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所以李把总一行人走在路上,那真是有如猛虎下山,前面百余步基本看不见人,大家远远的躲到路边,甚至不想让他们看到,万一惹上了,强抢动刀都是寻常事。   .

    李把总自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反倒觉得威风,他们当然不会注意到路上行人有什么不对的,他们没有注意到前面有一队行人看到他们迎面来到,不光是去路边躲避,甚至直接躲到了山上。

    “那伙狗子过去了吗?”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小声问道。

    一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刚从山下跑过来,连忙点头说道:“不是奔咱们来的,直接冲着宿州那边去了。”

    这汉子长吐了口气,又朝着山下官道张望了几眼,转头对身边的同伴说道:“不要慌,等到了徐州那边就好了。”

    在他身边四个身形瘦弱的年轻人,再远些还有五个精壮汉子,那四个瘦弱的年轻人个子都很矮小,身材也很纤细,脸色都是黑乎乎的,尽管太阳不是很晒,可每个人都带着斗笠。

    而其他几个汉子都是二三十岁年纪,脸上有些桀骜神色,腰间别着短刀,两个人还背着朴刀,那说话的汉子看着有些古怪,脸色不怎么深,手上的茧子也不厚,甚至还能看到血泡破掉的痕迹,说是苦出身又不像,说是富贵人家也不会这个摸样,其他不管是汉子还是瘦弱的年轻人,都把这个汉子当成领。

    这十几人有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饥色,每个人都有些虚弱,好像没有吃饱的样子。

    “钟伯,咱们非要去徐州吗?”一个瘦弱的年轻人怯生生的问道。

    他这个问题一出,其他人纷纷看过来,一名精壮汉子也开口说道:“去庐州那边,去扬州那边,那里都是好地方,徐州穷山恶水的,去那里能活人吗?

    “去庐州府,去扬州府,怕是没人收留我们,扬州几大家把持上下,团练几千近万,咱们一过去,官兵和乡勇就要把咱们杀光抓光,到时候为奴为妓,世代不得翻身,庐州那边更是有大兵,而且官府和余太监关系密切,到时候恐怕是被两侧夹击”

    “那徐州那边,不是说那边的团练凶恶,杀了近十万百姓吗?”有人立刻说道。

    被叫做“钟伯”的汉子笑了笑说道:“杀人是杀了不少,哪里有十万,而且因为那伙山东来的蛮子被人煽动围攻城池,才被官兵和团练杀了那么多,可你们知道吗?剩下的那些流民百姓非但没有被杀,反而得了安置,现在活的好好的。”

    说到这里,钟伯叹了口气,站在山腰向着远处张望,怅然说道:“现如今咱们能去的地方,能走到的地方,也只有徐州收拢百姓,咱们也只有去那里碰碰运气了。”

    大家都是沉默下来,几个瘦弱的年轻人出低声的啜泣,泪水流下,在黑乎乎的脸颊上冲出一道道白痕。

    钟伯转向那几个瘦弱的年轻人,沉默了下说道:“只是苦了你们,要是好年景,你们又何至于这样”

    “钟伯,我们愿意,我们几个要是能换大伙这么多人”

    “天杀的阉狗,天杀的朱家,趁着灾荒,他们这是要吃人啊”那钟伯突然咬牙切齿的说了句。

    赵进的婚期一天天近了,他的父母第一次对他有了怨言,母亲何翠花过来帮忙的何家人抱怨说道:“哪有这样的孩子,自家婚事连面都不露,什么事都交给爹娘忙碌,生生累煞”

    舅舅何有福看着满院子的礼物,看着门外排着队送礼贺喜的人群,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番话,只是陪着苦笑罢了。

    不光是赵进不露面,连徐珍珍也一声不吭,虽说女方本就不该做什么,可徐珍珍主持徐家家务四五年,这种事居然不帮忙,难免让人想到偷懒,奔走各处的就是徐家的徐本德。

    九月三十这天,赵进在马队的护卫下回到了徐州城,徐珍珍也来到了徐家在城内宅院,总不能过黄河去接亲,索性把娘家搬来了徐州城内,到时候大家省些力气。

    来到徐州后,赵进一刻也不得闲,攀交情拉关系凑近乎都是宜早不宜晚,早就等待在城内的各方宾客立刻蜂拥而至。

    在城东偏北的赵家宅院,从九月三十这天下午一直到十月一日晚上,周围两条街都被车马仆役塞的满满,反倒是操办亲事的那些人进出很难,赵振堂一直吊着膀子进出衙门,从没说过身体不好,这两天破天荒的说肩膀伤口疼,要好好歇息,留下赵进接待各方。

    十月一日天黑的时候,蔡举人和六房几个书办总算看不过眼,主动出面赶走宾客,别人第二天成亲,早点休息总是要的,这才让赵家清静下来,赵三夫妇和孟家兄妹都直接累瘫了,赵家到现在也才这几个下人,房内伺候人的事情只能他们四个去奔波。

