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要说那蔡举人是个读书人,不懂武事,可这位齐二奎那是江湖道上的一个人物,居然也这么热心,难道这里面真的有好处?

    “好,感谢各位捧场,赵字营不会亏待各位,也请其他各位不要担心,能坐在一起,大家还是朋友,该如何还会如何”赵进笑着说道。   .

    至于各家的团练乡勇都交给赵字营来统领的事情,没有人询问,也没有人质疑,既然赵进话,大家都得答应。

    那边周学智又是上来说道:“先前已经商定,咱们徐州本地的生意往来各自给个方便,不得设卡厘金,可外地过路的货物,无论谁家的关系,都要买我赵字营的认旗,有这面旗,各位都要行个方便,没有这面旗,如果谁行了方便,那就是和赵字营过不去,和各位乡亲过不去。”

    下面的人都是点头,更有人低声说道:“进爷仁义大方,这认旗本就要大家维护才能看住,孔家庄自己玩怎么能玩得转。”

    “货物过了谁家地面,到时请记下来,每三个月来这边结清一次,绝不会亏待了大家……”

    那边周学智还没说完,赵进扬声补充说道:“这旗并不只是为了银钱,也是让大伙守好了自家地面,这次闹流贼,先前不知道过来多少探子,大家难道真没看见吗?还不是觉得和自己无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含糊过去了,结果差点闹出大祸,以后万万不可。”

    “请进爷放心”下面七嘴八舌的说道。

    说完这些,如惠又是上前一步,笑着招呼说道:“各位宾客,请离席稍微歇息,咱们要换换位置。”

    外面已经搭好了凉棚,这些宾客起身走出去,那些等在外面的新任连正和队正们在如惠的安排下,大棚下的桌椅搬向两侧,他们动作迅有序,很快就是完成了,大棚下面空空荡荡,连正和队正们按照先后顺序鱼贯而入,在大棚下列队待命。

    这一幕倒是让两侧的宾客们来了兴趣,先前那些合议都是重整徐州地面的秩序,大家在这徐州地面上都是一方人物,不管是先前商议还是事后宣布,形式总归要有的,可这些家丁先前已经定了位置,现在又来于什么。

    家丁们以稍息的姿态站在那里,片刻之后,又有十几个汉子被带了过来,见识广的人都能认得出,这都是徐州州城和萧县一带江湖草莽的好汉,这些汉子有的是单枪匹马,有的手下有十几几十个弟兄,刀尖上打滚吃些浮食,虽说不是良民,可还有些侠义的名声,最起码能做到兔子不吃窝边草。

    再有当日参加救援徐州的人认出,过来的这十几个,当日里都曾加入援军,也曾浴血奋战。

    “那白家兄弟可不容易,死了两个”

    低微的议论声响起,这些汉子都抬头挺胸,强做出一副雄赳赳的模样,可行走间左顾右盼,不住的低头,看得出很不自在。

    他们被领过来之后,站在家丁头目们的边上,这时候赵进从座位上站起,神色郑重的抱拳作揖,肃然说道:“各位兄弟仗义相助,赵某感激不尽,再次谢过”

    那伙忐忑不安的汉子没想到赵进会这么做,先是愕然,随即慌不迭的躬身还礼,有人直接跪在了地上,连声说不敢。

    “死伤抚恤烧埋已经下,但相比于各位的仗义热血,这些远远不够,赵某也知道各位这些年漂泊,没什么固定的居处,所以备了些薄礼,凡是死伤的,赵字营这边给他们家里每年每人给十亩地的出产,至于各位,赵某这边汉井名酒运输时常有骚扰,还要请各位帮忙看护,价钱什么的都是好说。”赵进笑着说道。

    稍微安静之后,场面一阵骚动,对这里大多数人来说,十亩地的出产并不多,可对于平民小户来说,这个当真不少,而且那汉井名酒的运输护送,可想而知会收入丰厚,尽管大家都知道徐州地面上没有不长眼的敢来骚扰,可赵进既然酬答,出手就不会小气。

    那伙汉子比周围的人还要晚反应过来,一咂摸就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各个慌不迭的跪下磕头,他们可不是士绅名流,还有个身份可言,他们就是名声稍好,良心尚存的匪盗之流,在赵进面前,其实他们只有跪下应答的份。

