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如惠答应了,在出门前忍不住开口说道:“东主,有什么事不要憋在心里,说出来大家参详参详才好。 ”

    赵进一愣,随即笑着说道:“不必担心,我只是自己理理思路,有些事今日想明白了”

    如惠出门的时候,刘勇已经赶了过来,刚要进去被如惠拦住,两人低声商议几句,刘勇连忙转身去安排人,不管有事无事,总要请来郎中什么的备着。

    没过多久,陈晃、石满强、吉香、董冰峰都赶了过来,在外面问问,甚至还招呼了句,听到赵进答应后才离开。

    兄弟们的关心让赵进感动,可也有些哭笑不得,过了小半个时辰,他这边才算安静下来,能沉下心想想事情了。

    万历年间,女真,努尔哈赤,辽东,这几个点确认,也就能大概确定一件事,大明要完了。

    赵进还是不记得万历之后是谁,但他印象很深的是,自从努尔哈赤开始进攻大明,大明就没有过什么胜利,一败再败,一直到最后的亡国,这一切就应该生在这几十年间,而且也就是三四十年间,甚至还会更短,现在看来,这三四十年间,就是从现在或者不久后开始了。

    “倒霉”赵进拍了下桌子,但用的力气不是很大,脸上也没有太多懊丧和恐惧。

    跟着二叔赵振兴习武,二叔询问自己有什么愿望,自己回答的是“青史留名”,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想做到这个有很多方法,达成的目标也有很多种,有的目标很小,有的目标很大,赵进的目标很大很大,他想去试试,从开始到现在,他一直在小心翼翼的去尝试。

    十岁到十七岁,赵进并没有感觉自己比身边的人强出多少,他的确勇悍善战,可这个优势是因为从小勤学苦练,每日打熬身体,又有一个出色的师傅二叔赵振兴传授武技和经验,他的确比别的人理性和成熟,有种种新鲜的点子和方法,可这个只不过因为他的人生经验的确丰富,又有领先的手段。

    但以上这些,同时代的人也可以通过各种途径做到,甚至比自己做的更出色,自己拳打脚踢弄出一个局面,可这个局面仅仅局限在徐州。

    自以为出色,却在高家庄附近遭遇伏击,折损了孙大雷,在徐州城下和流民激战,又有这样的惊险,最后险些被对方翻盘。

    甚至最开始的那几次,在窄巷中和那十几个亡命大盗遭遇,如果不是运气好,或许也没有今天了。

    经历过这么多,从最开始的自信满满到现在的谨慎小心,赵进不断的修正自己的目标,将自己那个或许是妄想的念头藏在心底,可今天他终于意识到了将来要生什么。

    王朝鼎革,天翻地覆,交替时候往往会极为惨烈,旧有的都会被粉碎,新的会建立起来,天下大乱,一切的规则都不复存在,直到新朝建立。

    在这样的大时代里,在这样的大变革中,会有很多很多的机会,自己能不能把握住,能不能借着这些机会更进一步?

    原来这个大变革距离自己没多少年,赵进藏在心底的那个念头又开始萌动,或者,在那个惨烈的大时代中,自己要保住自己,保住自己身边的人,保住这个局面,让自己的努力不要白费,让一切不要被大潮冲的粉碎

    赵进深吸了口气,目前来看,一切都在正轨上,可自己做的节奏是该慢些还是快些,王朝鼎革从什么时候开始,具体那一年?赵进现自己还是不知道,想到这里,赵进忍不住苦笑,细想想好像知道不知道的区别不大

    不过,最起码知道该坚定的走下去,该坚定的朝着什么方向展了,赵进从座位上站起,打开屋门大步走出去,外面阳光正好,校场上的命令和呼喊隐约传来。

    一出院子,却现伙伴们和如惠都等在那里,看到赵进出来,大伙都是松了口气的样子,赵进笑着问道:“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你这一天这么古怪,大伙都是担心,你要再不出来我们就冲进去了”陈晃开口说道。

    赵进哈哈一笑说道:“就不许我呆”

    “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太多,责任太重,你不能呆”陈晃回答的毫不客气,赵进一愣,随即重重点头,摆手说道:“以后不会呆了,兄弟们,咱们都要加把劲,要把这些小子们好好操练起来。”

    大家轰然答应了声,如惠笑着抱拳告辞,他那边另有事情要忙,后面石满强有些纳闷的问刘勇说道:“大哥的于劲这么足?”

