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的确是惨,不过我换个说法,那些百姓就是在徐州城下不顾生死攻城厮杀的流民,他们是一样的人,你以为这草窝十八寨就是保境安民了吗?他们难道做得不是草窝贼的勾当?他们手上就没有沾血?”赵进连续提出几个问题,语气有些急。   .

    王兆靖愣怔了下,却是缓缓点头,赵进也是安静了会,苦笑着自嘲说道:“刚才他们说的我心中有气,居然存着把咱们拖进去的心思,荒唐”

    齐家三兄弟说得情真意切,说的事情也没什么虚假,不过却有绑架赵字营做事的想法,这让赵进很烦躁。

    “大哥,昨天那队行踪诡异的正在州衙大牢,由咱们的人看着。”刘勇接话说道。

    赵进没有回答这句话,却换了个问题说道:“城内城外的闻香教有没有什么异动?”

    “没有,不光郑全那边没什么消息,咱们自己的眼线也没什么现。”刘勇立刻回答说道。

    “走,大伙一起过去看看”赵进站起身说道,婚期临近之后,各处都知趣的不去提闻香教,倒不是说闻香教不吉利,而是大家会知道这件事搞不好会让赵进想到木淑兰。

    到了监牢那边,牢头迎出来,又是满口的贺喜和吉祥话,昨日喜宴也有这牢头的座位,让这位觉得脸上有光,对赵进自然感激不尽。

    赵进和伙伴们来这边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大家都知道怎么办,牢头早就专门清出来一块地方,在关押昨日抓到的那些人的牢房之外空着几间,这里除了赵字营的家丁之外,牢子们都不允许靠近过来,赵进领着人一过来,牢头更是将牢子和狱卒全都带出去。

    临走前,牢头还殷勤的对赵进说道:“进爷,四个女犯已经单独放在女监了。”

    “大哥,这里的每个人都已经搜了身,都是些短兵器,短刀之类,银钱不多,看着不像是什么江湖人或者教门之类,倒像是穷苦出身的,问他们什么也不说,听口音知道是凤阳府那边的。”一边走刘勇一边介绍。

    “和流民一样?”跟在身后的吉香突然开口说道,大家一愣之后都跟着点头的确很相似。

    没多久就走到了那边的牢房,十几个人聚在一个人周围,颇为警惕的看着外面,除了这警惕情绪之外,每个人都有灰心绝望的神色。

    “我是赵进,谁找我”来到那牢房门前,赵进开门见山的说道。

    牢房里十几双眼睛齐刷刷的看过来,有人禁不住低声说道:“这么年轻

    且不说赵进年纪本就不大,他吃用都没有亏待,和那些整日操劳辛苦早衰的人比起来自然不同,这几个原因叠加,的确看着年轻,他身边的伙伴们也就是刘勇看着比原本年龄要大,其他人都是差不多。

    虽说年纪小让人觉得惊奇,可被众人簇拥的气势,那股沉静态度,却说明这就是赵进本人。

    牢房里的人看过来之后,又齐刷刷的看向中心那人,这下子外面的诸位也注意到了,中心那人四五十岁年纪,其他人也就是二十出头的精壮汉子。

    就在这错愕安静之间,那中年人站起急忙几步,然后直接跪下磕头,急切的说道:“进爷,进爷,小的钟功辉,有要事想和进爷商议。”

    “什么事,你说”赵进于脆利索。

    那钟功辉却不说,只在地上磕了几个头后抬头说道:“请进爷选一个僻静所在,小的要说的越少人知道越好。”

    的确诡异奇怪,刘勇看向赵进,赵进点点头,刘勇立刻招呼身后的人说道:“把人都放出来,放出来的每个人都要搜身,脱光了搜,女监那边找婆娘搜,搜完了送到邻近的张家宅院去。”

    吉香也是快步转身,临走前说道:“大哥,我去调第一连的人过来,防止有什么古怪。”

    张家宅院靠近大牢,这里早就被云山行盘了下来,刘勇拿过来用了很久,靠近监牢,总有些人接出来送进去要在边上停留片刻。

    “年轻人还真不知道闲着,才刚成亲,就忙碌成这个样子。”几个旁观的狱卒小声议论说道。

    “真要是大户人家的孩子,家里宁可让他享受浪荡也不敢让他这么勤快,那是招祸啊”

