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咱们现在是在一条船上的,你不要分不清轻重,我可以明白告诉你,真要有什么事,你一定比我们先死。 ”赵进丢了个威胁,直接就把易进宝打走了。

    不管怎么说,这易进宝先承认了自己的小心思,那就还能用,也不怕他弄出什么古怪,反正在队伍里有人盯得很紧。

    那边易进宝被带离,齐三却满脸惭愧的走了过来,到跟前之后就给赵进跪下,磕了头道歉说道:“老爷,小的以往是在沭阳城北边草窝子活动,这里是南边,从前很少活动过来,而且离开几年,这些杆子都没什么熟悉的,帮不上老爷什么,小的无能”

    “忙你的去,这条路是我选的,你对这边不熟,可这荒草滩地,你肯定比我们知道怎么活动。”赵进直接把人打走了。

    关于齐三,从一开始就没什么怀疑,而且刚才的激战中,齐三也是浑身浴血,冲杀在前,能拼命到这个地步,肯定不会有问题。

    再上路的时候,人都有些饥饿,早晨起来的早,又赶上这每一次厮杀,肚子里的存货都消耗的差不多了,不过大家都是忍着,准备赶到围子的时候再进餐歇息。

    人可以忍着,马匹牲口却不行,骑兵们都是把粗粮饼子掰成小块喂给自己负责的马匹,这样的硬料可以马匹更有力气。

    小心思归小心思,向导们带路还是没差,太阳偏西的时候,就到达了进入草窝子的第一个落脚点丁家围

    “围”这个名目在徐州地面上很常见,用丁家围这个名目的村寨就有两处,不过眼前这个丁家围很形象的说明了“围”字。

    进入丁家围的范围后,枯草已经看不太到,一片片的农田,还有在农田中心的村庄,农田被划分成块,每一块周围都是低矮的土坝,而村庄房屋大都是土坯草屋,外面能看到齐人高的土墙把村庄围在里面。

    “老爷,这里多是池塘泥地,积水太多,只有圈地围坝,把水排于了才能耕种。”对这个景象,彭七很明白。

    此时已经腊月中,自然没什么农忙,外面农田里看不见什么人,只有几个孩子在兴高采烈的追逐玩耍,可远远一看到赵进他们的队伍,立刻跑回了土墙之内。

    彭家叔侄正在介绍的时候,就能听到丁家围里面响起了尖利的哨子,距离那土墙范围再近些的时候,从丁家围里冲出来百余名拿着家什的青壮,颇有敌意的看着赵进这队人,在这些青壮的身后,还能看到不少人在土墙内探头探脑

    “你去说明,今夜我们要借住在这边,让他们准备人马吃用,我们会照价付钱。”赵进先对易进宝说道。

    吩咐完这边,赵进转头说道:“把大车停下,全体骑马过来列队”

    那边易进宝一边摆手吆喝,一边快跑过去,他现在可是要卖力在赵进面前表现,而赵进这一队人,包括车夫在内,都是上马列队,这次带来的人个个都能骑马。

    在丁家围的青壮那边,也有个中年人出来和易进宝交流,而赵进这边的七十人已经拿着兵器骑马列队。

    经历过刚才的战斗后,大家身上的盔甲还都穿着,有的上面还沾染着血迹,骑马列队显得骑兵格外高大,队伍整齐更散出一股震撼人心的气势。

    丁家围的青壮本来人声嘈杂,那和易进宝交流的中年人是不是的也吆喝两声,等赵进这边列队完毕,那边就变得安静下来了。

    列队完毕没多久,易进宝和那位负责交涉的中年人一起回返,距离越近,那中年人脸上的震惊神情就越浓厚,等到了跟前的时候,则变得满脸恭顺甚至还带着些谄媚。

    “这位老爷请里面坐,这就给您烧水备茶。”一见面就是殷勤无比。

    “不必了,我们就在庄外宿营,你们现在就准备锅灶烧水做饭,一切都会照价付钱。”赵进在马上说道。

    说完后赵进转头看了眼,吉香从怀里摸出一块银子丢了过去,那中年人慌不迭伸手接住,大概一估算份量,脸上的笑容顿时真切了许多,连连躬身说道:“好说,好说,各位请跟我来。”

    能就地取得物资补充,就不动用携带的,这也是为了万全考虑。

    等那中年人跑回去,易进宝点头哈腰的奉承说道:“老爷这分寸拿捏的当真好,小的去那边谈,本来丁家围这伙北边的蛮子高声大气的,一看到老爷的威武,立刻就老实了。”

