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在下面满脸忐忑的周学智身子一颤,快步向着木台上面走去,因为太激动心急,在台阶上还被绊了下。

    “周先生,以后可要走稳些,别每次都绊到。”周学智作揖的时候,赵进笑着打趣。

    周学智眼圈通红,只是深深作揖,此时下面各处观看的来宾都不怎么注意了,账房值得什么,位置给的高,权力也就是那么回事。

    这边周学智想要学前面的退下,赵进却抓住他,然后朗声说道:“以后赵某的各项产业都归在徐安商行之下,酒坊、田庄等等,另外云山寺的云山行、云山楼以及一应产业也交由徐安商行代管,赵某事务繁忙,就要请周管事多多操持了”

    说完这个,赵进才放手让周学智下去,方才下面那些不怎么关注的来宾顿时轰然,看着周学智的眼神都是炽热无比,这可是活财神啊

    汉井名酒,各处田庄,这是多大的营生,而且还有云山寺的处处生意,想要财这位爷可不能怠慢了。

    那边周学智走下去,来宾里面就有人笑着点头拱手,弄得周学智连连还礼,让等在边上的如惠忍不住笑,他在这里是最轻松的一个。

    鼓声又是敲响,大家习惯性的安静,知道又是有话说了,这时有几名三四十岁的壮丁抬着一个个箱笼上了木台,刘勇在那里打开了箱子,眼尖的都能看到,里面放着一叠叠的衣服。

    “鲁大,上来”赵进笑着招呼说道。

    鲁大一直是打着赵字营的旗帜站在队伍右侧第一排,他对这些并不关心,只是全心全意的握持旗杆,听到招呼,身体一震,想把旗交给旁人,却没有人可以交,想了想就这么打着旗快步上台。

    队伍里响起了善意的低笑,而来宾们则是哄笑起来,到了赵进跟前,赵进笑着将旗帜递给身后的陈晃,然后大声说道:“亲卫队第一连连正,鲁大”

    鲁大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在那里立正大喊道:“得令”

    他的嗓门太大,震得场中立时安静下去,而赵字营队中的家丁们则是用羡慕之极的眼神看着他,这么一个莽汉,当日进爷在城南遇到亡命大盗的时候紧跟,又在战阵上打着血旗跟随,现在居然成了第一连的连正,这运气当真是不错,也证明一件事,有勇气跟着,就有好处

    刘勇递给赵进一件蓝色的短袍,赵进交给鲁大,那边鲁大又拿回了旗帜,大步走回队中,赵字营各队家丁的神情更加兴奋期盼,他们不知道自己会有什么位置。

    “第一团第一连连正,张虎斌”

    站在队列中的一名年轻人浑身一抖,快步向上走了过来,众人都是看了过去,外人或许有疑惑,赵字营的家丁们却知道这是为何,当年高家庄附近遭遇伏击,孙大雷战死,带过去的家丁只剩下这张虎斌一人,而且张虎斌在护卫酒坊的时候也有功勋,这样的被提拔起来,很正常。

    相比于懵懂的鲁大,张虎斌激动归激动,却没有失态,他先是施礼谢过,然后接了赵进递过来的蓝色短袍,到这个时候,大家都看懂了,敢情这蓝色短袍是代表着阶级,应该就是营尉这一级,现在大伙可都想着穿上这一身蓝袍

    “第二团第一连连正,李五”

    李五也是老资格,冲锋在前,从来没落下过一步的,他来当这个第一连连正,也是理所当然,而且有人大概觉得,或者这由营尉担任的副团正,应该就是这第一连的连正做,如果地位不重要,又怎么会是进爷亲自宣布,那边李五笑容满面,接过蓝袍后走下去。

    “弓箭队队正庄刘”

    赵进和伙伴们的位置自然是事先商议好的,而下面这些营尉阶级的位置就不会提前通知到每个人,被叫到名字的都很是惊喜意外,但每个被叫到的人大家都没什么意外,因为他们配得上这些位置,这庄刘身手好,箭法好,杀敌不少,这样的人虽然是第三批被招募进来的,却比很多老家丁出色。

    只不过庄刘本人的脸上喜色不重,但礼数很周全,接过短袍的时候低声说了句:“老爷,小的想要去各个连里,做不了连正做个队正也行。”

    “弓队队正等于连正,你难道没听到?”赵进诧异的问道。

    “小人听到了”

