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还真是有这个可能,等回去后安排人细查下。 ”刘勇愕然之后连忙回答

    赵进笑着摇摇头说道:“这个倒是不必,只不过以后知道这姜木头精明就行了。”

    在双沟这里停留一夜,人马都得到了好的休息,第二天状态都是不错,出了双沟,就是进入淮安府邳州境内。

    官道差不多和黄河平行,眼下黄河封冻,过河也是容易的很,徐州州城在黄河南岸,而邳州州城则是在黄河北岸,一路走来,沿路的景象和徐州完全不同,徐州那边凋敝破败,这里则是欣欣向荣。

    “这都是抢了咱们徐州的运河”赵进的队伍里不少人都这么念叨,徐州本地土著对这件事一直是愤愤不平。

    来到邳州境内,赵进一于人走的反而是自在了,不管是赵进还是赵字营,活动一直是局限在徐州地面,突袭孔家庄则是去了山东和河南交界,淮安府、邳州这类的地方没有什么人认识他们,就当成是一支商队。

    比起徐州来,邳州这边客栈车马店之类的地方就多了很多,补给休息都容易得很,甚至连他们这一支队伍也不那么显眼了,经常看到十几辆、几十辆大车的队伍向着北边而去,这都是赶回去过年的车队商队。

    本来还能继续赶两个时辰的路,在深夜时候进入隅头镇,但赵进在黄昏时分就命令队伍停了下来,在邳州城外的客栈停留。

    “老爷,在邳州地面上,到处都有草窝贼活动,路上行人,客栈里的伙计,可能都是草窝贼的眼线,规规矩矩住店,店东之类的在江湖上也有面子,他们不敢乱动,可如果就这么在官道上走,很容易招来麻烦,少不得会趁夜打劫。”齐三对邳州这边的确熟悉,或者他本身就做过草窝贼的勾当。

    如果什么草窝贼劫道,十有会被赵进这队人杀个精光,可优势归优势,一旦火并,消息就走漏出去,那样的风险可就大了,谨慎起见,还是白天赶路,而且赵进和伙伴们还排了值夜的班次,夜里保证有一个人始终是清醒的。

    他们住下的这家客栈很不错,新修没几年不说,寝具还都很于净,掌柜伙计也都是殷勤客气,让人觉得很舒服,店里饭菜做得很不错,甚至还有人询问要不要女人。

    徐州已经没有这样的客栈了,开了迦河,运河改从邳州走之后,邳州地面整个都跟着繁荣起来。

    这一夜平安无事,不过早起吃饭的时候,值夜的吉香却低声说道:“下半夜的时候,店里的两个伙计来到马厩,想要翻咱们的行李,看到有人值夜才缩回去。”

    众人的神色都郑重起来,吉香继续说道:“我们当时把人抓到拷问,他们说是店里来了大队的客商,他们都会来探探底细,有专门的人花钱买这样的消

    听到这个大家反倒是放心不少,不是专门针对自己这一队,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抓紧赶路,邳州处处繁华,可暗地里却没徐州那么太平,大家都小心些。”赵进慎重的说道。

    从邳州赶往隅头镇,6路也就是两个时辰多些,赵进他们这一队人都在路上,最少有四拨过来窥探的人。

    如果是寻常商队可能根本注意不到,而赵进手下懂行的人不少,有几位甚至就是马贼出身,对这个自然看得明白,董冰峰等几个射术出众的,都已经把弓箭拿了出来做预备。

    不过绿林响马能生存下来的也都是谨慎之辈,赵进他们这一行人不管怎么打扮,也掩饰不了那股剽悍之气,而且七十多个精壮汉子,谁要动都要掂量掂量,所以一路上暗流涌动,等到达隅头镇这边的时候却是平安无事。

    来到隅头镇,除了从前来过的那几个之外,其他人都被眼前的场面震撼了,原因无他,这里实在是富庶繁华。

    没来之前,大家都听过这里如何繁盛,可大家也不认为会怎么出奇,再怎么说,这里也仅仅是个镇子,甚至连城池都没有。

    可亲眼见到之后,才知道自己想错了,一个隅头镇的规模粗略看下来,差不多有徐州城的四分之一还要大,徐州州城在北地已经是大城,很多府城都赶不上徐州州城的规模,这隅头镇的规模已经比很多县城要大,甚至赶上了一些小府城,至于繁华更是远远过。

    运河改道这边来还不到三十年,镇子里的建筑大都看着很新,街道宽敞整洁,街道两旁都是店铺商行,现在虽说是腊月,可还没到封门过年的时候,伙计们在门前迎客招呼,更显出热闹摸样。

