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只要东主吩咐,消息到了就可以。   .  ”如惠毫不犹豫的回答,赵进点点头又是说道:“你在徐州人头熟,现在就去雇佣船只,去渡口北边等着,价钱高些没什么,一定不要走。”

    “请东主放心。”如惠肃然答应了下来。

    赵进扫视伙伴一圈后肃声说道:“我本来不把孔九英当成对手,等咱们壮大了自然就会捏死他,可如果被染指徐家,那边的煤铁和丁口哪怕被他拿到几成也是大麻烦,必须要尽快除掉,这次就是个机会,打掉孔九英,咱们就要再上一个台阶了。”

    众人都是点头,陈晃想了想说道:“这次要留一个人看家,万一有事,最起码要有个接应的人。”

    “石头?”赵进问了句,石满强立刻满脸通红的说道:“大哥,不能一次次的都不带我”

    “也就是高家庄你没去,大香你留下,把人质看紧了。”赵进笑着对吉香说道,吉香也是想要争辩,赵进的眼神却严厉起来,吉香只好答应。

    “小勇你今晚和周先生一起点检装备,其他人去往各队,什么消息都不能说,但要让士兵们准备起来,都去吧”

    伙伴们齐声答应,各自转身向外走去,赵进落在后面,低声说了句:“安排李灿今晚守内宅。”

    陈晃没有回头,只是点点头。

    云山寺围攻何家大院,孔家派马队参与,流民围攻徐州城,也有孔家马队的参与,但赵进没急着去清算,因为相隔甚远,之间隔着两个县城和一条黄河,更有不知道多少豪强势力横在路上,有这样的距离和间隔,孔九英根本没办法动用太多的力量攻击,也就没有什么祸害。

    而且孔九英说白了就是个坐地分赃的窝主,在这样的情况下,孔家庄不会有什么爆性的展,甚至都有可能倒退萎缩,而赵字营的势力则在飞膨胀,此消彼长之下,不需要多久,赵字营就可以取得优势,轻松碾碎孔九英这一方的势力。

    但孔家图谋徐家就不同了,徐家代表着大量兵甲的制造和大量优秀的兵源,财源什么的都不必说了,更让人警惕的是,如果孔家庄和境山徐家合流,实力膨胀之后,和赵进隔河相望,那时候就是直接对抗冲突了,到那时,赵字营只能全心全意对付孔九英,会有损失,会无暇旁顾。

    本来一个次要的威胁有变成大敌的危险,而徐珍珍又给了这么一个合适的机会,赵进当然不会放过。

    赵进想对付孔九英,孔九英肯定也恨不得置赵进于死地,双方都明白对方的想法,不过徐州围城之后,赵字营展现了强大的战力,震慑四方不敢乱动,可孔家庄的马队基本没参加实战,就是远远的兜了一圈就走,事后赵进也没有清算追究。

    当然,孔家庄的势力这么没廉耻的对赵徐结亲横插一脚,或许也是感觉到了两家联合后的威胁,这样的庞然大物,孔家庄根本没办法去对付。

    在这样的局面下,孔家庄那边对赵字营的提防不会太多,甚至没什么提防,因为赵字营步卒为主,因为双方相隔黄河和两个县城,沿途有许多的豪强势力,而且孔家庄的势力范围内有几百马队,有几千壮丁,远比赵字营强大,他们想不到赵字营会主动过来进攻。

    正是这个“想不到”,才让赵进有了出其不意的念头。

    赵进坐在屋中,想到了那根到现在还没来得及试的鸟铳,徐家可以不断的改进,徐家可以生产出更多更好的火器,就凭这个,赵进就不可能放弃。

    “第六队来到”“换岗完毕”

    轮岗值守彼此都要报出口令,不用担心吵醒了谁,因为赵进需要知道外面是谁在站岗放哨。

    这一晚上就是照旧站岗放哨,不过家丁李灿比较倒霉,因为太过松懈,被赵进叫到一边狠狠训丨了一顿。

    第二天一早,李灿就被赶到城内值守放哨,对于赵字营家丁来说,去徐州城内并不是好差事,因为在城内的兵丁要负责酒坊、货场还有赵家三处的轮换防卫,而且随时要去对付突局面,在何家庄这边则是相对简单容易。

