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钟功辉也成了流民中的一员,因为他读过书,脑子活,知道官府行事的规矩,又因为他不完全是个弱书生,在乡间的名声还不错,很快就被推举为领。   .

    “……进爷,百姓们躲藏在山中,自己耕种艰难求活,现在积存的东西已经吃光,树皮草根也快吃光,快要撑不下去了,求进爷您慈悲,救救他们,救救他们……”

    边说边磕头,钟功辉泣不成声,他读过书,言辞便给,又有亲身经历,所述说的凤阳府惨象就格外的真实,屋中诸人除了赵进之外都是动容,但每个人都没有表态,只是看向赵进。

    赵进揉了揉鼻子,他其实也有些听不得,只不过能控制住情绪而已,稍一平静,赵进开口问道:“你们到底有多少人,你这十万只是号称而已,给我个确数!”

    跪在地上的钟功辉稳定了下情绪,闷声说道:“各处隐藏游荡,确数的确拿不出来,但不会少于五万。”

    赵进沉默了一会,又是开口说道:“把这个人呆下去,他们所有人都关到货场里,没我的允许,任何人凑近说话都视同违犯家法,严惩!”

    刘勇点点头,开门吆喝两声,立刻有家丁快步进来,刘勇把刚才赵进的命令说了,家丁们上前把人架起向外走去,钟功辉到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挣扎着大喊说道:“进爷,救救他们,就要入冬了,到时候冻死饿死,出去就要被杀死,可怜可怜他们吧!”

    吉香比了个手势,家丁们立刻拽出布条直接把钟功辉的嘴巴封住,刚要拖拽,赵进缓声说道:“有什么需要的就和看守你们的人说,吃喝穿戴,我这里还算不错。”

    钟功辉那里在意什么吃穿,在那里拼命想要说话,可根本挣扎不开,直接被家丁们带走了。

    门被关上,屋子里又是一片安静,赵进沉默了会说道:“咱们回货场,把曹先生叫过来一起商议商议。”

    “大哥,这么多人牵扯这么大,我们要沾手吗?”王兆靖谨慎的说道。

    陈升闷闷的也跟着说道:“事事都牵扯到那个凤阳守备太监,云山寺的欠账,现在又有这流民,他做得也太肆无忌惮了!”

    “……大哥,凤阳府的流民可怜,咱们还是……”吉香话说了半截,看到众人都看过来,连忙摆手解释说道:“我就是觉得他们可怜,该怎么做,我当然听大哥的。”

    在他身后的刘勇脸上挂着玩味笑意,却没有开口,赵进站起说道:“的确很可怜,今年这么一次大灾,河南我不知道,山东和凤阳真成了人间地狱。”

    刘勇和吉香做事都缜密的很,钟功辉带着的这些人都是蒙头盖脸,喝令他们躺到大车上去,然后盖上苫布,直接用大车拉到货场那边,那四个女孩子倒是有些优待,蒙上眼睛找了个带车厢的马车,也是一并运过去,这样不会被路人现什么。

    牢头那边得了二十两银子,他和赵进的交道打过不少,自然知道什么该说,什么该闭嘴。

    回到货场那边,如惠倒是颇为兴奋的样子,还没等赵进开口,他这边先说道:“东主,徐家那边消息很是灵通,他们在京里的亲戚传回话来,说是凤阳守备余太监就要被调回京师了,怪不得他这么肆无忌惮的刮地要钱。”

    人走茶凉,人情面子什么的也不管了,先给自己捞够了家底再说,再说去了京师那边,想要去内廷二十四衙门谋个差事,或者放出来镇守一方,还是需要大笔的银子活动,自然要心狠手辣一些。

    说完这个,赵进和王兆靖都是恍然大悟的表情,陈升反应慢了点,其他几人还有点糊涂,把从钟功辉那边听来的话和如惠一说,他这边也明白了,很是惊讶了一番。

    “宦官和文臣只要勾结在一起,那上面和下面就是毫无办法,消息传递不上去,自然就没什么上司裁决争执,下面更是没有办法腾挪,只能乖乖的听令,而且这次的事情是大家财,谁也不会抽身。”如惠摇头分析说道。

    关门大家围坐,气氛很沉闷,如惠也在那里沉吟思索,王兆靖却有些忍不住,恳切的说道:“大哥,此事牵扯太大,也容易招致大祸,凤阳那边有中都守备太监,又有凤阳巡抚,那都是第一等的内官和文臣,就算在朝廷中也不逊色,如果和他们为敌,咱们要有大麻烦!”