    “有于劲不好吗?再说了,大哥的于劲天天都这样”刘勇笑着反问说道

    月是收获的季节,也是收税的季节,徐州被流民洗掠,元气大伤,可免除三年钱粮的事情上下还在运作,朝廷没有批复,所以徐州今年一切还是照旧的。

    今年徐州衙门户房的粮差格外容易,油水也格外的多,先,因为赵字营的撑腰,徐州上下没有一处敢拖延迟疑的,大家按照规矩谈,谈好了就于脆利索的交上来,绝不拖泥带水,再者,因为童知州彻底的失势,原来他身边的管家长随之流也没办法对这份秋粮伸手了,户房这边除了分给童知州和王师爷的常例,其他人只是稍微意思下,给出去的少,剩下的也就多。

    还有一点,因为赵进的飘香酒坊收纳了大批的现银,所以钱贵粮贱的事情没有生,粮食可以卖个相对公道的价钱,户房也不必被豪商过一道手,手里留下的份子更多,赵进这边也可以收入大批粮食,是个皆大欢喜的局面,人人都是高兴。

    因为这批粮食,赵进现接下来多少能轻松些,粮食积存比预想的要多很多了。

    徐州州城之内赵家附近已经开始整修,每天都有人过来打扫粉刷,不光是赵家自己,连周围那些垃圾和破烂墙壁什么的都要收拾,不用赵进张口,城内城外的士绅豪商们就从邳州那边采买了名贵家具和摆件,上好绸缎棉布的被褥之类,婚房什么的都操办漂亮。

    云山楼和排骨张的厨子们也开始提前准备,大厨每日里写出菜单再去赵家请示,请赵家二老看看这些合适不合适。

    境山徐家也不含糊,一车车的箱笼过河上岸,送到城内送到何家庄,都是徐家大小姐的吃穿用度,还有为新姑爷准备的各项用具。

    除此之外,徐家在徐州城内和何家庄边上都开始兴建宅院,这宅院都有专门的马厩,蓄养健马,据说徐家大小姐还要继续管家,有什么大事消息还要传递到她这边才能做主。

    赵进的父母和徐珍珍的父亲也见了一面,因为赵振堂的胳膊不方便,所以徐珍珍的父亲徐本荣来到徐州城内的徐家别业里,赵家二老登门拜访。

    见面很不愉快,自诩名士的徐本荣觉得赵振堂是粗人,赵振堂也觉得徐本荣太过端着,显得虚假,倒是何翠花对徐厚生很喜欢,一直是问东问西,这还勉强维持了下去。

    尽管这里面有种种插曲,不过徐州城内的喜庆气氛渐渐浓厚起来,就和那童知州所说的一样,如今徐州是赵州,赵进的喜事就是徐州的节日。

    秋粮收获让北地的每一处都松了口气,尽管这一年有灾荒,处处有如人间地狱,但秋粮下来就让人看到了希望,加上朝廷和地方上那些赈济,总算又可以活下去,总算又看到了希望。

    自年中开始,山东登州府、莱州府、青州府、兖州府几处的官兵就没有闲下来,处处民乱,处处烽火,他们只能到处镇压不停,到了这个时候也可以喘口气了,因为各处的乱子也都平息下去,或许到了年关,到了来年青黄不接的时候还要大闹,但毕竟这时候安静了。

    受灾的地方安静,局面还算不错的东昌府则显得繁荣平和,赫然是人间乐土的摸样。

    九月初二这天不是什么节日,可东昌府城聊城的街道上热闹非凡,许多百姓拥挤在道路两侧,各个翘以盼,看着另一头。

    “圣姑来了,圣姑来了”有人大喊说道。

    远看着一个八抬的辇,辇上有个木阁,阁子四面悬挂着帘子,帘内有轻纱,隔着这个,能看到里面端坐着一个女孩。

    在这辇的前面,有人打着彩旗,有人捧着粗香,还有人不住的洒下红色的碎纸,这个有个讲究,换做天女散花。

    在两侧各有两个壮汉背着竹筐,他们身边跟着两个婆娘,看到路边的乞丐就从竹筐里拿出一块糕饼递过去,看到有孩童,则是拿出点心。

    “佛祖保佑,圣姑赐福,佛祖保佑”不知道有谁在带头,越来越多的人跟着喊出来,更有虔诚的直接跪在地上磕头。

    前面路上一阵骚动,辇停了下来,一名壮汉快步跑上前去,不多时就回来禀报说道:“圣姑,前面一个乞儿昏倒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