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字营的势头现在谁都能看得清楚,周学智曾给邪教头目当过幕僚,这污点已经洗不脱了,想去科举功名也不可能,唯一的出路就是在赵字营下求个温饱,甚至博个富贵,但因为临战胆怯不被重视,今日才看到了出头的曙光,这让他如何能不激动。

    方才和贾指挥一于人打交道,的确让赵进和伙伴们憋闷的很,都是去往练兵场那边,到了练兵场那里,董冰峰已经带领家丁们开始合练,四百人排列成一个大方队,杀气腾腾的进退转折,赵进他们在边上准备加入,等待的时候赵进开口问道:“庄子里面生的青壮多了不少,小勇你看到了吗?”

    何家庄人口不少,可赵进在这里时间久了,大多有点印象,生人一多,特别是青壮多了,自然能够注意到。

    “大哥,这些人都是等着报名应募的,唯恐来晚了排不上号,很多都先来咱们这边找个活计于着,大哥你看周围,有不少这样的在看咱们呢”刘勇笑着回答说道。

    赵进扫视一圈,现远处还有人在探头探脑,何家庄的住户都看习惯了,做生意的忙着赚钱,也就是这些想要加入赵字营的年轻人好奇。

    “盯紧了,别被什么奸邪之徒混进来。”赵进叮嘱说道。

    “请大哥放心,周管事那边已经定了章程,说何家庄做生意雇佣人手一定要有担保,住宿一定要有保人,一人出事,担保拿问,小弟也安排些精明人盯着,稳妥的很。”刘勇开口回答。

    赵进点点头,笑着感慨说道:“不试试还真不知道有什么才能,谁能想到周先生的长处在这里”

    “要不是大哥你带着,小弟我现在就跟着陈二狗他们混呢”刘勇笑着附和说道。

    场中大队暂时停住,赵进拎着长矛走了过去,大家都是跟上,赵进边走边笑着叮嘱了句:“以后你这边有什么安排记得和我说一声。”

    刘勇一愣,连忙答应。

    四百多人的大队,一会变成横排竖列都是二十人的正方队形,一会变成每排十人的纵队,再变成每排二十人的大横队,进退都是整齐森然,队伍行进在仰起的尘土中,好像一座方城移动。

    每一个方阵中的赵字营家丁都感觉自己有无穷的力量,自己不是孤零零一个人,而是在一个集体之中,自己有四百人的力量,自己不是孤单对敌,而是有前后左右的同伴支持,没什么挡住自己,一切都可以击溃碾碎,站在方阵右上角的那面黑底红边的赵字旗也是显眼无比,让每个人都是志气高扬。

    唯一感觉不太好的,就是赵进本人,他站在第一排右侧,是整个队伍的枢纽,他下令,旗帜和盘鼓唢呐才会跟着变化,方队也会跟着运动,一呼百应,在最开始的时候,赵进感觉自己是个巨人,自己有四百人甚至更大的力量,可现在,他却觉得自己赤身,没有丝毫的遮掩。

    如果敌人射箭过来怎么办?如果敌人骑马不计死伤的硬冲过来怎么办?如果有人再像上一次举着长的兵器冲撞过来怎么办?难道就是靠着长矛阵列硬抗?

    站在最前面几排的都是老家丁,是最有经验最勇敢的一批,他们的伤亡就是赵字营的惨重损失,难道徐州城下那一幕还要重演?

    练了一炷香左右,大伙都觉得练的起劲,赵进却是叫停了队伍,让董冰峰召集所有弓手,一共十七人,让他们在方阵的一角,方阵静立的时候,弓手在方阵最前面散开射箭,前进的时候,弓手跟在方阵一角,模拟前方来敌人的时候,弓手绕着方阵躲避。

    能看懂赵进用意的人都是啧啧惊叹,觉得这法子在战场上肯定好用,可赵进依旧不满意,他派人去骡马市那边把牛马商人手下会射箭的伙计护卫全部调了过来,这下子弓手差不多也有百人,赵进将他们分为四队,围着长矛方队回环进退。

    “如果这么合练一段,流民再举着梯子来冲,他们也靠近不到跟前。”陈旱感慨说道,赵进的伙伴们对徐州城下的危急时刻都是印象很深,看到这个演练,自然明白为什么。

    赵进脸上没什么高兴的神色,只是低声说道:“想要射的有准头,就得从小练,没个几年工夫根本练不出来,冰峰练了多久?这些鞑子从小玩弓箭,这还有不少射不准的。“

    陈晃摇摇头,没有接话,他有些不懂赵进的意思。

    弓手们折腾了小半个时辰,赵进就把他们打走了,重新领着队伍按照操练训练,赵字营每个人都觉得很平常的东西,被那些准备报名的年轻人们看到,都是震撼的目瞪口呆,大气都不敢出的旁观,看完后各个激动万分,咬牙誓一定要加入赵字营。

