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除了这个之外,在赵进的要求下,四处到来的年轻人按照出身来历划分营地,事先就要检查每个人的担保文书,没有这个一概赶走,也的确有小部分莽撞冒失的角色想要来浑水摸鱼,这样的预先被过滤掉。

    营地设立之后,先搭设简单的窝棚,然后挖掘厕所,不得随意,很多青壮被圈在营地里觉得没什么,这挖掘厕所的事情让他们觉得很不解,甚至有人气哼哼的说道:“我来这边是学武卖命的,可不是做这样的脏污下作事。”

    不过他们没有选择,直接就被棍棒皮鞭逼着进行,真有人受不了偷偷跑了,那赵字营这边也不会拦阻,但接下来跑掉的人就没有营地可去,进不了营地的就没资格进入赵字营。

    “随地方便,不光是脏污恶臭,而且会滋生疫病,再说如果看到自己营地周围全是这些黄白恶心的东西,谁还会有士气,这个规矩必须要养成。”这是赵进和伙伴们定下的。

    有见识的人知道,都夸赞这是大军方用的法子,是戚爷爷的规制,纪效新书上说得很明白,扎营要安排好便溺之处,听到这个评价,赵进很惭愧,决定要把读戚继光的兵书提上日程,他这么做,是因为军营中修建专门的厕所,是西方中世纪军事重大革新之一……

    那根鸟铳还是被珍而重之的放在库房里,定期有人擦拭,随时准备试用,王家送来的邸报抄本已经有一大半被标注句读,不过赵进没有时间去看,也没有时间去试用,他太忙了。

    八月初二这天,赵进的父亲赵振堂,陈晃的父亲陈武,董冰峰的父亲董吉科,还有徐家的徐本德,衙门六房都来了人,赫然是户书副手的叶文书也带着一于小吏过来帮忙,曲里铺的蔡举人,城内的尤振荣,云山寺的真智,方方面面相关的士绅名流也都是到来,除了他们自己,每个人还都带着各自的幕僚和出主意的人,大家都是聚在一处。

    赵进难得不去亲自带队训练,他的伙伴们也是每个时辰轮换出去一人,只有这么一个人总管外面的局面,同时,对付任何违规和冒犯的举动,惩罚的手段也大大增强,已经有十几个不长眼的年轻人被活活打断了腿,更有几个小贼直接消失了。

    赵进平时的住处成了一个热闹无比的会客厅,这里已经封闭起来,外面有家丁把守,谁也不能靠近,曹如惠、周学智和刘勇三人也不会外出,他们的跟班和手下都在附近等候,一有安排就立刻行动,或者打探消息,或者确定数据,然后传递回来,这三个人再随时和赵进禀报。

    在赵字营崛起之前,赵进在一次次恶战厮杀中得胜,徐州城上下不管对他印象如何,当面总是会客气礼貌,到了现在已经是自内心的敬畏,可在现在,在这个院子里,大家都变得截然不同,有人和赵进大声争吵,有人放肆的怒骂,还有人苦苦哀求,谁也不在乎什么敬畏和礼貌。

    这几天夜里,伺候这边的人都很惊讶,这些平时很注意养生的人物好像都不需要睡觉了,每日里都是灯火长明,白天睡不多久又是早早起来。

    八月初三这天晚上,几家的长辈都是回返,各处的士绅名流去了庄子里安排的宅院居住,连庄联保几处的团练乡勇,还有相熟各处的马队都是来到这边,所有的装备下,家丁们提早休息,而联庄联保几处的村民百姓都被集中过来,连夜的赶制于粮,甚至连周围的水井都上了盖子,一切都为第二天准备。

    现在整个徐州都知道赵字营今日扩招,场面宏大是少不了的,而且以赵进做事的风格,肯定会有些有趣的事情,颇有些闲人早早的赶过来,露宿在外围,想要在这里看个热闹。

    不过来到的时候,没有看到预想中的人头攒动,而是看到年轻人们在固定的范围内翘以盼,有马队在这些范围边缘不断的游走巡逻,不时有人过来招呼,然后一个范围内的人群兴高采烈的向前走去。

    昨夜赵进就派马队过来通知了消息,各处应募的青壮一定要按照营地的划分听从召唤,这个处置非常必要,如果几千青壮闹哄哄的涌过来,尽管在何家庄跟前会开始排队,可在半路上的拥挤践踏就是个灾难。

