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大伙能做的都是差不多,凡是在徐州地面上有字号人物和势力,都把自家儿子侄子兄弟送了过来。

    只要年纪合适,手里能动员个几百号丁壮的,往往送来的就是家里二儿子三儿子和侄子之类的,百余号丁壮的,直接就是把几个儿子一股脑都送过来,那几十号人的,琢磨琢磨,直接带着大队过来投奔了。

    至于何家庄连庄联保的几处,还有蔡举人蔡正秋那一些,以及救援徐州的时候半路来援的那些土豪之流,都是倾巢而出,够格愿意操练刀枪的都过来投奔。

    有传说如今徐州城内说话最管用的尤振荣,私底下长吁短叹,拿自己脑袋去撞墙,还对着自己几个儿子掉了眼泪,说是你爹我当初糊涂,进爷主动要带着你们,你爹我却拒绝了,要是那时候过去,接下来就有大出息了。

    聚在何家庄周围的青壮和当初不同了,颇有些鲜衣怒马,背弓持剑的年轻俊杰出现,何家庄这个时候忙碌的很,里面的庄户搬家,建筑用的砖木土石都在城内那边运来,还要在不远的地方搭建砖窑,大批的工匠也是赶到,赵字营除了训练之外,巡逻和放哨的时间也是增多,严禁无关人等靠近,所以在赵字营周围各处房子租价上涨的厉害。

    周学智牵头,石满强的父亲和云山寺负责营建的僧人都在何家庄这边住了下来,翻盖营建,千头万绪,忙得不可开交。

    唯一好解决的就是劳力,分在各处的流民被轮流调拨到何家庄这边来劳作,没有白吃饭的道理,挖土挖坑,砸墙搬运,处处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

    赵进把所有的事情都是布置了下去,本以为自己可以清闲,看看那些邸报,研究下火器,没曾想他也没办法清闲下来,徐州各处士绅名流,够身份不够身份的都过来拜见求见,各种讨好,也有各种商议,徐州的局面确定要改变了,徐州上下都要听这个赵公子了,谁都想在这个变局里捞到好处,最起码也要维持住自己的地位不变。

    “。我家将主说了,进爷算是他的子侄辈,这几次徐州的大事,我家将主和下面各位都有不少的功劳到手,他是欠进爷人情的,所以进爷这边想做什么他都支持,以后打着进爷旗号的,我们这边绝不会沾手,该帮的一定会帮

    在赵进的书房中二人对坐,赵进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文人屁股在椅子上挨个边,身体前倾对赵进说话,如惠则是站在赵进身后。

    这中年文士十足的师爷幕僚打扮,说到这里下意识的左右看了看,又是说道:“我家将主说了,大家关系这么好,动刀兵岂不是伤了和气,只要进爷这边别做什么太大逆不道的事情,双方就是朋友。”

    “朗朗乾坤,太平盛世,赵某卫所出身,家父吃着朝廷饷银,怎么会做大逆不道的事情,周师爷这话就过份了,不过周参将的意思赵某明白,也请周师爷转告,周参将在徐州的生意赵某不会动,有钱也是大家赚的,有什么事彼此碰面先聊聊,然后再做处置,这的确比伤了和气强。”赵进四平八稳的说道。

    那周师爷笑容满面的连连点头,又扯了几句闲话,还说什么周参将麾下有几位老兵闲不下来,愿意到赵进这边领份工钱,还请进爷收留,说完这个才恭敬的告辞。

    尽管参将的幕僚师爷在知州面前都可以平起平坐,但他还不够资格被赵进送出院子,是如惠代为送出,回来后就笑着说道:“周参将靠着东主挣来的这些功劳,差不多可以弄个总兵当当了,结果就这么假模假式的来个互不于涉,真是小气。”

    赵进站起倒了杯茶,笑着说道:“我怀疑孔九英和这个周参将有什么勾结或者默契,所以灭了孔九英,周参将这边就立刻上门,要么是怕了,要么是担

    听到赵进的分析,如惠一愣,随即缓缓点头说道:“估计有些见不得光的勾当,如果咱们说出去,会给他很大的麻烦,今日来算是示好,也算是警告,周参将手下骑兵近千,步卒过万,东主还是要慎重对待。”

