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说完这句,赵进环视伙伴们又是说道:“这些人无依无靠,是我们安置他们,给他们住处田地,让他们吃饱穿暖,让他们不受盗贼滋扰,不靠我们,他们眼前这一切都没了,去那里?山东依旧灾荒处处,凤阳府这样的事情在山东未必敢大搞,可一县一乡里也不会少了,他们无处可去,只能忠心依附我们,为我们效死出力,用出力,用厮杀换得全家温饱安居。 ”

    “但这一万多流民,也要耕田,也要做活,他们也要给我们生产粮食,给我们打造兵甲,帮我们运输粮草,他们自己也要生活,我们能抽出多少人来?一千?两千?一次五千也不是不行,可也只能用一次了。“赵进侃侃而谈,屋子里鸦雀无声,刘勇低着头,陈晃、吉香和董冰峰听得很仔细,而王兆靖神色复杂,只有如惠显得最为轻松,他不停的打量屋中每个人的表情。

    赵进迟疑了下,还是朗声说道:“我曾和长辈说过,咱们只能越做越大,若停下就等同于死了,看看孔九英孔家庄的败坏堕落,大家就知道下场是什么样,可现在小小徐州就这样,将来我们若是更大些呢,这一万流民青壮,就算再加上云山寺这边,我们又能拿出多少人。”

    “大哥,这么做是不是太急了,欲则不达,我们这么急,扩张的这么厉害,会有麻烦”王兆靖开口说道。

    “急?我们没那么多的时间悠闲再有几年,再有十年,再有……”赵进的声音顿时高起来,说到一半,看着众人诧异的神情,他自己收住了话,难道说再有几年后金就要做大,满清就要灭亡大明,天翻地覆吗?

    难得看到赵进如此严肃厉声说话,大家都有些惊讶,他们知道赵进一定在强调什么,可不理解为什么要这么强调。

    王兆靖叹了口气,皱眉又是说道:“大哥,咱们还不过二十岁,已经拿下了徐州,要那么大的地方于什么,咱们又不是官府,又没什么大义的名份,这个”

    “你问这个就是多余”有人抬高声音说道,这次开口的却是陈晃。

    一向沉默寡言的陈晃开口,大家都是惊了下,而且大家都习惯了在争论的时候陈晃沉默以对,谁也没想到这时插话,而且情绪很激烈。

    陈晃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脸色阴沉,伸出手指着王兆靖说道:“兄弟们一起做事,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问你,赵进坑过咱们没有?”

    “大晃,我”王兆靖出声想要争辩,刚说了一半,陈晃又说道:“我再问你,你是不是觉得中了举人,将来还要考状元做官,就不和我们这些武夫混了?要是这样,你现在就走你有你的光明大道,我们走我们的独木桥,不耽搁你的前程,也不会连累你”

    “大晃不要说了”赵进出声喝道。

    王兆靖脸色涨红,从座位上猛地站起,死盯着陈晃说道:“我中举人和这些有什么关系,我若有那种自私生分的念头,我早就去南京和京师读书,我家早就搬去扬州,咱们一起杀了多少人,你现在说这个?什么是耽搁?什么是连累?你说清楚”

    温文尔雅的王兆靖如此爆,让众人更是想不到,看着陈晃和王兆靖好像两只相斗的公鸡一样互相瞪视,其他人也都急了,赵进直接站到两人中间,怒喝道:“你们要于什么?还要拔出兵器来打一场吗?都给我坐回去快”

    董冰峰、吉香和刘勇也都忙不迭的站起,但他们此时也是手足无措,不知道是拉开还是劝阻,那边的如惠上前一步之后却退了回去,脸上的笑意更浓。

    在赵进的瞪视下,王兆靖和陈晃都是退回了自己的座位,陈晃没有说话,王兆靖迟疑了半天才开口说道:“大哥,你真要这么做吗?”

    “对,这几万流民我想拿到手中。”赵进开口回答说道,他当然知道王兆靖所问的不是这个,不过有些话不能明说。

    王兆靖坐在那里神色变幻,到最后叹了口气说道:“既然大哥拿定了主意,小弟会全力以赴。”

