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字营的家丁全体训练的时候,何家庄各处就是由联保联庄各处的团练把守,这是这联保各处商贩劳力和何家庄百姓同等待遇的代价。   .

    这些团练乡勇得到过正规训练,装备不差,又是上过战场的,战斗力很强,莫说是蟊贼,江洋大盗来了也打不过。

    庄子里的关卡是由赵振堂和陈武两位长辈指点设立的,上去盘问的人是庄子里的壮丁和刘勇手下的混混,而乡勇团练在后面待命,一旦有事,盘问的人只管逃命,动手由后面的来。

    赵进盯着那边,如果一有变化,他就带着这边的人过去,不过倒是无事,盘问的人将那一队人放了过去,赵进心说自己多疑了,刚想到这里,就看到一名盘问的人朝着庄内快跑而去,那队人自顾自的向庄内走去。

    这情景让赵进颇为纳闷,不过他也不急,晚上就能知道生什么了。

    有人送来了于爽的单衣,赵进穿上衣服后就下令解散,家丁们吃过晚饭就要去接替别处的乡勇值守。

    队伍刚散去,就看到如惠提着袍服下摆快跑而来,一向镇定从容的如惠这次却很是焦急。

    难道和刚才那队人有关?赵进已经联系了起来,连身边的伙伴们都觉得不对,陈晃更是吆喝家丁队伍不要急着解散。

    天色已经有些暗了,如惠来到跟前赵进才注意到他脸上除了焦急之外还有震惊,如惠凑近了低声说道:“东主,客人正在属下的书房等候,请东主过去见面。”

    如惠并不是住在何家大院,他在何家庄里有单独的一栋宅院,修整的时候花了不少银子进去,颇为精致幽静。

    赵进转头就要招呼伙伴们过去,如惠连忙说道:“还要请东主安排陈晃带着一队人去属下的那边,安排刘勇将何家庄内外筛查一遍,看看有无奸细,请其他几位带队整备,严加防备。”

    如惠说这些让人奇怪,不过如惠平时做事却很有分寸,他这么紧张惊愕,倒是让赵进慎重起来。

    赵进转头吩咐了下去,陈晃拿起刀招呼了一队老家丁,一同跟着走过去。

    到了院子外面,就看到两名背着斗笠的大汉拿着朴刀守卫,看到如惠过来,这两名大汉点头招呼,如惠笑着说道:“各位,把兵器交出来,听我这边安排去吃晚饭,住宿也有地方,其他就不要担心了。”

    在如惠宅院附近,能看到刘勇的几个手下和十几名乡勇盯着,这两名大汉赵进看着也是眼生,而赵字营的家丁们已经戒备了起来。

    那两名大汉却点点头,弯腰将朴刀放在了地上,举着手离开了门边,如惠又是笑着说道:“劳烦二位去里面招呼下,拿着兵器的都一个个走出来,丢下兵器去吃饭休息,其他的不用你们管了。”

    一名大汉迟疑了下,又是点点头,转身进去招呼,有十一个人走出来,各个都是精悍强壮之辈,以赵进他们这个时候的眼力,已经能看出这几位杀过人,身手相当不错,第一排的家丁已经变换了持矛的姿势,随时可以放平向前,不过这个过程很平和,都乖乖的交了兵器,然后站在一边。

    “请诸位听候安排,晚上也不要乱跑,有什么要求就和守门的说一声,敝处都可以满足。”如惠笑着说道。

    那十几名大汉都是看向一个人,这个人三十多岁年纪,个子并不是最高的,长得也颇为平常,如果不是脸上手上的疤痕,单看他黝黑的脸色和壮硕的身材,就和铁匠铺的铁匠没什么区别。

    可赵进和陈晃一直盯着这个人,这个汉子身上的种种细节都说明他的身手很出色,而且经历过许多生死搏杀。

    “大伙听曹先生的安排就是,不过,在下能不能跟着进去,我家主人身边不能一个自己人没有。”那汉子沉声说道。

    如惠转头看向赵进,那汉子举起双手又说道:“若不放心可派人搜身,在下身上不会有一两铁”

    “其余人领走,搜他的身。”赵进简单做了决定,这汉子口音似乎是山东那边的,他愈猜不透生什么事情。

    被几根长矛指着,这汉子乖乖的接受了搜查,身上的确没有兵器,赵进点点头和如惠一同向内走去,陈晃故意快走一步,挡在赵进的身前,而那个汉子则被几个家丁围着。

    如惠的院子里放着一个大竹筐,差不多大半个人高,就那么随便丢着,竹筐里面什么都没有。

    “东主,客人在屋中,下面的人还是不要进去了,屋中只有两位客人,东主不必担心安危。”如惠凑过来低声说道。

    “我先进去”陈晃闷声说道,他刚迈步就被如惠拽住,苦笑着说道:“不方便。”

