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刘勇脸上浮现赞许的神色,点点头说道:“你先回去,去看看你的家人,养病治病的银钱今晚会给你,先安心养好身体。 “

    聂黑连忙躬身谢过,这才出了门,刘勇转头朝着木屋的方向看了眼,里面传出赵进的声音,赵进笑着说道:“这个人不错,你先继续选,我和兆靖去另一边。”

    王兆靖在九月初七那天就和父亲王友山一同回到了徐州,乡试结果在八月底就已经出,没什么意外,王兆靖在第十名的名次上,如今也是举人的身份,也可以被人称为王老爷了。

    金举人,银进士,能有一个举人身份,已经可以豪霸乡里,何况王家这边父亲是致仕京官清流,儿子是新晋举人,这父子都是清贵身份,王家也成了徐州本地第一清贵门第。

    这样的家世身份在江南或许不算什么,在文风不盛的徐州当真惊人,且不说那知州童怀祖早已失势,就算最好那几年,在王家面前也要弯腰低头。

    不过王家父子回到徐州后,并没有留在家中接受各方的道贺,要知道,新科举人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接受各方的土地田产投献,家业陡增十倍几十倍,第二件事则是和当地乡绅勾兑,算是重新划定权益,这样的好事王家没去做,当然也是不屑去做,王家父子直接赶往何家庄。

    尽管赵进设置的所有位置都没有王兆靖,可王兆靖和大伙却显得比走前还要亲密,整日里东看西看,什么都要帮忙,王友山则是悠闲的很,在河叔的陪伴下,在这个正在改建的何家庄内到处闲逛,也不管工地上的脏乱。

    内卫队招募各路好手,闻香教这些被遗弃的骨于也在招募之列,前段时间有人在流民中煽动,妄图让流民北归,当时告密的人不少,流民内部早就有赵字营安插的眼线,可起关键作用的却是这些骨于,聂黑和其他几人的口供不仅仅让过来煽动的人落网,连混在流民中想要借机逃跑的那些骨于和教众都被挖了出来。

    正因为如此,聂黑也就有了招揽的价值,赵进也要过来看看,王兆靖本来说机密事还是不要参与,不过赵进还是带他一起过来。

    “没想到那闻香教里竟然有这样的精锐,可惜那边不知道珍惜,白白逼反了送给咱们。”王兆靖笑着感叹说道。

    木屋虽然搭建的仓促,可里面该有的设施都是齐备,他们两人来到了另一间房,落座闲谈。

    赵进摇摇头说道:“我担心这些人是反间,相比于这样的好手,那些煽动的香众教徒不算什么,用这些没价值的换来这伙好手打入我们这边,这生意做得过,也就是这聂黑的家人被咱们拿到手里,这才敢收纳。”

    “大哥的小心谨慎,真是让人叹为观止,或许也就是这小心,才让大哥有了这番事业。”王兆靖感叹说道。

    “处处小心,可事到临头,现总有顾不到的地方。”赵进自嘲了句,随即转了话题,笑着说道:“今年中举,马上就要去京师赶考了吧?什么时候启程?”

    乡试第二年春季,在京师举行会试,然后就是殿试,贡士和进士,这是读书人科举考试上的顶点了。

    “小弟还是准备三年后的那一科,这样把握大些,这三年就留在徐州,全力帮大哥做事。”王兆靖诚恳说道。

    赵进笑着说道:“这三年你该专心学业才对,帮我岂不是耽误了你。”

    说到这里,王兆靖脸上虽然依旧有笑容,只是这笑容从开心变成了感慨,缓缓摇头,沉默了会才说道:“能不能中,倒是和学业没什么关系,在几个月前,家父和小弟这边都以为乡试无望,这次无非是全个心愿,可这两个月局面却已经变了,小弟初到南京,就知道这次必然中举,若小弟有心,五经魁或者解元都未必不可。”

    “五经魁”是说乡试前五名,解元是乡试第一,这是一省乡试最显要光彩的名次,日后都是前途无量的,更不要说,南北直隶的乡试最为天下瞩目,能有这样的名次,前途不可限量都不是夸张。

    没想到王兆靖居然说得这么有把握,赵进顿时来了兴趣,王兆靖也不隐藏,收了笑容询问说道:“大哥知道京察吗?”