    南边的称呼北边的为蛮子,北边的也这么称呼南边,从刚才这中年人的口音上也能听出些迹象,这丁家围应该是来自山东的灾民流民。”这伙百姓也真是可怜,在这荒凉地方求生,还要小心草窝贼响马。“董冰峰在边上说了句。

    赵进笑着摇摇头,站在马边的小彭却忍不住说道:“老爷别觉得他们是什么良善,他们也就是没有马,如果有了,他们不比草窝贼差多少。”

    “如果咱们只是商队,这丁家围杀人夺货,谁能知道?”刘勇小声来了句,董冰峰这才明白过来。

    无法无天的地方还是有规矩的,规矩就是弱肉强食,赵进这一队人展现了实力,丁家围自然要客客气气,如果赵进这一队人仅仅是商队,恐怕丁家围那伙青壮就冲过来了。

    但现在大家彼此都是和气客气,把丁家围的南边空地当做赵进队伍宿营的地方,这边朝阳,应该是丁家围晾晒粮食的地方,土地硬实于爽,上面的积雪也被扫的于净。

    丁家围里能提供的食物很一般,是粗粮麸皮还有于野菜掺杂起来的东西,只能熬至糊糊和做饼子,除此之外,村子还提供了几只野兔,算是油腥,草料倒是不缺,村子里也有牲口,周边又不缺枯草,早早的打草制造。

    赵进这边依旧用大车把营地围起,该布置的布置了,菜开始接受围子里提供的给养物资。

    “亏得老爷你先拿出了银子,不然拿出来的东西更差,这里太缺东西,去外面只能用银子买,一看到现银就动心了。”易进宝现在絮叨不停,拼命要表现出自己的殷勤来。

    熬制糊糊粥,把野兔收拾于净了切块丢进去,加上自己带的腌菜和肉脯,这顿午晚饭还算吃得过。

    当赵进很快结清了粮食草料的银子后,丁家围的殷勤又上了一层,他们也知道赵进几个人是领,还特意派了八个年轻的姑娘过来伺候,这八个女孩都是十五六岁年纪,充其量算得上模样齐整,青春活泼,其他的都说不上了。

    “老爷看中了那个就直接带走,他们这边反倒会以为是喜事,与其在这草窝子里苦熬,还不如出去当个丫鬟。”易进宝奉承说道。

    除了女人之外,丁家围还送来了两坛酒,酒很寡淡,买来的时候应该就是掺水了,赵进几个人当然不会碰,直接给了易进宝和彭家叔侄,反正今晚就是扎营在这边,可以休息下。

    赵进看到这酒,却想到了别的,安排人从车上弄下来两坛酒,让这八个女孩子带着酒回去,让他们请这边能做主的人过来。

    十几辆大车上装的不仅仅是给养物资,还有货物,其中汉井名酒拿了十余坛,都是孙家商行存着的,汉井名酒这样的烈酒在寒冷天气里可是有大用的。

    赵进等人不要年轻姑娘伺候,又送了两坛好酒做回礼,自然表明了自家的态度。

    天将将黑下来,赵进一于人安排好了防卫,就在帐篷里歇息闲谈,帐篷不透风,中间放着火盆,倒也明亮温暖。

    没过多久,丁家围就有人过来拜访了,一共来了三个,年纪最大的看起来好像五十多岁人,可身体健壮,行动也很灵活,应该是四十几岁的人,之所以显老是因为吃苦太多,此外就是那个村外接待的中年人,三十多岁样子,另外则是个精壮年轻人,似乎是领着青壮的头领,这几个人年纪长相各有不同,不过都是显瘦,身上穿着皮袍,里面的衣服全是补丁。

    “小的丁宏,不知道这位老爷怎么称呼?”那年纪最大的先开口,其他两人站在他身后,看着就是以这位为了。

    “我姓金,丁老哥就是这里的村长了?”赵进直接用名字做姓,笑着说道

    “什么村长,无非是大伙逃难到这里,我这个四十多的年纪最大,说话有人听罢了,金老爷,刚才您那两坛酒真是不一般,老丁我也喝过几次好酒,没一个比得上这两坛的。”丁宏笑着说道。

    果然四十多岁,这也不奇怪,流民逃难,又在这艰苦地方求生,撑不下去的都死了,也只有青壮男女才能顶下去。

    “好酒,冬天要是有这酒就好过了,一口下去,现在身子还是暖的。”没等赵进说话,那个青壮头领插嘴说道。

    他一开口丁宏就瞪了过去,立刻不敢再说,那丁宏对边上的中年人使了个眼色,那中年人转身出去拿了两条羊腿进来,看着已经腌好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