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徐珍珍顿了下开口说道:“赵公子向我家提亲,孔家庄却横加阻挠,这是第一个理由,若是孔九英真娶了妾身,定会图谋徐家家业,到时孔家和徐家合流,对赵公子你这里必是大害,这是第二个理由,妾身若能嫁给赵公子,徐家这么大的家业必然会对赵公子大有好处,这是第三个理由,有这三个理由,妾身觉得足够了。 ”

    赵进看着徐珍珍摇摇头,很难想象一个女孩子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沉默了会,赵进缓缓点头说道:“我会灭掉孔家庄,孔九英这些日子的做派,的确是嫌自己活太久了。”

    “赵公子,若要灭掉这孔家,一定要尽快,如果撕破了脸,徐家肯定会损失惨重,到最后不得不答应。”徐珍珍急切的说道。

    “快是快不得,我现在只知道孔家庄的大概位置,怎么走,他有多少人,我这边都是不知道,贸然前去,万一遭了埋伏怎么办?”赵进直截了当的回答说道。

    “徐家和孔家庄有生意往来,不少货物都被逼着要在孔家庄买卖,孔家的底细妾身都清楚的很。”徐珍珍恢复了镇定。

    赵进又是摇头,盯着徐珍珍又看了几眼,徐珍珍开始时候脸红,心里还想这人太没有分寸,怎么这么没完没了的盯着看,可随即就现赵进并不是为了欣赏姿色在看。

    这次沉默的时间长一些,最后赵进脸上又是浮现笑容,悠然说道:“大小姐,你说的很有道理,可我赵字营过了河之后就是孤军,长途跋涉去了孔家庄,如果万一遇到埋伏,全军覆没,又去找谁说呢?”

    没等徐珍珍再说话,赵进又说道:“我必须要考虑这些风险,大小姐行事缜密,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若有风险怎么办?”

    徐珍珍垂下头,赵进也是住口不言,他不相信徐家,对面前这个女人欣赏归欣赏,但并不能放心。

    “妾身这次来,只带着最信得过的心腹,家里那边也有可信的人盯着,消息不会走漏了出去,妾身的确不敢保证万无一失,但却敢赌一下,妾身姐弟二人做担保人质留在这边,若是赵公子遇到什么闪失和风险,请随意处置。”徐珍珍的声音抬高了些。

    “这”站在徐珍珍身后那汉子失声开口,徐珍珍没有回头,只是抬手摆了摆,那汉子连忙住口。

    一直低着头非礼勿视的陈旱和如惠也诧异的抬头,看着徐珍珍,而赵进则是愣了愣,随即点头说道:“这就让人放心了,怎么过河呢?谁来带路呢?”

    徐珍珍脸上有些放松,开口说道:“船只已经安排妥当,至于带路的,这次妾身带来的人都是武艺高强,道路熟悉。”

    “大小姐的手下又怎么能保证放心呢?”赵进毫不客气的问了句。

    “梁三,见过赵公子。”徐珍珍开口说道,站在她身后的那名汉子上前一步,抱拳施礼,然后又是退了回去。

    这么一个强悍的角色在徐珍珍这样的文弱女子面前恭顺异常,不敢有丝毫的不敬,这倒是让赵进对徐珍珍又高看了不少。

    “梁三是兖州的独行盗,在鲁南一带颇有声名,案子不少,官府也在缉拿,梁三也是个孝子,得罪了仇家,还记得带着自己老娘逃跑,可跑到境山那边的时候,他娘得了重病,逃跑的时候走得急,钱也花光了,偏生祸不单行,他自己也受了伤,眼看这母子俩都要死在这边,梁三,这是六年前的事情吧?”徐珍珍缓缓说道。

    “是六年前的事情。”良善恭敬回答说道。

    “当时妾身十三岁,假作个男孩子,跟乳娘一起出去闲逛,看到了路边奄奄一息的梁三母子俩,妾身拿出自己的月钱救了梁三母子,梁三这才自愿为妾身效力,梁三,你现在日子过得怎么样?比从前舒心吗?”徐珍珍又是问道。

    “属下的娘天天烧香拜佛,说一定是上辈子积了大德,这才能有今天的福气,属下也娶妻生子,两个孩子,男孩两岁,女孩四岁,每天缠着家里人。”梁三沉声回答。

    “恩,你在外面也不用操心太多,你的妻小娘亲都有信得过的人守着,不会有什么岔子。”徐珍珍点头说道。

    “这都是大小姐的恩德。”梁三抱拳作揖,郑重其事的谢道。

    “跟着你来的各位都是这样吗?”赵进问了句,徐珍珍缓缓点头。

    两个人的话语看似没关系,徐珍珍刚才那番话更是好像跑题,可屋中几个人都能听得明白。

    给赵字营带路的这些人都可以放心,他们的家小都放在徐珍珍的手里,都有控制他们的手段。

    屋子里又是沉默了一会,赵进开口问道:“有带路的人,可内应有吗?孔家庄的虚实如何,这个知道吗?”

