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可这个时候想走却麻烦了起来,乱哄哄的人群在并不宽的街道上乱跑,让马匹根本没法跑起来,而且跑在街上的都是熟人,或者是马队的骑兵,或者是骑兵的家属。

    虽说打定主意抛弃妻子的跑,但一时半会间还没办法撕破脸,稍微冲撞吆喝,下面的人都是破口大骂,更有些凶狠果敢的,看着局面不妙,居然准备抢夺马匹,他们也知道这个时候坐骑是关键。

    这就彻底撕破了脸,有马的那几个毫不留情的挥刀劈砍,下面的人没有坐骑,兵器却是不缺,也是怒骂着反击,鲜血飞溅,场面乱成一团。

    “走,向外面走”刘程在马上大吼大喊,可对这个场面丝毫没有作用,甚至还有几个相熟的苦苦哀求,刘程甚至还看到了相好的女人,出门前他让自己老婆孩子躲进地窖,如果这时候出来,到底是带着还是不带着。

    耳边有叫骂,有惨叫,有嚎啕大哭,鼻尖闻到了草料和马粪混合的焚烧烟气,刘程越来越烦躁,还没等动作,突然被一个人拽住了缰绳,他毫不留情的一刀劈了下去,立刻鲜血飞溅,直到这时候他才现,拽住缰绳的是他表弟,跟他鞍前马后好久了。

    刘程身子一抖,还没等他有什么反应,就看到在街道的另一边有几骑出现,看着不像是孔家庄的马队,看到这几个骑兵,那边没头苍蝇一般的孔家庄庄客立刻惊溃逃散。

    隔着几十步,刘程已经意识到是敌人,那几个人没有冒失的驱马冲进来,而是直接停在那里,为的一个年轻人张弓搭箭。

    好标准的弓马架势这一套只有大明卫所出身的武人才能学到,这一套架势想要射不容易,但射程和准头都不会差箭支离弦而出,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弧线急飞来,直接贯穿了刘程的胸膛,刘程脸上还有些怅然,他在想,如果自己父亲当年没有利欲熏心跟着孔九英,现在自己也该军中效力,弥留之际,刘程听到了女人的尖叫和孩童的大哭,他能听得出来,这是自家婆娘和孩子的,这样更好,刘程脸上的怅然变成了轻松,直接从马上载了下来。

    “虎爷”只有一两个人在喊,没人顾得上,一支箭就让混乱的人群彻底爆开了。

    骑马的拼命打马冲撞,拿着武器的乱砍乱杀,他们都想给自己找出一条路来,董冰峰在马上眯了眯眼睛,很简单就能判断出来,现在骑马的人相对重要,刚才射死了一个,现在可以对付第二个。

    “这他娘的也太容易了,还以为这么多马队,怎么也要费些力气,结果自己就乱成这个样子。”

    “都是进爷的神机妙算”

    “一帮废物,要是咱们遇到这个,肯定会抱成团来打,这倒好,跟赶羊一样。”几名跟着董冰峰的骑兵都不会射箭,只是拱卫自家头领,但各个语气轻松。

    听着手下们的话,董冰峰又是在马上张弓搭箭,箭支呼啸,又有一名马上的人中箭落马,这让局面更加混乱,可却没人敢朝着这边过来。

    孔九英的内宅里还有几个忠心耿耿的护卫,武技也相当不错,一个人躲在角落里还射出了两箭,如果赵进和陈晃没有穿着这身铁桶一样的铠甲,恐怕就要有大麻烦。

    箭支被弹开,跟在身后的庄刘现了这个人,一箭射杀,其余的护卫应该是昼夜轮班,他们身上还穿着甲,拿着不错的兵器,但在赵字营家丁的长矛面前,他们抵抗不了几个会合就被刺死。

    至于其他的人,听到“趴下不杀”的话语,各个于脆利索的趴在地上,还有人吆喝着自己知道孔九英在那里,孔九英的姬妾在那里,藏宝在何处,只要饶过他的性命,就可以带着过去,还有人大声哭喊,说自己是被孔九英胁迫,现在义士前来,自己愿意做个证人,愿意和义士一同除恶。

    赵进和陈晃懒得理会,跟随的赵字营家丁满脸轻蔑笑容,那小钟倒还尽职尽责,差不多说出每个人的来历,都是这内宅得宠的人,有人妹妹还是孔九英身边的小妾,有的自己就是孔九英的契弟。

