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不过是小丑而已,怎么会放心上但冯家让他来,又让他去周参将那边,必然有他的用意,冯家的这个态度,咱们记着就是了。   .  ”赵进笑着说道,大家都是沉色点头。

    “新郎官快来,别在那边磨蹭了”正说着,司仪跑过来,笑着吆喝说道

    赵进招呼了下,带着人向那边走去,走了两步却笑着说道:“冯家这是给我个下马威,想让我知道敬畏,知道规矩,他还真是自大。”

    “孔九英也这么想过”吉香笑嘻嘻的接了句,大家轰然,快步走向正院那边。

    一于人拐过门,边上却有一名流里流气的仆役站在那里,几个人的眼神顿时看了过去,不过也没太多戒备,能被放到这边来,一定经过几道检查的,这仆役一看到赵进几个人,连忙躬身跪下,抬头小心翼翼的说道:“勇爷,有事禀报。”

    “大哥你们先过去,我等下来说。”刘勇连忙说道,这次婚礼上下的保卫是由内卫和亲卫承担,亲卫各个连正队正早就就位,但刘勇的探子眼线们则是在各处,这个就不能拿到明面上来了。

    没过多久,刘勇回到了婚礼的现场,此时婚礼已经开始了,夜色渐至,在办婚礼四周已经挂起了大红灯笼,将赵家宅院周围照的通明,来自云山楼和排骨张的厨子们正在不远处临时搭建的厨房那边忙碌,酒菜的香气飘传过来。

    拜天地,拜高堂,夫妻对拜,种种程序,喜气洋洋的走了一遍,赵进的伙伴们大声吆喝哄笑,赵进也难得的有了些局促和尴尬,这让众人更觉得新鲜,这一些走完,新娘被送入洞房,新郎赵进则是要敬酒宴客。

    各地风俗都是差不多的,新郎官要一桌桌的敬过去,文雅些的用酒盅,徐州这边习惯用大碗,不过新郎官的碗里一般都是兑水的。

    “大哥,马队的齐三有些古怪,据说是看到冯家那管事之后才古怪的,小弟安排人先盯住了。”刘勇过来低声禀报了句。

    赵进脸上带着笑容点点头,举起酒杯和蔡举人碰了下,刘勇脸上也堆起笑容,用伴郎的姿态和桌子上众人致意。

    这一桌刚刚敬完,却是赵振堂单臂举着酒壶过来,笑着说道:“大伙赏脸,咱们喝一杯。”

    老太爷过来敬酒,大家当然要给面子,起身又喝了一杯,喝完之后,赵振堂却快走几步追上了赵进,在他耳边低声说道:“你成个亲怎么也这么不安生,西门那边抓了几十个人,很古怪的一伙流贼,吵闹着要见你。”

    赵进一愣,这才知道自己父亲过来敬酒的用意,原来也是为了保密才这么做。

    “咱们兄弟的确是忙”赵进转向身边一于人说道,大家都是跟着笑。

    第一桌是长辈所做,赵振堂、徐本华还有王友山、陈武、董吉科也在那里,石满强的父亲和吉香的父亲也被请过去,他们两个人一是工匠,一是商贩,那里想到会有这样的待遇,手足无措就不必说了,徐本华脸上更是露出不愉快的神情,倒是赵振堂和王友山一于人不把这两位当外人,笑闹也很自在,甚至还为石满强和吉香的婚事打算起来。

    第二桌就是蔡举人和几位举人监生一流,第三桌是徐州卫各位指挥和指挥佥事,指挥同知以及列位千户,第四桌则是六房书办和衙门里的人物,第五桌则是城内的其他贵客,其中就有周参将的儿子周泽彪,他丝毫看不出什么将门子的摸样,完全就是富贵世家子的长相做派,事实上这位小将爷生意做得很不错,汉井名酒有一成多都是到了他手上,赚的也是生。

    “赵公子,家父有要事在身,不便前来道喜,在下代为前来,还望赵公子莫怪。”这位周泽彪客客气气的说道。

    周参将管辖区域涵盖南直隶、河南和山东三省交际的广大地方,堪称位高权重,赵进不过是个土豪,双方地位天差地远,估计冯家和冯家管事都是这么想的,可自家事自家知,周参将人在徐州,当然知道赵进的份量,更知道自己这几年来的功勋是怎么立下,也知道自家财靠的是谁,当然不敢怠慢。