    “出去看看,这几天接待的人太多,说话都情不自禁的打官腔了”喝下茶水,赵进笑着说道。

    “东主应对得体,怎么能说是官腔。”如惠奉承了句。

    两个人走到院子里,赵进突然说道:“周参将的辖区北到山东济宁,西到河南商洛,南到凤阳府城,东到大海,这么广大的区域要靠他的这些千把骑兵万余步卒镇守,平时有事还好,一有大事只能调集,这次邳州平乱,周参将只是集合了三千多步卒,而咱们现在随时可以集齐三千丁壮。”

    他这边看似闲谈,如惠却身子一激灵,急忙压低声音说道:“东主慎言,徐州这两年虽然变故多多,可天下间还是太平的很,大明又何止他一个参将。

    “我只是随意说说罢了,你是不是想的太多。”赵进似笑非笑的看过去,如惠一愣,也会心的微笑起来。

    从翻建何家庄开始,大家总算明白了流民们的用处,那就是大规模的土方工程,在附近修建砖窑,重新修整渡口,而且徐州靠着黄河却经常闹于旱,挖掘沟渠引水灌溉也是应有之义。

    各处积存的陈粮,用来酿酒的高粱,都被投入到赈济流民中去,尽管不影响正常的事务,可积存的减少总让人担心。

    让赵进这边惊讶的是,邳州那边开始有粮食运送过来了,在流民大规模南下前后,邳州隅头镇卖酒只能换到银子,虽然这也不错,但比起漕粮换酒,然后细粮换高粱这几个倒手赚到的,总归是差不少。

    而且自从在城下那场厮杀之后,赵进这边也是明白,恐怕自己和闻香教结下了深仇大恨,以后这生意就未必能做了。

    没曾想这场大战余波未平,漕粮换酒的生意就已经重启,而且规模当真不小,这倒是让赵进和伙伴们哭笑不得,得出了个结论,不管官家私人,又或者心思诡异的教门,大家有一点都是相同的,那就是财赚钱。

    大批的白米从邳州进入徐州,也有不少在邳州当地直接交易,换成了粗粮或者其他物资,然后通过6路水路进入徐州,甚至有这边谈定了,漕粮和货物南下北上与徐州无关,而那边就直接从别处运进徐州。

    汉井名酒卖的越来越远,山西和陕西,还有北直隶甚至辽镇,都有不少人喝到了汉井名酒,价钱不贵,味道醇烈的白酒很符合北地百姓的需要,让这边的价钱也跟着水涨船高。

    不过这烧酒的产量仅仅是增加了三成不到,赵进要给自己留足余量,在流民屯田收获粮食之前,要尽可能的多做储备。

    赵家和徐家的婚事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赵进和徐珍珍目前的身份都是百姓庶民,不过彼此的地位在这里,也不可能真跟小门小户那样简略,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结亲这有品级人物才能用的六礼当然要一步步进行

    但操办这件事的双方人员都知道彼此的想法,礼仪程序不重要,关键是最后能在一起,所以大伙尽可能的快。

    若是平常人家甚至官宦门第,这么弄一次,肯定要被方方面面耻笑,可关系到赵进和徐珍珍,大伙纷纷称赞有古风,要不然就是新气象。

    在这忙碌期间,王兆靖托人带回两封信,信上先是问候大伙的近况,然后说自己一切都好,等考完立刻就回去帮忙,还说在徐州久了有些坐井观天,大家都应该多出来看看什么的。

    在七月二十五这天,王自洋带着大批的白酒启程,他比往年早回去了一个半月,他除了骆驼外,其余的牲口都卖光了,赵进自己买了许多,云山寺买了许多,王自洋他们这些牛马商人本以为这一年能保本就不错,没想到比往日里多赚了三成以上。

    更不用说他们带回去的酒比市面上的价钱低了足足四成,比预先的份额多拿了二百坛,他们为赵进不遗余力的帮忙,那些鞑子伙计更在关键时候有大用,赵进报答的也是于脆。

    孔家庄那边的厮杀终于有了结果,丰县县衙以民乱为由,召集了地方上的团练乡勇差不多两千多人,这里面徐家出了大力,一次将孔家庄的残余还有在那边纠缠厮杀的杆子响马扫平,缴获也是巨大,有三成已经给赵进这边留了出来。

    如今天寒,到了八月,清晨黄昏和晚上都要穿两层了,也就是正午的时候还炎热些。

    何家庄周围的热闹也到达了顶峰,四处涌来送来的年轻人已经接近了五千,有钱的租住在民家,没钱的就在野外将就,年轻气盛少不得要彼此争斗,赵字营和联保几处的团练乡勇连轴转了起来,到处弹压抓人,甚至连相熟的马队都借了过来,那里出事,不问青红皂白,过去先一通乱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