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对面也是闹哄哄的,每个人都要扯着嗓子说话,倒是让赵进这边听了个清楚,不过接下来就是嘈杂一片,最后那个人说完,其他人纷纷喝骂,乱成一团,什么也听不到了。   .

    只是那边叫骂了一会,不知道谁吆喝了声,打马朝着前面冲来,这莫名的一冲,让整个马队都跟着动了起来,一时间人喊马嘶,正对面的道路上拥挤不堪,有人就从枯草地上绕过来,要从其他的方向冲进来。

    “的确是土贼”赵进念叨了句。

    蹄声隆隆,喊声叫骂,赵进只能听清大车上董冰峰的大喊:“看我起身,看我起身”

    声嘶力竭,不然其他人听不清楚。

    转眼间马队最前锋已经冲到距离三十步左右,赵进能清楚地看到他们在彼此推搡打斗,甚至有人抽出了兵器互相砍杀。

    董冰峰从掩体后露出了身体,站直后,弓开七分满,一箭射出,最前面那人直接中箭栽下,董冰峰动作迅捷,又是抽箭张弓,第二箭射出,又是一人栽下

    “射箭,射箭”董冰峰大喊,弓手们纷纷起身,各自射出箭支。

    庄刘这样的射手在敌人冲到跟前时候,能射出三箭到四箭,其他弓手大都射出两箭。

    冲过来的马队根本没想到对方会埋伏着射箭,在他们想来,这伙腊月里进入草窝子的奇怪商队即便现了不对,也只会逃命,七十几个人还能做什么?

    就是因为这样的大意,导致他们冲来的时候毫无顾忌,利箭呼啸射来,他们等于驱马硬生生的迎上去。

    霎时间惨叫爆,箭支的力量或许不大,箭加上马队冲来的度,几乎每一箭都是贯穿,有的人直接从马上摔下,被身后涌来的队伍踩踏成肉泥。

    “有埋伏”

    “点子扎手”

    呼喝惊叫同时响起,许多人下意识的勒马转向,这让场面更加混乱不堪,可马队已经冲起来了,不管怎么转,大队还是在向前靠去。

    到了十步左右的距离,弓手们可以再射出一箭,但每个人都没有贪功,急忙从掩体上跳下大车。

    也多亏他们跳下,这么近的距离下,冲来的马上骑手不管不顾的丢出手中兵器,刀斧乱飞,就算砸也能砸中人,有两个弓手动作慢了,被丢过来的钢刀砸中,好在是被刀柄砸到,一个趔趄趴在地上,另一个则是皮袄会划开个口子,人倒是没有受伤。

    “各位兄弟父老,这么近了,一定要冲上去,杀了这帮射箭的杂碎,给兄弟们报仇”有人在人群中扯着嗓子大喊。

    “冲过去,靠近了,那帮射箭的孬种就没用了,咱们要是走,一切就白费了”喊声此起彼伏,这几百骑手马贼一开始就乱糟糟的不像样子,可里面还是有明白人的。

    几声惨叫又是响起,能听到粗豪的声音大喊道:“分钱时候的本事哪里去了,给老子冲上去”

    顺着大车间的缝隙看出去,能看到乱糟糟的马贼们总算停住了坐骑,开始翻身下马,快步朝着的大车这边冲来。

    正面冲的被迎头箭射打糊涂了,可被挤下道路,从两侧枯草雪地兜过来的却已经下马爬上了大车,他们也看到正面吃亏倒霉,但却想着自己爬过杀进去赚个便宜。

    赵进和伙伴们以及其他家丁距离大车都不近,他们列队站在大车围成的圆圈正中,安静的等待敌人,只有归队的弓手还在向外射箭,弓箭划过弧线射向大车之外,时不时的有惨叫响起。

    “跪下不杀”暴喝声响起,一名大汉爬上了右侧的一辆大车,手里拿着一杆朴刀,当真威风凛凛。

    在他想来,这伙奇怪商队凭依的不过是这大车遮挡,或许还有十几张弓箭,只要冲进去弓箭也没了用处,还不是任人宰割的肥羊。

    只不过这位“先登”的大汉一站到大车上就傻了,他看到里面几十人严整列队,手里各项兵器齐整闪亮,更骇人的是大伙身上都是一身铁,他娘的,就算官军也不见这么穿。

    这到底是向里跳还是向外跳?不过这位在那里张大嘴也只是犹豫片刻,没等他做出决定,一箭命中他的胸膛,羊皮袄可挡不住这么近距离的劲射,直接从大车上扑倒在地

    一个人倒下,又有十几个人爬上来,他们身后还有同伴争先恐后,生怕自己动作慢了被人抢先,根本顾不得细看,爬上大车直接翻进去,只想着大杀大抢。

    先上来的都是壮健汉子,身上穿着羊皮狼皮的皮袄,手里拿着朴刀短斧之类的齐整兵器,动作也矫健异常,只是一落地就傻眼了。

    “莫要散了,彼此照顾着杀敌”赵进吆喝了声,端着手中长矛冲了出去

    正当面的敌人刚落下就被眼前场面惊到,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手中朴刀举起格挡已经慢了,被赵进的长矛直接刺穿了胸膛。