    人一走,赵进父亲赵振堂的旧伤口也不疼了,和何翠花一起走到堂屋这里来,堂屋这边刚才热闹非凡,现在冷清冷静,他们夫妻两个对视一眼,却都没有出声,赵进坐在下也是安静,这两天接人待客比沙场作战都要疲惫,这时候正好喘口气。

    “大好日子,你哭什么。”赵振堂突然有些焦躁的说道,不过声音也很低

    正在出神茫然的赵进一愣,看过去却现是母亲何翠花正在抹眼泪,自己母亲很少流泪,可这几年哭的次数愈多起来。

    “小进本来就不着家,这一成家,就更隔着远了。”何翠花边擦泪边说道

    赵振堂气得就要拍桌子,可胳膊却不方便,只是哼了声说道:“你胡说什么,就这么几十里地,过去回来的多方便,要看什么时候看不到,明天就是大喜的日子,你却在这里丧气。”

    “看个什么,小进在那边大半年了,那几次回城我宁可他不回来,等成了家,他更要忙个不停,咱们那个儿媳妇,也是个不省心的,你还能指望孝敬公婆。”何翠花絮絮叨叨的埋怨不停。

    赵振堂脸色一绷,想要说什么,末了却是长叹一声说道:“小进出息就比什么都强,那个没过门的儿媳妇会是小进的好帮手,找人孝敬伺候还不容易,洒出银子去,不知道多少人上门磕头。”

    “爹,娘,孩儿这几年比较麻烦,一切都是不定,等站稳了脚跟,咱们一家就能在一起了,现在分开来很安全,不容易出事。”赵进也不知道怎么接话,只能站起呆板说道。

    何翠花却不接话,只是抹了眼泪说道:“你早些去睡,明日还要早起,我和你爹这就睡了。”

    子女成家立业就可以独立,尽管大明讲究几代同堂,可赵进从小自立,现在又在外面自己居住,回家的次数不多,这次成亲之后就让父母感觉离着更远,这种感觉赵进能理解,但却没有办法解决,赵字营目前的规模根本不可能呆在城内,而城内又是徐州中枢,需要自己父亲帮着照看,为了事业,这的确是两难。

    赵进一向睡得很好,这一晚上却翻来覆去睡不着,不知道是因为第二天就要成亲,还是因为晚上父母的情绪不高。

    十月初二天蒙蒙亮的时候,赵家开始忙碌了起来,尽管院子里就是一家三口和四个下人,院门外早就有大队人马等候,院门一开,大家都是涌了进来,也包括穿着盛装的伙伴们,众人都是嘻嘻哈哈,喜气洋洋。

    练武自然不必练了,那边七手八脚的给赵进换上红袍婚服,事事做主的赵进难得有这等被众人摆布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有趣,连昨晚还情绪不高的赵振堂和何翠花都笑吟吟的。

    穿上婚服,一名武夫变成了文官打扮,如惠和陈晃嘀咕了几句,这边又把婚服脱下,然后套上了一层软甲,短刀当然是不离身的,小心为妙。

    披红挂彩的骏马也在门前等着,这是王自洋那伙牛马商人早早就备下的,徐家那边也早早过来人,通知新姑爷那边已经准备好了。

    赵进一上马,陈晃和刘勇冲着前后打了几个手势,立刻有人各处狂奔了出去,现在在徐州城内的赵字营家丁足有六百人,方方面面调动的人力过千,在这大喜的日子,不管是知州衙门还是参将那边,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那些人跑出去,片刻之后,伙伴们也是上马,马队一于人也是上马,大家都穿着同色的新衣,显得精神整齐,大伙将赵进簇拥在中间,这才缓缓向前。

    赵进前面经过的每一条道路都有人把守,赵字营的家丁,衙门的差役,还有本城的混混,只有站在自家门前的百姓才能看热闹,路上行人一概不准。

    即便这样,徐州百姓的热情依旧不减,赵进结亲的队伍一过门前,听到那敲锣打鼓的声音,一家老小就全部涌出来了,赵进迎亲的队伍规矩严归严,可出手却大方的很,不断的向两边洒崭新的铜钱还有香喷喷的糕饼,惹得路边不断有人去抢。

    严格来说这婚事流程并不合礼数规矩,不过赵家徐家都求个效率方便,加上他俩家的实力,也没什么人敢乱开口评论,徐家在城内的产业距离赵家并不远,按说新郎官到了这边,娘家人要拦一拦,出些题目刁难下,或者讹出点银子来,这都是增添喜气的民俗玩笑,可徐家这些子弟谁敢拦赵进,看着这个身穿红袍的新郎官和他们身后那些高大剽悍的年轻人,徐家这些子弟腿都软了,弯腰赔笑的把人让了进去。

    里面规矩也简单的很,没过多久,头戴红盖头的徐珍珍就出了院子上轿,上轿前,徐家家主徐本荣颇为不舍的洒了几滴泪,少爷徐厚生哭喊着追出来,说不让姐姐走。

    “傻孩子哭什么,姐姐就去几条街外,等下就见到了。”徐珍珍安慰的很直接,听到的一于人面色多少有些古怪,闺女出阁,怎么也要挤出两滴眼泪,表示不舍,可这位大小姐倒是实在,徐厚生在那边破涕为笑,徐珍珍摸了摸头,自己上了轿。

