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彭家叔侄也用力点头,他们也被吓坏了,那小彭更是念叨说道:“进草窝子还带这么多东西,这不是招人来下手吗?看他们几个那么有主意,还以为有什么法子?”

    “少说几句,他们动不了杆子难道还奈何不了你”彭七低声喝斥自己的侄子。

    这边话音未落,站在正当中的陶贵却开口喊道:“一个人骑马在边上兜过去了,向回走,就是刚才那个”

    陶贵也算懂得江湖门道,经历了一件件事之后,性子也沉稳收敛,扎实训练做事,已经被选到了内卫队,而且还有个营士的阶级,这次差事他正适合,也被调了过来。

    说是两侧有泥地泥潭,车马很容易陷进去,可道路两边大部分都是硬实地面,远远绕过去也不会有太大风险,更关键的是,马匹不高,人趴在马背上,行走在道路上的人很难现。

    赵进呸了一口,嘟囔着骂道:“还是遇到贼了。”

    念叨完这句,赵进举起长矛吆喝说道:“按我说的,把大车绕成一圈围起来,马匹向前赶。”

    现场又是一阵手忙脚乱,道路狭窄,两侧都是雪地枯草,马车上货物不少,驱赶着行动很是麻烦,道路当中横着两辆,然后有把其他三边摆好,再之后将每个人骑乘的马匹和拖拽大车的驮马用绳索练起,十几个人骑马带着向前方而去。

    “这不是自己找死吗?本来人就少,还放走了十几个,这些人肯定跑了”易进宝面如死灰帮着忙碌,边做边嘟囔。

    “他们骑马岂不是更好,这不是把自己圈死在这里了”那个小彭也在念叨。

    彭七不耐烦的抬腿一脚骂道:“快帮着于活,你又不动手,絮絮叨叨跟个婆娘一样。”

    大车圈成一个框子,每个人都是把盔甲披挂完毕,弓手都直接上了马车,把箭支一根根摆好,然后绷了绷弓弦。

    从前赵字营没什么弓手,让大家意外的是,赵字营在扩编招募之后,丝毫没有增加弓手的意思,好在人数足够多,那些卫所子弟和豪族大户子弟从小都是练过弓马,善射的不少,而内卫队招募的江湖人里也有不少会射箭的,所以这次二十几人可以张弓搭箭,至于和董冰峰一样射术的,估计也就是庄刘和少数几个了。

    三名向导都很慌张,可让他们惊讶的是,这伙年纪不大的“行商”都沉得住气,那几个为的明显在闲聊。

    “这些不是官兵差役吧?”

    “官家人马的熊样子你见得少了?怎么可能这般,我猜啊,没准是什么大户的,那次见的冯家家兵,依稀就这样子。”

    小彭说什么都被他叔父训丨斥,边上易进宝却不客气,直接就说道:“老彭你这就不对了,真要是冯家的人,来这草窝子谁敢冒犯,刚才那个过路的探子,只怕直接就被射杀了”

    他们几个在那里议论纷纷,赵进和伙伴们也在那里闲聊,对于可能将要生的战斗,没人会紧张,他们实在经历太多了。

    “你这个法子倒是不错,就是笨了些。”陈晃环视四周说道。

    董冰峰则是满脸羡慕的说道:“早就听我爹说振兴叔去的地方多,见识高,懂得各处兵法,大哥你用大车做屏障,这要是在平原野战的时候,可会有大用处。”

    吉香和刘勇说不出什么所以然,不过也是仔细观察,然后回忆印证,尽可能的多学习一些,等赵进教授的时候,就可以领会的更深。

    “笨归笨,这法子万全,不然四周都是草地,浪战起来,不小心就要有麻烦”赵进笑着说道。

    董冰峰的那番话倒是替他省了解释,赵进自然不会说这是记忆里关于胡斯战争的经验。

    胡斯战争是捷克农民军队和德意志领主军队之间的战斗,算时代的话应该是在一百多年前,农民没有受过什么专业的训练,装备上也远逊于骑士这类职业军人,之所以在战斗中一直处于优势,就是因为靠着大车阵,重装骑士拿大车阵地毫无办法,冲击时会被大车结阵挡住,撤退时候,牛马拉着的大车机动力并不差。

    当然,胡斯战争时候的捷克农民大车军队,也是有前期的训练和配合,加上不断积累的战斗经验,想要彻底把这门战术熟练掌握,肯定要花费大量的时间。

    赵进没这个时间,只不过借鉴了几个思路而已,当年朋友诵读的那些战史文章,能记下来的都已经写到了那个本子上,成为他最宝贵的财富之一。

    “大哥,他们会不会不来?”吉香开口问道。

    赵进摇头解释说道:“不会不来,那探子过来又转回去,说明贼人的大队距离我们不会远,不管他们要追还是要冲,都得有马力,离太远马匹太累,折腾不起,我只是纳闷,想要吃下咱们这个队伍,没有几百骑,谁敢动手?草窝子里有这么大的杆子吗?”

