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双方真要撕破脸动手,孔家真能拿出两千野战的力量,而徐家却未必,甚至连商贸都会被彻底封锁,当然,孔家没办法啃下丁壮过万,武备精良的徐家,可封锁住生意商贸就会让徐家喘不过气,导致种种后果。

    付楚川这么一解释,徐本德终于明白了过来,刚刚涌上来的那点底气烟消云散,脸色惨白的坐回到椅子上。

    “原来孔家有五百马队,为何去往何家庄和徐州城下的才二百余呢?”屏风后面又传出声音。

    不过这个质疑盯着的是细枝末节,付楚川这边已经全面占了上风,他笑着说道:“有条河拦着当然不方便,孔家和徐家都在黄河北边,这又不一样了。

    骑兵过河比步卒更麻烦,而且很容易有波折,自然不可能一次投入太多的力量。

    屏风后面又是沉默,付楚川笑着站起说道:“在下来就是说这么个意思,徐家这边若是觉得合适,孔家礼数不会亏缺一分,一定让大小姐风风光光进门,付某多嘴一句,孔家和赵家若是结为秦晋之好,黄河北岸,几县几府,都是咱们的了。”

    付楚川谈兴颇高,继续在那里说道:“那赵进怎么能是大小姐的良配,低贱出身,一个做酒的莽夫,不懂进退,这次流贼围城,居然领着几百人过去援救,这次他运气好,天知道下次会不会折在里面,我们九爷什么出身,做事更是周全周到,这局面已经稳稳几十年,大小姐,优劣轻重,您可要分清啊”

    屏风后依旧安静,付楚川也不在意,只是笑嘻嘻的说道:“请徐家尽快给个答复,付某就在这边等着,过些日子,或许就要称呼您做主母了。”

    徐家人脸色都是难看之极,可大多数人都是低着头,只要脑子清醒些的都能想得明白,不低头还有什么办法。

    付楚川这边告辞,徐本德勉勉强强的把人送了出去,他回到了客厅里,现伺候的人只剩下徐珍珍的贴身丫鬟。

    “梅香,珍珍还没走?”徐本德诧异问道,还没等边上的梅香回答,围成半圈的屏风,猛地向外倒下,砸在地上轰然大响,徐本德下意识向后一闪,而丫鬟梅香更是尖叫一声。

    这动静立刻惊动了外面,几个带着兵器的精壮汉子快步冲入,惊魂稍定的徐本德和梅香这才看到徐珍珍站在屏风后,一向沉静的她满脸通红,胸口起伏,紧紧咬着嘴唇,已经咬出血来。

    “让他们出去”徐珍珍的声音已经恢复了平稳。

    梅香身子一颤,连忙快步跑到门前,将那几名汉子赶走,回到堂中的时候,看到自家小姐拿出手帕擦掉了嘴角的鲜血,白净细长的手指紧紧攥住手帕,好像要把血再挤出来。

    徐本德和梅香都有些慌了,他们从没看过徐珍珍这个样子,此时又不知道如何去劝,就这么僵了一会,只听到徐珍珍咬牙低声说道:“我怎么是个女人

    孔老虎孔九英派付楚川过来提亲的消息很快就是传遍了徐家,绝大多数的人都是愤怒,一个老头子居然也想娶我们家大小姐。

    徐家的铁器卖到邻近各处,孔家在这上面盘剥不少,徐家上下对这个都是怨气十足,没想到现在蹬鼻子上脸欺负上门了,更是群情激奋,私下里都是叫骂不绝。

    不过能做到的也仅此而已,付楚川呆在徐家的客栈里,上上下下还是要笑脸相待,这样杀人不眨眼的豪强谁也得罪不起。

    徐家收容了这么多的流民青壮,七八月间又是铁器销售的旺季,整个徐家都忙碌的不可开交,按照往日的规矩,徐珍珍会坐在书房里,隔着帘子处置应答,大事小情的做主,可今日里却找不到,一切事情都在徐本德那边汇总,能办的办,办不了的先等等,大小姐正在家主老爷那边。

    即便心急,即便耽误了事情,大家也没什么催促和怨言,大小姐遇到这样的事情,也只能找老爷那边的诉诉苦了。

    大伙想来想去,自家大小姐嫁过去虽然各种不般配,好像被抢走一样,可也没什么别的办法,到最后只怕还要认命。

    徐珍珍一直呆在徐本荣的书房里,她依旧是安静的呆在那里,客厅里的失态好像从未生一样。

    消息被徐本荣知道之后,徐本荣试着说道:“既然这样,淮安府的那个同知倒是不错了”