    等回转的时候,又是敲锣打鼓,沿路两侧的百姓刚刚回去,又都愕然的转了回来,心想这接亲的度未免太快了些,是不是第二家,一看就是赵进接了新娘子回来,那花轿边上跟着丫鬟,总过错不了。

    “这么高的门第,这么大家,怎么这么古怪”也有人说出这几句话,随即就有几道恶狠狠的目光看过来,立刻不敢再说了。

    赵家门前左近清出一条道来,那些四方宾客除了身份特别尊贵的,都在外面等着,看接亲队伍回返。

    对于这些人来说,礼数规矩是次要的,赵家和徐家的结合,代表着徐州之地彻底被一家掌控,甚至可以说是被一个人掌控,这个人就是赵进。

    “今日徐州变赵州,这句倒也精到”

    “蔡老说什么?”

    蔡举人看着赵进带领新娘进门,低声感慨了一句,别人询问,他只是笑着摇头。

    “你娘要是能看到他外孙子这么风光,还不知道高兴成什么样子”在上传来粗声说话,声音里有感慨,更多的还是高兴。

    赵进看过去,现一名身穿暗紫金钱纹的胖大老者正盯着这边看,衣服很考究,不过穿着并不合身,赵进笑着招呼了声:“外公”

    徐州城外的何屠户如今也是了不得的人物了,尽管一直守着自己的杀猪行当,由儿子伺候着养老,可谁不知道他是进爷外祖父,连衙门里有品级的书吏去了,都得恭敬的叫一声老太爷。

    “别管我这个老头子,忙你的去”何屠户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声音依旧洪亮,赵进又和站在何屠户身后的舅舅打了个招呼,相比于粗豪的外祖父,舅舅就拘谨很多。

    和赵家这一于喜气洋洋的长辈相比,徐珍珍的父亲徐本荣就有些格格不入,他自诩名士,自然和差役屠户之流没什么共同语言,互相挤出个客气笑脸已经不错了,倒是徐本德和大家言谈甚欢,气氛烘托的不错

    司仪也是办多了喜事的,可此时却有点傻眼,结亲回来也太快了些,这城门也就是刚开,吉时还没到,难道就在这早饭的时候成亲唱礼,慌不迭的过去询问赵振堂那边,又被推到赵进这边。

    “新娘先去歇着,我先去接待宾客,到吉时时候再举行典礼”赵进于脆利索的给了答案。

    说是典礼完成之前,新郎不能进新娘的闺房,赵进也没理睬,徐珍珍的丫鬟梅香想要阻拦,不过身后吩咐了一句,也就躬身闪了出去。

    “何家庄那日定了规矩,今天大家都来攀交情,我要出去接待,你在这里好好歇着。”赵进解释了句。

    “夫君忙正事去,妾身心里明白。”徐珍珍很平淡的回答,但盖头下的神色也有些怪。

    所谓男尊女卑,赵进这样的一方豪强更是威福自用,徐珍珍已经做好了赵进我行我素的准备,却没想到这个夫君居然这么照顾她的感受,如此体贴,这也和常理不合,这让徐珍珍觉得古怪。

    对赵进来说,只不过是个习惯而已,这和平等和尊重没有一点关系,他只是觉得应该打个招呼,徐珍珍的回答更让他感觉对方懂得事理,果然是自立主持家业的女子,笑着点点头,赵进转身离开。

    今日徐州四座城门那里人格外多,进出的人和平常差不多,但城门两侧的人比平时多出一倍。

    如果有人头熟的就能看出来,城门这边有混混,有差役,还有些眼生的精壮汉子,那些精壮汉子穿着整齐划一的短袍远远聚众带着,而这些混混和差役都在哪里不住打量进进出出的人群,这些混混和差人都是号称眼力最好的。

    远看着十几骑和三辆大车几十名伙计打扮的人朝着徐州东门明德门这边走来,一看这十几骑的样子,差役回头招呼了声,那些精壮汉子都靠近过来,城门处的守卫兵卒更是拦在门前,大声的吆喝说道:“什么人,来徐州于什么事

    每日里进出徐州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守卫兵卒们也就是瞅空子讹点小钱出来,对其他的事情一般不闻不问,像这等人马精良的大队伍往往直接放行,因为这可能是富贵人家的车队,得罪了自己就有大麻烦,大明各处的规矩都差不

    估计过来的那队伍也这么想,为两名骑士穿着软甲,挎着朴刀,脸上露出诧异的神色。

    路边几个混混手都已经摸进了怀里,却有一个人眼尖,看到了大车上挂着一面旗,这旗帜一尺见方,上面是两匹白马,绣制的很精致。

    “双马旗?这是冯家的?”行走江湖,三教九流,最讲究个眼力和急性,免得看不出标记,得罪了不该得罪的角色,这位功底颇深,一下子看出来了来历。

    “冯家?那个冯家?”

    “扬州冯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