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些话说到一半的时候,连赵字营自己的连正和队正都维持不住秩序了,大家瞪大了眼睛看着赵进,后面的人在小声议论,两侧的来宾更是满脸惊愕,唯恐自己听错了。   .

    大棚内外闹哄哄一片,赵进抬起手臂猛挥了几下,才让大家安静下来,赵进抬高了声音说道:“服役时,这田地由徐安商行代管打理,出产按照当年各处收成均数折算,粮多算粮,钱多算钱,送到你们家中,或者你们自己手中。

    台下这才冷静了些许,这不就是加饷吗?倒是不用太过高兴,赵进继续说道:“田契由徐安商行代为保管,在赵字营做事二十年后给个人,若是战死,田契给家人,若是受伤不能作战,田契给个人,各位兄弟,田契会在这些日子做好,会找你们签字画押,日后你们若是想查看,随时可以去徐安商行那边查验,每年这田契都会换一份,给你们加上或者减去田亩数目,不过,临阵脱逃,出卖兄弟,以及坐下违规错事的,这份田契就会作废”

    短暂的安静又被喧闹打破了,这还是自己的田产土地,只不过有个时限而已。

    做二十年事,就有一百多亩,如果位置高些,就有将近三百亩,如果立功还会更多,这可是田产,可以世世代代传下去的基业,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事,每个人都露出不能置信的表情,可稍微想想赵进做人做事,就现找不到任何怀疑的理由,进爷说话算数。

    喧闹声渐渐安静下去,这些新任的连正和队正用兴奋的神情看着赵进,赵进扫视台下,被赵进看到的那个人会挺起胸膛。

    “兄弟们,听我的命令,遵从赵字营的规矩,训练认真勤奋,作战勇猛向前,我不会亏待你们”赵进笑着说道

    下面有嗡嗡的声音,家丁们好像在七嘴八舌的说什么,到最后越来越整齐,变成了大喊:“得令得令”

    不管是赵进的伙伴们,还是台下的家丁,每个人都是肃然,而两侧的来宾们,有的跟着高兴,有的则是脸色惨白。

    事情到这里总算告一段落,家丁们列队离开,在新丁没有进场之前,赵字营还是按照原来的编制阶级,一切不变。

    又有人进来调整座椅的位置,把两侧来宾们的座位重新搬进棚子里,此时太阳已经偏西,大家的精神却没有丝毫的松懈。

    今日大伙合议,本以为就是走个过场,前些日子说定的事情说说,没定的事情不提,皆大欢喜的过去,没曾想这么多门道,不过有心人也能看出些东西,赵进和大家显露实力,而且还在主动招揽,凡是忠心于他,帮过他的,都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

    那几个占地百顷千顷的一方大豪还好,其他人都在打自己的小算盘,赵进这么大方,做事这么公道,保持自己这点小局面似乎意思也不大,不如彻底投靠?每个人都在这么想。

    “各位乡亲,这一天让各位跟着劳累了,赵某做事有自己的规矩,独出心裁的地方也多,各位若有什么糊涂的,或者觉得不妥的,都可以这个时候说说。”赵进和气的说道。

    这话若是开始的时候说,大家还会很踊跃,可从头看到尾,每个人都觉得被震撼,原来想说的话也憋了回去。

    “赵公子,邹某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一名四十多岁的乡绅站起来客气说道。

    “邹先生是长辈,有话请讲,坐下说就是。”赵进笑着伸手示意。

    这人大伙都认得,是邹家寨的邹秀才,也是萧县和徐州州城一带的大户族长,比那蔡举人差一些。

    被赵进这么说,这位邹秀才觉得脸上有光,笑着客气了句,却没有坐下,站在那里说道:“赵公子有功必赏,真是公正大方,可这些有功之人也是咱们徐州的功臣,那么多田地怎么能让赵公子一个人承担,不如让我等分担如何?

