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昨天云山寺已经放出了消息,说今日山门开放,允许香客们拜佛敬香,现在虽说还早,城门刚刚开启,可城外很多信徒香客应该等在门外了。

    云山寺大门大开,赵字营的家丁们鱼贯而出,外面等候的信徒香客敬畏的闪开,有些人还合十祷念,先前赵字营自然是佛敌,可现在则是护法金刚,大家都是感谢。

    车马从偏门出来,在寺前空地汇合,然后一同下山,山路并不宽,又有不少香客乘车马上山,看到赵字营之后都慌不迭的躲闪让路,双方走起来都很麻烦,不过赵字营也没有派人提前静街,就这么麻烦的一路向下,赵进就是要让大家都看到,赵字营从云山寺下来了。

    下山走向大路,那边还有提前等待着的大车,车上装着路上要用的一应装备,赵进还看到了绷着绷带吊着胳膊的父亲赵振堂,以及陈晃和董冰峰的父亲,至于其他几人,石满强的父亲已经对儿子有所交代,而且家里子女多,有些感情,就不如其他人表露的明显。

    让大队先行,几个人各去向父亲那里。

    父亲赵振堂先是上上下下打量赵进,看着没什么事之后才宽慰的松了口气,然后带着点责备的说道:“你做事不能这么冒失,万一在那边有个闪失,想帮你都帮不上,知道这事我都不敢告诉你娘,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念叨了两句,赵振堂就摇摇头不再多说,只是叮嘱回去早些休息。

    “父亲,麻烦董叔那边三天后再过河一次,还是去徐家提亲,这次不会出什么岔子了”赵进临行前说道。

    赵振堂自嘲的笑了笑说道:“你小子的婚姻大事也自己操心做主了,老子还真是什么都不用管,光是享福了,快走,快走”

    孔家庄被焚毁,孔九英被杀的消息还没有传到这边来,也就是这几位过来探望的长辈心中有数,孔老虎在徐州各处也有些或明或暗的产业,只要是在赵字营控制范围之内的,这次都会被吞下来。

    赵字营回转的时候沿途村寨又是奉承供应,本来可以连夜赶回何家庄,不过为了休整起见,半路上在张庄附近歇息了一晚,第二天上午,赵字营进入何家庄。

    “大哥,梁三他们比你早回来两天,我把他们都关在小院子里,等你回来安排处置。”吉香过来禀报,梁三他们人少,又是轻骑快马,回来的度当然要比赵进他们快很多。

    “让他们去见徐珍珍,放他们所有人走,带话让梁三转告,三天我家媒人会上门提亲,不要出什么古怪。”赵进吩咐说道。

    吉香于咳了两声,小心翼翼的建议说道:“大哥,那好歹是将来的大嫂,是不是说的客气些?”

    “不用客气,她明白我的意思。”赵进笑着说道。

    赵字营离开的这些日子,徐珍珍姐弟在何家庄等同被软禁,找了两个村子里的年轻姑娘伺候着,吃喝享用,只要需要都能满足,但不准和软禁区域之外的人说话。

    徐珍珍所住的宅院,白天黑夜都有护卫和眼线盯着,就连那两个村子里的年轻姑娘实际上都是如惠侧面安排的人。

    不过徐家大小姐很安静,每天正常吃睡,闲暇时候就是教授自己的弟弟读书,没有丝毫的焦躁和不安。

    等赵进率领大队回来,徐家姐弟的软禁也就解除,吃过中饭,梁三等人也进去拜见。

    “三哥,外面没有眼线,都是咱们自己的人。”一名跟着梁三去孔家庄的汉子说道。

    在这几位心腹面前,徐珍珍身前没有屏风,只是带着个小号的斗笠,斗笠周围垂下一尺轻纱,将面孔遮住。

    听了这个话,梁三点点头,上前一步说道:“大小姐,孔九英被杀,孔家庄被焚毁,这是徐家的好机会,只要咱们早作准备,孔家那些产业和庄子就都可以被吃下来,赵字营这里动不了这么快。”

