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各处值守的兵丁们虽然没有酒喝,不过饮食上都是丰盛异常,赵进生怕冷落了自家弟兄,专门安排厨师给他们做好吃的,猪牛羊,鸡鸭鱼,能操办的都是应有尽有。

    “大哥,一刻值千金,外面的事情有兄弟们帮着张罗,你还是快些去入洞房吧”王兆靖喝了几杯酒,颇为兴奋的说道,他一说完,几个伙伴都跟着起哄叫好,大家难得有这样随便快活的时候。

    赵进笑着说道:“少起哄,不然等你们成亲的时候,有你们好受的。”

    大家又是笑,赵进又是说道:“小勇今晚去衙门那边打个招呼,那些抓来的人单独看好,没我话,谁也不许动他们。”

    刘勇点头,赵进脸上没了笑容,又是开口说道“听这架势,倒好像是教门里面的,他们胆子未免太大了些。”

    说完这句,赵进看着边上的伙伴们又要催着入洞房,他笑着摆摆手说道:“别忘了咱们自己的轮值,明天就各就各位,谁也不要耽误了。”

    赵家和徐家这场亲事有颇多不合礼数的,连带着一些民俗规矩也没有照做,比如说闹洞房,有资格闹的都是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至于没资格的那就更不用提了。

    新人的新房就是赵家原来的邻居,现在院子已经被买了下来,装修完毕,晚上婚礼结束之后,徐珍珍就一直在这里等候。

    前门后门都有赵字营的家丁把守,各个全副武装,还有几队游动巡逻的,他们见到赵进之后都是笑嘻嘻的说道:“恭喜老爷。”

    赵进笑着勉励几句,还没有走进院子,却看到一名丫鬟怀抱账本脚步匆匆的跑出来,这丫鬟见到赵进后吓了一跳,从衣服上认清是姑爷,连忙行礼问安,抱着账本又去了。

    这是怎么回事,赵进被这个场面弄得一愣,转头看向门前的家丁,家丁连忙解释说道:“回到这边,夫人就开始忙碌,丫鬟们抱着账本进进出出,有的则是传递口信,小的们去查看过,就在临街那边的宅院,徐家的管事和账房都在那边等着,通过丫鬟传递询问和账目,还有快马预备,明日开城就要传递回境山那边。”

    赵进揉了揉脑门,回头看看,兄弟们早就知趣的散去,赵进苦笑着想到,要是这一幕让人知道,十有会被人说成是“相配”。

    婚礼不过是个仪式,尽管两次人生,赵进第一次经历,他一直觉得婚姻的关键是一起生活时的相互帮扶和忠诚,婚后对彼此的好坏才是关键,和婚礼仪式如何没有关系。

    不过再怎么是个仪式,洞房花烛夜还要处理家务也太古怪了些,想想自己刚才还在布置,还在通过敬酒套取那冯家相关的消息,好像谁也没资格去说谁

    赵进苦笑着走进院子,院子里树上和杆子上也都挂着红灯笼,一副喜气洋洋的气氛,一看到他进来,立刻有丫鬟高声喊道:“姑爷来了。”

    这句话喊出后,立刻有六名捧着账本的丫鬟从房中退出,又毕恭毕敬的向赵进行礼问候,快步走了出去。

    院子里只剩下洞房外的大丫鬟梅香,梅香低头闪在一边,也不说什么话,赵进突然注意到一件事,从进门到现在遇到所有的丫鬟下女,没有一个人在他面前抬头,而且行动极为有序,治家如治军,赵进突然想到了这句话。

    走进闺房的时候,看到徐珍珍正端坐在床边,盖着红盖头,好像从未动过的摸样,不过刚才看账批阅,怎么也得掀开盖头。

    这等行为如果被外面的人知道了,耻笑非议是少不了的,要是被死板的角色知道更加麻烦。

    “洞房花烛夜你还忙碌家务,那些丫鬟不会说出去吗?”赵进开口的时候徐珍珍身子一动,等把话说完时候,徐珍珍把头转向赵进这边,想要隔着盖头看看自己这位夫君,居然会说这样的话,难道就没有一点责怪,反倒是问会不会走漏风声?

