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齐二奎在赵进这边磕头之后原本想着回家,可看到这样的局面之后也不能走了,人流物流汇集,正是分销盐货的好地方。

    不要说私盐,大批的货物从邳州那边的运河转到黄河,部分要在徐州下船,走6路去往各处,何家庄距离附近的黄河渡口也不远,又是这么热闹的所在,有些商人们已经过来看了,搬过来也是最近的事情。

    在这样的局面下,何家庄已经容纳不下,必须要开始扩建,这些事就由周学智来操心了,他去城内找来懂营建的工匠,就地招募劳力,银钱什么的都是充足,很快就能开始。

    不过这些最早也要半个月之后,而且现在天气太热,差不多每天都有中暑的人,大规模营建开始更容易爆疫病,还是要等天凉些才好做。

    赵进也没想到会这么忙,从早晨开始到现在,就是不断的吩咐下令,不断的迎客送客。

    吃过午饭,此时是最热的时候,赵字营又刚刚大战归来,所以会有一个时辰的午休,赵进趁着这个空档在书房里看看邸报。

    有了当年的底子,这些古字也没有几个不认识的,每一句间隔都被如惠用毛笔点了点,这样看起来就明白许多。

    但这邸报读起来很是无趣,朝廷大臣上疏要见天子,说万历皇帝好久没有临朝,这样对国家不好,还有各处官员的任命,没有什么有印象的人命,唯一感觉有些联系的就是去年徐州这边黄河决口,当时沿岸不少地方遭灾,不过没有进城就不是大事,没什么人在意,可这件事却出现在邸报上,还有工部商议如何赈灾的说法。

    赵进耐着性子看了一会,外面又有客人上门,大家算计着午饭午休的时间一过,这就纷纷登门拜访了。

    在书房书桌上放着一叠标点断句完毕的邸报,而如惠早早就出门了,赵家和徐家联姻的事情是如惠挑头起,自然要从头到尾参与,他骑马又赶去徐州州城那边操持。

    “东主,联姻结亲的消息今日就要传开,这些天就要震动徐州了”如惠临走的时候笑着说道。

    徐州一州四县,被黄河分隔成两半,沛县和丰县在黄河北岸挨着山东,砀山、萧县在黄河南边,州城也在黄河南岸,以黄河为界的话,南边部分还要比北边稍小。

    虽说州城所在就是中心,可徐州北边部分自成一体,和南边好像不相于的两处。

    所以赵进崛起,他的势力没有过黄河以北,可大家都还是说赵进独霸徐州,实际上北边没什么影响。

    这次流民过河,围攻徐州,赵进带队解围,他的强悍和武勇才在各处传播开来,当然这范围已经不仅是徐州一地了,淮安府、凤阳府、甚至山东和河南一带邻近徐州的地方都已经有所传说。

    而以往徐州黄河北岸部分最认的大家豪门自然就是境山徐家,近万丁口,泼天也似的煤业出产,家里又有人在工部做侍郎,这等放在南直隶这样豪强多如狗的地方也能排得上位置。

    现在新近崛起的赵进要和老派的顶级豪强徐家结亲了,这消息当然要震动一方。

    礼房卢书办被拜托去问生辰八字,他老人家满面红光,觉得是这辈子最光彩的几件事之一,只要能成,他在赵家和徐家两处都有了人情面子,子孙几代靠这个都吃用不尽。

    没人叮嘱他守密,卢书办也知道从徐家出来之后,只怕徐家自己就要把这个消息传出去了,所以有人来问的时候,卢书办也不隐瞒。

    赵家要和徐家结亲了消息迅从北岸传到南岸,从州城传到县城,乡野之间很快也都是知道。

    刚听闻消息的震惊过后,大家细细咂摸,觉得这也是理所当然,以赵进的身份地位,要在徐州本地找的话,配的上够格的也只有徐家了,大家隐约也知道赵进有个青梅竹马,可这这两年已经不见了踪影,那就谈不上什么了。

    一个行事霸道,一个实力广大,这两个结合会有什么影响,最愁的莫过于知州童怀祖,这两家真要在一起,那就没官府什么事了,自己这官做得还能有什么意思。

    不过愁没多久,王师爷说了一句话就让他宽了心:“东翁不必担心,赵、徐两家即便联姻,徐州和从前又有什么不同吗?”

