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州城内如此,何家庄周围的乡亲们过得也是快活,他们虽说没见识过流民围城,不过这一年都在赵进这边得了好处,摊贩商户的利润比往年多了好多,平常人家也赚了不少力气钱,而且因为减免钱粮,他们这边全部免掉,就连最次的人家手里都比往年宽裕。   .

    大伙都忙着,也就顾不得关心赵字营如何了,唯一称道的就是赵字营厚道,不管是死难家丁的遗属,还是残疾在家的伤丁,赵字营都没忘记了他们,这次都特意送来了过年的犒劳和礼物,其实以赵字营每月下的抚恤和补贴,足够他们过个不错的年了。

    赵字营兜了个小圈子,过了徐州城之后才开始沿着官道大路东行。一人三马或者四马,用骡马大车店蒙古伙计的法子把马匹相相连,除了骑乘的那匹之外,还有两匹驮着于粮和装备,又有一匹轮换。

    大家都是穿着皮袄棉袄,带着遮脸毡帽,外面看出来就和行商没什么区别,只不过这个时节大家都回去过年,很少有人赶路,这让他们看着奇怪了些。

    奇怪归奇怪,也没什么人盯着,因为一路都是冷冷清清,压根就没什么人,加上前几天才下过雪,天气愈寒冷,路上就更没有人了。

    如果为了保密,就不该在徐州境内停留,不过临出去前,大家还是停了一下。

    路边有起复的丘陵和土包,尽管树叶落尽,但能看出官道两旁坡地的树林很繁密,树间全是雪地,只能看到一些小兽的脚印,竟然不见人迹,官道上自然有人走过,可两侧却这般,的确古怪了些。

    赵进和伙伴们就停马在官道上,其他人则是继续向前走去,没人说这有什么危险,因为这就是赵进的命令。

    “听说高家庄这边的百姓不敢来这边,说这边晚上有鬼……”刘勇低声说了句。

    翻身下马的赵进没有笑,只是朝着道路一边走去,快要走到树林的时候停住,回头看看说道:“当时我在这里摔倒的,然后大雷挡在面前。”

    大家都是沉默不语,说起来这场战斗过去没有多久,可大家却感觉过了很多年,此时重游旧地,当日情景浮现眼前,都是感慨无限。

    看了看赵进脚下,大家又朝着路的另一边看过去,当日敌人呼喊着冲出来,大家只是在逃

    赵进蹲下把积雪拨开,下面是枯草,自然不会有当日的痕迹留存,陈晃抬头看天,吉香不停的抽鼻子,刘勇眼圈通红,而董冰峰则已经哭了出来,不停的拿手擦拭眼泪。

    “咱们不停的向前走,要把赵字营的局面越做越大,这样大雷的在天之灵才会瞑目,才对他有个交代”赵进粗声说道,他也有些呼吸不畅。

    大家都是默然点头,赵进用手拍拍地面,起身向坐骑走去,众人跟上,董冰峰回头看了好几眼才跟上来。

    临上马之前,赵进又是开口说道:“咱们再不要有大雷这样的事情,咱们一个都不能少。”

    尽管赵进势力范围主要是徐州州城以及西部,但这在徐州东端的高家庄却是他的产业,庄子里原有的百姓已经迁走,西边两个云山寺田庄的住户迁了过来,那边空出给赵字营安置流民用。

    因为是外人来这边,谁也不知道根底,所以赵进内卫队有个分队就放在高家庄这边,不过分队一共有六个人,什么都不齐备。

    赵进和伙伴们上马后追上了前面的队伍,经过高家庄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腊月间大家都在家里忙碌或者出去串门,没什么人注意到过路的这支队伍。

    没走出多远,迎面有一名村民打扮的汉子走来,看着人多,这汉子闪到路边,等赵进他们经过的时候,这汉子高喊了句:“一路平安。”

    这突然的大喊让众人吓了一跳,带路在前面的齐三笑骂一声,掏出十几文钱丢了过去,那汉子笑嘻嘻的捡起来走了。

    “行路规矩,过境村镇,若有人这么喊,就多少给点银钱,算是行个方便,越是咱们这样的大队人马,越不能含糊了。”在赵进身边,一名骑马的汉子解释说道。

    赵进点点头,向前走了一段转头低声问刘勇说道:“咱们的人?”

