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小进,你们真是吓了我一跳,前几天还在徐州见面,这就来隅头镇了”一见面,孙甲就苦笑着说道。

    大家生意上来往密切,早就有相关的约定,比如说暗语和在信笺拜帖上的暗记,看到这些标识,大家也就知道该怎么去做。

    “孙叔,要在草窝子里安置流民,我们必须要亲自去看看,不过这件事越隐秘越安全,所以没有事先知会。”赵进笑着解释了句。

    没有过多的客套,赵进解释完,就拿出一张清单来递给孙甲,然后说道:“这些物资劳烦孙叔在两天内置办齐全,价钱上好说。”

    孙甲展开单子扫了一遍,点点头说道:“一天内都可以凑齐。”

    看着赵进他们的神色有些惊讶,孙甲笑着说道:“这里是隅头镇,什么都不缺的。”

    赵进和伙伴们也都是笑,赵进又是说道:“还要麻烦孙叔请两个熟悉草窝子的向导,价钱高几倍都没关系,但一定要放心,最好他们的家眷能先住在孙叔家里,有个人质,他们也不敢乱动。”

    孙甲愣了下,沉思片刻,又是点头说道:“这样的人也不难找。”

    听到对方都保证的这么利索,赵进笑着站起身,抱拳施礼说道:“事情紧急,就不多和孙叔客套了,请孙叔凑齐这些东西把人找到,等小侄从草窝子回返,再和孙叔好好聚聚。”

    孙甲连忙站起,点头保证说道:“我这就去办”

    对于双方的关系,孙甲心里明白的很,名为叔侄,实际上却是从属,孙家的荣华富贵,甚至身家性命现在都在赵进这边,对方尊重敬重客气,不过是因为死去的孙大雷。

    既然赵进这次这么隐秘郑重,孙甲当然不敢有什么怠慢,也不客套,回到家就开始操持起来。

    隅头镇本就是货物汇集之地,品种齐全,数量充足,而且赵进一队七十余人,所用的量并不是太大,上午孙家商行的掌柜伙计拿着银子出门,下午货物什么的都被送了过来。

    于粮、肉脯、盐菜、被褥、帐篷等等,甚至还有供坐骑吃用的马料,另有种种看着和远行无关的物资,都是堆满了大车,大车本身也是要准备的物资一种。

    连带路的向导也在天黑之前到了赵进住的那边,一共三个人,其中两人长相相似,彼此叔侄相称,这两人姓彭,却是湖边河上的某一队劳力领,叔叔那个被叫做彭七,侄子则被称呼为小彭,贫苦人家连个名字都没,这也是常态

    水路6路,货物装卸,都要靠人力完成,隅头镇自然有大批这类劳力聚集,隅头镇上负责装卸做活的劳力分成几派,邳州本地一派最大、宿迁有一伙人,睢宁有一伙,另外则是草窝子里出来的人也有一伙,外来流民逃荒进了草窝子,有些人种地为生,有些人则是出来卖力气,这彭家叔侄就是某一伙人的头目。

    之所以被安排过来,因为这彭家叔侄受了孙甲很大人情,他们两个今年还在隅头镇上安了家,他那一伙也是专做孙甲的生意,孙甲因为汉井名酒愈兴旺,他们也跟着沾了光,日子过得不错,彭家叔侄熟悉草窝子,又和孙家关系密切,还有家人在镇上,自然符合要求。

    另外一个姓石,名叫进财,这人却是邳州本地人,之所以被派过来,因为他就是做草窝子里的生意。

    草窝子里的响马,也就是草窝贼,还有那些流民灾民组成的各个聚落,如果有什么需要的,有的是自己出来买,有的则是拿银子给熟悉行情的本地人,让他们代买送,这样不容易被坑,而且供给会很稳定。

    这位易进宝做的就是这个生意,他原来是孙甲的伙计,后来才出来单于,欠了孙甲不少人情,而且很多货物什么的都是在孙家商行走货,关系密切,又因为他经常过去送货,对草窝子里的路途熟悉,这次也被派了过来。

    距离过年还不到二十天,突然被找过来,而且要去草窝子里面,这三个向导都是很忐忑。

    而且见到赵进他们之后,再没有眼力的也能看出这伙人不是良民百姓,那种精悍,那种杀过人之后的气质,可不是绷着脸就能模仿出来的。

    不过赵进这边出手很不含糊,一见面每个人就给了二十两银子,白花花的银子拿到手上,这三个人都是呆了,隅头镇这边群商汇聚,物价腾贵,可十两银子也足够三人之家温饱一年,甚至荤腥不断,这到底是何方大豪,居然一出手就是每人二十两。

