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位公子爷说得不错,没好处自然要朝着死里查,一见面那都是动刀子的,见血死人都是寻常事。 ”那易进宝喝了口酒,拍着大腿说道。

    官府差役、巡检司的丁壮,甚至豪强团练等等,都不会允许不缴纳份子常例的私盐存在,而且查获盐货,那就是自家的好处,这些盐枭为了活命为了盐货自然也要火拼,双方当真不死不休。

    赵进听得很感兴趣,他又是问道:“盐场那边谁给他们盐?”

    这次易进宝还没开口,彭七低沉着声音说话了:“灶户,灶户们把盐运出来,特别是现在这个时节,灶户们要来草滩上打草,顺便把盐货夹带出来,打草的时候和他们换钱换物。“

    “盐场不查吗?”

    “怎么不查?查到之后要死人的,可大伙为了吃口饱饭,为了给家里人做身衣裳,让老婆孩子能穿着衣服出门,死人也要于,灶户苦啊”彭七的声音愈的低。

    边上醉醺醺的小彭不知道怎么,突然间哭起来,喝醉痛苦,居然还不敢高声,大家自然而然的看向彭七,彭七于笑了声说道:“俺们叔侄都是山东逃过来的,伤心事不少。”

    大家也没有追问,好在这小彭哭了几声就呼呼睡了过去,篝火把大车周围烘烤的火热,地上铺着皮毛被褥,倒也不显得寒冷,临睡前那易进宝开口说道:“各位爷要小心些,进到这个地方已经有狼了,别被半夜进来叼了人走,再就是那些村子里有不少响马土匪的眼线,甚至宿迁不少大户私底下就做这等没本钱的生意,早晚很容易摸上来。”

    赵进他们笑着应了,这等宿营,又是在陌生地方,自然要安排人值守,篝火渐渐黯淡下去,在四角打起了灯笼。

    这样的事情经历多了,兄弟们几个也不会客气,赵进选了下半夜值守,大家排定其余的次序,急忙就去睡觉。

    他们宿营的地方虽然有道路,可四周已经看不到人烟,此时又是寒冬,自然听不到什么虫鸣鸟叫,夜里格外的安静,被热气一烘,很容易就进入梦乡。

    下半夜赵进不是被人叫醒,而是被狼嚎的声音惊醒,他起身套上盔甲,拿着兵器从车下来到了外面。

    董冰峰正在一处灯笼下面,张弓搭箭冲着外面比划,顺着方向看过去,能见到几双荧荧的绿光闪烁,那应该就是狼了。

    听到铠甲碰撞声响,董冰峰转头看过来,连忙把弓箭放下,笑着说道:“大哥不多睡会吗?”

    “睡得差不多了,没来这边之前,真没想到咱们南直隶还有这样的荒凉,以前听我二叔讲草原风光,没想到这里居然也有。”赵进笑着说道。

    董冰峰突然又是张弓瞄向外面,这次直接射出一箭,能听到利箭射中入肉的动静,一声哀鸣,随即那几头狼都是散去,董冰峰这才继续聊道:“我听我爹讲,凤阳府也有这样的地方,一闹灾荒就大量逃荒的流民,乡间野地走几天也见不到人。”

    黄昏时到达这里,赵进站到大车上四下看过,地面只有单调的几种颜色,枯草的枯黄还有雪地的雪白,里面夹杂着被踩踏出的道路泥泞,那则是黑色,乍看起来无边无际,很容易让人感觉出这种荒凉。

    “这里不知道能放下多少人?”赵进自言自语说道。

    第二天早晨起来,外面被射中的几头狼也被拿了回来,董冰峰的射术的确出众,夜里听着声音以及微弱的光影来判断位置,射出四箭,命中四头。

    扒皮放血,直接放在锅里炖煮了,大家美美的吃了一顿,然后重新收拾上路,也不知道那小彭还记得不记得昨晚哭了,不过今日看着没什么异样。

    上午的路程就走得很枯燥,道路本身很狭窄,两侧都是高高的枯草,连向导们都要时常爬上大车登高望远,然后才能判断方向。

    “我看这荒草滩都是平地,为什么这路还七扭八弯的,就这么直着走过去不行吗?”走了半个多时辰之后,陈晃好奇的问道。

    “这位爷不知道,看着是平地,上面还长着草,可不少地方都是泥潭,天热雨多的时候是水塘,平时就这么淤着,狼过去没事,但大牲口一脚下去就陷进去,人也会被淹到,车更过不去,这条道走出来可不容易,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才找出硬实地面。”易进宝笑着说道。

    淮安府有好大一片都是淤积出来的土地,如果能开耕种,自然适合人居住,可为了盐场煮盐的燃料,这边不允许耕种垦荒,湿地、沼泽的地貌也就这么保持下去了。

    湿地和沼泽自然不便通行,软泥烂泥淹死人都不稀罕,陈旱倒也是理解,笑着又问道:“现在这么冷的天气,沼泽泥地什么的也该冻结实了吧?”

