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大家呼喝回应,一路昼伏夜出,甚至连大声说话都不允许,憋闷了好多天,今天总算可以放开动手,每个人都是热血沸腾。

    赵进喊完之后,转身朝着里面冲去,那个小钟跑在他和陈晃的身后,主将突前很容易遭遇意外,让整个队伍失去指挥而崩溃,但在整个队伍里,赵进和陈晃是武力和防护都最强的两个人,他们冲在前面,一来是带队鼓舞士气,二则他们打前锋,比其他人的效果要好。

    在小钟身边,则是穿着半身锁子甲的庄刘,他背着朴刀,手里拿着弓箭,紧张的瞄着周围,再往后则是大队人马,以梁三几个的身手也该跟在前面,不过他们却被一队老家丁围在当中,越在这个时候,越要减少意外的生。

    赵进这一队人跑进内庄几十步,在前面才有十几个汉子冲过来,各个衣冠不整的摸样,手里倒是拿着兵器,看到赵进他们一于人之后,第一反应不是呐喊着冲过来,反倒是愕然不知所措,再接下来才有个怒吼着扑上来,另外的则是扭头就走。

    “嗖”的一声,庄刘站定了就是一箭,冲在最前面的那个汉子中箭栽倒,后面几个人的脚步立时一慢。

    “这事比咱们想的要容易”赵进大声说道,手中长矛刺出收回,面前那汉子丢掉武器捂着飙血的咽喉跪地。

    陈晃大踏步向前,他没有用长矛,而是用了习惯的长刀,在这类似大户庄园的建筑规制中,长刀比长矛用起来更方便。

    在陈晃面前那敌人手里的朴刀直接被打飞,那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脑袋就被一刀斩下。

    鲜血从身体中狂喷而出,其他跟着冲来的人都是停住了脚步,清晨冲来的这些敌人装备精良,而且人数看起来也不少,可一动手,对方没有人多打人少,也没有凭借兵器和甲胄,纯粹就是靠武技杀人,处处不如人,这还怎么打,大家有心要拼命,那是希望拼命能挽回局面,如果只有死路一条,那还是逃吧

    被斩那人身后的同伴,被他胸腔喷出的鲜血洒了满脸,眼睛好像也被糊住,只在那里乱挥兵器,赵进自然不会留情,长矛贯穿了他的咽喉,几乎是同时,陈旱的长刀从一人的后背上抽出来,冲过来那几个都在丢掉兵器逃跑。

    “你听,四周有哭喊和叫骂,却没有杀声”陈晃大声说道,谈话间,庄刘站在边上又是一箭射出,这次射的却不是逃敌,而是在墙头出现的一人,箭支正正钉在那人额头,直接又是跌了下去。

    眼前就是孔九英的内宅了,外庄套内庄,内庄包围着孔家内宅,孔九英的宅院高墙比庄子的墙还要高出几尺,也有望楼箭台,房舍规制以南北为正,赵进他们从东边冲入,这里是大宅的侧边。

    “弓箭手上前压住箭台,披甲弟兄们去邻近房舍搬运家具,翻墙硬攻”赵进大声说道。

    赵字营的弓手们立刻上前,连鞑子伙计们都算上,能射箭的一共才二十几人,可胜在占了先机,实际上,大宅这边还没有第二个人露头。

    家丁们粗暴的砸着两边店铺的门,没人敢开门,家丁们直接搭人梯翻了进去,不多时就抬出了一张张桌椅,直接把桌椅搬到大门跟前作为阶梯,身手矫健的咬着刀翻过墙头,梁三几个人也在其中。

    直到这时候,赵进才分神去听,整个孔家庄的内庄已经开始乱起来,人的哭声和喊声,还有家犬在狂吠,但喊杀声极少,偶尔响起也是很整齐,但哭喊声却处处。

    “这次真的容易”赵进大喝道,越来越多的家丁顺着桌椅搭成的阶梯上墙翻墙,这边的大门也被打开了。

    赵进举起长矛向内走去,陈旱举步跟上,两个人没走几步,赵进转头说道:“你放心,我们不会和他们一样”

    在孔家内宅东边的大门后面,只躺着一具尸体,他的额头上钉着一根箭,除此之外,甚至连血都没有。

    “他们的本事就是骑马在外面威吓,一旦杀到这边来,他们不能上马,不能聚众,什么心气都没了”赵进冷笑着说道。

    说完这句,赵进出口大声说道:“吆喝起来,空手趴下不杀”