    不过他身为参将,和地方豪强交结是很犯忌讳的事情,赵进大喜之日他不好亲自前来,找个理由推辞然后让自己儿子过来。

    “何必这么客气。”赵进笑着说了句,双方笑嘻嘻的喝了。

    “周公子,府上和扬州冯家有什么关系?是亲戚?”赵进看似无意的询问说道。

    周泽彪一愣,随即笑着解释说道:“赵公子还有什么不懂的,无非是家父给他们行个方便,就这个关系,盐货上的。”

    贩私盐乃是杀头抄家灭族的大罪,不过说起来却是这样的轻松,无非大家心照不宣。

    查缉私盐除了巡检设卡,各处官府官军都有责任一体捉拿,而周参将的驻军是力量最大的一股,冯家肯定会有所关联,不过听那个冯家管事所说,两家关系还不止如此。

    没等赵进问,这周泽彪自己先说了,凑近些故作神秘的说道:“冯家这么多年,根子深,关系广,当年养的酸子如今有在兵部吏部里做事的,更不要说和狼山副将还有南京那几位大佬也有关系,这样的大户豪门,关系近些总没错的,所以一直有些往来。”

    滔滔不绝的说完这些,周泽彪才反应过来,连忙殷勤的问道:“赵公子问冯家什么事,要是有什么在下能帮忙的,请尽管张口。”

    赵进也没什么隐瞒,直接说道:“今天冯家也给赵某送礼贺喜,以前没打过交道,这次觉得奇怪。”

    “有什么奇怪的,咱们徐州是个四通八达的地方,他冯家要走盐,6路水路不知道要在徐州走出多少,赵公子如今什么身份地位,他若是不来巴结,那就是眼睛瞎了”这周泽彪说得倒是好听。

    赵进笑了笑,又是聊几句,这才走到下面一桌,他身份地位在这里,除了长辈那一桌必须要用白酒之外,其他的都用白水代替,他赵进端着酒碗过来就是面子,谁还敢管他喝得是酒是水。

    而且赵进如今在徐州地面上地位高威势重,他没过去敬酒之前,大家连筷子都不敢动,他过去敬酒,大家诚惶诚恐的起身应对,等赵进这一圈走完,大家才略微放得开些。

    等赵进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园子里的各处才热闹起来,大家都是徐州的一方人物,难得见面,且不提从前交好的,就算有些嫌隙矛盾的,现如今大家都在进爷手下吃饭,那也要彼此给个面子,喝个和解交情酒之类的,这么一来,汉井名酒一坛坛的搬上来,一坛坛喝空。

    “文武之道一张一弛,你不能每日里都这般紧,今日大喜,这么好的日子也该让自己闲下来”去长辈那一桌敬酒的时候,王友山笑着说道。

    说完这句,王友山毫不客气的指着赵进身后的一于人,那里面也包括他儿子王兆靖,笑着说道:“你们几位都该如此,别做的太猛太急了。”

    席面上齐齐哄笑,都是长辈们的善意,赵进领着伙伴们躬身行礼,然后先于了杯中酒。

    对这句和婚事无关的话,赵进和王兆靖心里都有数,这还是和上次的谈话有关,无非是万事有度,不要过了王法规矩那条线。

    “再过十天我就启程前往京师,这一次估计要在那边长住了,本来要带着犬子一同去,就近看着读书,不过他自己不愿意走,我也不为难他,到时候还请各位多多照顾了。”等赵进他们离开,王友山起身举杯说道。

    身份门第最高的王友山这么说,大家都慌不迭的跟着站起举杯,齐声答应

    “你一个举人那还用得着别人照顾,你爹还真心疼你”陈旱看着那边打趣说道。

    “小弟在赵字营里,的确不用别人照顾。”如今的王兆靖,对这样的调侃已经可以很从容的应对。

    王友山的行程赵进早就从王兆靖这边知道,京察是在正月开衙之后,到那时很多事情就要有结果了,王友山身在局中,必须要早去运作,免得临时生出变故。

    从某种意义上,赵字营到了这样的规模,王兆靖还没有抽身而出,王友山只能让自己在官场上的位置更高些,才能庇护的住,但三年后王兆靖进京赶考,如果能得中进士,自然就不能再回徐州,到那时这边怎么样都和他无关了。

    到这个时候,没人会去扫兴,连王友山说完这句话之后,都开始和身边的人喝酒闲聊。

    赵振堂很快喝醉了,赵进的外公何屠户和舅舅何有福也喝多了,在宅院里参加婚礼的一于人很多都是大醉酩酊,被人抬着出去,这次可以说是尽欢而散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