    赵字营吸引这些青壮们的不只是训练时候的威风,在何家庄呆几天之后,就听到了各种传闻,比如说赵字营吃的好,每顿饭都能吃饱,差不多一半细粮,而且隔三差五的还有荤腥,不然这猪羊怎么会卖的这么好

    过来投奔的这些人在家也就是两顿饭,农忙时候能吃饱,农闲时候一天就是一顿了,哪能想到赵字营这里吃这么好,三顿管饱,还有油水,不少青壮正在胃口大的时候,听到这个眼睛都冒绿光,恨不得早些进去。

    正因为加入的心思迫切,又听说赵字营规矩大,尽管那么强,却不能随意出营房,出来之后也不能持强凌弱,买东西不给钱什么的,所以这些精力十足的青壮不敢闹事,都是老老实实的。

    当然,也有几个自以为凶恶强横的,闹了第一次事情就被长矛逼住,打了几十鞭子后皮开肉绽的丢到了庄外,警告说再来一次就是杀头,教训丨了几个之后,其他人也不敢以身试法了。

    合练结束,赵进这边却没有歇着,拿着长矛在校场上监督家丁们的刺杀,列队向前只需要把长矛稳稳端着,或者向前刺去,可单兵作战中,同样手持十尺长矛,没有一个人能刺中赵进,一个个向前,一两下之内就被戳翻,好在单兵对练的时候用的是前端包着棉包的木杆,穿戴着木板和竹编组成的护具,要不然早就伤了许多。

    赵进动作不停,每次打倒一个,都要讲解为什么自己能击中对方,对方该怎么格挡才可以,当年二叔赵振兴的细心传授,他现在同样细心的传授给每个家丁。

    每个家丁都听得很认真,赵进在讲解的时候,不时的喊来伙伴们示范,长矛对不同兵器的应对。

    在对练的过程中,也有小部分能和赵进对几个回合,卫所里练过武的那些子弟大都能做到,他们也学过如何运用长矛,知道套路架子,但经历过的战斗太少,力量也和赵进有差距,

    另外就是那些江湖出身的,虽说未必学过套路,却胜在灵活而且颇有经验,知道游斗躲闪,不过也就仅此而已,撑了一会,很容易就被赵进抓到规律放倒,表现最优秀的就是庄刘,他不仅学过套路,而且在猎杀猎物和斗殴中积累了不少的经验,和赵进的对练里撑了十几个回合,然后被赵进卖出的破绽吸引冒进,接着被击倒。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赵进这样每日打熬身体,而且是连续了近十年,同时还能够吃饱吃好,身体壮健自然不是寻常人能比的,更不要说他还有个武技出众,实战经验丰富的二叔,名师教导,自然不会走弯路。

    至于其他人肯定没有的优势,那就是赵进和伙伴们从货场开始比武相斗,一直到救木淑兰杀僧兵,比武和战斗的经验都要比其他人丰富太多,开始时他们也紧张僵硬,可打的多了,杀的多了,自然比旁人从容许多。

    种种原因加起来,就让赵进的个人武力异常出色,即便是卫所和江湖出身那些有武技的也不是敌手。

    共有二十六人和赵进单独对练,打完这二十多人,赵进满身大汗,刚才谈判时候的闷气烟消云散,索性脱了外衣简单擦一擦,就那么打着赤膊讲述。

    如果一开始就讲,家丁们或许会有自己的认识,这么一个个打倒了之后再说,每个人都是心悦诚服,毕竟自家老爷打倒的是队伍里最强的二十几个。

    从早到晚没有一时空闲,讲述之后喊家丁照做对练,晚霞满天,已经快要天黑了,赵进看到在东边的道路上有一队人过来。

    何家庄这些日子好似爆一般的膨胀,人来人往再平常不过,可进来出去的大多是商贩一流,往往挑担推车,带着货物进出,可这一队十几个人,各个带着防晒的宽大斗笠,每个人都拿着兵器背着小包袱,只有一人背上有个硕大的竹筐,赵进之所以注意到,也是因为他们打扮未免太古怪了。

    不光是赵进注意到,已经有人迎了上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