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点点头,挥手招呼不远处的几位伙伴,石满强已经先回何家庄了,两个团,总要有一个团正坐镇那边,赵进开口说道:“咱们一起过去,这齐三的奇怪应该和冯家那管事有关。 ”

    货场正堂那边,赵进一于人先坐下,刘勇对外面招呼了声,齐家三兄弟鱼贯而入,进了堂屋先恭恭敬敬的问候,他们的武器都已经被下了,还特意被搜了身。

    齐家三兄弟比赵字营大部分人的年纪都大,虽说不过二三十岁年纪,却显得成熟很多,此时他们的脸上都有悲戚愤怒的神情,好像在拼命压抑着什么,赵进仔细观察,更是看出了这兄弟几个隐藏的恐惧。

    “昨天冯家那个管事来了,齐三就不对劲,到底什么事,说说吧”刘勇开门见山的说道。

    三兄弟彼此对视,这次先开口的是老大齐大:“老爷,昨天那管事姓陶,我们兄弟三个曾经见过他一次,但这个陶管事未必能认出我们来……”

    淮安府是淮盐产地,沿海都是盐场,盐税是天下财税的主要来源,这里是朝廷的命根子,这里的一切一切都是为了保障淮盐的出产。

    煮盐需要燃料,枯草最容易控制火力,很适合煮盐,所以淮安府的大部分地方都是荒滩荒地,这些荒地不允许百姓开垦耕种,只是留着长草收割作为燃料。

    淮安府境内的黄河为一边,山东和南直隶的边境为一边,大海为一边,以这三处圈起来的广大区域,只有孤零零的一座沭阳县城,其余皆是荒草滩地,这些荒草滩地被称作草窝子。

    逃荒的百姓,因为各种原因逃入淮安府的人,这些人构成了私自垦荒的主力,他们在荒草滩中烧出空地,播种垦荒,因为这里地广人稀,官府管理不到,自然谈不上什么税赋,颇有些世外桃源的意思。

    但贫苦终究是贫苦,而且故土难离,如果不是出现不得不走的事情,谁又愿意离开家乡,进入这有若鬼蜮的荒草滩中,再说了,这里没有官府没有士绅,也就没有王法和秩序,是个无法无天的世界。

    淮安府的荒草滩中成了裸的弱肉强食之处,响马盗匪汇聚,那些来到此处的难民百姓即便开垦出了土地,也要把出产供奉给这些强豪,也要忍受这些强豪的欺凌和盘剥。

    在外面这些响马盗匪也有名号,赵进听过几次,甚至还打过几次交道,这伙人就是所谓的“草窝贼”。

    被欺凌压榨的久了,难民百姓们也开始聚众自保,这些百姓里有些曾经在官军里呆过,有些曾经是乡里的乡勇团练,有些人曾经练过武,这些人就成了核心的武力。

    这些聚众自保的村落也有个名号,唤作“草窝十八寨”,实际上是由三十几个大大小小的聚落村寨组成。

    人一多就是气粗胆壮,加上有足够的力量,从前鱼肉他们的草窝贼被打的节节败退,再也不敢轻易过来,甚至连一向不和他们打交道的盐场中人,在私盐过境的时候都会意思意思。

    有人有钱,这草窝十八寨的头领们就有了野心,开始琢磨着自己贩运私盐,他们这边靠近海州沿海一线的盐场,又常和过来打草的灶户往来密切,路线什么的也熟悉,弄到私盐后,运到徐州和凤阳府就有不少利润。

    不过这么一做就犯了忌讳,突然一天,扬州府和淮安府的官兵大举出动,扫荡淮安府内6,都说官贼不两立,可这一次,那些草窝贼也和官兵们一起行动,充当眼线,甚至充当扫荡的主力。

    在这个危难时刻,连草窝十八寨内部都有人和官军勾结,而草窝十八寨的人事先对此一无所知。

    结果是注定的,各处村寨聚落被一扫而空,因为在荒草滩中的百姓都是各处逃难而来,不在户籍之上,在法理上属于不存在的隐户,所以无论官贼都可以放手施为。

    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草窝十八寨覆灭,荒草滩草窝子里的许多零星村寨也被一扫而空,百余户的小地方经常被杀得一个人不剩,只有二十岁以上的女人也得不到活命的机会,只有十几岁和更小的男孩女孩才被留下,买到各处去做奴仆和娼妓。