    “弓队不用亲临战阵厮杀,待遇还要比连队要好,你却要来连队?”赵进又是问道。

    “是,小人知道无礼冒昧,还请老爷答应。”庄刘说得很坚决。

    赵进又是一愣,脸上却有笑容浮现,点点头说道:“先拿了短袍回去,我考虑下”

    庄刘大声答应了句,转身回到了队列,这短暂对话下面的人没有听到,还以为是勉励应答,但赵进身边几个人都听得很清楚,这个人一下去几个人就都看过来,赵进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笑着说了句:“有出息”

    “马队第二分队队正齐三”赵进说道。

    大家一愣,这个名字连家丁们都有很多不知道的,喊出来之后,下面更是没有人反应,赵进笑着看了刘勇一眼,刘勇连忙走到木台边喊了一个人,有人大步向外跑去。

    没多久,就看到一个二十出头的汉子快步跑过来,赵字营大都二十岁以下,这位显得格外显眼。

    这次任命比较奇怪,先前都是所在队伍的第一连第一队,而这位却是第二分队,大家又是这么陌生。

    齐三明显不知道刚才的规矩,一跑上台踉跄了下,直接在台阶那边跪到,他就这么跪着一路膝行到赵进跟前,碰碰碰磕头下去,下面的家丁们面面相觑,旁观的来宾们也觉得诧异,不过随即都是点头,这才对,赵进提拔下面的家丁,又有这样那样的好处,就该这么大礼磕头跪谢。

    “你给赵字营打生打死,我都看在眼里,这个位置你应得的,站起来说话,咱们赵字营的男儿要硬气点”赵进笑着说道。

    那齐三站起来的时候却泪流满面,脸都要糊住了,只在那里伸手不住的擦拭,哽咽着说道:“求进爷开恩,也让我那两个哥哥进来。”

    “齐大,齐二做事勤谨,但年纪大了,进来不合适,你放心,我亏待不了他们,另有安排。”赵进安慰了两句,其实齐大齐二还不到四十岁,正是舞刀弄枪的好时候,可在赵字营这里就算年纪大的了。

    大家还以为赵进要把所有的营尉阶级的人都宣布完,没曾想说完这些,赵进就笑着后退一步,陈晃则是上前,大声说出第一团连正名字,一个个人上台,领着袍服下台,石满强又是上前,不过他说的时候很激动,叫错了几个名字,大伙善意的哄笑,第三个是董冰峰,第四个是吉香,后面上来的连正可都没有前面那几个镇定,有人满脸激动,有人泪流满面。

    相比于赵进宣布的时候,来宾们此时更有兴趣,台上一幕幕喜剧,让人看着好像是唱戏。

    不过有人注意到,刘勇没有念出内卫队成员的名字,大家现在只知道这么一个名目,这个内卫队架构和其他的一切大家都不知道。

    其余每一个营尉阶级的营正和队正都是名副其实,都是在家丁中表现最出色或者立有功勋的,让人觉得心悦诚服。

    然后是营士阶级的名单,这一项赵进也没有参加,都是由伙伴们大声念出,一次十个名字,上台的人领走灰色的短袍,这一项里同样没有刘勇的内卫队什么事,刘勇只是笑容满面的在台上递衣服帮忙,丝毫看不出什么不适。

    把这些弄完,下面一半多的家丁都被叫上去了,拿着捧着短袍的人或激动或兴高采烈,到了现在,任谁也知道这是代表着阶级和身份,而其他人难免灰心丧气,甚至脸上有愤愤不平。

    木台周围已经热闹骚动,全是嗡嗡的低声议论,赵进又是抬起了手,鼓声响起,场面又是安静了下去。

    “看看你们身边,当了连正、队正的人,是不是平时表现优秀,在僧兵来袭的时候是不是冲在最前面,在徐州城下的时候,是不是一直站在前排,杀敌的时候,是不是血在身前,想想别人,再想想你们自己,想想别人为什么被提拔,想想自己为什么没有?”赵进朗声说道,场面无比安静,那些愤愤不平的家丁们不少已经惭愧的低下了头。

    赵进说完这些,带着笑温和说道:“这次没有被提拔,你们不要灰心丧气,你们比即将入营的新丁要幸运好多,只要你们勤奋,只要你们立功,你们比他们要更早被提拔重用,被提拔的也不要自满,如果你们表现的不好,如果你们违犯规矩,一样会丢了位置,会被别人取代,我说话从来算数,你们知道的

    被提拔的神色严肃,没被提拔的脸上有振奋,赵进笑着大声说道:“我不会亏待你们”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