    “前面无事,没有什么埋伏拦截。”刘勇同样低声回答说道。

    方才很少有人注意到,那汉子做了一个古怪的手势,赵进注意到了。

    如此推断,那句“一路平安”就不仅仅是句吉祥话了,当年已经吃过一次大亏,这次当然不会大意,明面上赵进已经安排了行商打探,暗地里内卫队的人出去不少。

    但不管行商和内卫队的人,他们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去打探,只是被动接受命令在某处做某事。

    这个喊话的汉子并不知道队伍是赵进带领,他只知道看完前路后,遇到这队伍就要喊上一声。

    黄昏时路过房村集,从名字就知道,这里和何家庄差不多,也是个商贩汇集的所在,尽管快要天黑,可还是能看到周围百姓进出,人声鼎沸的很是热闹

    “老爷,现如今是腊月,不少百姓来这里采办年货,就连徐州城内的一些货色都要在这里采买,除了这些,方圆几十里内,想要玩钱找女人,也就是这房村集能有了。”内卫队里一位熟知地面的老江湖在赵进身边,沿路解说介绍

    赵进点点头说道:“这里是姜木头管着吧?”

    “对,就是姜木匠管着,他还去过何家庄拜见老爷。”

    “咱们不要在这房村集停留了,这时节这么大的马队过境,肯定会惹人注意,到时候这姜木头少不得要过来见个面。”赵进说道。

    大家都没什么意见,虽说天寒地冻,可大家穿得暖和,骑在马上也累不到自己,眼下这光景,肯定是安全第一。

    路过房村集的时候,里面果然有几个壮汉出来,颇为紧张的盯着赵进这支队伍,看着没有进入的意思,还上前客气的询问,说需要不需要房村集提供食水,赵进这队自然也是谢绝。

    走过之后,赵进却想起那个喊“一路平安”的汉子,看到这么多人马的队伍,房村集这样的戒备才是正常反应,那汉子的行为落到心细的眼中,就显得很古怪了。

    冬夜倒是比夏天好走些,因为雪地反射星月光芒,比那时要亮很多,又有熟悉道路的人在前面打着灯笼火把引路,所以度也没有慢太多。

    入夜一个半时辰之后,赵进他们到达了双沟,看着双沟黑黝黝的轮廓,能判断出比房村集要大不少,不过双沟镇远没有房村集那般繁华,不然的话,这时候应该是灯火通明,欢声笑语,而不是现在这样的死气沉沉。

    齐三和两个人已经打马急行,去这双沟镇联络投宿的事情,就算死气沉沉,接待来往客商的能力还是有的。

    这次还没等赵进询问,一路充当向导的老江湖就苦笑着说道:“双沟镇以往比房村集繁华百倍,双沟产好酒,通过水路分销各处,咱们那好酒一做出来,他这边就卖不动了。”

    赵进咳嗽了两声,他突然想到“双沟大曲”这个名目,不过他却注意到些不对,又是追问说道:“就算没有了酒坊,这双沟是徐州、淮安府和凤阳府三地交界之处,一是三不管,二是来往客商众多,距离黄河也很近,这样的地方怎么会这么凋敝衰败。”

    借着灯火映照,赵进看到解说的这位老江湖脸上苦笑更浓,甚至还有些尴尬,他这么一迟疑,边上的陈晃几个人也是注意过来。

    “那个自从进爷平了流贼之后,这边就有传言,说进爷做酒,双沟镇这里不知死活抢生意,进爷要带人平了这边,当时这消息一出,能跑的都是跑了

    这话一说,吉香在那里忍不住笑,笑了声连忙咳嗽掩饰,赵进也觉得哭笑不得。

    双沟镇这边没有围子和寨墙,按照带路人的说法,从前繁华兴盛的时候,几处大势力都在庇护,没有杆子敢动,现在败落了,没什么油水,而且就在徐州边上,大家都知道赵进规矩严,也就懒得动了。

    腊月时节当然客商稀少,这几十人两百多匹马突然来到可是桩大生意,这年都跟着好过不少,客栈主人殷勤招待,因为自家人手不够还去别处借的人手,忙碌大半个时辰,总算把人吃马嚼的置办齐了。

    赵进这边出手很大方,先预支了所有的费用,他们不图省钱,就是为了休息的好些,这让店家更是尽心尽力的伺候。

    行远路讲究的是不洗脸要洗脚,不洗脸是怕洗的太于净了风吹皴裂,洗脚则是为了解乏,能更好的休息。

    赵进和伙伴们泡脚的时候都聚在一个屋子里,大家扯几句闲话之外,总结今日事商议明日计划,总要碰个头。

    “双沟镇的谣言是不是姜木头放出去的?”赵进突然问说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