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自嘲了句,让屋子里的气氛放松,王友山缓声说道:“靖儿说得对,自你起家到如今,所作所为或许不和王法,不过都是保境安民,仗义行侠,这倒是我多虑了,不过有些话还是要讲,你到此时这个地步已经有过了,已经打下了这样的家业,好好经营如何?刀枪无眼,你又是家中独子,万一有个闪失,你父母又如何想?这太平年景,刀兵还是少动的好。 ”

    王兆靖看着赵进,他此时满脸的尴尬,进士、京官、清流、即将起复、还要加上个长辈,这几重身份叠加,可以很多人低头,对王兆靖知道赵进不会,方才这些话甚至很可能让赵进硬顶。

    但赵进没有怒,只是在那里微微摇头,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如今的确是天下太平,流民作乱不过是地方上的小变故,有明二百年,比现在危急的时刻的确要多太多,可都是挺了过来,但这一切都是幻象,就在接下来这几十年中,大明就要迎来最可怕的敌人,然后王朝鼎革,灰飞烟灭。

    在这个时代的大潮之中,太多太多都会粉身碎骨,然后彻底消亡,想要避免这样悲惨的结局,只有让自己变强,才有可能自存,才能把握住自己的命运

    不过这些话却不好拿出来明说,更何况,王友山这番话虽然刺耳,却是真正的关心和提醒,甚至连他的脱口而出都是有道理的,在交通枢纽之地屯驻几千壮丁,的确让人多想。

    赵进在那里沉思,王兆靖却愈着急,生怕自己父亲说得过分,伤了彼此的交情,王友山脸色依旧平静,不过眼神中却有失望之色。

    “王叔,当年孔九英在三省交际之地站稳了,就不再图谋扩张,反倒是开始经营,把自家当成本地的乡绅门第,的确有几十年太平,可根子却一天天烂下去,到最后身死族灭,小侄这赵字营和孔家庄有些许类似,若是停了就要烂掉弱掉,部众离心,只有不停向上向外,大家才有昂然之气,才不会腐化堕落”赵进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这番话王友山愣了下,颇为诧异的看着赵进,先开口说道:“小靖即便和你讲述了文章典故,也不会让你到这样的地步,你私下一定看了不少书。”

    感慨一句之后,王友山缓缓摇头说道:“你这么想也不能说错,人的确要有昂然向上的心思,一旦想要守成,往往是要走下坡路了。”

    说完这句之后,王友山长叹了口气,却是从座位上站起,走出两步才转身说道:“你好自为之,小靖和你是好友兄弟,我视你如子侄,该帮的绝不会不帮,但若是你这边做得过了,王家也会抽身而退,不会有过多的牵扯,话不好听,但说在前面了,天色不早,赶回城还来得及,我先走了”

    “王叔这番话不是至亲不会讲,小侄一定会铭记在心。”赵进连忙郑重其事的起身答谢。

    话虽然不好听,但确实是诚心劝诫提醒,最后虽然听着功利,可已经是自家人之间才会说的话了,那边王兆靖虽然满脸尴尬苦笑,可赵进却分辨的明白

    送别的时候,赵进和伙伴们都是来到,送出何家庄外三里,王友山也能骑马,几名家丁护卫跟随,临走之前,王友山看了看站在赵进身边的王兆靖,随口问道:“你不跟着回家吗?”

    “父亲,赵字营这边千头万绪,要忙的事情太多,孩儿就不回去了”王兆靖回答的很坦然。

    王友山在马上点点头,也没有多话,抖动缰绳驱马离开。

    一于人向着何家庄回转的时候,吉香忍不住好奇的询问说道:“大哥,刚才王家叔父都说了些什么?”

    “让咱们自立,自强,不要放松懈怠,不要因为眼前的局面不错就去享受。”赵进迟疑了下朗声回答。

    吉香点点头,颇为肃然的说道:“有大哥你们管着,咱们每一点力气都会用足,不会放松。”

    王兆靖在边上想要开口,琢磨了下还是说道:“大哥,你婚期将近,还是要多回去帮帮赵叔那边,人生大事,可不能这么轻看。”

    “亲事是给别人看的,日子是自家过,弄那么些虚文做什么,反正家要安在何家庄这边。”赵进随意回答说道。

    刘勇咳嗽了声说道:“徐家那边想在何家庄内修一个大宅子供大哥和大嫂居住,不过被大哥回了。”