    盖头下的徐珍珍沉默了会,柔声回答说道:“请夫君放心,这些下人都是用的熟了,她们也知道坏事的后果。”

    赵进顿了顿,笑着点点头,想想徐珍珍当年为了抓住徐家大权都做了什么,这个做坏事的后果也能想到是什么手段。

    “姑爷,挑开盖头的家什在桌子上,合欢酒也在桌子上放着。”窗外传来梅香的声音。

    赵进眉头一皱,扬声说道:“你离开这个院子,这是我们夫妻间的事,不用你来操心。”

    洞房花烛夜,夫妻间有很多私密的话要讲,可按照这个时代的规矩,往往洞房外会有个婆姨或者丫鬟伺候着,告诉新人们的规矩,还要负责把洞房花烛夜的一些情况记下来禀报双方的长辈,可赵进怎么会在乎这个,他只觉得这样的时候外面有人实在是扫兴。

    赵进的话说出口之后,外面却没有什么动静,先见那丫鬟梅香没有动,还没等赵进继续说话,徐珍珍开口说道:“下去吧,去院外等着。”

    “是,小姐。”外面传来梅香恭谨的答应。

    两位新人从某种意义上都是孝子孝女,不过自立管事久了,对规矩都不怎么放在眼中,合乎需要的规矩才是规矩。

    听着远去的脚步声,赵进朝那个方向看了看,转头对徐珍珍笑着说道:“你还真是管教的不错,她们都是听你的。”

    “这些人的月例是别人的两倍和三倍,家人也都各有活计,他们和家人都是各自安置,平时很难见一次面,不管他们心里如何想,做的肯定会是忠心。”徐珍珍沉声答道,说完之后,盖头下面又传来柔声话语:“夫君今晚就是想和妾身谈谈如何治家吗?”

    赵进愣了下,然后哈哈大笑,走向桌边,拿起那根秤杆,转身来到徐珍珍面前挑起了盖头。

    徐珍珍的眼睛闭了下又睁开,上次见时,徐珍珍没有化妆,只看到女孩的清秀文静文弱,这一次新娘当然要有妆容,粉面红唇,灯下映照,有一种格外的娇艳动人。

    夫妻二人灯下对视,徐珍珍脸一红,又是低下头去,赵进也不知道此时该说什么是好,沉默了半天又琢磨着该说些什么来打破。

    “你现在在想什么?”

    没想到赵进问出这一句莫名的话,徐珍珍忍不住一笑,屋子里的气氛顿时放松下来。

    赵进笑着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下,这一天的热闹并不轻松,口于舌燥免不了的。

    “妾身现在后悔了,徐家家业自此恐怕就要在夫君手中,即便妾身幼弟成年,恐怕也拿不回来了”徐珍珍的话同样让赵进没有想到。

    如果不是徐珍珍脸上还有笑容,这话的语气和内容就实在太重了,赵进脸上露出微笑,拽了一个凳子到床前,盯着徐珍珍说道:“你现在在想什么呢?

    “妾身如果是夫君,徐家事关煤铁,又是这么大的家业,拿了当然不会给的。”徐珍珍回答说道。

    赵进笑着摇摇头说道:“徐家的一切你自己来管,需要我帮忙的时候就开口,赵字营对兵甲和其他的需求并不是不给银钱,只需要你们不赚钱就可以,这样还算拿着不给吗?”

    那边徐珍珍没有说话,今晚赵进多少喝了点酒,又是新人对坐,要比平常兴奋很多,此时带着些豪气说道:“我为什么要拿着你家家业不给,徐家虽大,看在我眼里却太小了,就算你想给,我不稀罕。”

    徐珍珍捂着嘴轻笑起来,带着赵进从未见过的妩媚动人,赵进一时看得有些呆:“夫君好大的口气,即便夫君的赵字营扩充,现在依旧不如徐家家大业大,夫君还真敢说”

    “你们徐家只不过大而已,除了大没什么可说的。”赵进说着说着声音变

    “夫君怎么了?”

    “娘子今晚就是想和为夫谈谈家业吗?”赵进笑着问道,徐珍珍一愣,双颊泛起红晕

    婚礼的程序并不仅仅是喜宴洞房,第二天还有些礼仪程序要走,比如说新人要去拜见公婆,敬茶问安,赵振堂和何翠花没什么讲究,何翠花更是着急的催促让赵进和徐珍珍抓紧要个孩子,母亲何翠花还说自己身子骨还算好,能帮着他们看看孩子。

    把这些礼数做完,丫鬟们又开始捧着账目和带着徐家管事们的口信进入内宅,在客厅处还有屏风摆设,有些话要当面问询处置,徐珍珍开始忙碌,赵进则是去往货场的赵字营营地,他也有许多事要做。

    小两口这等行为让赵振堂和何翠花苦笑,可也没什么办法,在这件事上,徐本荣颇有共同语言,亲家两边一同苦笑无奈。

    来到货场这边,从伙伴们到下面的家丁,大家都少不得说句恭喜,然后各就各位。

    “大哥,齐三昨晚就说要见大哥,请小弟安排在今天,应该和昨日那不对的表现有关,他那两个兄弟也得了消息,现在都已经赶回来了。”刘勇低声说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