    现如今徐州已经没有什么繁华的街道了,最热闹的地方其实就是汉井名酒的酒坊所在,那里客商云集,多少带动了些世面,而隅头镇连边缘地方都比酒坊那边繁华许多。

    向前没走多远就有伙计过来,请赵进他们过去住店,不过赵进他们早有打算,都是推拒了。

    “真是靠水吃水,运河在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就跟着达。”陈晃感慨说道。

    赵进在马上也是好奇的到处张望,他从小长在徐州,这还是第一次离开徐州地面,眼前这隅头镇的繁华让他感觉到很新鲜,同时也感觉到很熟悉,这依稀有些都市气象了,勾起了从前的回忆。

    不过,赵进注意到了些别人没看到的,他在马上朗声说道:“你们看,这么繁华的地方,又挨着草窝子,居然连个城墙都没有,真要是大股盗匪汇集,说洗了这里也就洗了,但咱们都没听说过这等事,齐三,这里凭什么自保的?

    “回老爷,邳州那边的官兵连知州老爷的话都不听,但隅头镇的几位豪商却能使唤动,一有事随时就能赶过来,另外,这四周的绿林人物,不管是草窝子里的响马还是河上湖上的水贼湖盗,想要养活自己,想要销账窝赃,都要靠着镇子里的几个大户,那些人非但不会为害,反倒会护着这边。”齐三对这里面的门道很清楚。

    草窝子里面等同于沙漠荒滩,粮食或许可以自种自吃,可其他物资必须要外部输入,草窝贼劫掠来的赃物也要变换成银子,采购到可用的物资,这就等于命脉掐在了豪商们的手里。

    赵进陷入了沉思之中,一直等到了这次的目的地才反应过来,下马的时候突然说了句:“都说清江浦要比隅头镇繁盛十倍,而且两个地方很相似,不知道那里是不是和这边一样。”

    他们这一行人落脚的地方却和云山寺有关,是真智和尚的一位师弟还俗后开设的商行,因为背靠云山寺,生意一直不错,等圆信那些人倒掉,这位商人又上了一个台阶,原本云山寺设在邳州的店铺商行什么的,都被他低价吃了下来,更是大其财。

    能做到这一步,背后没有真智的支持,更准确的说,没有如惠的支持是不可能的,如惠也不瞒赵进,他在这个商人的生意里有三成于股。

    赵进来之前,如惠就派人快马送信,到达报了事先约定的假名,那商人立刻殷勤招待。

    如惠在信上已经打了招呼,所以这商人也没有出现,只是安排了几个老成些的伙计招呼,住宿的宅院,供马匹休息的马厩,一应补充的物资,都安排停当,有什么新的需求也随时可以去说。

    很快就是安顿下来,这所大宅院就等同于赵进的私宅,一安顿完毕,赵进立刻派人把周围巡视了一圈,确定没有什么探子暗桩之类的。

    孙甲刚从徐州回来没几天,临近年关,他这边的生意同样要盘账清账,上上下下忙碌的不可开交。

    而且别人是邻近年关越来越清闲,毕竟账目结清,下面就是操办过年,可孙甲却比平常时候还要繁忙,赵进的那些需求现在就要操办起来,他每日里去镇子上各商家拜会商议,没有一丝清闲。

    “开粮行的司家下好帖子了吗?”孙甲由小妾伺候着穿上外袍,他高声询问。

    “帖子已经下过去了,司家二老爷说随时恭候,礼物小的已经备好。”外面传来了管家的回答。

    正说话间听着急匆匆的脚步声响起,外面的管家呵斥说道:“怎么这么没规矩,惊动了老爷和夫人怎么办?”

    “大管家,有客人要求见老爷,说是从西边来的。”

    “什么莫名其妙的客人,老爷现在这么忙”一听说得没头没脑,管家顿时有些火大,在那里低声训丨斥。

    孙甲年纪虽大,感官却很是敏锐,听到这个一愣,冲着外面招呼说道:“西边来的,下帖子了吗?”

    马上拜帖就递到了孙甲手中,孙甲看到帖子左下角写着个小小的“雷”字,先是一愣,随即扬声说道:“备车,就安排车夫跟着。”

    大伙都在忙年的时候,也没什么人注意到孙甲坐着一辆简陋马车出门,即便认出这是孙家的马车,也不会觉得和孙甲有什么关系,如今孙老爷的场面这么大,怎么会坐这么寒碜的马车。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