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到了临近天黑的时候,赵字营的家丁们才算是恢复过来,云山寺这边早就准备好了饭菜。

    至于赵进和伙伴们的待遇更好一点,还专门洗了个澡,换上了新衣服,浑身轻松的在客厅里聊天。

    “徐家姐弟二人一直呆在宅院里不动,咱们白天黑夜都安排人盯紧的,没人传递消息”如惠说了徐珍珍那边的事情。

    以往有什么消息传来,大伙都会七嘴八舌的表自己的意见,不过说到徐珍珍,大家只是看向赵进,只有陈晃笑着说了一句:“果然是你的良配。”

    寻常女孩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外面的事情都知道不多,更不可能有这样的静气,更不用说赵进率领赵字营突袭孔家庄这件事,从某种意义上是徐珍珍策动的,这样的女子,这样的女中豪杰,当然是赵进的良配。

    听陈晃这么一说,屋子里的每个人都是笑着点头,大家都赞同这个说法。

    “现在她只能嫁给我,没有别的选择,咱们兄弟们昼伏夜出,出生入死给她徐家除掉了强敌,自然要有所回报。”赵进肃然说道,可怎么看都有些尴尬

    众人开始还板着脸,不过大家这么多年兄弟,彼此了解的很,看出赵进这种窘迫,大家立刻哄笑起来,但这样的场合下,能随便调笑和说几句的,也只有陈晃和如惠。

    “一件大喜事,让你说得这么算计,等媳妇过门后你可千万别去讲。”陈晃笑着说道。

    如惠情绪倒是没那么激动,摇头调侃说道:“只怕徐家小姐想的比东主还要清楚,咱们赵字营灭杀了孔家庄,对他们徐家是大好事,可也是个警告,如果能斗得过孔家庄,又何必求我们出手。”

    众人点头,刘勇看出来赵进不想继续谈和徐珍珍有关的事情,开口转了话题说道:“大哥,这次只灭了孔九英和他在的庄子,他几个儿子最少还有两个在外面,马队应该还能凑出二三百,步卒千把依旧有的,这些就放在那边不管吗?”

    “如果我没想错,孔家剩下的人加上他们那几个大头目,会带着人去抢孔九英的家产,会彼此争斗,周围看他们不顺眼的各路豪强,河南、山东加上丰县、沛县的官府士绅都会动手,剩下那些看着不少,很快就会变成一盘散沙。”赵进侃侃而谈。

    没等大家说话,赵进又是说道:“猜测毕竟做不得准,不过孔九英所在的核心之处都衰颓腐坏成这个样子,其他各处想来更差,即便我猜错了,以后这孔家庄咱们也不必当他是个敌手,实在太弱,太烂,不值一提。”

    说到这里,大伙各个精神一振,董冰峰明显有些激动,在那里说道:“自小我就听人讲这个孔老虎,说他山东官军出身,又在草莽江湖中打熬厮杀过,整个徐州地面,甚至还要算上临近各省的府县,他都最不好惹,手底下也有一帮军中出来的亡命,敢拼又懂得章法,就算参将麾下的兵马都未必是对手,不怕大家笑话,去之前我还有些担心,可真打起来就知道,他们完全是烂泥一片,马厩里面那么多马匹,那么重要的地方,居然没什么看守的人,临跑出来几个,都是满身酒气,这么烂的队伍居然还有人说厉害,比起咱们赵字营来,不知道差了多少”

    平时寡言少语的董冰峰难得长篇大论,而且他这番话,正好是切入大伙的心里,屋子里的气氛顿时变得高涨。

    “什么云山寺的僧兵,什么孔家庄的马队,就算官兵我看也是一锅粥,谁也比不过咱们赵字营,曹先生,对不住,我就是这么一提”石满强激动的接口说道,说完才想到如惠这边,连忙面红耳赤的陪个不是。

    “这么见外作甚,我早就还俗了,和这云山寺没于系。”如惠笑着说了句,随后也点头说道:“我当日逍遥的时候也走南闯北,大明各处见识了些,还真没见过咱们家这样的强军。”

    他这么一说,大家的情绪更是上来,只有赵进笑着摆摆手说道:“曹先生,咱们这个是保境安民的团练,不是什么军,这称呼上不能错啊”

    “东主说得是,属下疏忽了。”如惠笑嘻嘻的说道。

    刘勇也有些激动的说道:“大哥,咱们是不是太小心了,现在也就是徐州到何家庄这一片的人对咱们恭敬,其他各处并不听话,黄河北就不说了,萧县和砀山距离才多远,那些人也就是和咱们客气客气,大哥,咱们既然这么强,就该让他们知道规矩。”