    梁三脸上颇为兴奋,可坐在那里的徐珍珍却没什么激动,反而轻叹了口气,这一叹气,场面立刻安静下来。

    “梁三,我知道你是为徐家考虑,为我考虑,可你有没有想清楚,你做这些,是给徐家招祸”徐珍珍说到最后,一贯平静的语气变得有些严厉。

    “大小姐,孔家一灭,咱们徐家”听到这话梁三一愣,随即急切的就要辩白。

    “梁三,不要自作主张。”徐珍珍淡然说道。

    下面的梁三涨红了脸,刚要继续争辩,却注意到同伴向身后靠近了些,这个小动作让梁三悚然,自家大小姐做事一向公道,酬功很大方,犯错惩处也绝不留情。

    “大小姐,属下错了”梁三躬身诚恳说道。

    坐在上的徐珍珍又轻叹了口气,淡淡说道:“你把赵进想得太简单了,他们不用我们安排的船,自家早有安排,你以为你的那些江湖手段能有用吗?好在一切还没有揭破,一有迹象,徐家恐怕就要遭殃。“

    看着下面的梁三惶恐的要跪下,徐珍珍继续说道:“你也是为了徐家好,这次只说一句,下不为例,你先去赵公子那边打个招呼,说我临走前想见他,然后去安排回程吧”

    听到还让自己做事,梁三吊起的心总算放下,匆忙转身出门,在他出门之后,几个站在下的汉子也都退了下去。

    都在何家庄内,安排这些事情还是容易的很,没多久,徐珍珍乘坐小轿来到了赵进的书房,现在徐家大小姐已经不用太掩饰自己的行踪。

    “赵公子的大恩大德,妾身永记不忘。”徐珍珍开门见山的说道,起身万福施礼。

    本来赵进还要安排屏风遮蔽,徐珍珍自己示意不必,但还是带着遮脸的斗笠轻纱。

    “做这件事我也是为了自己,谈不上什么恩德。”赵进很平静的回答说道

    徐珍珍站起后没有坐下,又是继续柔声说道:“赵公子,妾身此次行走在外,抛头露面,还望赵公子莫要嫌弃妾身轻贱。”

    赵进很于脆的摇头回答:“赵某不会这么想。”

    徐珍珍那边微微点头,有一层轻纱阻挡,面容和表情都看不太清楚,不过赵进却对这个女人有了新的判断。

    杀伐果断,不被世俗礼法约束,一个弱女子顶起了徐家这么大的家业,可不被约束并不是不在乎,她可能一直觉得羞耻,一直觉得会被别人瞧不起,事实上,这个年纪未嫁,又和个男人一样管理家业,或许在世人眼中,表面称呼一声女中豪杰,实际上却瞧不起,女中豪杰这个词,在这个时代,本身就有讽刺的意思。

    这个女孩一直在强忍着心情支撑家业,并不是她做错了什么,而是这个时代的局限。

    屋子里安静了会,徐珍珍又开口说道:“赵公子应该安排媒人去妾身家里提亲了吧?”

    看到赵进点头,徐珍珍沉吟了下开口说道:“妾身知道这么说冒昧失礼,可在媒人上门之前,还是请赵公子你答应一件事。”

    赵进眉头皱起,这话的另一重意思就是如果不答应,媒人上门之后恐怕要变故,赵进脸上有冷笑浮现,事到如今,已经不是你徐家自己能做主的了,赵进笑容满面,语气里却没有一丝笑意的说道:“大小姐请讲?”

    “妾身只有一个弟弟,这个弟弟性子懦弱,妾身十四岁开始学着管家做事,可这个弟弟怎么也要到十八岁,他现在六岁,到那时还有十二年,这十二年间的徐家就是赵公子的了”徐珍珍的语气和一贯的平静不同,能听出来心情很激动。

    在这十二年里,徐家的家业是自己的?赵进一愣,这还真是一份无比丰厚的嫁妆,原本自己想着通过联姻抓在手里,现在则是自己送过来,比预想的还要好很多。

    徐珍珍的话还没说完:“十二年之后,若是妾身的弟弟能在科举功名上有前途,这份家业还请赵公子继续掌握,若是妾身的弟弟学业无成,十二年后,请赵公子将徐家这份家业还给他,徐家一切,赵公子可有三成。”

    原来是代管,不过这也足够优厚了,但这份优厚对赵进来说算不得什么,他只是笑着问道:“如果我不答应,是不是媒人上门还会被拒绝?”

    “以赵公子如今的实力,徐家不敢拒绝,但妾身敢保证,徐家的一切,赵公子你没办法完全抓在手中,或者说在刀剑之下,最起码要有五年才能整合,除此之外,妾身也做不到什么了。”徐珍珍的语气凌厉起来。

    赵进微笑着没有出声,只是看着站在面前的女孩,隔着那层轻纱两人视线对上,赵进现徐珍珍的双眼很有神。

    “你提出这个条件比我预想的要好很多,我本来想的是,娶了你之后,赵字营用徐家做事也会方便些,却没想到整个家业都能拿过来,十二年,十二年能做好多事情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