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奔波一天,晚上又和这些士绅名流虚情假意,而且在徐州城内的时候,赵进也谈不上什么休息,从大车店回来,疲乏上涌,有些顶不住了。

    “你也早点休息,我先去睡了。”

    “东主先去休息,属下去整理下去年的邸报,明日东主就能看到第一份了。”如惠笑着说道。

    在徐州州城这几天风很少,结果城外焚化尸体的气味许久不散,让人很不舒服,何家庄这边倒是好很多,只剩下牛粪马粪的味道了,赵进的那个屋子也是宽敞凉爽,他拖着身体到了床边,倒下就睡。

    赵进很少做梦,可这些天经历太多,睡下之后恍恍惚惚的做起了梦。

    人在梦中,意识不到一切都是虚幻,赵进现自己走在一条大路上,伙伴们跟在身后,胖乎乎的孙大雷也在其中,还在那里结结巴巴的说道:“大哥,我我不是怕,我家里有事。”

    “你小子就这个怂包样子。”边上陈晃笑骂说道,几个人都跟着哄笑。

    赵进已经忘记孙大雷战死的事情,只觉得他还活着,听着伙伴们谈笑,心里只觉得快乐无比。

    大伙就这么一直向前走着,谈笑聊天,也不知道要去往哪里,只觉得这么一起走就很高兴。

    或许走了很长的路,或许才走了几步,孙大雷停下脚步说道:“大哥,各位兄弟,俺要回家了,你们继续走。”

    “少拿回家说嘴,你爹妈都在隅头镇那边,你回家自己有什么意思”吉香起哄说道。

    “俺真要走了,爹妈想我,大哥你们走好”孙大雷笑着说道,站在路边和大伙摆手告别。

    赵进笑着摆手,陈晃在那里摇头说道:“大雷这货就吃亏在嘴上了,每次跟着大伙冲,每次事后都缩。”

    “他就这个样子,自己兄弟还在意那么多”赵进笑着说道,边上王兆靖和其他几人连连点头。

    向前走出一段,赵进回头看看,现孙大雷还站在那里挥手,赵进又是摆摆手说道:“快回去吧,明天见”

    他声音不小,孙大雷却没有回应,赵进也不在意,领着大伙继续向前走,大路很宽,却没什么人,似乎很远很远的前面有人活动,总之是空旷的很,而大路两侧也是空旷的田地,两侧的人有很多很多,看着不像是农夫,也看不清面目,赵进也懒得在意。

    又走了一段,王兆靖拍拍额头说道:“赵兄,各位,小弟还要读书,这就告辞了。”

    “呸,你小子就是不想和大伙一块走,瞧不起我们这些练武的。”陈晃直接说道。

    大晃说话做事没这么直接刻薄,今天这是怎么了,赵进转头瞪了过去,王兆靖脸上还有笑容,只是抱拳作揖说道:“告辞了。”

    说完他扭头转向,不知何时,大路边上出现了一条颇为宽敞的道路,王兆靖快步走了上去。

    “都是自家兄弟,再说他家那么清贵,本就该读书,你说这个话岂不是伤了大伙的情分。”赵进忍不住说道。

    “说是自家兄弟,他这人心思太多,总把咱们大伙当傻子,我看着就怒。”陈晃愤愤的说道。

    赵进摇摇头,也是没什么话,大家继续向前,又走了一段,董冰峰突然说道:“大哥,路两边好多人啊”

    顺着看过去,现两侧挤挤擦擦黑压压的全是人,每个人面目都模糊不清,有些人在哭喊,有些人在叫骂,声音也模糊不清,好像要向前拥挤,但始终没有上这条大路。

    赵进看了一眼就没去理会,他心里觉得这没什么紧要,不需要太多注意,没走几步,却看到王兆靖气喘吁吁的从一条岔路口跑回来,到跟前笑着说道:“大哥,小弟还是和大哥你们一起走吧”

    说完之后就跟在了赵进身后,还能听到陈晃念叨了一句“折腾什么”

    赵进笑着摇头,只是继续向前走,这次没走几步,却看到路边有一个年轻女子,淡绿色的比甲和襦裙,在那里躬身万福说道:“赵公子,妾身和你一起走。”

    女子面孔模模糊糊看不清楚,赵进先是一愣,随即意识到这是徐珍珍,赵进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笑着点点头说道:“我们一起走吧”

    徐珍珍也是跟了上来,就在这时候,前面响起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赵进顺着声音看过去,看到一个奔跑女孩的背影,是木淑兰,是小兰,赵进顿时激动起来,马上就要去追