    陈晃毫不客气的甩脱了如惠,冷冷看了眼,一手按住刀柄,一手推开了屋门。

    屋子里已经点燃了灯火,陈晃一进屋子扫视一圈,却急忙转回了头,咳嗽了声说道:“进来吧”

    赵进更觉得奇怪,跟着进屋,那汉子也跟在后面,如惠进来后急忙关上了门。

    在屋子的一边,椅子上坐着一个人,这人打扮和外面那些大汉差不多,只不过个子矮,身材也纤细的很,坐在屋中还戴着斗笠,看不清楚脸面,那人身边有人影晃了晃,赵进仔细看过去,现是个六岁的小男孩,正躲在那人身边怯生生的看过来。

    赵进立刻反应过来,外面那个大竹筐是装这个小男孩的,想通了这个让他更是奇怪,更不知道对方是谁,更不必说来意了。

    大汉走到这人身后站立,而这人摘掉斗笠,露出了一张清秀文弱的面孔,躬身万福说道:“妾身徐珍珍,见过赵公子。”

    一个女孩子穿着男人的衣服行女人的礼节,看着别扭的很,不过现在的赵进根本注意不到这个,他张嘴想要说话,可张嘴后就合不上了,愣了会转头看向陈晃和如惠。

    一直是淡然的陈晃低着头,在那里咳嗽两声说道:“要不要我和曹先生先出去。”

    “我不是说这个,这个”赵进没好气的说了句,他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两位叔叔也不是外人,就请留下议事吧”徐珍珍温和的说道。

    赵进晃晃头,总算从错愕中反应过来,脸上先是苦笑,随即却变成了赞许的笑容,走到徐珍珍的对面坐下。

    “事情紧急重大,妾身也就顾不得什么规矩,还望赵公子莫要嫌弃妾身。

    女扮男装,离家来到这边,连媒灼之言还没有的时候就称呼赵进这边的人为叔叔,这些事情只要传出去,徐珍珍的名声就彻底败坏了,如果是规矩森严的宅门里,被逼着上吊都有可能。

    不过这些事在赵进眼中看来和道德什么的无关,事急从权,能做出这样决断的女孩子一定很出色。

    灯火映照,徐珍珍的相貌赵进看得很清楚,看起来就和当年班级里几个学习好的女孩一样,文弱秀气,唯一不同的就是眼神,那眼神很坚定,这样的神情赵进只在自己和伙伴们那里看过。

    “都到了这个局面,不要说那些虚文,请徐小姐讲明来意。”赵进开门见山的说道。

    “这是妾身的幼弟徐厚生,厚生,见过赵公子”徐珍珍没有接话,先介绍身边的男孩。

    赵进又是一愣,他身后的陈晃和如惠也满脸错愕,彼此对视一眼,都在摇

    因为确定要和境山徐家联姻,赵进这边也是动手下和各处关系去打听,或许细节不知道,可这徐珍珍为了护住自己的弟弟,用尽狠辣手段的事情自然会清楚。

    按照传承的规矩,境山徐家那么大的家业到最后是要这个徐厚生来做主的,这么重要的人物,居然就被带到这边来了?而且还是用竹筐背过来的

    那小男孩先看看自己姐姐,又看看赵进,赵进脸上倒是挤出个笑容来,他也知道自己杀气太重,稍不注意会吓坏小孩子。

    “见过姐夫不是见过赵公子。”估计最近家里常说赵进,还说赵进将来就是他姐夫,小孩子听得多了,在这样的场合又有些慌神,一不小心说错了话。

    从进来开始,徐珍珍就是镇定自若,但这时候却羞的满脸通红,伸手在自己弟弟脑门上拍了下,斥责说道:“不要乱叫。”直接把人拽了回来。

    如惠没忍住,笑了一声连忙捂住嘴,陈晃则是低头,谁都能看清楚他在咧嘴,就连徐珍珍身后那汉子也在忍。

    赵进连忙咳嗽了几声说道:“大小姐这次来的用意是?”

    “请赵公子灭掉孔家庄,请赵公子尽快灭掉孔家庄”徐珍珍收了脸上的羞涩,坐正了身体说道。

    这句话一说,屋子里的轻松气氛顿时烟消云散,每个人的表情都变得严肃起来,只有徐厚生这边看看,那边看看,不知道生了什么。

    赵进环抱双臂沉吟了片刻,开口说道:“请大小姐说说理由”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