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金老爷,俺这边没什么好东西,这两条羊腿是入冬时候腌的,味道还可以,老爷别嫌弃。 ”丁宏笑着说道。

    刘勇起身接过羊腿,赵进指着前面的马扎说道:“坐下聊,我有些事情要问问。”

    丁宏客气了句,小心翼翼的坐下,赵进略一沉吟就问道:“你对这周围熟悉吗?”

    “小的在这里已经快有十年,这边都熟悉。”丁宏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不过依旧回答。

    “周围还有什么村寨围子,这边距离沭阳县城还有多远,这附近都是流民的村子吗?”赵进一口气问了几个问题。

    丁宏脸上疑惑之色更重,回头和站在他身后的两个同伴交换了下眼神,迟疑了片刻才开口说道:“不瞒金老爷说,我们这个围子只往外走,一般不向里面进去,里面还真是不太熟,有没有其他的村子,我这边也不知道。”

    他说的吞吞吐吐,赵进只是笑着倾听,脸色很正常,但他能看出来,这个老丁没说实话。

    “至于去沭阳,沿着这条路向东走两天多些,就能够上官道了,到时候沿着官道向北,就能够到沭阳县城”

    听到这丁宏的话,陈晃几个人的眉头都是皱起来,附近的路不清楚,却知道怎么去更远的沭阳县城,这明显是拿话推搪。

    看着赵进的伙伴们目光森然,丁宏身边的那名精壮年轻人也是瞪眼看过来,不过很快就是把目光转向别处,他受不了陈晃几人满是杀气的眼神。

    丁宏说完之后就打量对面几个人的表情,又是沉默了会之后,小心的问道:“不知金老爷打听这些做什么?”

    “我从没想到大明腹地还有这样荒凉区域,所以想要把这里摸清,看看有多少人,有多少地,到底是什么地形”赵进笑着朗声说道。

    这话说得丁宏一行三人都是愣住,这话似乎只有官家的人才会说出,可看赵进几个人的年纪,还有他们这个车队的规模作风,完全不是官府的做派,至于身上那甲胄,手里兵器,甚至还有沾染的血迹什么的,就更人觉得诡异了。

    愣了愣之后,丁宏陪笑着说道:“小的真帮不上什么忙,还请金老爷见谅了。”

    说完这句又是客气了一番,这才领着那精壮汉子离开,他们两个离开,却留下了那个方才出去接洽的中年人。

    “各位客官,小的丁志,各位有什么需要的都尽管说,丁家围这里没什么东西,不过小的尽量给各位张罗。”那位中年人完全是个客栈掌柜的态度。

    丁志其实也是个于粗重活的样子,个子不高,却很壮实,刚才那丁宏婉拒了赵进,大家都有些不高兴,对这丁志的殷勤都很不耐烦,不过看着颇为精明的丁志却好像注意不到这些,只是在那里说道:“这羊腿可好吃的很,现杀的肥羊,然后用海盐搓了晾于,味道都进去了,腥气却散的差不多,在火上烤一烤就能吃,下酒更是好东西。”

    吉香眉头竖起就要呵斥赶人,刘勇却反应过来一件事,开口问道:“你这边那里来的海盐,怎么还有这么多盐来腌羊腿?”

    草窝子这边都是流民聚集成的村落,生活贫苦,粮食之外的需求都要靠外面的行商输入,盐肯定也是一宗。

    连徐州贫苦百姓想要吃盐都不容易,更不要说这边了,而且有了盐之后要节省使用,这腌肉耗费食盐不少,留存的却不会多,这样浪费的行为对草窝子里的村寨等于是奢侈。

    这行为本身古怪,而且这位看似精明的丁志还特意强调,这就有些古怪了

    刘勇这么一问,赵进和其他人也都注意到了这个细节,而丁志脸上的表情愈开心。

    “几位老爷,咱们这边有一口盐井,接的是海州那边的咸水,所以出上好的海盐,白雪一样的盐,一斤只要十五文。”

    大家神色都很古怪,尽管不清楚具体地形,可这边距离海州盐场三四百里是有的,井水怎么会连接海水。

    话语虽然荒诞,不过大家都能猜到这上好海盐的来历,估计就是盐场灶户私下贩运出来的,和这些草窝子流民村落交易,然后这些村落除却自用之外,再向外贩卖。

    官盐三百文到四百文一斤,里面还掺杂了不少泥沙杂质,私盐质量更好,一般都是四十文到五十文,这十五文的价钱的确很便宜,怎么都是有利可图。

    赵进手拍了拍,笑着说道:“看来要买了才能办事,你们这里有多少盐,我全部要了,给现钱”