    很多人不知道李灿会骑马,尽管骑术很一般,不过这就足以保证李灿在下午到达徐州城。

    李灿进城之后没有去货场那边报道,而是直接去了知州衙门的捕房,新任副总捕头赵振堂虽说还吊着膀子,可已经不愿意在家呆着无聊,宁可去捕房这边忙碌,倒是自在开心。

    等李灿从捕房离开,赵振堂带着几个心腹体己去了尤振荣那边,在天黑之前,一伙人急忙忙出了徐州城。

    至于何家庄这边则是外松内紧,各处来的商户和摊贩不少,可都没来过几天,也看不出什么来。

    赵进一大早就去了骡马市,和王自洋闭门聊了一会,六名鞑子伙计就去了赵进那边帮忙,说是牲口太多伺候不过来需要帮忙,骡马市那边的牲口商人们已经准备离开去北边了,因为他们的存货都已经卖光,徐州这一年多灾多难,可却让牲口生意极为好做,骑马可以跑得快,荒地需要耕牛,这两样都急需的很。

    出清了牛马牲口,又把骆驼和大车上装满了汉井名酒,他们就要提前北上了,可以清楚的预测到,再回到徐州的时候肯定赚的不少。

    如果是常在骡马市活动的何家庄庄户和中人,看到那几位鞑子伙计后肯定惊讶,因为这些人都是牛马商人们的左膀右臂,又能管事,又能护卫的能手,怎么就放给赵进这边看牲口,不过谁也不会多嘴。

    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如惠从云山寺请的人到了,这位和尚三四十岁年纪,长得颇有宝相,合十低眉的时候居然和供奉的佛像相似,语音也是低沉动听

    “如能师兄走遍徐州各家,祈福法事都是他过去的。”如惠介绍说道,这般相貌做派,的确会让人崇信的很。

    一路走得急,马车颠簸也是免不了的。这如能的脸色很差,不过见到赵进之后,却满脸赔笑的合十说道:“进爷召唤,真是小僧的幸运,不知进爷有什么吩咐,小僧一定照做。”

    外表和言谈举止果然不是一回事,如惠笑着调侃说道:“若是各处善信看了师兄这样,定会瞠目结舌。”

    “生意是生意,正事是正事,不能一概而论。”如能笑嘻嘻的说道,丝毫没有窘迫尴尬。

    “这次辛苦如能师傅了,我这边定有重谢。”赵进笑着说道,和这样的人打交道不麻烦,很容易沟通。

    听到“重谢”两个字,如能更是眉开眼笑,连连点头,如惠低声叮嘱了句,然后赵进安排刘勇带着如能去了徐珍珍那边的宅院。

    “如能是我爹的徒弟,圆信他们上位之后,自然也就没什么前途,他一直是给自己捞好处,又和一大户家的二小姐勾搭上了,准备等孩子十岁的时候还俗,他手里银钱不少,可又不想在家闲着,想到东主这边做事。”如惠笑着说道。

    “等这次的大事一过,你来安排就行。”赵进给了答复,这样人情精熟,八面玲珑的角色,正是赵字营紧缺的。

    这边没聊几句,刘勇领着如能已经走了回来,如能进屋后肃然说道:“进爷,那的确是徐家公子徐厚生,小僧去过徐家几次,不会有错。”

    赵进沉吟一下,点点头说道:“请如能师傅在何家庄多住几天,好好招待

    “进爷费心了。”如能满面笑容的回答,丝毫不觉得这是软禁。

    那边刘勇刚要带着如能离开,赵进却又把人喊住,盯着如能说道:“如能师傅,有件事不知你方便不方便做”

    天已经有些黑了,商贩们都已经散去,他们大都住在何家庄周围的村镇,不早点走就只能摸黑赶路了,可也有些人幸运的在庄内租到了房屋,可以把晚些收摊打烊。

    “进爷,进爷,请您快去救救云山寺,暴民生乱,暴民生乱啊”在庄子里响起了一声哭喊,声音洪亮,凄切无比。

    那些等着报名的年轻人,还有想看热闹的闲人们,都是聚拢了过去,如果赵字营不赶人那就凑的近些。

    在灯火和天光的映照下,看到一名身穿僧袍的僧人正在赵字营的门前哭喊,在那里嚎了几句,就看到赵进快步走出来,神色肃然的说道:“云山寺怎么了?”

    “进爷,收拢的那些流民里有奸邪鼓动作乱,说要洗了云山寺,然后冲进徐州城,现在本寺青壮僧人正在拼命围堵,小僧骑马偷跑出来报信求救,进爷,救救云山寺吧”

    居然闹了这么大的乱子,周围传来一阵低低的惊呼,赵进神色肃然的说道:“云山寺为徐州收留流民,这是大善事,赵某一定要过去救,现在就要出,这位师傅先去休息”

    那僧人感动的泪流满面,不管不顾的连连磕头,看到这场面的人,谁不说进爷仁义。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