷,可这草窝子里处处泥潭沼泽,大车这么重,万一陷进去怎么办,到时候前后都动弹不得,难道丢在那里吗?”

    “这位大哥,你不知道草窝子这几年越来越旱吗?”丁军笑着反问。

    “听我爹说,他们刚来的时候蛇虫多,湿气重,可这几年却好了不少,很多地方沼泽变成泥地,泥地变成旱地,这三个村子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根本没办法呆下去因为变旱变于,所以只要走出路的地方,两侧都不会有什么泥地泥坑,加上天冷,都被冻的于硬,大车能走的”丁军把道理说得很明白。

    齐三面红耳赤,易进宝和彭家叔侄的脸色也不好看,他们说是对这边熟悉,可要不然就是几年没有回来,要不然就是了解个皮毛,在真正懂行的面前,的确是个笑话。

    赵进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选了一条路,安排向那边走去,这让丁军颇为不解,因为这条路通往一个人数最少的那个村子,一共才几十人,说白了,就是今年凤阳来到邳州流民的幸存者,他们钻到这里来求活,穷苦之极,买卖都没什么意义,甚至连女人这块也只有十几个粗手大脚的婆娘,可看这位金老爷做事的风格态度,似乎对这个也不感兴趣。

    既然下了命令,大队开始转向,马匹还好说,大车彼此之间的距离尽可能拉远,免得一辆不能动,前后都跟着麻烦。

    和丁军说得一样,这偏僻小路本身很狭窄,可路边的雪地也很硬实,没有什么泥坑泥地之类的阻碍,尽管需要人拨打荒草,但走的很顺利。

    在草窝子里的“大路”上已经走得很慢,在这样的狭窄小路上自然没办法走快,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前后还都看不到什么人烟。

    赵进这一路上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大车上,而且是站在大车的货物上,登高望远,他站在高处观察四周的环境,丁军和那三个向导不住的抬头看他,心想周围茫茫无际的荒草滩能有什么看头。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