    “孔九英有四个儿子,长子和他一同住在朱旺口的庄子上,其他几个儿子分驻各处,孔家的马队有三百出头驻扎在朱旺口那个庄子,这个庄子还有不少住户,几百壮丁也能凑的出来,孔家庄要有什么大事的时候,才会从泡河沿各处的村子田庄召集汇合。”梁三出声说道。

    赵进笑着摇摇头,调侃说道:“看来大小姐早就想对这孔九英动手了,消息打听的这么清楚。”

    徐珍珍又是恢复了淡然,只是回答说道:“孔家视我徐家为鱼肉,欺凌勒索,肆意妄为,妾身早就在准备谋划,却没想到有了这样的变化。”

    赵进相信对方这番话,徐珍珍这样的性子的确会这么做,而且以徐家这么大的体量,只要整备积蓄,很快就能压制甚至灭掉孔家庄,只怕孔家庄那边也是这么考虑的。

    于脆利索,没有丝毫客套,双方落座交谈的时间没多久,却已经把该说的都说完了。

    赵进回头看了看陈晃和如惠,现这二位都在低着头,赵进转头笑着站起,客气的说道:“大小姐和小公子一路奔波,肯定辛苦的很,先好好歇息,需要什么尽管开口。”

    “如此就劳烦赵公子了”徐珍珍也不追问,就是温和的谢过。

    “请徐大小姐在这里稍待片刻,在下去给各位安排住宿和晚饭。”如惠笑着说了句,跟在赵进后面一起出了屋子。

    三人沉默的出了院子,如惠先去安排这些人的食宿,徐珍珍要换个院子居住,未来主母肯定不能住在这边。同时安排赵字营的力量做好护卫。

    “让大伙都到我这边来。”赵进说了这句之后,快步走回了自己的宅院。

    大家都还没有吃晚饭,直接安排人把饭送了过来,几个人聚齐,赵进开口把刚才会面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有什么想说的?”赵进问道。

    “你们还真是天生一对”陈晃开口说了句,大家都忍不住笑,难得听到陈晃说这样的话。

    不过陈晃的表情很严肃,颇为郑重的说道:“的确是良配。”

    赵进没有什么矫情,只在那里点点头说道:“我们两个若能在一起,对她对我都有好处。”

    大家经历过的事情多,远比同龄人早熟,可婚姻男女之事接触的却很少,听到赵进这么于脆下定论,各个都是想笑,不过都是能忍住,细细一想,赵进的话是大实话。

    如惠那边安排的也快,他一进屋子,赵进就示意关门。

    “曹先生,你知不知道谁见过徐厚生?”赵进肃声问道。

    “徐家对这个长房独子看重的很,请过云山寺做了几次祈福的法事,寺内颇有几位见过。”如惠琢磨了下,立刻给了答案。

    “安排人今晚就出,去云山寺请人,明天就要来到何家庄这边,过来认认人。”赵进立刻下令,如惠连忙领命,匆匆出去安排。

    看着伙伴们的疑惑眼神,赵进淡然解释说道:“这徐家长房独子金贵的很,他在我们手里,这个担保的份量就足够,一切都可以放心,如果找了个假货,一条人命可不怎么值钱,所以要验证后才行。”

    众人也都想明白了这个关节,然后都猜到了赵进的打算,各个精神一振。

    “小勇,何家庄这边有没有孔家的探子和眼线?”赵进转向刘勇说道。

    “庄子里面没有,孔家现在每隔几天就会派人过来买卖贸易,这些人有几个鬼祟的,但咱们防备的紧,他们不敢进来看,至于庄子里面有没有人被他们收买,这个就不好说了。”刘勇开口回答说道。

    赵进用手轻拍着桌子,吉香忍不住开口说道:“大哥,孔家庄那边几百马队,几百团练,咱们赵字营自家人少,可去打孔家庄又没有办法让各处的团练跟着,就这么过去,是不是太危险了。”

    “如果孔家提前知道这个,那的确太危险了,咱们要让他们不知道,咱们的胜机就在这个出其不意上”赵进闷声说道。

    这时如惠已经回返,赵进揉揉额头,盯着如惠问道:“云龙山云山寺能封山封寺吗?”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