    陈晃在那里点点头,以他的沉稳脸上都带着些兴奋,不过他这次没表态,而是看向赵进,眼神里也颇多期待。

    赵进脸上有笑容,眼神却颇为严肃,他从座位上站起,大伙立刻都是安静了下来,赵进看了看大伙说道:“我们强吗?的确很强,比起孔家庄这种土鸡瓦狗,比起云山寺这种外强中于的,比起流民这样的一盘散沙,我们当然很强,可大伙也别翘尾巴,咱们只是在徐州很强而已,再说了,咱们只有这几百人,这些人强又能怎么样,散开了就没了用处,聚齐了就顾不到别处,这还叫强吗?”

    每个人都若有所思,石满强性格比较直率简单,立刻有些灰心的样子,赵进却把话题转了回来:“等咱们赵字营扩充到两千人,在这徐州地面上就可以说强了”

    如惠脸上的笑容倒是一直没什么变化,其他人的神情又是振奋起来,赵进笑着坐下继续说道:“这几次出去打,赢都赢了,可却有不少毛病,比如说咱们这分队的法子,老兵队新兵队编制不同,调遣起来麻烦的很,开战的时候,方队又和这分队编制没关系,这个要改,当初也是我太想当然了。”

    老兵队四十人一队,新兵队二十五人,队正太多,编制太乱,指挥的时候要说得很详细,战场上瞬息万变,务求简单直接,赵字营现在的规制的确很麻烦。

    不过稍懂人情政治的人就能琢磨出来,当初这个繁琐混杂的编制,并不是想当然的胡闹,而是有别的考虑,只是这样的事情,大家心照不宣就可以了。

    “家丁要加,小勇的人手要加,每一处都要加人手,这次咱们不管于什么,都不会有人觉得不对了。”赵进的情绪也有些高昂。

    孔家庄被大火焚毁,孔老虎死于非命,这件事从头到尾赵进都做得尽可能隐秘,除了徐家那几个人之外,各个环节都不知道前后生了什么,孔家庄的人当日四散逃命,他们在孔老虎这种江湖龙头身边,自然知道敢于突袭孔家庄的人是什么样的角色,没胆子过来报案指认。

    更何况孔老虎一死,马队核心崩散,四方的势力必然过来侵袭,没在这孔家庄的孔家核心骨于必然要来争夺主导权,一直隐忍境山徐家也有很大的可能动手,残存的人能活下几个都难说,更不用担心走漏消息。

    亲历和目击的不用担心,更不用担心其他人,他们都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赵字营做了孔家庄和孔老虎。

    不过只要孔家庄覆灭的消息传开,不管有没有参与这件事的,都会第一时间想到赵进和赵字营,第一个怀疑的对象就是赵进和赵字营。

    然后,这么强悍的豪强都覆灭无存,谁还能奈何赵字营,原来赵字营有几百人都会有人觉得规模过大,可救下了徐州,灭掉了孔九英,有几千人,谁又敢说些什么?

    在入睡前,赵进带领着伙伴们在这个庄园里走了一圈,倒在地上酣睡的家丁们也都6续醒来,他们被分配了值守轮班的任务,赵进和伙伴们也要轮班,赵进主动要求在最难熬的凌晨之前,虽说这云山寺算是赵进的附庸,可毕竟不是自家地盘,不能有丝毫的大意。

    虽然白天炎热,可深夜的时候已经能感觉到丝丝凉意,这才七月中,徐州的天气就开始变化了。

    赵进和伙伴们尽管没有喝酒,可每个人都有一种微醺的感觉,甚至连下面的家丁都是一样。

    这让赵进有些紧张,还以为云山寺在饭菜中做了什么手脚,等起来值夜的时候才想明白缘由,那是因为大家在徐州城没有敌人了,所有眼前的和隐藏的危险都被扫清,大家都感觉到安全自然,这种无拘无束和酒后微醺很相似。

    “才仅仅是徐州”赵进没头没脑的低声说了句。

    第二天一早,云山寺那边送来了早饭,赵字营家丁都已经休整的差不多,各个精力充沛。

    吃过早饭,在云山寺真智和尚的心腹僧人引领下,赵字营列队进入了云山寺本寺,对赵字营的很多家丁来说,这里算是旧地重游,他们在这里杀了第一个人,见了血。

    行走在禅房佛殿之中,一路上冷冷清清,除了带路和相关的僧人之外,其他人都呆在房中,被勒令不许外出。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