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进爷,进爷,现在本地乡绅也愿意收容,他们留下多少有口饭吃,多少有条生机,可要是在路上,冻死饿死不知道有多少”钟功辉嘶哑着声音说道

    赵进冷笑了两声说道:“为了防备流贼再入徐州,赵字营会杀绝祸患,到时候你们就算想求个冻饿而死都不能,我现在人不到三百,你吆喝起来能有两千,信不信半个时辰我杀光了你们”

    钟功辉的身体先是僵住,随即颤抖起来,他带着人从凤阳来到徐州,先去的是何家庄,他从未见过这样的豪强团练,这样的队伍似乎比他看过的官兵都要强,这样的精锐队伍,又是马队长兵,真要动手,这不到两千的流民就是土鸡瓦狗,而赵进的那番话更让他惊惧,如果赵字营入境捕杀流民,或许没过多久就会被官府阻止,甚至还会有冲突之类,可在那之前,无辜的流民百姓不知道要死多少,甚至连没有成流民的良善人家都要遭殃。

    禽兽,以民为食,大奸大恶之徒,亏得自己当日还去寻他帮忙,钟功辉怒火冲心,抬头怒喝道:“你”

    不过他也只说出了这么一个字,他一抬头,吉香和王兆靖手都按在了兵器上,这杀气压得他立刻说不出话。

    被杀气一激,钟功辉总算冷静了,在目前他没什么选择,而且他知道赵进说得出做得到。

    抬起头又是磕下去,钟功辉的嗓子突然变得嘶哑无比,涩声说道:“进爷怎么吩咐,小的就怎么做。”

    赵进没有多说,转头对如惠说道:“曹先生,让老钟帮你忙,先把这些人送回徐州,再走两三个时辰,前面就有人接应了,大香,安排一个连护送,交接后再回来。”

    被吩咐到的人都答应,赵进几个人则是去往这田庄的住处,所谓住处不过是还算齐整的农户宅院,如惠他们就住在这里,外面搭着一片窝棚,上面都是盖着枯草,里面铺着的也是枯草,这些东西,在冬天根本不管什么用。

    “恩,都是按照规制来的,没有马虎的地方。”从窝棚中走过,赵进满意的评点了句。

    流民聚集,如果任由便溺,不管那些病死冻死的流民,很快就会有疫病流传,赵进特意对营地什么的专门规划,焚化和厕所都有规定,这些东西开始实行的时候大家都觉得麻烦,可现在都感觉到了好处,自然坚持照做了。

    “大哥,流民可怜啊”王兆靖突然说了句。

    赵进脚步一停,转头问道:“你被那老钟说动了?”

    王兆靖连忙摇头,急促的解释说道:“大哥做什么,小弟不会有什么二话,就是觉得这些流民可怜,这个天气,去往咱们那边,的确是要冻死饿死,不少人还要去向淮安府,若是留在这里”

    “你以为留在凤阳就有活路吗?既然留下了,既然不值钱,我为什么要拿出粮食来,亳州那边不是有人在河南收拢流民吗?那些更便宜,等那些河南流民过来,这些没有根基的又要被赶走了,到时候要死多少人?”跟钟功辉没必要解释太多,但和王兆靖要细说,悲天悯人之心皆有,边上的董冰峰脸上都有不忍,如果不解释很容易落下心结。

    “你以为凤阳官府收拢流民的时候会给他们准备饭食?会给他们搭建窝棚,会有这么严整的规制吗?”赵进连续几个反问。

    不要说凤阳官府,天底下的官府救助灾民只不过是开设粥棚,定期把死掉的人焚化,这都已经算是难得的善政了,谁也不会像赵字营这样周到。

    “到时候让他们露天过夜,只怕这一夜过去就要死几百人,来年还要有大疫,你们想想,在闹灾流民的时候,凤阳府都压下消息不报,何况这种收尾的时候呢?”赵进又是说道。

    董冰峰点点头,开口说道:“能被赵字营接济安排,是他们的福气。”

    王兆靖缓缓点头,没有继续说什么,赵进没有接着解释下去,说到这个地步已经足够了,

    赵进也知道这些理由里面有些破绽,可他更知道,再过些年,天崩地裂,各处义军流贼风起,军阀残暴无道,满清入关,到那个时候,死的人会更多更多,自己这么作,就是给他们将来活下去的机会,赵进一直让自己这么想,好坚定自己的心志。