    谁也没想到针对一个外人的议论居然会让自家兄弟吵起来,好在该说的都已经说完,索性散了回家,赵进只把刘勇留了下来,董冰峰留给城内二十名骑兵,他带着马队回返何家庄。

    何翠花是个性格豁达的婆娘,很多事自己都能想开,按说赵进成亲大喜,了却一桩心事,整天都该开心的笑,可何翠花这一天都在哭笑不得。

    儿媳妇进门,问候公婆之后,就要主动的操持家务,孝敬长辈,儿子也不能冷落了新妇,要在家陪着聊聊,全家团圆,和和美美的。

    可赵家却完全不同,徐珍珍倒是下厨做饭了,手艺也还可以,四菜一汤算得上丰盛,不过却是丫鬟们帮着把一切东西都处理好,赵家儿媳妇动手翻炒收拾,和二老一起吃过午饭,收拾洗碗之类的都有下人忙碌,陪着聊了几句之后,徐珍珍就告辞回房。

    别人家的女儿嫁到自家来,家里总不能亏待了,自己儿子早早的跑出去忙活,想来儿媳妇会觉得被冷落,何翠花就琢磨着过去安慰几句,结果一进隔壁的院子吓了自己一跳,院子里丫鬟们捧着账本来往奔跑,外面站着十几个管事工头摸样的中年人不住的传话和回答问话。

    这些人见到何翠花过来都忙不迭的行礼,何翠花迈进迈进院子一步,又苦笑着退了出来,儿媳妇这么忙,还是别过去耽搁正事了。

    等到了天将黑的时候,赵进才满脸严肃的回返,何翠花一边让人忙碌晚饭,一边对赵振堂埋怨说道:“还以为成家能收收心,在家好好过过日子,你看看,小两口一个比一个忙,这那里像是新家,倒像是衙门的公堂。”

    “胡说,衙门的公堂哪有他们忙,孩子们忙孩子们的事情,咱们就别跟着乱操心了,操心也没用。”赵振堂倒是想得很开,喝酒笑着说道。

    晚饭倒是一家四口一起吃的,徐珍珍带过来不少下人仆役,所以赵三夫妇自动升格为管事阶级,孟家兄妹也清闲了许多,他们倒是高兴得很,徐家那边的仆役在大宅门里呆过,自然瞧不起这小门小户没什么规矩的赵家下人,瞧不起归瞧不起,可赵家外面那些全副武装的家丁护卫却给他们震撼,让这些豪门奴仆颇为收敛,所以也是个皆大欢喜的气氛。

    陪着父母说了几句,赵进和徐珍珍回到了自己的宅院,独处的时候,徐珍珍也不喜欢院子里有太多仆役和下人伺候,丫鬟梅香只在偏房那里呆着,随时等候召唤。

    赵进晚饭照例要自己练武,披甲持矛,在院子里打熬身体,等做完之后进屋,那边茶水和点心已经准备好,茶水正好可以下口。

    徐珍珍却没有看账本或者操持女红,而是绕着屋子缓慢行走,赵进诧异的看过去,徐珍珍笑着解释说道:“妾身一天操持,脑子太累,天黑无事时候总喜欢绕着屋子慢走,可以放空脑子,不然晚上睡不着,第二天更是疲惫。”

    “把屋子弄暖和些,泡在浴桶里会更舒服一点。”赵进随口说了句,放松身体有很多途径,泡热水澡很有效。

    没曾想说完这句话之后,徐珍珍停下脚步诧异的看过来,弄得赵进也是奇怪,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

    “夫君,妾身来赵家之前想了很多,妾身这么多年操持家务,处处有自己的习惯和规矩,而夫君手里这么大摊子,想必杀伐果断,妾身这做派会让夫君很恼火烦躁,妾身已经有了准备,夫君若有什么不愿的,妾身这边尽量按照夫君的来做,却没想到夫君如此贴心。”徐珍珍疑惑的说道。

    赵进倒是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笑着说道:“你有你的习惯,我有我的习惯,不影响彼此的就不用改,自己过日子轻松舒服些岂不是更好?”

    “妾身还是觉得古怪”徐珍珍轻笑了一声,却不再继续这个话题,继续绕着屋子慢走。

    等赵进换衣服的时候,徐珍珍走过来帮忙,动作并不怎么熟练,甚至还有些僵硬,夫妻生活毕竟需要磨合,赵进自己并不在意,等整理完毕,赵进叫住了徐珍珍问道:“徐家还缺不缺于活的人?”

    徐珍珍一愣,不过立刻回答说道:“自然是缺,每到冬日年关,力工、伙计和工匠们就急着回家,即便工钱加多也不愿意留下,但煤窑矿洞还好说,铁炉却是灭一个费一个,工本耗费太大,今年收留的那些流民,正好用来做活,徐家今年应该比去年好些。”

    话里意思说得很死,那就是徐家缺人,已经吃下去的那几千流民不准备放出来,赵进自然听得懂,看来这徐家女儿向赵家儿媳的转变还需要一段时间。

    “再多些劳力,徐家愿意收吗?”赵进笑着问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