    就在这一瞬间,赵进醒了,直接从床上坐起,呼呼喘了几口粗气,额头上已经全是汗水。

    想想自己的梦,赵进骂了一句,伸手擦掉汗水,屋中依旧黑乎乎一片,看来距离天亮还早,赵进揉揉额头,回忆了下梦境,却现记不太清,只记得最后遇到了木淑兰。

    赵进心中暗骂,已经定下心要和徐家小姐成亲,结果却梦到了木淑兰,不过也无所谓,人很难忘记什么,不过心思是心思,现实是现实。

    如果要招募两千人的话,何家庄又要大兴土木,如果要把各处抓在手中,肯定还要派人过去,赵进想着想着,又是睡了过去,这次没有做梦。

    第二天一早,一切事情又是恢复了正规,赵进先是翻出了那根鸟铳,本想试射几,可现赵字营上下没有会操作这火器的,要么问问卫所里有没有懂行的,要么只能请徐家帮忙。

    齐家三兄弟在这次的解围战斗中出了大力,赵进直接就询问这三人愿意不愿意加入赵字营。

    “进爷肯收留小人兄弟,是小人们的福气,可小人是从淮安府逃过来的,就怕将来给进爷带来麻烦”齐大开门见山的说道。

    齐家三兄弟在赵字营也有段日子,对赵进的行事颇为了解,知道藏私隐瞒不如有什么说什么,赵进虽然年轻,却不是个没担待的。

    “我只问一句,你们这个麻烦是不是犯了伤天害理的大罪?”赵进说得很直接甚至都不提“王法”。

    “不是,就是和冯家仇杀。”齐大回答。

    “你们为我出生入死,你们的麻烦我来担着。”赵进回答的于脆利索。

    不过这齐家三兄弟却不是归董冰峰管理,而是自成一队,刘勇、如惠和周学智都可以号令。

    因为齐家三兄弟久在江湖,有些习气已经改不了了,赵字营现在名头这么响亮,已经可以预见又有许多人过来投奔,这些人能改造的就归董冰峰那边,不能改造又可以吸纳的就归入这一队。

    并不指望这一队去血战攻坚,但打探消息,侦缉遮蔽,甚至威胁恐吓,都能用得上。

    第二件事还和姓齐的有关,却是齐家村的齐二奎,齐二奎在赵进率领赵字营去解围的时候,是最早几支加入的援军,这份情谊赵进自然记得。

    先是换装,齐二奎这一帮人所有的兵器都换成了崭新上佳的,齐二奎和几个打头的还每人得了一套锁子甲。

    “以后你在外面遇到了麻烦,就说自己是赵字营的人,我来替你出头”

    “以后徐州地方上,你的盐货分销能做多大就做多大,谁要是阻拦,我来替你出头。”

    “这次一起援救城下的盐路朋友,你要带着他们一起财。”

    “齐家村的子弟,愿意参加赵字营的尽管送过来,我这边优先录用,绝不会亏待了”

    赵进说了这几句话,齐二奎那边额头都已经磕碰出血,满脸的感激和兴奋

    齐二奎这边则是由严黑脸来负责,这次来参加援军的很多土豪势力,就近的赵进直接管理,距离较远的规模不大的,则是交给严黑脸来接洽,不过齐家村这边比较特殊,齐二奎的地位也就比严黑脸稍低一点。

    把这两件事处理完,赵进和伙伴们开始督促训练,等天大亮的时候,赵进能感觉到外面的喧哗和热闹比以前大了好多。

    还没等他出去询问,周学智就兴冲冲的过来禀报,现在方圆三十里的地方,除了那些必须要就近买卖的之外,其余所有上规模的集市开始朝着何家庄这边汇集。

    最开始是因为流民围攻徐州,大家觉得何家庄相对安全,等赵进大获全胜之后,大家又想到了别的,在别的地方生意上难免起争执,生客难免害怕被骗,可在这边,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找赵进主持公道。

    当然,赵进不会为这样的小事出面,但何家庄各处集市有周学智和一应人手管辖,处处很有规矩,那些欺行霸市的,借着人堆偷鸡摸狗的,都不敢在何家庄这边露头,别人几万人都杀回去了,几个鸡零狗碎的谁还在乎,一切都是安静的很。

    不少有点实力的商人来到,第一件事就是先过来问规矩缴银子,第二件事就是亲身或者派人回去,把自己没搬过来的东西都收拾过来,然后通知原来的客人们来这边。

    交银子问规矩就知道这边不是扒皮的地方,而是让大家规矩做生意的市场,在看到南来北往的人这么多,这么热闹,当然要把自己家业都赶快搬过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