    在何家庄东边的空地上,竖着十面赵字营的黑底红边的战旗,每一个旗杆下面都有一列队伍,他们先是要让叶文书带领的人看过担保,然后进行体能和各方面的测试,再然后是签订契约文书,赵字营的家丁不管大家怎么想,官府查问的时候,这些人都是赵进的死契奴仆,谁也挑不出毛病。

    凡是选中的家丁满百之后,就会去往临时划定的营地暂时停留,那边会提供食水。

    来的人里面有几类特殊的,熟悉武技,从小习武的这是一种,不过在赵进这边只是给他们分为几种,会不会射箭,会不会操弄火器,会不会骑马,至于武技在赵字营的战阵中用处不太大,这一种人里各处土豪士绅的习武子弟,以及卫所出身的军户子弟,还有江湖草莽出身的年轻人站了大多数,尽管说起来很别扭,但这一种里还有些云山寺的僧人子弟。

    徐州各方势力,大小地主士绅的子弟是另外一种,即便武风昌盛,富贵人家的孩子也都是愿意享福,而不是去练武,但想要表明对赵进的态度,想要向赵字营表现自己的敬畏和服从,最好的法子就是质子,兄弟、儿子、侄子送到这边来效力和当人质,对这一类,就算他的体能和技艺不达标准,赵字营也是要收的,而且赵字营这边又不只是需要战斗的家丁。

    第三种是年纪不大的孩童,比如说郑全的儿女,比如说尤振荣的儿子,甚至连陈武和董吉科都送来了自家的几个子弟,这些少年年纪不大,他们长辈和赵进的关系很亲密,是同盟或者是伙伴,不需要人质,他们将孩童从来是有更长远的打算,希望赵进能教导他们成才。

    现在徐州各处有一点是公认的,赵进年纪不大,却很懂得教人,他手下的家丁各个优秀,看着都是大户人家出来的,有规矩有于劲,如果不是想要读书取功名的,都想把孩子送过来。

    大家都是现实的很,能去官家博个出身当然不会来团练,可想学文科举取功名,徐州文风衰颓,想学武,徐州卫、徐州左卫就在邻近,这些年大家也看明白了,如果你没个千户以上的出身,根本就不可能有出息,打生打死到最后能当个把总都算运气,不说别的,赵进的二叔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算来算去,还就是赵进的赵字营是个正经地方,来了之后好歹有个盼头,最起码温饱不愁。

    第三种当然也不需要考验什么技能,赵进早就需要一批少年为自己做传令兵,当成心腹去培养,至于女孩子,现在也有很多内务需要女孩来做,当然,送女孩来这边的大多数都希望这些女孩能去伺候赵进,当正妻不敢指望,做妾就是万幸,就算没名分有个关系也是好的。

    除此之外,还有第四种人,这些人甚至都没有在各个营地,也没有在这五面旗帜下,他们行踪鬼祟,在八月初四之前就通过方方面面的关系和赵字营打起了交道。

    这些人里有身背重案的亡命之徒,有山东、河南和南直隶江北部分的逃兵,有大户豪门家里的逃奴,不甘寂寞的杆子中人,市井中的三教九流,甚至还有军营和衙门里的兵丁和差役,虽说有官府的饷银可拿,但他们也想着更有出息,能有这样想法的角色往往胆色过人,很值得招揽。

    最有趣的是,孔家庄势力下面的也有不少散兵游勇过来投靠,他们自带马匹和装备,勇气未必有,经验却是不差,都是老油子,对赵进这边仇恨没有,反倒想着借赵字营的庇护过得滋润些。

    对这些人,赵字营并没有拒之门外,这一类人自然不会有什么担保文书,但却不是没办法查底细,江湖草莽之中,虽然表面上隐秘,可被外人知道的消息也非常多,找那些交游广阔的人问问就能知道,而且这些人没有担保文书,却能找到些土豪窝主之类的出面做个保人,这个也值得相信。

    对这类人,赵字营还是有个规矩,臭名昭著,做过伤天害理案子的不要,丧心病狂的不要,赵字营固然有自己的坚持和原则,但不要这些人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他们已经缺乏了遵从纪律和训练的可能,丧失人性就没有办法控制了

    接待这些人的是赵进和刘勇,为了挤出时间来,赵进在这些天里都是强撑着做事,疲惫到坐下就能睡觉。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