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骑兵的马匹偶尔出几声嘶鸣,在家丁的队列中能听到有人啜泣。

    鼓声停止,众人抬起头来,赵进看到台下的家丁里不少眼圈通红,神色却变得坚定些许,这样的纪念和评价会让他们知道死不会白死,会被人看重和哀悼。

    赵进看了一眼边上的刘勇,刘勇上前两步,大声喊道:“死伤家丁都有抚恤安排,遗属每年五两银,五担粮食,伤者一切都由赵字营照顾,伤愈后安排活计,死伤弟兄的名册都在我这里存放,任何人有疑问,都可以过来查证。”

    尽管大家早就知道这个规矩,可听到“五两银,五担粮食”,下面不少人的眼睛还是亮了,两边围观的宾客各个脸上惊讶,有的人更是羡慕,这个待遇可以贫户立刻变成中等之家,真是死的值了。

    四周传出些嘈杂的议论,赵进一抬手,鼓声急促响起,周围又是安静下去,刘勇退回,赵进大声说道:“这次大家奋勇当先,人人都是赵字营的好汉,人人都是徐州的好汉,可也有几个临阵脱逃的孬种败类,有两个在乱军中已经被杀,有一个也变成了残废,带上来”

    这个早就准备好了,一名歪斜着身子的年轻人被两个家丁拖了上来,直接丢到了木台前,这年轻人右边的膀子都被包扎着,气色惨败,跪在那里浑身抖。

    “咱们赵字营的战阵又是杀人的法子,又是活人的去处,那千军万马的时候,你跟在阵里,厮杀强,自保也强,可你要跑,把自己送上死路,也把你身边的弟兄们送上死路,你就算逃了一条生路,赵字营还有规矩治你”赵进森然说道。

    说完这些,台下那个年轻人已经瘫软,只在那里哭喊着饶命,赵进转头问陈晃说道:“陈晃,临阵脱逃,咱们赵字营什么规矩惩治”

    “大棍一百,当众打死”陈晃大声说道。

    赵进点点头,把手向下一挥说道:“动手”

    又有人将碗口粗的大棍递上来,两名健壮的家丁出列,手持大棍举起砸下,赵进注意到一名家丁下手时候向台上看了眼,赵进瞥过去,看到是吉香使了个眼神示意。

    第一棍就狠狠砸在这逃兵的脑袋上,抽搐几下,整个人就没了声息,接下来大棍带着风声呼呼砸下,身体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赵进没有说什么,只是漠无表情的看着行刑,他知道这个临阵脱逃的家丁是吉香的手下,赵进倒是没想到吉香心软,居然会让人给自己手下个痛快。

    当时被流民的反击冲溃,赵字营本队还好,其他两队都是溃散,但绝大多数重新集合战斗,可也有四个人逃了,三个人死在纷乱之中,一个人重伤残疾,不过军法无情,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这次行刑,正好让家丁们引以为戒

    一百棍打下去,那逃兵的尸体已经是血肉模糊,不成人样,两侧的宾客不少人都是低头不看,更有人脸色苍白无比,赵进没理会他们的反应,各处乡勇团练收拾人的手段更残酷,种种酷刑,只不过动手的时候,这些高高在上的人不会在场而已。

    有人抬来细沙,把行刑地方留下的血迹掩盖掉,这让场中肃杀的气氛略微轻松了些。

    “诸位弟兄,赵字营先前分为老兵新丁,分队编制也有大小不同,现如今各位都已经在沙场血战过,都是老兵”赵进大声说道。

    这话说完,赵字营的每一个家丁都是挺直了腰板。

    “前几日赵字营招募新丁共二千三百余人,人多了,编制也要重新制定,赵某来宣布”赵进这里留个停顿,场面已经彻底安静下去,每个人都等着赵进开口。

    “咱们赵字营分为五级,第一级为营丁,第二级为营士,第三级为营尉,第四级为营校,第五级为营将。”

    “初入赵字营的新丁为营丁,每月三十文花用,营士每月二百文,营尉每月二两银,营校每月十两银”

    “原有各队解散重组,改编后十人为一队,每队设一队正,队正由营士担任,每十队为一连,连正由营尉担任,每十连为一团,团正由营校担任,另选精锐四连、弓箭队一队组成为亲卫队,弓箭队队正等同连正,由营尉担任,亲卫队队正等同团正,由营校担任,马队单独一队,马队分四分队,每分队三十人,分队正等同于连正,由营尉担任,马队队正等同于团正,由营校担任内卫队一队,队正为营校,人数不定”