    齐家三兄弟是草窝十八寨的人,草窝十八寨也有个小小的马队,一共几十骑的规模,当官兵大举清剿的时候,马队中有几个幸运的逃了出去,可妻儿老小都死于非命。

    “……小的曾经回去过,搭的窝棚什么都被烧了,我家里人连个全尸都没有,我两个孩子被狼啃得只剩下脑壳……”说着说着,齐大就哭了出来。

    逃出来之后,幸存的几个人又是转了回去,结果看到了已经变成废墟的家还有家人的尸体,结果草窝贼还在附近游荡,虽说这些百姓难民不在户籍上可以随手大杀,但这么重的杀孽总归不能传出去,特别是不能留下成年人意图报仇,所以冯家的家丁家奴领着草窝贼在淮安府到处搜捕残余,甚至还有高额的赏格。

    他们三个人那次又逃了出去,不过这次只剩下他们三个,而今天这位陶管事就在那日的队伍之中。

    “……我们兄弟打听了好久,才知道这次的事情是冯家策动,冯家自己足足动用了三百多马队,甚至连狼山副总兵那边都把自家家丁什么的借出来……”齐三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们兄弟想要去扬州那边报仇,可去了才知道冯家到底有多大,防备有多森严,官兵差役城内的江湖人全都听他们冯家的号令,在扬州几天,机会没有找到,差点被人盯上……”

    听到这里赵进抬起了手,示意他们暂停,有些疑惑的问道:“你们贩运私盐触碰了冯家的底线,我明白他们为什么动手,可给你们个教训丨甚至让你们归他所用岂不是更好,为什么要这么大开杀戒,这死人太多,这么大的家族做事未免太过莽撞了”

    草窝十八寨,要杀到这样的程度,几千上万条人命总是有的,而且冯家不仅动用了自家的武力,甚至还驱使官兵和绿林江湖道上的一同,耗费这么大,未免有些小题大做。

    “老爷,有些事小的们也是事后得知,冯家自己也要在草窝子里藏人,而且盐场上的私盐大都要走草窝子,他占住了这块地方不光自家走货方便,还可以拦住别家的……”

    听到这个解释,赵进缓缓点头,冯家如果为了这些,那还算值得。

    不过赵进没有继续和齐家三兄弟的话,反倒是转向王兆靖笑着说道:“太平世道,你能想到太平世道还有这样的杀伐吗?”

    王兆靖摇头,脸色古怪的说道:“或许我等所见都在城中,城外就是没有王法之地了。”

    赵进转向齐家三兄弟,沉吟了下说道:“冯家管事应该没有认出你们,就算认出来了,你们是我赵字营的人,我会护着你们不用担心什么,忙你们的吧

    听到赵进这句话,齐家三兄弟却没有动,彼此交换了下眼神,都是跪下磕头,急切的说道:“老爷,请老爷为小的们主持公道,请老爷为小的们报仇,讨还这笔血债”

    说完之后三个人把青砖地面磕的砰砰作响,额头很快就是青见血,可见用力十足。

    “起来”赵进扬声说道,语气有些冷,齐家三兄弟不敢坚持,连忙跟着站起。

    赵进盯着齐家三兄弟说道:“我说过我会庇护你们,这是对你们为赵字营做事的酬答,可我和冯家无冤无仇,赵字营和冯家也没有冲突,如果为了你们三个的血仇,去和冯家厮杀征战,那我就是对不起下面的弟兄们,你们能想通就留下,想不通去留自便”

    齐家三兄弟的跪下磕头看着情真意切,可赵进却感觉到一丝裹挟,这让他很不舒服。

    话说到这个地步,齐家三兄弟不敢乱来了,彼此看看,齐大闷声说道:“小的们刚才也是糊涂了,老爷能收留小的们,能让我们有今天的日子”

    说到这里,一直沉默的齐二插嘴说道:“老爷庇护小的兄弟三个,这等大恩大德,小的们不会忘的。”

    赵进摆摆手,刘勇站起让齐家三人下去,齐家三兄弟一走,陈晃就冷笑着说道:“他们三个是吓坏了,一直在躲,来个冯家管事都吓成了这样,可笑还想耍小心思,鼓动咱们去和冯家放对。”

    “小勇,这三个人用还是照旧用,但不要给什么要紧的差事,而且要盯紧,冰峰,马队那边你要吩咐下去,这齐三还是个队正,居然这么糊涂。”赵进嘱咐了几句。

    大家都是点头答应,王兆靖这边摇摇头,叹气说道:“那伙百姓也真是可怜,好不容易逃到荒草滩里,本想着艰苦求生,却遭到了这样的杀戮,惨啊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