    “都站起来,当时跟着一起杀贼的气魄那里去了”赵进笑着吆喝了声。

    下面这伙人又慌不迭的站起,有的大汉长得粗豪,此时却不住的抹眼泪,行走江湖哪能想到有这么体面光彩的时候,而且大家还似乎看到了洗白的可能,给赵保正做事,是拿钱办差,说出去也好听。

    赵进笑着点点头,然后开口说道:“白家兄弟,杨继盛,你们往前走走。

    白家兄弟五个,各个孔武有力,不过他们也就是这五个人做些买卖,只是现在已经剩下三个了,杨家是大族,但也不是什么富户豪绅,只不过族人多,兄弟多,没人敢欺负,他们在这些杆子头目里面都算不上什么,站在最后一排

    听到赵进招呼,四周的人连忙闪出一条道路,这白家三个和杨继盛忐忑紧张的走了过去。

    “白家三位,杨老大,除了田地之外,赵某还有个邀请,不知道你们愿意不愿意答应?”赵进笑着说道。

    下面这四人愣了愣,连忙点头,然后又结巴着说道:“请进爷吩咐。”

    “赵某内卫队初建,里面人手还不齐全,不知道几位愿意不愿意来做事?赵进温和的问道。

    白家兄弟和杨继盛都瞪大了眼睛,两侧的那些来宾也情不自禁的身体前倾,想要听清这边说的话,小声议论已经响起。

    “愿意,小的们愿意,进爷一句话,大伙水里火里都去得”杨继盛的反应比白家兄弟要快不少,急忙的跪在地上,白家兄弟也跟着跪下,连声答应。

    赵进笑着点点头,又是说道:“你们来了,你们家里的兄弟如果条件合适的也可以补进来,不合适的,我这边也给做个安排,亏待不了你们”

    下面的杨继盛和白家兄弟已经顾不得答话了,只在那里碰碰磕头,周围有的人点头,有的人眼里好像要冒出火来,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眼下谁不想进赵字营,自己年纪不够,可以自己子弟进去,有了赵字营家丁的这层身份,在徐州地方上做事说话都硬气许多,没想到这白家兄弟和杨继盛却这么容易就被录入了。

    “先去一边休息,等下有人安排你们。”赵进笑着说道。

    有功必赏,有过必惩,赵进目前就要树立这么一个宗旨,坐在座位上的这些士绅豪强,当日有人派来义勇团练相助,有人的团练义勇是被自己威逼裹挟,有的则于脆袖手旁观,尽管没有明确的消息,可赵进知道,在座的各方势力中,一定有勾结流民的。

    这些地方上的士绅土豪来这边是大家分肥的,徐州地方上的利益,大家将来怎么分配,要事先事后商谈定下,赵进还没办法彻底吞下徐州,这毕竟是大明天下,还有朝廷、还有官兵、还有王法,没办法真的大打出手,而且现在赵字营的力量也不足,四百人没办法照顾偌大个徐州。

    和这些人是要压迫谈判的,至于他们派人相助,恐怕更多的还是考虑自身,生怕流民打破了徐州,对他们造成妨碍,所以即便感谢,也有限度。

    至于那些杆子之类的,本身就是亡命,在这样的情况下或许要赌一赌,毕竟徐州地面上能和赵进挂上关系那就是吃喝不尽,这些人也该感谢,但也仅此而已。

    白家兄弟和杨继盛不同,他们本身没什么力量,当日里慨然参加援军,凭的就是一腔热血和仗义之心,不计自家生死,要救徐州千万百姓,这样的义士当然要重赏拉拢。

    有功必赏,有过必惩,赵进还记得一段话,那就是有心为善,虽善不赏,这个话虽然未必对,但放在这个情况下就很合适了。

    内卫队从一开始出来这个名目,大家就只知道刘勇是领,这内卫队做什么,里面有什么人,大伙一概不知,可现在最起码知道了个白家兄弟和杨继盛,有聪明人琢磨出些味道。

    “难不成真和厂卫差不多”有人这么想,但没有说出口。

    鼓声又是响起,棚子里安静了下来,赵进和伙伴们这时都是站起,向前走了一步,赵进在矮台上大声说道:“各位兄弟,你们身为连正和队正,乃是我赵字营的骨于和精英,赵某不会亏待各位,现在宣布,营士阶级,每人分得田地十亩,从明年起,在赵字营一年,如果没有犯错,每年得五亩,营尉阶级,每人分得田地三十亩,从明年起,在赵字营一年,如果没有犯错,每年得十亩,犯错减少,立功加多。”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