    “各团各队合为赵字营,赵某为营正,阶级为营将,统领赵字营”

    赵进在台上大声宣讲,他身边的伙伴们,台下的家丁们,甚至连两侧的来宾都在聚精会神的细听,甚至还有人从木盒里取出便携的纸笔,就那么记录起来,军制乃是机密,不过赵进却对他们没有什么隐瞒,因为这些人已经是同盟了。

    “每团团正有卫兵死人,每团有副团正一名,阶级为营尉,有鼓手一名,号手一名,掌旗一名,鼓手、号手由营士担任,掌旗则为营尉,营宪五名,阶级为营士,营宪有事时归团正指挥,无事时隶属内卫队队正”

    “营正直领亲卫队、马队、内卫队,设总管一人,文书管事一人,账房管事一人,总管、文书和账房三位直属营正,不在赵字营阶级之内”

    四下安静,营丁、营士、营尉、营校、营将,这五个阶级,对应着赵字营内的各个职务,赵字营的家丁们各个神色兴奋忐忑,他们知道自己将要在这五个阶级内取得位置,可会有什么位置却不好说,其他人各个觉得震撼,这赵字营果然不凡,这规矩居然这么了得,听着就让人肃然起敬,细想想里面的门道更大,有些人满脸糊涂,有些人则是装作满脸糊涂,还是莫要细想的好。

    赵进说完这些,一举手,鼓声响起,大家已经知道这是要安静了,赵进解下腰间的银壶喝了口水,润润嗓子,实在是一口气说了太多。

    四下安静,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赵进又是大声说道:“赵某开始任命

    这句话说出,本就安静的场地似乎又静下些许,赵进左右看看,笑着说道:“第一团团正,陈晃”

    陈晃向前一步,抬臂平胸,然后后退归队,站在赵进身后一排,下面的家丁满脸兴奋神色,两侧的来宾也都点头,各个小声议论着,这个位置也就该陈晃来做。

    “第二团团正,石满强”

    这个任命倒是让很多人有些诧异,但也没觉得怎么出乎意料,石满强坐这个位置很合适,和众人的诧异呼应,石满强也是满脸兴奋,站出来用力致意。

    “亲卫队队正,吉香”

    方才第二团团正的人选报出来的时候,吉香的脸色变了下,这神态变化被几个敏锐的人物看到,心里都是纳闷,这等位置分配,赵字营这边肯定会事先说好,看这个样子可不像,但亲卫队队正的人选宣布,吉香脸上才有效益,一丝不苟的出来致意。

    这个人也很合适,赵进身边的几个伙伴,徐州上下有心人也都了解的很清楚,大家咂摸这安排的意义,都觉得吉香正适合亲卫队队正的位置。

    “马队队正,董冰峰”

    董冰峰脸色很兴奋,大步迈出,郑重行礼,大家一边点头,一边低声的议论:“这可是个千户的儿子”“千户管个鸟用,还是跟着赵家有出息,你看看这场面”

    “内卫队队正,刘勇”

    刘勇温和的出列,和大伙致意招呼,下面议论的声音压的更低“以后这位就是江湖市井的龙头了”“这赵进调教人的本事真是了得,这刘勇什么出身,现在这摸样”“这不是和厂卫的番子们”最后这句说了半截就被人捂住了嘴“你不想活了吗”

    “总管和文书管事,曹先生”

    说到这个,下面的曹如惠穿着一身长衫,带着方巾,笑容满面的快步上台,在赵进面前拢手做了个大揖,赵进笑着点点头,那边如惠站起身却没下去,自顾自的扬声说道:“各位,在下这总管的位置是暂代,文书管事才是在下本职,各位可不要弄岔了”

    下面观看的不少人都目瞪口呆,这总管和文书管事什么的倒还好,你这个还俗的和尚脑子坏了吗?赵进的指派你居然敢大庭广众的驳回去,这也太不知道规矩,太不知道死活了,而且大家都看到赵进皱起眉头。

    出乎众人意料的是,赵进皱起眉头后却叹了口气,随即摇摇头,看着如惠的眼光似乎很无奈,此时大家都在看着赵进的反应,如果有人注意边上几位,就会现陈晃几人看如惠的眼神和善了不少。

    那边如惠丝毫没有什么害怕恐惧,施施然的下了木台,还是站在一旁,赵进抬手示意敲鼓,鼓声压下了周围的嘈杂,重新安静之后,赵进才扬声说道:“账房管事,周学智”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