    赵进摇摇头,王兆靖缓声解释,所谓京察大计,是说吏部每六年对京官的考核,绩优者提拔,不合格的罢黜,从开国洪武年到如今,按照大明的传统,这个京察自然已经成了党争的手段,那一派当政,就会在京察中罢黜敌对派系的成员,王友山回乡的时候,他所在的那一派相比东林还处于下风,现在则是占到上风了。

    尽管此时东林派系还在拼命的抵抗,可大家都知道,明年京察,东林将被赶出京师,一大批人没了官位,就有一大批的位置空出来,王友山进士出身,又是京官清流的正途,当日致仕的时候,又是让的痛快,给人腾出了道路,这次有人记得他的这份情谊,已经放出风声,等京察之后,朝廷就会下旨起复,到时候会有拔。

    闲居在家的清流京官只有人情和身份,若是回去做官,四周都是同党,那局面又是不同,大家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王友山四十出头的年纪,正是官场上的好时候,王家一下子就是炙手可热了,即便是在南直隶这等士人云集的地方,王友山也被众人瞩目。

    “明年二月一切还未定,会试或许有变数,三年后大局已经稳了,拔贡也就理所当然,三甲或许可期”王兆靖脸上带着笑,看似很开心,可细看下总觉得颇为缥缈。

    “你怎么打算?”赵进想了半天,也只能问出这句话。

    王兆靖笑了笑说道:“青云路如此容易,小弟自然不会不走,不过这三年也不用在学业上费太多心思,就留在这里多帮大哥做事吧“

    赵进点点头,事先本就给王兆靖留了位置,王兆靖脸上的笑容在这时却保持不住了,闷声说道:“那试题小弟也看过了,凭真本事来考,中举也是理所当然,可现在却不知道了。”

    这实在是有些得了便宜卖乖,都是自家朋友兄弟,赵进准备顺着说几句,王兆靖自己转了话题,又是说道:“小弟这次来就不走了,但这次来,主要是陪家父,家父想要和大哥你单独见一面,问大哥你这边什么时候可以。”

    王友山要见自己?赵进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苦笑着说道:“长辈召见,还问我可以不可以,快走吧”

    赵进从小和王兆靖交好,和王友山自然也有往来,王友山对赵进也很客气,不过毕竟是门第不同,以王友山的清贵身份这么对待赵进,放在外人眼里已经算亲厚,可实际上还是颇为疏离,双方也没有什么太深的交集,可这次一个即将起复的清贵文官居然要亲自来何家庄见赵进,这实在是有违常理。

    就算这王友山没有起复,依旧闲居在家,他让赵进到徐州见他也是理所当然,赵进也得乖乖的过去。

    王兆靖这边一提,赵进就连忙和他回返何家庄,到何家庄的时候,王友山已经结束了游览。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在赵字营诸位对待王友山的态度上,赵进又有深刻的感觉,如惠和周学智简直就是把王友山供起来了,专门备下一套宅院请望山老人停驻,又拿出了私藏的好茶,如惠放下手头的活计,陪在王友山身边,一副学生对待老师的摸样。

    “你这里事务繁忙,我这是打搅了。”一见面,王友山就客气的说道,丝毫也不把自己当成“贵客”“上宾”,而且和赵进之间似乎是平礼相待。

    “王叔说笑了。”赵进觉得奇怪,在那里抱拳客气了句。

    “这次来没什么别的事,就是你我二人闲谈。”王友山笑着说道,瞥了一眼边上的王兆靖,又补充了句说道:“兆靖也留下吧”

    如惠咧嘴笑了下,和周学智一起告辞离开,只剩下王家父子和赵进三人。

    “你坐,咱们今天只是闲谈。”王友山示意赵进坐下,在这个场合,王兆靖自然要站在王友山身后。

    “听了你的安排,今天又亲眼看了你这边的规制,真是了不起,连见过大场面的老河都惊叹不已,说这般营头和阵仗,徐州地方安保无忧”

    “你做了这么多事,虽说杀孽不少,可都是为了大义,为了保境安民,没人会觉得你凶残,只会说你高义”

    王友山说得话很客观,赵进依旧不知道对方的来意,只是在那里凝神细听

    “今时不同往日,我那时以为自己终身归隐田园,也连累着小靖在功名上无法寸进,所以想让他和你在徐州这边做出一方局面,所谓士绅,都是在本乡本土的有力人物,我在时还能帮他,我若不在,他无可凭依,你们兄弟几个做出一番局面来,也是立身之本”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