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可怜,把他收容到后面的车上,先喂些汤水,然后慢慢救治。   .  ”从辇阁子里传出了清冷动听的声音。

    没有什么仙人出手,病重濒死的人立刻醒转,圣女做的就是善堂所做的,但这个行为却让周围的百姓更加感动,连很多看热闹的人都跟着念诵起来。

    大家都知道这圣女是在临清州显灵,这次来到聊城,先是去除了某大户人家闹了两月的邪祟,然后又重整城东已经破败许久的善堂,收拢孤苦,又把各处的路倒收集起来焚化,做法事度,这圣女在府城聊城呆了不足半月,却好像是万家生佛一般,连官府都敬重三分。

    那些一直没什么动作的佛寺道观,也不得不出面开设粥棚,在善堂中出钱出力。

    圣女准备在这府城停驻两个月,这让善信们欢欣鼓舞,有人说自己多年的老毛病被圣女诊治之后好了,在开始的时候,这话不会有人相信,可现在这么一桩桩一件件的,一有这个例子,相信的人就多了。

    更有人传说,圣女出巡,只要虔心拜见,总会沾染些仙气福气,大家在道路两边诚心拜下,被那红纸洒在身上,闻到香气,只觉得身体舒畅,百病全消,都觉得这就是圣女的法力,越的虔诚无比。

    大路两边都是店面,那些掌柜伙计什么的看到圣女队伍路过,都是拿出些铜钱和点心供奉过去,没曾想圣女的队伍只是收了点心和吃食,钱财却不要,说想要供奉就把这些送到善堂那边,会有更多的人领受,他们收下的那些点心则马上被分给路边的乞丐和孩童。

    这举动让人肃然起敬,还真是泽被百姓的做派,看多了骗财骗名的假神仙,这圣女就是不同。

    一名精壮汉子穿行在人群中,如果有人能看到圣女的摸样,就会现圣女和这个汉子的长相居然有些相似,和一家人一样。

    那汉子警惕的看着周围,看看那辇,又看看其他处,小心异常,等到了一处酒楼门前,这才转身拐进去。

    现在门前都被人群堵着,连伙计都去看热闹了,酒楼一层冷冷清清,这汉子报出身份,立刻有伙计恭敬的把人领到了二楼。

    在二楼一露头,就看到用来隔断的屏风什么的全部撤去,只在窗边摆着一张桌子,一个穿着长袍的看起来像是文士的人正在向下望,在二楼四角还有六个低眉顺眼的汉子。

    听到楼梯声响,那文士转过头,看到这汉子,立刻笑着招呼说道:“木家四弟,怎么来的这么迟?”

    相比于这文士的温和,那汉子却是身子一颤,脱口说道:“徐鸿儒,你怎么在这里?”

    说完这句,这木家四弟转头就要走,刚转过身,却看到领他过来的伙计堵在身后,手已经放在腰间。

    “若是心诚,处处都是真空家乡,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吾家兄弟,你怕什么,若要对你做什么,我何必亲自过来呢?”那“文士”徐鸿儒悠然说道。

    木吾家也就是木淑兰的四叔神色变幻,咬咬牙还是走上了二楼,冷声说道:“徐老大你身份尊贵这么多年了,的确不必亲自出手,一个眼神,就有人杀了我三哥。”

    徐鸿儒已经转过头,看着窗外经过的队伍,头也不回的笑着说道:“不要误会,那次不是查明,是何伟远丧心病狂,连滦州那边都有法旨降下,说要严惩,又和本座有什么关系,都是教中兄弟,坐过来”

    木吾家谨慎的看看周围,四周的汉子都没有动作的迹象,他这才迟疑着坐了过去。

    此时圣女,也就是木淑兰的辇正停下窗口这边视线可及的地方,正在安慰一个嚎啕大哭的老妪,徐鸿儒饶有兴味的看着,也没理会坐在对面的木吾家,直到辇离开视野,才笑着转过身来。

    在徐鸿儒的面前,木吾家显得很局促紧张,徐鸿儒开口说道:“你三哥是个人才,这套东西本教从未有人试过,可现在看起来,却比那些要好用不少,可惜你三哥英年早逝,不然有他在,一定会为本教兴旺达立下大功。”

    木吾家冷笑了声说道:“我三哥当日被当做外道,要不是我们兄弟在滦州那边还有些脸面,只怕连徐州都到不了,徐鸿儒,假惺惺的话不要说了,开门见山就是。”

    他声音高了些,站在四角的汉子们都是抬头,现徐鸿儒笑容不变后才没有动作。

    隔着远没人能注意到,提到滦州的时候,徐鸿儒神色略微一冷,随即又是正常。

    “木家四弟,现在你过得怎么样?你们木家原来只能在一县之地活动,现在已经将东昌府拿住,你身为圣女的四叔,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了吧?”徐鸿儒笑着问道。

    木吾家脸色一变,冷声说道:“在这东昌府之地,是我二哥主事,我帮着我二哥做事,水涨船高什么意思,我不懂”

    “哦?这么说的话,东昌府这一处,你就是第二号的人物?”徐鸿儒似笑非笑的再问道。

    木吾家脸色一窒,强自点了点头,徐鸿儒笑容满面的说道:“本座听说,在半个月前,你看上了木淑兰身边的侍女,想要讨过来自用,却被小兰骂了一顿,事后还要查你的账,你在木吾真那边跪了三个时辰,现在小兰身边的人都不待见你?”