    的确如此,赵进已经把该拿的都拿的差不多了,徐家那边一直如此,两家在一起之后,徐州本地也没什么值得他们动手的。

    权衡利害之后,徐州的方方面面都得出了差不多的结论,大家震惊之后悬起的心也放了下来,开始纯粹的好奇和看热闹了。

    赵字营这边以及和赵进相关的每个人,对赵进这次成亲都是乐见其成,最多也就是表示惊讶,因为实在是太快了,连带着陈晃、董冰峰、石满强、吉香一于人家里都是着急起来,连带着徐州州城的媒婆到处走动,为这些“年轻俊彦”牵线搭桥。

    但对于徐家这边情况却完全不同,徐珍珍的父亲徐本荣自然高兴,自家闺女二十岁未嫁,外面已经有好多的风言风语。

    怀疑徐珍珍身体有隐疾的已经算是厚道,更有不少人说徐珍珍的闺房里养了好些面,从白面书生到精壮武夫一应俱全,现在有人上门提亲,早些嫁出去,也就平息了这些流言。

    徐家家主徐本荣对自己的长女一直心存愧疚,徐珍珍为了振兴家业一直里外操劳,自己的亲事都顾不上,还惹来这么多风言风语,早些嫁出去,也不用这么劳累。

    身为父亲,对自己女儿当然不会有什么恶意,可徐家其他人就不一样了。

    徐珍珍把持徐家不过五年,但经营的有若铁桶一般,没什么空子让人钻,徐家传承这么多年,不肖子弟自然不少,从前偷拿贱卖,内外勾结,挖墙脚占便宜的事情做得不要太多,徐珍珍一主事这些就都被禁绝,这次徐珍珍要嫁人了,在他们看来,嫁出去的女人就是泼出去的水,她成了赵家媳妇,当然没资格继续管徐家事,大家的机会也就来了。

    卢书办问生辰八字,还没出徐家大门的时候,徐家不少人已经约了晚上喝酒庆祝,这女人总算要走了。

    除了高兴的,担忧的也有不少人,比如说三房的徐本德,尽管他身为长辈却被侄女晚辈驱使,被一些无良之辈称为“通房大丫鬟”,可徐本德也明白,若没有徐珍珍的提携,徐家三房能吃饱饭就不错了,人丁少,性子弱,一向是被欺压的存在,正因为徐珍珍帮忙,有了面子也有了好处,吃饱穿暖,孩子们也都有了去处。

    如果徐珍珍一嫁人,徐家三房用不了多久就会回到原来的样子,这可是祸事。

    可徐本德对自己的侄女唯唯诺诺久了,也不敢去说什么,只是拐弯抹角的去找徐本荣谈,说如今这个局面,按照珍珍这个性子,还是招赘一个的好,若赵进能答应这个最好。

    说了一次,徐珍珍派人打了个招呼,徐本德立刻噤若寒蝉,不敢再出声了,任傻子也明白,以赵进的地位身份,根本不可能入赘。

    除了上面这两种,还有些人算是忠心徐家,他们处处为大局着想,他们也反对这亲事,原因很简单,赵进这样的强豪如果娶了徐家大小姐,肯定会借势侵占徐家的家业,到时候徐家的一切没准就便宜了赵家,这怎么可行,或许只是家主自作主张,大小姐还未知情,一定要把这件事翻转过来。

    从头到尾,除了没什么依靠的徐本德之外,其他人都不去理会家主徐本荣的态度,大家都觉得大小姐表态最重要。

    徐珍珍的表态同样于脆利索,得到了确认的消息后,徐家立刻是几人欢乐几人愁,有头脸的各方媳妇婆姨什么的都是要见徐珍珍,有人说这亲事好,有人劝慎重,还有人直接说那赵进就是匪盗一流的粗鄙人物,怎么能配的上徐家千金。

    “珍珍,几位先生都说那赵进是个粗鄙武夫,配不上你,为父听了觉得有道理,一个打打杀杀的莽汉,母家屠户出身,父亲这边是卫所军户,还操持着衙役贱业,这样的夫家,你嫁进去又怎么会舒服,当日里为父也是一时糊涂,好在一切都没说定,为父回绝了他们,让你在京师的二叔给你找一门好亲事。”在徐家家主徐本荣的书房里,徐本荣开口劝道。

    乍一看徐本荣,怎么也不像是这么大家族的家主,这相貌身形更和挖煤冶铁扯不上什么关系,倒像是江南繁华地的世家子,且不说他身形瘦削,穿戴精致,这书房布置的也是清雅异常。

    徐本荣长的白净文气,相貌颇为柔和,手里拿着一把折扇,看着古旧,不知道是那位名家的手笔,此时穿着一身细布道袍,斜倚在榻上,细声细气的说话,正是所谓名士风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