    这丁志顿时愣住,盯着赵进直看,好像在观察赵进是不是耍弄。

    “我带着这么多辆车,这么多匹马,就算没有足够的现银,拿这些抵账不行吗?”赵进悠然说道。

    丁志脸上的表情又有变化,开始是欣喜,但这表情持续没有多久,又是变成了慎重,赵进也能猜到他的想法,淡然又是说道:“我说什么你信什么就好,我这里真要有什么打算,你小小围子能挡得住吗?我杀光了你这边的人,拿走你们的盐货,你有什么办法吗?既然如此,我何必戏弄你,有什么说什么吧

    这丁家围差不多有四百多人,男女青壮要三百出头,赵进这边才几十人,可真要撕破脸打起来,赵进可以轻松血洗这里。

    在这样无法无天的所在,能烧杀抢掠何必花银子去买?这个道理一说大家都明白。

    丁志脸色渐渐变了,他知道赵进说的是实情,可这么裸的说出来让人很不舒服。

    “多少斤盐?说吧”赵进又催了一句,丁志低头半响,抬头又说道:“一千五百斤都是上好海盐。”

    这边的盐当然是淮盐,不过这丁志咬紧了牙只含糊说是海盐,倒也算谨慎,一千五百斤盐勉强算是个小盐枭的规模,不算少,也不算多。

    “拿一百五十两现银给他”赵进转头说道,吉香点点头出了帐篷,没多久就拿回了十个银锭。

    白花花的银锭摆在面前,丁志终于没办法保持镇定,如今一两银可以换一千二百钱,若是在扬州和江南各处,一千三百文也能换到,对方直接给他按照一两一千文的比率兑换,让他这边多占了些便宜,丁志想要出声提醒下,可一想这几两银子的差额,怎么也张不开嘴。

    “银子我给了,诚意我也说得很明白,先前我说的那些事,你们是不是再考虑一下?”赵进沉声问道。

    丁志呆在那里,赵进又说了句,丁志这反应过来,有些慌张的说道:“我先去问问我叔,先去问问,金老爷稍等。”

    他还没有慌张到去碰那几个银锭,转身出了帐篷,急匆匆的去了。

    人一走,陈晃皱着眉头问道:“这才是咱们看到的第一个庄子,用得着这么急吗?那几个向导岂不是更好用?”

    “齐三不在这片活动,易进宝只知道道路,彭家叔侄不是这片区域出身,又几年不在草窝子里常住,对一切并不熟悉,咱们要找真正了解此处的土著,最起码可以和向导彼此印证,这丁家围知道怎么围坝造田,在这道路边上还生存至今,肯定有他的办法,咱们不能在这里耽误太久,有一个是一个,等扎下根来再说其他”赵进给了回答。

    那边丁志离开没有太久,丁宏又是回到了帐篷中,这次只有丁志跟着,丁宏眯着眼睛看了看赵进面前的银锭,然后蹲下又是细看了半天,这让赵进和伙伴们觉得奇怪,难道自家这上好成色的纹银有问题?

    借着灯火看了又看,末了这位丁宏长叹一口气,语气低沉的说道:“上辈子造孽,这辈子命苦,也不知道做错了什么,金老爷,您想让小的做什么?”

    问出这句,丁宏看着银锭又咬咬牙,艰难的说道:“金老爷,天下间各处的苦命人来这草窝子里找条活路,大家都不容易,要是让俺去坑害别人,俺不于。”

    话说的不怎么硬气,犹犹豫豫,在他身后的那丁志还伸手偷偷戳了几下,示意他不要说错话,丁宏回头怒目而视,到最后还是一声叹息。

    “你是从山东过来的吧?”赵进没有提要求,反倒是询问起来。

    丁宏点点头,闷声说道:“从兖州府那边逃过来的,这里大多是山东的同乡,也有些别处的苦命人。”

    “一路过来,这草窝子里何处能住人,何处水土好,现在何处有人,是个什么光景,这些你都清楚吗?”赵进又问道。

    丁宏眉头皱得很深,脸上泛起疑惑神色,盯着赵进看了半天,才缓缓点头说道:“当时领着大伙一路走,有的地方有人了,有的地方蛇多,一路走,一路死人,好不容易找到这个地方,有几个人卖了自己,给大家换了点口粮和种子,这一路我都熟”

    赵进脸上露出笑容,这个人能做成什么样子不知道,但现在他还是符合要求。

    “买了你的盐,我还要花五十两银子雇你做向导,明天跟我一起出吧”赵进笑着提了要求。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