    “父亲,孔九英又怎么会怕那么远的一个同知,而且这同知如果也是图谋徐家的家产家业,弟弟怎么办?”徐珍珍冷静的说道。

    “爹没用啊”徐本荣长叹了口气说道。

    徐珍珍已经习惯了徐本荣说这句话,她也不出声,只是在那里安静坐着。

    这一坐就是一天,到了晚上,旁支管事的徐家同族,居然有人上门来劝,说孔家那边才是良配,真要成了,双方都有好处。

    徐本荣耳根子软,还真是细细考虑了一番,而徐珍珍的处置很简单,直接革了族里的差事,然后把人撵了出去。

    来的两口子也算徐珍珍的长辈,被革了差事之后哭天抢地,说自己一片好心怎么却得了这番对待,徐珍珍打丫鬟出来说了一个字“蠢”

    听到这件事的也觉得这两位蠢,勾结孔家没什么,但犯不着这么早就跳出来,徐珍珍的手段还真忘了啊

    到了第二天,徐家这边就传出了消息,大小姐夜里怒气攻心,不小心又感染了风寒,病倒卧床,请了郎中来看,说这病倒是小事,但先前劳累太多,如果不好好养病的话,恐怕要伤了元气,养病的时候要少见外人,免得外气攻入,让病症又有反复。

    徐珍珍看着身子弱,却很少有得病的时候,这次消息传出来,大伙纷纷传言,大小姐真是被气坏了,徐珍珍还做了决定,她养病期间,徐家的事务由徐本德主持。

    至于真正的家主徐本荣则依旧是悠哉悠哉,大门不出,每日里还是和那些清客谈诗论画,风流雅致,以往徐厚生都是徐珍珍盯着,生怕出了什么事,徐珍珍这一病,在病床特意下了令,让徐厚生也必须呆在院子里,不能出去。

    这么一来,赵家派来的媒人也只能打道回府,赵家选的人还真是董冰峰的父亲董吉科,董千户接了这个差事兴奋异常,却没想是这个结果,只能悻悻然回去。

    而那付楚川就在徐家的客栈住,当然知道的更早,他只是笑着安排手下一起回返孔家庄,临走的时候还给徐本德带了口信:“拖一时拖不了一世。”

    先前已经把生辰八字给了赵家,现在因为孔家上门,徐家就缩了,这也不是什么光彩事情,没人会主动和董吉科说明,加上这位媒人兴冲冲来,急忙忙走,也没顾得上上打听,想不到里面有这层关系。

    对于赵家这边来说,徐大小姐得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拖一时拖不了一世”,反正已经进行到这个程度,无非早晚而已,并不着急,何翠花还特意置办了些礼物拖人送过去,让徐珍珍好好养病。

    “或许有些不对”如惠下了这样的判断,但却空不出手去查,因为收拢灾民的事情千头万绪。

    流民们都是怀念家乡,从那种疯狂绝望的状态中解脱出来之后,就开始琢磨着怎么回去了,负责收拢的和尚们嘴不严,说山东官府已经开始赈济,这更让人心浮动。

    好在收拢前,赵进和如惠都考虑到了这一层,让流民们画押按手印的契约都是死契,想走,官府随时可以抓人,即便这样,还是有人煽动着闹事离开,不过流民们被分散到各处,也不是人人都想回去,靠着各处云山寺的青壮就压了下去。

    为的头目立刻被抓了出来,直接当着流民的面打杀了,这股风潮立刻就被压了下来,收容流民的云山寺僧众也得了警告,告诉他们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另外,一直没有回城的郑全夫妇也被派了出去,他们两口子一看到自己儿女来了赵进身边,得了赵进的许诺之后,什么后顾之忧都没了,于劲十足的要为赵进效死。

    郑全夫妇连同他们仅有的亲信去往各处收拢流民的地方宣讲,他们说的也是弥勒降世之类,但却变了说法,比如说他们来到徐州,得了考验后就会有福报了,从此能活安稳能吃饱。

    经历过徐州城下那般地狱景象,也没几个人继续信这个了,不过郑全他们的说法却更能让他们接受,让更多的人认命。

    郑全这些人并不仅仅被派出去宣讲,刘勇的手下,还有城内江湖市井中信得过的混混,以及连庄联保各处的伶俐人,都假扮流民混入各处,在里面安定人心,打探消息。

    流民们一路上不断死亡,不断有人加入,除了家人乡亲,彼此之间认得的也不多,混进几个生面孔也没人觉得意外,说话做事,自然也就没什么人躲避。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