    说一句,木家老四木吾家的脸色就变得难看一分,等所有说完,木吾家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汉子已经摸出了,他只是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怎么知道的,谁,谁告诉你的”

    徐鸿儒摇摇头,在木吾家身后的人收了,徐鸿儒笑着说道:“大家都是闻香一脉,本座身为教主,教众香众自然会忠心禀报,本座又有什么不能知道的呢?”

    说完这句,徐鸿儒摆摆手,示意木吾家坐下,语气温和的说道:“我也叫你一声四弟,你这个人剽悍勇猛,谨慎精明,这么多年我也是知道的,也跟几位护法和尊者说过,你做一方会主都是屈才了。”

    “木家的事情不用你来管,你这个教主名份也是暂代,我们木家认的是滦州正统。”木吾家冷声说道,不过声音却不大。

    徐鸿儒此时却没有一点不悦,只是点头说道:“王家乃是仙裔,此时专一修行,顾不上这些俗务,教门中的教务,教众供奉,一切都是本座承担,这个也是滦州法旨,木四弟,本座这话没错吧?”

    木吾家没有出声,徐鸿儒笑着又是说道:“你木家尊奉王氏,眼下这圣女的确弄得气象兴盛,可我也问一句,日后做得大了,木家二哥会做什么,肯定会请王家子弟过来统管,正统大位,本座也没什么可说的,可本座再问四弟你一句,到时候小兰要嫁给王家人,你二哥是王家人第一信用的左膀右臂,四弟你呢?会比现在强多少?”

    徐鸿儒和木家兄弟打交道多年,彼此都了解的很,这番话说出,木吾家一愣,想要反驳,迟疑了半响却没有说出口。

    “若日后真能做得大了倒还好,你们赚来的银子差不多都花了下去,现在又怎么样,这东昌府拿在手中了吗?就算把东昌府掌握,也就是小小的一个府而已,又有什么可分的?本座这边不说想必你也知道,山东、河南、南北直隶”徐鸿儒一个个问题问出来,盯着对面的木吾家。

    木吾家嗫嚅几下,却是急了,抬高了声音说道:“你说这个有什么用,显摆做的大吗?木家人不稀罕?”

    “单独给你一个府,让你做会主,五年不必贡奉,或者来总舵做个尊者,专管一方,做我的左膀右臂,你觉得怎么样?”徐鸿儒说出了下面的话。

    木吾家本来瞪着眼睛想要怒,可听到徐鸿儒的话,先是一愣,随即瞪大了眼睛盯着对方,呼吸都跟着粗重起来。

    “你你这话当真?”木吾家结结巴巴的说道。

    会主管辖的地方大小不同,为了控制方便,往往一个县两个县就设一个会主,甚至有一个县内两个会主的情况,一个府设一会主等于让这个会主做一方之主,独立性极大。

    更不用说这五年不必贡奉,等于是整个府的捐纳香火全部归会主一人所有,至于这尊者则是类似于副教主的角色,可以巡视各处,各处要当成教主亲临,在总舵则可以参与决策,是核心的人物。

    徐鸿儒这两个条件,不管哪一个都是丰厚优待,甚至丰厚到让人没办法相信的地步。

    对木吾家的提问,徐鸿儒也不回答,只是笑着靠向椅背,木吾家呼呼喘了几口粗气,几乎是咬着牙说道:“木家自有局面,等滦州圣人出山,我木家拿到的何止这个千倍万倍”

    后面一名汉子上前给徐鸿儒倒茶,徐鸿儒抿了口后淡然说道:“木家四弟,这么多年你还看不懂吗?滦州的圣人若是能出来,若是愿意出来,又何必让本座来当这个教主,你们木家如果能做大,为何今日才到聊城,若是你三哥在,你这话还有几分可信,可现在,小兰一个姑娘家,给你们出了多少主意?”

    说一句,木吾家的头低下一分,徐鸿儒则是意气风起来,极为自信的说道:“这么多年大家难道还不明白,想要传香天下,只有靠本座,木四,本座现在给你一个机缘,你好好想想,错过这个机缘后你会怎么样?”