    敌人都很慌乱,赵进却早有准备,一枪刺穿敌人,双臂摆动,抽出的长矛一晃,猛地砸在身边敌人的脖颈上,矛刃此时就是劈砍的刀剑,直接劈了进去,鲜血迸溅了身边人满身。

    谁能想到这伙“奇怪商队”居然这么能打,那里是猪羊,分明是虎狼

    眼下到了这个境地,这里十几辆大车圈出一片地方,已经拥挤了几十人,没那么宽敞松快,转身逃跑有大车阻隔,肯定会被背后的人追上,眼下只有一条路走,那就是拼了

    下马的骑手们片刻间就做出了决断,浑身是血的呐喊冲上,能不能活,全看能不能拼出去

    若是平常人,甚至朝廷兵马,看到这浑身是血的亡命徒,少不得要手软脚软,即便占着优势也会被对方杀出去,可赵进实在是经历得多了,尸山血海又算得了什么。

    对方呐喊,他动作依旧稳定异常,手中长矛好似毒蛇吐信,每一伸缩就带出鲜血,就有人扑倒在身前,转眼间六人倒下,没人能靠近他身边八尺之地。

    这人强悍,闪开他,从其他处出去,大家也不想要硬拼,连后面进来的人也知道跟着大队走。可边上也行不通,只听到“咚咚咚”的沉重脚步声响,一名胖大汉子已经迎上,披重甲,双手持刀,看着好像把去路完全遮蔽掉一般,

    躲不过只能打了,有人拿着斧头就劈,就算你身披铁甲,用斧头也能给你砸开,看这人身形胖大,目标也大,动作肯定不会太快。

    只是他们想错了,斧头还没砍上,这胖大汉子行动间已经拧身力挥刀,长刀呼啸着斩下。

    谁也想不到会快成这样,连斧头都来不及抡起格挡,那胖大汉子正当面的骑手,小半边身子都被斩下,满腔热血喷在身边同伴身上,同伴甚至顾不得面前的敌人,整个人被血喷傻了。

    双方已经是兵刃相接,肉搏厮杀,那里容得了这般迟疑,那胖大汉子刀刃一翻,双臂横扫,又是一颗头颅落地。

    什么地方来得这样人物,先前使矛的就是百人敌,怎么这位用刀的也是这般强悍?

    短短片刻,已经被杀了快十个,什么好勇斗狠拼命的心思都没了,有人丢了兵器直接跪在地上,有人扭头就跑,还有人嘴里出不成调子的嚎叫,继续冲了上来。

    跪地那人求饶的话语还没出口,长矛已经刺穿他的咽喉,扭头就跑那人才跑了两步,一名精壮汉子手挺朴刀追上,直刺背心,那已经疯癫了的,直接被陈晃一刀斩了头颅。

    这时弓手都已经拿了刀枪,只有董冰峰和庄刘手里还拿着弓,也只有他们才有把握在这狭窄空间内有准头,并且不误伤。

    在这个距离下,开弓也不比满开,六分足以杀人,不断翻跳进来的骑手们却靠近不得,因为这两人身边足有十杆长矛护着,凭着手里的刀斧根本没办法靠前。

    战况最激烈的倒是刘勇这边,几个江湖出身的都靠在他这边,赵字营的制式兵器是长矛和雁翎刀,可这次出外,内卫队招募的这一于人都拿了趁手兵器,无非刀斧之类,和这伙追上来的骑手相似,双方倒是剿杀在一起。

    刘勇的早就换成了朴刀,身边一名黑瘦汉子腿脚还有些不利索,左手拿着一把雁翎刀,拨打动作很是生涩,其余几人则是在刘勇和这黑瘦汉子周围。

    按说那黑瘦汉子是队伍的拖累,可围上来想要捡便宜的都没有好下场,他手臂不断扬起摆动,每一次动作,都有人惨叫着倒下,再看倒下的人,眼眶和咽喉处都被钉入了飞镖。

    个别冲上来的,一个人面对六七把兵器,各个还都是好手,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砍翻在地。

    十几具尸体很快就横在地上,再也没人敢靠过来了。

    那出飞刀的黑瘦汉子正是聂黑,内卫队招募的好手往往要隐蔽身份,可这一次来到草窝子则需要那些经验丰富的江湖人,聂黑虽然是闻香教的出身,现在却已经可以信任,也被调了上来。

    跟随行动,身份自然没办法隐蔽保密,不过这次务求万全,些许人的身份曝光也顾不得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