    话音还未落,大车围着的圈内每个人脸色都一变,大家都感觉到了地面的震动,也听到了远处的传来的轰轰声。与此同时,周围枯草地里许多禽鸟惊叫着飞起,四下一阵嘈杂。

    “来了,来了,从西边过来”庄刘大声喊道。

    他这边一喊,先动作的就是那三位向导,各个朝着车底下钻去,嘴里不住的念佛。

    “大家要小心些。”赵进说了句,快步上了队尾的马车,那边正是冲着西边,站在上面看过去,能看到远处有一大队马队朝着这边疾奔而来,人数当真不少,上车前已经能隐约感觉到地面的震动。

    董冰峰已经拿起了弓箭,赵进张望远处,差不多得有二百以上,这马队人多归多,跑的也没什么章法,一窝蜂的模样。

    “昨天刚进这片区域,每一处村寨就都有通风报信的,人也太多了,分不清是给下一个村寨报信,还是草窝贼的眼线,现在看,草窝贼手下的也不少。”赵进笑着说道。

    董冰峰神色有些慎重,又带着些迷惑,他一边盯着远处,一边沉声说道:“大哥,不下三百骑,这样的杆子就算放在徐州也是大势力了,这荒草地里能有这么大?”

    “要抓活口看看是不是有人盯上我们了”赵进闷声说道,神色慎重无比。

    草窝贼的名头大家早就听过,知道这是一伙亡命之徒,可这么多人却是诡异之处了。

    经营赵字营这么久,大家都知道养三百骑到底是个什么概念,孔家庄有近五百骑,差不多是盘剥三省交界处广大底盘才能支撑,草窝子贫苦荒凉,草窝贼在这边根本没有办法养活这么多骑。

    如果真有这么一个大队,草窝子就没有其他势力生存的余地,以草窝贼主要被人雇佣做事来看,这支势力早就扬名江北,即便徐州的江湖人不知道,齐三也该清楚。

    既然这几百骑不可能是草窝子里原有的势力,那就更是麻烦了,难道有人早就盯上了赵进这一行人,等赵进他们来到草窝子深处就开始动手?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上了大车的弓手还在忙碌,赵进他们几个站在货物上,而其他人则是把货物在自己身前堆砌,形成一个简单的掩体。

    赵进和董冰峰还在盯着远处,马队随着靠近显得越混乱,那些骑马的人都明白道路才是硬实安全所在,跑马也方便,两边长满枯草的雪地隐患多多,大家拼命的朝着中间拥挤,中间的人不让地方,彼此踢打拥挤,外围还有马匹踩踏入浅坑中摔倒,骑士被甩出去。

    “都是些土贼不过不能大意”赵进下了结论,边上的董冰峰点头,转身退到粮包搭好的掩体里,赵进也下了大车。

    如果是懂行的人,此时就是排着狭长纵队有序前进,等到了赵进他们跟前再展开布置,可现在一窝蜂乱糟糟的冲过来,度非但没有变快,反倒被这彼此拥挤争抢拖慢,可见不是什么精锐队伍,但的确不能大意,因为敌人的人数足有赵进这一队的几倍。

    赵进在大车的缝隙间看着外面,能看到马队越来越近,也能看到越来越混乱。

    或许这伙疾奔而来的马队想要打赵进他们一个出其不意,却没想到对方就这么把大车围起来不动。

    前面的骑手急忙停住,道路狭窄,四周枯草很高,后队后排的骑手那里反应的过来,不少人都是刹不住,又是一阵拥挤碰撞,叫骂混乱,好歹队伍还是停住了。

    “那帮傻子吓跑了”隐约听着吆喝声传来,此时每个人都隐蔽在掩体和大车后面,外面看着空空荡荡的。

    不过这马队的人没有仔细勘察,就在远处大大咧咧的说被吓跑了,这未免太粗疏了。

    “小心有诈”总算有人喊出了这句谨慎的话。

    “怕个鸟,咱们这么多兄弟,还吃不下不到百人的商队,你们怕,我们上,这块肥肉人人有份”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