    从前的记忆,今生的经历,可灾民流民的凄惨也就是这些年才见到,赵进也不是铁面石心,不可能不被震撼,但他脑筋很清楚,知道这个时候只有坚持自己的目标走下去才能救更出更多的人,为了一时的慈悲心软导致满盘崩溃,那不是慈悲恩德,而是残忍。

    流民来到这边都是因为钟功辉的指引和带领,现在钟功辉亲自出面,本已动摇的流民重新安定起来,何况现在身边还有了全副武装的队伍护送,这队伍一方面是个威慑,另一方面也是让人觉得安全,大队人马向着徐州赶去。

    送走了这几千人,如惠立刻把钟功辉和他的一于亲信都押了回来,然后来到赵进这边。

    “打从边境到宿州这一带,道路上所有拦阻的都一概肃清。”赵进于脆利索的说了宗旨。

    “东主,咱们毕竟是徐州团练,过来后这般行事,会不会引起麻烦?”如惠谨慎的说道。

    赵进笑着安了他的心:“大家都不敢说明自己身份,谁都不敢揭破了,那就是比谁拳头大了。”

    大家都是点头,赵进又开口说道:“曹先生你在信上说,本地的豪强士绅一直是蠢蠢欲动,意图对这个庄子下手,能确定到具体哪一户什么人吗?”

    “东主,何止是蠢蠢欲动,这伙人已经动手了,要说每个人都知道不容易,不过已经知道符离桥的汪家,宿州城北的杨家,这两户也是宿州一带顶级的豪强了,没什么官身,却是世袭的六房出身。”

    “咱们这次一共带了两天的于粮,后续如果有需要可以随时从徐州调拨过来,不过我们要吃,流民也要吃,太多粮食支应会很麻烦,既然这几家不长眼,那就跟他们借粮。”赵进于脆利索的说道。

    如惠雇佣的本地人手已经全部被看押了起来,大家自以为本乡本土,做事都没什么收敛,身为耳目,通风报信都是肆无忌惮的,被如惠带来的人现了不少,除此之外,赵进这次还带了衙门里的老差役,这伙人眼睛毒懂得拷问的手段,挨个过关,问清楚到底是谁派来的。

    这庄子里鸡飞狗跳,宿州那边又派人过来了,这边来了一支人马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死了几个人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所以过来的是官差,为是个捕快打扮,跟着十几个白身的差人。

    “你们可别乱来,我要出不去,立刻就有人回州城报信,到时候朝廷大军立刻过来。”这捕快估计也是运气不好才被派来,满脸的哭丧,一进来就连忙说明,生怕被灭口在这里。

    而且他还的确做了些准备,比如说有两个人骑马在庄子外面呆着,估计是一有风吹草动就回去报信示警的。

    “你们各位刚才有人说看到你们杀人,这件事是不是真的”这位捕快刚刚抬高了些声音就立刻放低,满脸小心。

    赵进和伙伴们没有出声,边上的如惠却冷笑了声讥刺说道:“我去衙门报官几次,说有盗匪骚扰,你们理都不理,现在倒是上门了,还真是勤快,你们不是说光天化日哪来的什么响马,那我也可以告诉你们,光天化日,怎么会有杀人,你这是意图诬赖,想要敲诈良民”

    “你诬赖好人”那捕快差点跳了起来,他一动,就看到有两个年轻人阴着脸站起来,这个架势实在让人胆寒。

    这捕快一咧嘴,连忙放缓了语气说道:“既然没有这回事,那我就回去了,可能有人眼花了,各位多担待些,我这就回去复命。”

    说到最后,这位捕快的脸上已经满是赔笑,诚惶诚恐的离开了屋子。

    走出屋子之后,想想自己在宿州城内城外也算是横行,居然被一个书生,几个年轻小伙子吓成这样,心里顿时冒火,扭头就要低声骂一句,吐几口口水泄愤。

    没曾想才一转头,就看到了一边站立的哨兵,赵字营的家丁腰板挺得笔直,手中长矛也是笔直向天。

    很多新丁都是第一次被调动行军,各个满心激情,想着好好表现,没准还能建功立业得到赵进的赏识,位阶上升之类的,所以各个都是做得一丝不苟,可怜宿州城内一个捕快,根本就没见识过什么场面,看到这么精锐严整的家丁,立刻被吓了一跳。

    再顺着看过去,现庄园里牵马持矛的家丁列队整备,有的人稍息,有的人则是开始放哨,众人行动整齐有序,新衣利刃壮马,处处都透出和寻常团练乡勇甚至和官兵都不同的气象。

    看在外人眼中,这就是精悍和杀气,这就是强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