    命令很快又被传递下去,涌入这内宅的赵字营家丁人人大喊起来。

    场面很混乱,很多人手足无措的哭喊奔跑,可却没什么人去抵抗死战,有些拿着兵器的护卫被戳死砍死一个,转身就跑,痛哭流涕的跪地投降,等到赵字营这喊声响起,更是毫无斗志的跪地求饶。

    “马厩起火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赵进转头看过去,现在外庄某处已经有浓烟升起。

    “这位爷,孔老贼的宅院就在前面,他现在还来不及走”边上的小钟忍不住提醒说道,他兴奋的面孔都扭曲变形了。

    赵进看了这小钟一眼,笑着说道:“今天你要痛快了”

    孔家庄的规制是以孔九英的内宅为中心,一层套着一层,赵字营从内庄东侧突入,在其他几边的人就有了反应的时间。

    刘程身为孔家马队的领,自然是住在内庄,因为他经常带队去往各处,所以比更多的人保持着警醒和还算过得去的反应。

    外面喧哗一起,刘程就翻身而起,简单穿上衣服,拿着刀快步的出了院子,他的心腹手下也在这边,反应也不慢,立刻聚拢了十几号人,刘程和手下的坐骑都放在自己住的地方,各个都是上马。

    “快去叫人,来的是冲着九爷的。”刘程在马上大声吆喝,手下人答应,骑马冲向各处,不多时又有几十人拢了过来。

    “大伙先去马厩那边骑马,然后把来的贼人冲出去”刘程听着庄子里的杀声震天,心下愈的焦急。

    “虎爷,要把外庄的团练集中起来”有人吆喝说道,现在这个局面,总归人越多越好。

    刘程刚要说话,他聚拢过来的近百人却安静了下去,每个人都看向一个方向那边浓烟滚滚,在这边隐约能听到尖利的嘶鸣。

    “马马被烧了”有人结结巴巴的说道,声音虚,没有一点底气

    聚拢过来的每个人都是面如死灰,他们是孔家庄最核心的力量,他们横行徐州和三省交际的凭依就是马队,尽管他们已经好逸恶劳,可对上那些苦练的团练乡勇依旧优势重重,靠的就是马匹带来的冲击和机动,没了坐骑,什么都不是。

    或者他们也有武技,力量也比寻常的壮汉要强,可没有了马匹坐骑,每个人的勇气都是烟消云散。

    连刘程的心也是冰凉一片,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现刚刚聚拢起来的那几十人居然逃散了一大半。

    “混账,贼人冲着九爷来的,再不过去救,九爷就危险了,咱们孔家庄也危险了”刘程气得在马上大吼大叫,可他怎么喊都没办法约束,气得驱马追上两个,手起刀落。

    但这依旧没办法阻止,有的人散去,更有不少躲在家中的人跑出来,没头没脑的朝着另一边跑去,赵字营从一边杀入,很多人只是下意识的朝着喊杀声小的地方跑去。

    “虎爷,咱们走吧”有人在他身后大声喊道。

    听到这吆喝,刘程回头就要动手,一回头才现是自己最亲信的手下,立刻骂道:“走个鸟,九爷怎么办?”

    那手下骑马向前靠了靠,咬牙低声说道:“虎爷,咱们这帮人出去打生打死的,可这些年都是什么人得便宜了,九爷房里那几个婊子谁不比咱们拿的多,这几个婊子的亲戚难道比咱们就拿得少了,咱们骑马拼杀,他们在宅子里奉承拍马,平时倒是骑在咱们头上作威作福”

    一边又凑上来一个,闷声说道:“虎爷,那边一烧,孔家庄这边就算完了,咱们走吧,咱们有刀有马,什么地方都有咱们兄弟一口饭吃,实在不行,过河投奔赵进去。”

    孔家这么多年下来,逃兵逃犯的血气渐渐消散,大宅门的习惯却都有了,靠近主家老爷的,不管是小妾丫鬟,还是长随书童,就比外面那些打生打死的尊贵,不服气的总是被整得死去活来,日子久了,内宅、内庄、外庄几处,也就分出了高低贵贱。

    平日里自然矛盾重重,可大伙都借着孔家庄的威名行事,这个团体也就能够维持,可突然来到的打击让一切都彻底崩塌了。

    “可咱们的家小”刘程脸色有些犹疑说道。

    “带着他们走,大伙都要死,咱们自己走,还怕没有老婆孩子,没准他们还能活下来,虎爷,再不走来不及了”

    刘程朝着地上吐了口吐沫,狠狠一抖缰绳,拨马就要走,有人在那里念叨:“谁这么敢动手,难道是官兵。”

    “怎么可能,官兵失心疯了敢碰圣人家里的产业”

    “还他娘的扯臊,快走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