    “这何家庄内每一寸地方都是有大用,放一个大户宅子在里面岂不是添乱,我这个院子垒砌上围墙就能用,她自家的公事,在集市那边新建就可以。”赵进满不在乎的说道。

    大家一阵哄笑,勾肩搭背的朝着庄内走去。

    “东主这边要看邸报上关于东夷酋长奴儿哈赤的一切文字,属下已经标注出来一些,现在三爷过来,就由三爷来做吧”晚上一起吃过饭,如惠就开始和王兆靖交接一些东西。

    尽管如惠把姿态放得很低,王兆靖对他却很客气,笑着说道:“如今赵字营内外的大小事务曹先生都是操劳不少,我这一年一直用心在进学上,不懂生疏的肯定很多,到时候还要请曹先生教我。”

    王兆靖的这个姿态让曹如惠脸上笑意变得真挚些许,温和的说道:“三爷客气了,这标注邸报的事情看似不大,东主却看重的紧,让属下放了手头其他的事情来做,所以先给三爷说。”

    这话其实是个解释,赵字营相关,如今是好大一摊子,总管手里千头万绪,人事、财务样样重要,先交代一个整理邸报的事情,难免会让人多想。

    “这奴儿哈赤应该是女真建州卫的,祖辈父辈应该都是建州卫的指挥一流,这些年时常上京朝贡,经常出现在礼部的名单里,这几年似乎人参的生意都在此人手中了”如惠倒是整理出不少资料。

    读书人聊天又是不同,如惠一说,王兆靖就明白过来,皱眉摇头说道:“这种土官值不得什么,再说这建州紧邻辽镇,辽镇那十余万大军可不是吃素的,他稍有翻腾就直接碾碎了,难道大哥想要做人参皮货的生意?”

    人参和皮货是辽镇输入内地的重要货物,大家也都明白这些来自女真和朝鲜,思来想去,也只有这个原因了。

    “东主做的事情自有道理,属下不多问的。”如惠笑着说道,王兆靖和赵进的关系和他这边又是不同,不过如惠也知道那一日早晨赵进突然咆哮着急喊人有些古怪,这些事能不说还是不说的好。

    对于赵进来讲,这婚事的确不用操什么心,他每日里就是练武和训练,徐家这边大包大揽做了很多事情,比如说有管事领着裁缝过来,给赵进量了身体的尺寸,好量体裁衣,制作婚服。

    王兆靖的来到,让何家庄这边更加热闹了,徐州这等地方出了一位十七岁的年轻举人,还是清贵门第王家的独子,又和赵进是结义兄弟,这样的人物,当真值得落力交好。

    各方人物都是上门道贺,和赵字营整编时候不同,这次上门的大都是有功名身份的角色,秀才最多,再就是几位资格老的举人,大家彼此照面,打过招呼,日后少不得也要同气连枝彼此照应了。

    王兆靖在招待这些来客的时候,有快马来到了何家庄附近,哨兵们看到骑马之人手中的三角旗帜,立刻就是放行入内,这是赵字营信使和探子们的标志

    有十几个年纪大了,不愿意再去操刀杀伐的江湖人,加上十几个会骑马的伶俐汉子,每日里分布在徐州各处,和赵字营有关的各方有什么要紧消息,就会通过他们抓紧传递。

    齐三已经到了马队效力,齐大齐二则是都在徐州城内,领着四五个人,每日里打听消息,保证最快传递到赵进手中。

    “老爷,昨天有十余名官差来到了城外驿站,今早就去了云山寺,已经派人去驿站那边打听过消息了,这伙官差是凤阳府那边过来的,驿站的人还说了什么欠债之类的,说是出的是凤阳府的公文,可看那个做派,不像是衙门里出来的听差。”消息打听的很详细。

    赵进吩咐探子休息后继续回城,有消息抓紧通报,然后直接问身边的如惠说道:“你在云山寺的眼线可靠吗?”

    “东主放心,除了真智那边,还有几个师侄,徒孙是别人不知道的,不过,就算属下的眼线不可靠,东主也肯定另有安排。”如惠调侃着说了句。

    赵进笑了笑,继续看着账簿,眼看这就要入冬,流民过冬的棉衣和食物要开始向外划拨了,甚至连取暖的燃料都要考虑,不过徐家那边产煤,这个倒是能方便些。

    “东主,云山寺那边不要安排什么吗?”如惠没有继续,周学智却有点担

    “翻不起什么风浪,就算翻起来了,在徐州地面上,我们也可以按下去。”赵进随口说了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