    木吾家身子一震,低头在那里沉思半响,然后开口说道:“徐大兄,东昌府处处是我家耳目,你来去方便吗?若是有麻烦,小弟可以帮忙。”

    徐鸿儒轻描淡写笑着说道:“你家耳目也是本教香众,没什么麻烦,你要觉得不方便,可以先走一步,本座好久没来聊城这边,也要走走看看。”

    木吾家在那里迟疑了会,却沉默站起,也没说什么告辞的话,就这么转身向外走去。

    六名汉子有一个跟了下去,还有人站在窗口向下张望,徐鸿儒则是慢条斯理的喝茶吃着点心,看他的做派怎么也看不出和闻香教相关,说是京师或者江南来的富贵中人倒更让人相信。

    没多久,跟出去的汉子跑了回来,禀报说道:“木四就是跟着大队走了,没做什么别的。”

    徐鸿儒只是盖上了茶碗,旁边一名汉子上前低声说道:“教主,这里不安全,还是换一处吧”

    “木四色厉内荏,不敢说的,木二是个莽夫,听到这事必然会重责木四,那也不是坏事。”徐鸿儒微笑着说道。

    上前的人不敢多说,徐鸿儒站起身,走到窗台边探头出去看了看,转过身别有意味的说道:“倒是小兰那丫头,当年看着是个豆芽菜,如今这般韬略,如此惊艳,实在让人想不到。”

    周围几个汉子都是躬身,江湖草莽中龙头当家谈论女色,大家还跟着嬉笑一番,可徐鸿儒这边规矩森严,没人敢冒犯放肆。

    “木淑兰身边的人还没有买通吗?”

    “属下办事不力,请教主恕罪,木淑兰身边侍奉的教众都对她死心塌地,兄弟们的几次试探都差点坏了事。”

    圣女在城内巡游之后,就来到了聊城城外的一处庄园停驻,许多豪门大户都请圣女住在城内,那边也有许多上佳的宅院甚至园子单独空出来,可圣女不愿意扰民,还是去了城外。

    当然,在城外的话,官府有什么举动都可以灵活反应,及时的应对,这层原因就不必明说了。

    这庄园是聊城一位大布商的,聊城是北地丝绸棉布的集散地之一,本地布商手面自然了得,这院子就算放到江南都不怯场,原本这位布商还要派来伺候的丫鬟仆役和厨子什么的,不过这些都被圣女推拒,只说自己带来的人够用了

    庄园里不少房间已经住满了人,本地闻香教众的来了不少,但他们不是住在房间里的,而是过来帮忙的,一些婆姨端着水盆进进出出,整个庄园里还有一股药香弥漫,聊城城内的郎中也来了好几个。

    “圣姑真是慈悲”

    帮忙的婆姨,甚至那些请过来的郎中都这么感叹。

    屋子里全是圣女收容的孤苦少年,不少人在外面又饿又苦,外伤不说,疾病也不少,一个个病怏怏的,圣女收容回来,就安排人给他们诊治,给他们吃饱穿暖。

    庄园中不时的响起大哭,这些孩童少年吃了那么多苦,受到了这样的待遇,必然是感激感慨,情绪也没办法控制的住,圣姑一个个人看望过去,和气关怀,一看到是这么圣洁美貌的少女,这些孩童自心底的崇敬,很多人挣扎着下床叩拜,边哭边说要忠心一辈子。

    一名大汉沉默着跟随,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圣女身上,没人理会这个大汉,也没人注意圣女队伍里大部分人对这个大汉的敬畏。

    每进一个房间,对任何一个少年,圣姑总是微笑和煦,甚至不顾对方身上的脏污帮着搀扶擦拭,问寒问暖就更不必提了,而那位大汉只是漠然,到最后渐渐的有了些不耐烦。

    好不容易所有房间走完,两个人来到了内宅那边,那里也有人守卫,关上院门之后,这大汉立刻皱着眉头说道:“小兰,你在聊城这边耽误的太久了,高唐州和馆陶县我们还没去,这眼看着就要到年底了。”

    “二伯,等这些人安顿好,把他们送回临清,咱们就去馆陶那边。”木淑兰笑着说道。

    听到这话,木家二伯木吾真的眉头皱得更深,语气里已经明显有了不满,闷声说道:“小兰,你要知道分轻重,一县几万十余万,一州几十万,这才百余个有什么用,你现在名头打出去了,就应该替咱们教门,替咱们木家多多招募教众信徒,这些乞儿又有什么用处。”

    “见到了总要管啊,而且这些孩子真正得了好处,才会对咱们死心塌地,那些半路改信的,不是求大富贵,就是求长生不老,我们能给他们吗?”木淑兰微笑着说道。

    听着这不太客气的回答,木吾真的神色顿时阴沉下来,想说什么话,到最后还是忍住,只说了句:“你劳累了一天,早点歇息”

    说完转身大步出门,木淑兰摇摇头,走到门前却不进屋,只是转身坐在了台阶上,一直在门前等候的小丫鬟慌不迭的拿了个垫子跑出来,给木淑兰垫着坐,木淑兰脸上一直有开心的笑容,仰头看着秋日蓝天,突然轻声说道:“不知道小进哥哥那边怎么样了?”

    “大小姐,二老爷、四老爷的人看得太紧,婢子没办法安排。”

    “没事,没事,我就是随便说说,小进哥哥那边一定活的比我开心”木淑兰脸上笑容不减,可边上的丫鬟听着眼圈却红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