    张家宅院里有单独的房间,不过所有的人在出监牢之前已经全身搜查了一次,然后被捆的结结实实送过来,其实算算赵进现在手边的人,甚至就他们兄弟几个,都可以轻松收拾这些人,可这伙人的行迹的确古怪诡异,像是教门里的方式,对这些诡异的,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赵进他们单独一间屋子,连尤振荣也赶了过来,他不光是江湖人,也是闻香教的传头,对这里面的规矩都明白的很。

    “进爷,这两个是在城外客栈讨生活的,眼睛毒得很,让他们一起过来看看。”尤振荣自己还带了两个人过来,事情办的也算是周全。

    “老爷,那个钟功辉要带着那四个女人进来。”有家丁过来禀报,这越的古怪了。

    赵进和伙伴们交换了下眼神,这才有些奇怪的点头应允,陈晃把长刀放在了椅子边上,王兆靖也把剑横在膝盖上。尤振荣和那两个中年混混则是毕恭毕敬的站在赵进身边,两个中年混混脸上都要光的样子,这份荣幸就不要提了,这可是站在进爷身后。

    “大哥,进门前这钟功辉还讨了水给那四个女孩擦了擦。”刘勇进来的时候,脸上也是奇怪莫名。

    招呼一声,钟功辉带着那四个女孩走了进来,一进屋,别的没什么,大家的眼神却情不自禁的朝着那四个女孩身上停了停。

    大家都是年轻人,自然喜欢看漂亮的女孩,跟着钟功辉这四个在牢里看的时候还是满面尘土黑灰,现在洗于净了,尽管没什么妆容,却让人眼前一亮。

    若说倾国倾城的相貌姿色是十分,那么眼前这几个女孩怎么也有个七分八分,白白净净,柔弱娇怯,在那里头都不敢抬,更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赵进扫视一眼,好看的确好看,可这事情却愈古怪了,他转头看了看身边那两个混混说道:“看出什么来了?”

    本来这二位眼神色眯眯的正在盯着瞧,听到赵进询问都是一激灵,连忙认真看了过去。

    “苦日子应该是才吃不久,从前也于过活,不过是家里有田有佃户有大牲口的那种”

    “搞不好还读过书。可能是个秀才”

    “这一年没吃过什么饱饭这几个女孩也都是好人家出来的”

    说到这里,这两个混混彼此看了看,有些迟疑的说道:“这几个女人倒像是专门养着的,虽说也吃过苦”

    “像是瘦马那种”

    “进爷面前,不要胡言乱语”尤振荣呵斥了一句。

    两个说得忘形的中年混混头一缩,看着赵进那边神色如常才敢继续,他们吃的是客栈这碗饭,徐州又是个四通八达之地,来往的行商旅人众多,什么人能下手,什么人不能动,这伙混混都要做到心里有数,不然死无葬身之地都是轻的,久而久之,自然练就了一双毒眼。

    “这个男的怕是见过血”一个人迟疑说道,另一个人身子向前凑了凑,赵进挥挥手,示意不用太约束,这两个人快步走过去,这次只是盯着那钟功辉看,那钟功辉和身边的四个女孩都不敢抬头。

    又看了会,这两个混混转身颇为郑重其事的说道:“进爷,这个人见过血杀过人。”

    赵进点点头,有人拿出两小锭银子给过去,混混们千恩万谢的离开,尤振荣打了个招呼,也跟着出去了他们凭着经验看出些消息,但这些消息到了赵进这边耳中,却能分析出很多别的。

    这钟功辉应该是凤阳府那边的殷实人家,搞不好还是士绅一流的人物,可因为什么事情破家,经历了很多,还有些厮杀火并的勾当,凤阳府那边依旧有流民存在,这位很可能就是流民的头目领,不过这样的人物来找自己的确怪异,流民来徐州被自己杀的尸山血海,凤阳那边的流民倒是没来这边,可在邳州那里,淮安府本地豪强和周参将当真杀了不少,不管怎么讲,都不该过来。

    想归想,赵进表情淡然的问道:“你来找我做什么?”

    钟功辉抬起头来,刚才低头太久已经有些头晕,他看着屋子里在座位上的一于人,如果这些人就是赵进和他的兄弟们,相比于他们做出的那些大事来,他们的年纪实在太轻了。

    不过看到每个人的神态表情,钟功辉就觉得不会有什么错,这种森然杀气和威势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

    钟功辉重重磕头在地,恳切无比的说道:“进爷,救救凤阳百姓吧”

    他身边的四个女孩也跟着叩在地,齐声说道:“请进爷救救凤阳百姓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