    “没那么容易,上面冻了薄薄一层壳,边上还行,到里面壳子一破,直接陷进去了,几年前有人背着盐,就这么死在里面了”相比于彭家叔侄,易进宝见闻更广博。

    他们走得早,到这个时候太阳也就刚升起来,可阳光没有什么暖意,淮安府邳州、沭阳和海州一带都是平原,没有丝毫起伏来挡住海风,夏季时候或许还有几丝凉爽,此刻只有带着湿气的冰寒。

    值夜的人躺在大车上呼呼大睡,还有人奔波在队伍中照看马匹,因为补充了大车,骑乘的坐骑未必适合拉车,赵进队伍从一人三马变为双马,赶车的人于脆不携带马匹。

    聊了几句就没什么可说的,队伍又是沉默下来,可就在这时候,在后端的庄刘突然吆喝了声说道:“老爷,有一骑靠近。”

    从昨天下午开始,这路上就没看到一个人,这突然出现的一骑肯定有古怪,赵进比了几个手势,向导们立刻被五个家丁围住遮蔽,连车夫都把兵器放在了趁手的地方。

    能听到马蹄声响,一名骑马的汉子在赵进队尾出现,马匹跑的不快,这汉子也没有拿兵器,穿着皮袍,背个包袱,像是个赶回家过年的行商。

    道路狭窄,赵进一行人车马就把道路全部塞满,那汉子到了跟前,和和气气的打了个招呼说道:“各位兄弟,小的有急事进去,能不能行个方便?”

    “我们这马车动起来也麻烦,你从边上兜过去,让他们骑马的给你让让。”一个黑瘦的汉子从马车上站起吆喝说道。

    “麻烦各位了,多谢多谢”骑马汉子满脸笑容的回话,骑马顺着路边的枯草地过去,他马不快,边走边看着赵进一行人的车队。

    赵进和几个向导站在一起,他面无表情的询问说道:“前面有住人的地方吗?”

    “有一个几百户人家的围子,咱们下午就能到了,要是老汉没记错,从这里向北直走两个时辰也有个村子,哪里能有六百多户人家,不过要绕个大圈子。”彭七开口说道,论对道路的熟悉,他不比易进宝差。

    赵进点点头,那汉子已经跑到了前面去,回头还客气的谢了声,这才打马快走。

    等这个汉子走远了,赵进扬声说道:“把头尾和当中一辆车的货物堆高,找三个眼神好的上去盯着,风吹草动都别放过。”

    大车本身就比周围的枯草要高,堆着货物站在上面,四下可以说是一览无遗,更有一桩好处,道路两侧都是枯黄雪白,如果有什么不对,立刻就能现

    赵进对陈晃比划了几下,陈晃在马上点点头,骑马开始奔走于队伍之间,几十个人招呼一一说到,每个人都是拿出了兵器,赵进等人更是下马披甲,很快都是穿戴完毕。

    那三名向导开始只是跟着紧张,在这没王法的荒凉地方,死人也就死了,盗匪响马自然肆无忌惮,刚才过去那个骑马汉子很有可能就是探子,行走客商带着兵器防身也是正常,这草窝子里手里没个家什,莫说是防贼,狼来了怎么办?

    可有兵器归有兵器,谁能想到装备这么精良,一身铁甲,那长刀长矛之类的,一看就不是寻常家用的货色,好在这几天赵进这一队待人还算和气,不然现在这几个向导就要跪地求饶了,即便这样,现在也是脸色白,目瞪口呆。

    “有事的时候顾不上你们,自己钻到车底下,就能保住平安。”吉香简单吩咐了句,把缠在朴刀上的布条解下。

    怪不得来一次就有一百两,着银子还真不好拿,向导们面面相觑,那易进宝迟疑了下开口说道:“几位爷,小的常在这边走,杆子响马也认得几个,彼此还有点面子,到时能不能让小的去说说”

    吉香看了眼不远处的赵进,笑着说道:“不用了,来了就杀光”

    轻描淡写的话让易进宝打了个寒战,不敢再多说了,退回去的时候低声对彭家叔侄说道:“年轻气盛,真要来个几百人的杆子,他们怎么挡得住,咱们到时候先藏车底,然后向草里钻,怎么也能逃得出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