    赵进的手一直摩挲着短刀刀柄,刀柄缠绕的皮带已经油光亮,这些年他沉思的时候下意识就会去碰这个刀柄。

    “五万以上的百姓,先不说从凤阳府挪动到咱们徐州来,就算真来了,哪有那么多的地方安置,哪有那么多的粮食,贪多嚼不烂,而且这件事和咱们没什么关系。”陈升难得开口说这么多。

    赵进依旧没有做声,大家说完之后彼此交换了下眼神,都没有继续说话。

    “曹先生,现在安置的山东流民,咱们的粮食光凭积储就可以顶到明年吧?”赵进突然开口问道。

    如惠沉吟了下,点点头说道:“保证云山寺上下不被饿到,所有的积储存粮都调用起来,明年年中应该可以,四处下院和庄子里肯定还有私藏,把这些搜上来也是不少,而且到明年年中,第一茬的收成可以上来了,那可以撑更长的时间。”

    赵进点点头,缓声又问道:“秋收过去没多久,现在用现银收粮的话,应该很合算!”

    “的确很合算,前些曰子蔡举人他们还过来问,说手里有粮食愿意卖给咱们,价钱好说,只不过不能用铜钱,最好是银锭。”刘勇接口说道。

    听着赵进和其他伙伴不管不顾的说,陈升沉默下来,王兆靖却急了,他站起急切的说道:“大哥,要这么多人有何用?不管是耕田做活,咱们现在手里的丁口已经足够了,再拿下这些,非但没有益处,反而是大害,会把我们赵字营吸干耗净,大哥,三思啊!”

    赵进摆摆手示意王兆靖坐下,笑着说道:“你刚才说做活这件事倒是提醒了我,境山徐家想来还要大批劳力,他们那边也是管吃管住,几千人可以这么安置下来。”

    没想到答非所问,王兆靖脸色顿时涨红,还没等他继续争辩,赵进又开口说道:“兆靖,咱们赵字营现在二千六百多人,如果将来继续扩充,招募什么人最放心?”

    “自然是良家子弟!”王兆靖深吸了口气,控制着情绪说道。

    “徐州的良家子有多少?富贵人家的子弟大多不会来,是家里劳力的也不会来,豪强大族的私兵团练也不会来,这还有多少人?”赵进开口说道。

    屋子里安静不少,每个人都看着赵进,赵进站起身说道:“这两千余人里已经有了各处豪强大族,徐州卫所里子弟,但我们还可以把他们打散,让他们只听我们统辖,下一步呢,若继续扩招,或者是我们被豪族大户渗透,一个连,甚至一个团中都是来自一处的,或者是他们根本不会让人出来投奔,放出来的也都是眼线耳目,这样的队伍你们放心吗?”

    王兆靖也不出声了,徐州境内的豪强大族对赵进表示服从,并不代表对赵进放心,谁都知道豪强要不停的吞并弱小,赵字营越强,他们受到侵吞的可能就越大,如果不能渗透进来,当然不会坐视赵字营变强,会有各种手段阻挠。

    “现在我们很强,也不是我们夸口,就算徐州各处的团练私兵合成一处,咱们赵字营一样平了他们,可接下来呢?朝廷说我们造反,大军剿灭?又或者地方上处处和我们为敌,我们收不上粮食?运不出货物?”赵进连续问道。

    “大哥,他们没这么大胆子,等咱们赵字营练出来,一个连拉出去,足可以镇住半个县!”吉香自信满满的说道。

    赵进一笑,继续说道:“四个县差不多要用八个连,州城左近差不多要用四个连,山岭道路要不要安排人,各处庄子要不要安排人?这林林总总算起来,赵字营能动的家丁有多少?难道就冰峰手里的百余马队?或者是你亲卫队的几个连?那样真要大敌来袭,咱们只能被各个击破了!”

    “那就只能再次招募新丁了……”刘勇迟疑着说道。

    众人这次都不出声了,转了一圈,还是要扩招新丁,那又回到了招募可靠兵丁这个话题上。

    “现在最放心的新丁来源是哪里?是我们安置下来的那些流民!”赵进自问自答,众人都是一震,不过惊讶的程度有限的很,那么多流民人力握在自己手里,自然要有所应用,只是当做佃户农奴未免太可惜了,即便没有明说,大家也都是想到。

    只是这番话还有些深层的东西,让人不敢去想,大家也默契的不去想。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