    “大老爷,这就是孔老贼的住处了”小钟脸上满是快意的笑容。

    孔九英晚上不一定会住在那里,但也不会离开这几处,小钟拿着杀了两个人之后就问出了位置。

    面前是个很普通的富贵人家的宅院,种满了花草不说,一些细节布置上还有几分雅致,只不过没有丝毫的防护能力。

    孔九英娶过两个老婆,小妾七八个,还有不少是没名份的丫鬟,甚至庄子上的婆娘他也勾搭好些。

    不过现在五十多岁的人了,身体虽然健壮,精神却不如从前,而且也比从前念旧了,不太出去沾花惹草,专心顾着家里这几个,年纪最小的八姨太和九姨太最为得宠。

    孔九英知道赵进,也为这个年轻人的壮大展惊叹,不过不觉得对方是个威胁,说破天还有黄河在中间隔着,那伙年轻人还能过来不成。

    赵进烧酒生意做大了,孔九英当然眼馋,那酒他也喝过,现在每天都少不了,自然也知道这白酒能卖出个好价钱,拿到手里那是泼天一般的大利。

    可明里暗里几次下手,几次都没有占到便宜,孔九英也没觉得自己丢脸,实际上他觉得自己在孔家庄这边窝赃分肥活的很不错,没必要非得吞下嘴边的每一块肥肉,但他会不断的去尝试,只要有机会就不会放过,若没有机会,就这么持续下去也不是不能接受。

    没人敢对孔九英说他老了,越来越安于现状,没了和人厮杀血战的精气神,孔九英三个儿子,只有老大懂些枪棒,其他两个一个好装文士,一个纯粹的纨绔子弟,孔九英觉得这个也挺好,已经弄出这么一份家业了,何必再去打打杀杀的,好好享受就是。

    最近唯一让他感觉威胁的就是赵进向徐珍珍求亲,赵家和徐家联合,直接就威胁到孔家庄了,而且孔九英一直想要图谋徐家,以小博大蛇吞象,只要拿下来,就是传家的基业。

    手下付楚川出的主意正对他的胃口,尽管这徐珍珍年纪比他第九房小妾还大三岁,据说还是个大脚,可娶了回家,就有了伸手徐家的借口,而且徐家早就有些人和自己勾结起来,到时候里应外合肯定妥当。

    而且赵进那边隔着黄河,打完流民肯定元气大伤,需要休整,而自家这边马队几百,随时可以开过去,付楚川过去提亲,答应救好,不答应马队过去威逼,那女人肯定要乖乖嫁过来。

    也不是没麻烦,八姨太和九姨太听到这消息后,天天哭闹不停,若是从前,孔九英直接大耳光抽过去了,可现在却硬不起这个心肠,少不得在这两位的房中多留几晚,夜里少不得要老当益壮一番。

    老了终究是老了,晚上一折腾,白天就起不来,当年院外有人走动,熟睡的孔九英都能立刻醒来戒备,可现在他是被八姨太在床上推醒的。

    “老爷,外外面”睡眼惺忪的孔九英还没什么反应,先看到了八姨太惊恐欲绝的表情。

    外面很喧闹,外面有哭喊声,孔九英终于反应过来,这是出什么乱子了?他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这一坐却让自家腰一阵抽痛,险些又是躺回去。

    好久没有练武打熬身体,身体已经全方位不行了,孔九英咬着牙撑起来,边上的八姨太身子不住抖,颤着声音说道:“老爷,怎么办”

    这动静不像是内庄外庄自己闹乱子打大架,恐怕真的出大事了,几十年的经验让孔九英还没有做出错误的判断,他在这个时候还分得清轻重,没理会平素宠爱的八姨太哭诉,孔九英伸手把人推开,直接跳下床去,伸手就去床下摸索。

    一摸却摸了个空,孔九英一愣,随即对着床上的八姨太大吼说道:“我放在这里的刀呢”

    “先生说兵器不详,放在屋子里妨碍主人,妾身就就”她这边话没说完,屋外传来翻墙落地的脚步声音,听到门闩被抽出,密集的脚步声响起“孔老贼就在这里”有人激动的大喊。

    八姨太尖叫一声,蠕动着向床内缩去,孔九英整个人僵在那里,他当年的身体底子极好,尽管这些年酒色过度,腰板却依旧挺直,这时候却突然佝偻了许多,不过停顿没多久,孔九英撑着缓缓站起,没理会身后八姨太的哭喊,自己打开屋门走出去。

    天倒是亮了,太阳还没出,于草和马粪以及其他乱七八糟焚烧后的气味飘进来,孔九英站在台阶上有些愣,他看到了院子里一张张或者兴奋或者淡漠的面孔,他第一个想法居然是“这些人来的这么早”。

    “你们”孔九英说出一个词之后就声音涩到说不出,又是深吸了口气说道:“你们是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