    赵进眼睛眯了下,坐在座位上的士绅豪强们脸色都是一变,多数人脸色变得很难看,心想田产是各家的命根子,你就这么拿出来送人情,你自己做主送了,回去后你家里人怎么会愿意,肯定要和你大闹,到时候看你怎么收场,而少数人则是若有所思的看向邹秀才,蔡举人更是微微点头。

    “诸位不必费心,何家庄这边良田无数,云山寺又有庄园,这次孔家庄那边的田地也要转到赵某手中,何况这次流民祸乱,黄河南北的无主产业土地也都到了赵字营名下,这些分配,实在是九牛一毛。”赵进朗声说道。

    邹秀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连声说道:“却是邹某多虑了,赵公子,邹某家中青壮不少,此时都是在家忙碌,大概半月一月后就能脱开身,他们错过了这次赵字营的招募,赵公子能不能看在乡亲的份上,给他们一些照顾。”

    “赵公子,蔡某家中也有些少年好武,若能交给赵公子这边教导,那蔡某也感激不尽了。”蔡举人急忙跟着站起说道。

    到这时候,大家都反应了过来,邹秀才刚才看似冒昧糊涂的询问实际上有两重意思,赵字营现在已经近三千人的规模,这样的力量如果按照这样的土地分赏,数量太大,搞不好就要大家一起分摊,如果赵字营真有这个意思,那就提前做出应对,或者谈判争取有利的条件,第二重意思是,如果赵字营自己能负担这样的分赏,那么赵进的实力更在估计之上,大家示好和下注可以考虑更

    当年何伟远的农田和土地,云山寺的田庄和产业,孔家庄的庄园,这几处当年都是大家羡慕议论的地方,只觉得这都是泼天一般的产业,自家不知道要怎么经营才能取得,没想到现在全在赵进名下了,有这样的财势,自然承担得起分赏。

    而且有这样的财势和规矩,让自家子弟过来也是一个好选择,与其在家里分薄家业田产,还不如让他们出来给自己挣。

    怀疑、尴尬和安静过后,场面又是沸腾起来,人人争先恐后的站起表达差不多的意思,家里更有多的子弟想要送过来,那些送儿子兄弟过来的都是规模不大的土豪势力,而在座的这些大多是送来了侄子和远支,现在他们决定加注了

    此时的赵进好像一个四十多岁,久经考验历练的老江湖,满脸带着热情的笑容,不住的挥手说道:“各位别急,各位别急。”

    即便这样也挡不住下面的热情,很多人离开座位向前拥挤过来,如惠见状连忙转头比划,鼓声又是敲响,还有二十几位家丁快步靠近,双管齐下,场面总算渐渐安静。

    “各位乡亲,赵字营是个讲规矩的地方,赵某定了何时招募何时结束,那就要按照这个来,若无法照做,岂不是坏了自己的名声,不过,赵某也不会让各位寒心,会新立一队,带在身边教导传授,名字就叫新丁队,不,就叫学丁队”赵进笑着说道。

    本以为赵进会不答应,听到这个大家才放心不少,赵进的神色又是严肃着说道:“只要入了赵字营,那就要守赵字营的规矩,各位如果心疼子弟,还是不要送了。”

    观看、参与、议论,到了临天黑的时候,每个人都有些疲惫,可每个人都很兴奋,尽管都有车马,可没有一个人离开。

    好在何家庄这边早就预备好了一切,城里的厨子也有,鸡鸭鱼肉和美酒也是齐全,早早的就开始操办,菜肴的香气开始在何家庄内弥漫,引得每个人都是口水直流。

    议事的地方改成了宴席的处所,火把篝火都在四周点起,又是照明,又是烧烤猪羊。

    那些来自徐州各处的豪强士绅平时各在本处,根本没什么机会相聚,这次给他们一个好机会,不管有什么前仇旧怨,彼此间都堆起笑脸,客气聊天,攀扯交情,就等着晚上痛饮了。

    不少人还等着在这个时候和赵进攀扯下交情,不过赵进已经不见踪影,只有如惠和周学智在那里笑嘻嘻的陪客,这二位也有结交的必要,大家都是围了过去。

    赵进和伙伴们正在书房中,身材矮小的雷财站在他们面前,很多人都知道,当年在货场比武的那些少年,在赵字营的位置都不错,毕竟有这份旧情意在,而雷财也是那时的一位,和刘勇的关系又是很好,理应会被重用。

    不过外人看来,雷财在赵进的体系里总是若隐若现,甚至还没有陈宏的地位重要,比如说,今日虽然定了周学智总管钱粮,可算账核销这里,陈宏还是掌总,只不过年纪太小,给了正式位置不太好服众。

    今天大家从头听到尾,都没听到雷财的名字,有人纳闷,可也没有太放在心上,起起伏伏的也很正常,何况他们这么大的年纪。

    “小勇不光要做内卫队的事情,他还要盯着各处,还要忙碌徐安商行,需要有个人做他的帮手,雷子,你这人做事用心细致,要好好去帮小勇,内卫队副队正你来做。”赵进肃声说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