    “先把这些银子给你们家里拿过去,回来还有好处”赵进笑着说道。

    把银子送回去之后,每个人回来的都不慢,一来是得罪不起孙老爷,二来是都盼着接下来的好处。

    临到过年时候还要出远门,家里人当然不会高兴,可见到了这二十两银子,什么话都没有了。

    三个人回来之后,赵进每个人又给了五两,然后说道:“这次从草窝荒滩出来,每个人再付七十五两。”

    这可就是足足一百两的重金了,这三个人都是目瞪口呆,反应过来之后就忙不迭的答应。

    “从此刻起,各位就不要回家了,有什么口信我安排人帮你们送回去。”刘勇笑着说道。

    拿了这么多银子,这些小事自然要遵从,三个人都是答应,把要说的话说了,然后告诉对方自家住什么地方。

    “不必,我知道各位的住处,我派人送过去就行了。”刘勇依旧很和气的说道。

    易进宝是生意人,心思灵活,彭家叔侄也在码头上和方方面面的人打过交道,稍一琢磨就能明白对方的用意,银子不是白拿的,如果有什么纰漏,估计就要找家人下手了。

    再看看对方这种精悍模样,什么小心思都是烟消云散,战战兢兢的准备带路做事。

    没有在隅头镇耽误什么时间,停留两天之后,车队出向南,大家没什么惊讶的,南边正是宿迁,要是沿着运河一直向南走,那就会到达清江浦了。

    至于是不是到宿迁,或者在骆马湖封冻的湖边转向,这就不是隅头镇百姓关心的事情,每日里车马往来这么多,那里关心的过来。

    相比于依旧热闹繁华的隅头镇,此时的徐州城已经冷清了下来,连每日里进城出城的人都比平常少了不少,也就是那些贩卖年货的商贩才愿意过来。

    守卫城门的兵卒各个无精打采,轮到的就在门前勒索些常例份子,没轮到的就靠在城墙根晒太阳打盹。

    不光他们悠闲,连城门这里的几个江湖人也是如此,一个人盯着,其余的聚在一堆赌钱,赌的热闹了,连守门的兵卒都过来掺合,其乐融融。

    大家都知道这伙江湖人是谁派来的,这是城内尤老大安排过来的,尤老大又是什么人,原来据说是烧香的,现在可是进爷的手下了。

    这尤老大尤振荣做事稳妥周到,生怕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混入城中,特意安排了手下弟兄过来盯梢,一有什么不对,立刻上报,或者就地抓人。

    已经有两个被通缉的江洋大盗栽在徐州,他们自以为隐藏的巧妙,没曾想却逃不过同道的独眼。

    被抓送到衙门里,城门守卫兵卒得到嘉奖,衙门上下也有了功劳,皆大欢喜,大伙对这些盯梢的江湖人也都客气许多。

    可现在都腊月这个时候,就算作奸犯科的歹人也都要回去过年了,那还有什么不长眼的乱窜,所大伙都是懒散了下来。

    临到中午时分,轮班盯梢那位都不理会城门了,聚在那里丢骰子赌钱,刚摸出几个铜钱下注,一名同伴却向着城门官道方向一指,低声说道:“那两个人不太对。”

    “少他娘的扯臊,骗老子转头你好做手脚吧”负责盯梢那个笑骂了一句

    “快他娘的看,唬你作甚”提醒这个却急了,略微扬声,聚在这边的三个人一起回头看过去。

    真有人不太对,两名骑马的汉子,这两人都是穿着棉袍,外面还套上皮袄,头上戴着护耳的毡帽,包裹得很严实,坐骑都是上好的壮马,鞍辔马具也都很整齐。

    “那皮靴也就是周参将那边才有人穿”有人念叨着说道。

    “不是咱们徐州的,而且也不是常来徐州,这样的人物,咱们绝不会眼生”又有人下了判断。

    “看到马鞍边上挂着的刀了?这口刀在徐州打造,只怕也得十两银子。”

    “这应该不是江湖道上的”又有人犹豫着说道。

    正说话间,这两名骑士已经被守卫城门的兵卒拦下,那些城门守军每日里看着官民进进出出,也养出来了好眼力,一看这两人的打扮,再看看对方大摇大摆过来,言语间就客气了不少。

    那两名汉子阴着脸给出自己的路引凭证,守门兵卒那里认得字,看到对方拿出这凭证,再随便问了几句,立刻就是放行。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