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在场众人有认得有不认得的,可听到称呼之后,就知道这是赵进的心腹师爷,大家也不敢怠慢,都是站起来问候,如惠笑着一一回应,然后站到了赵进身后。   .

    “你这是赶了夜路?”赵进开口问道。

    “东主,属下幸不辱命。”如惠笑着说道。

    赵进明白事情差不多了,现在不是谈这个话题的时候,他开口对酒席众人说道:“各位想让子弟加入赵字营,这份心意赵某明白,各位报个人数过来,我这里规矩大家也都知道,不合规矩的就不要算进来了”

    桌面上一安静,如惠趁机摸出手帕来擦擦额头汗水,按照身份地位,蔡举人最先开口:“老朽这边有五百人”

    又是一静,其他人脸色立刻变了,张庄那位直接就开口说道:“蔡老,进爷一共就扩充一千五,你曲里铺一家就五百,还给不给我们留空了”

    蔡举人在赵进面前客气,在他们面前却不含糊,手捋长须肃然说道:“我曲里铺子弟人人热血,为了护卫乡土愿舍生忘死,莫说是五百人,就算一千也凑得出来。”

    其他人的眼睛都是瞪起,赵进笑着摆摆手说道:“各位只管报上人数来,当日两千未定,只是一说。”

    “我张庄愿出子弟三百”

    “子弟二百”

    酒席上一下子又是热闹起来,曲里铺是徐州最大的几个镇子之一,除了一州四县之外,也就是这边了,而且曲里铺不光是自己一处,周围村落寨子之类的也都是等同于曲里铺的属地,所以那蔡举人张口就是五百,其他处就没这么多的人口了。

    不过你一言我一语的,粗略加起来已经过了三千,气氛热烈,每个人都恳切无比的看着赵进,赵进笑着没有出声,站在他身后的如惠却凑近耳语说了四个字:“借鸡生蛋。”

    赵进脸上笑容不变,只是微微点头,抬手示意大伙安静,然后笑着说道:“赵某谢过各位的好意,各处愿意出这么多子弟入赵字营,赵某真是感激不尽,不过这些青壮想来也是各处的劳力,也是家中的支撑,如果都到赵字营这边训练,岂不是伤农伤本,这份好意赵某心中感激,却不敢领受,还是先谢过大家了。“

    说完后,赵进站起身来抱拳为礼,大家先是一愣,随即跟着站起还礼,连说“不敢当”,桌椅跟着一片乱响。

    虚情假意的客套一番,众人重新落座,赵进笑着说道:“赵某也不是要把各处的子弟拒之门外,可赵某办团练的本意就是让各处安居乐业,不受盗匪滋扰祸害,如果因为办团耽误了大家的生计,那岂不是荒唐。”

    屋子里的气氛冷了下来,赵进好像全无察觉,只在那里说道:“赵某这里倒是有个两全其美的法子,不耽误各处的生计生产,又能将各处子弟练成如赵字营这般的精强。”

    这话大家当然是不信的,不过赵进肯帮着训练也算有所收获,毕竟赵字营把一伙没什么经验的年轻人召集到没有一年,就练出来了这样的强兵,肯定是有独到的法子,去帮着自己练会藏私,但也会传授些真手段,能达到赵字营的几分之一也是不错。

    大家彼此眼神交换,彼此都有些埋怨,若不是蔡举人心急火燎的先说出个五百的数目,大家又怎么会这样的争先恐后,这么多人估计直接把赵进吓退了,心急坏事

    口中都说愿意遵从赵进的安排,可每个人都暗自下决心,不能送那么多人来,少几个总是可以,把自己兄弟子侄送来,一定要学了这边的法子。

    赵进的提议也很简单,各处定时派人过来一起训练,或者由赵字营派人去训练,但装备必须要和赵字营统一,听从赵字营的指派。

    这些本就在大家的计算之中,赵进提出,大伙都是答应,然后这席面上气氛才算重新热闹,大家尽欢而散。

    赵进待客基本不饮酒,所以吃完说完,很快就是散席,其他人各自回去休息商议,赵进在骡马店这边没急着走,王自洋殷勤的送上好茶点心,陪着聊了几句也是退下,只剩下赵进和如惠二人。

    “都打得好算盘,几百人派到我这里来,等练出来了直接回去,或者在我这里替自己乡里说话,赵字营面子上看着大了,实际上却成了个筛子,还是你的比喻好,借鸡生蛋。”赵进笑着说道,他丝毫不提如惠自作主张的送别之事。

    如惠也是坐下,喝了几口茶才说道:“不过能把各处子弟收入麾下,对咱们也不是没好处的,抓牢了这些人,就等于把他们后面抓住了。”

    赵进笑着点点头,站起身说道:“要还是要的,但不能让他们成队送来,一个个过来报名吧,让他们感恩我们收留,而不是感恩他们族长家老的送来。

    “东主想的周到,倒是属下多虑了”如惠奉承了句,然后笑着把茶水一饮而尽,放下杯子笑着说道:“东主,中午时分卢书办已经捎信回来,说徐家那边给了生辰八字,找了高人一合,和东主是天作之合啊”

    “这么于脆就给了?”赵进倒是一愣。

    “徐家果然事事都是他家小姐做主”如惠先笑着说了这一句。

    徐家在黄河南岸这边也有很多生意产业,那夜徐珍珍和赵进谈完之后,继续住在州城中处理事务,如惠这边说动礼房卢书办去徐家问生辰八字,徐珍珍一行人回家还要比他们晚些。

    礼房卢书办虽说是衙门小吏,可在徐州当了这么多年差,德高望重四个字也是配得上的,豪门大族都要给几分面子,他一进徐家,就是徐家家主徐本荣出面招待。

    一听要问生辰八字,再一听是赵进托人来问,徐家立刻郑重了起来,按说媒灼之言、父母之命,不关女儿什么事,可徐本荣立刻派快马去询问徐珍珍的意思。

    这等惊世骇俗的处置让卢书办目瞪口呆,不过也知道徐家也是认真,如果一点心思没有,这边直接就回绝了。

    好在这时候徐珍珍已经到了北岸,快马来回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就带来了徐家大小姐的口信,生辰八字立刻给了过来,按照卢书办的消息说,徐珍珍应该还说了些别的,徐本荣已经开始追问赵进的一切情况。

    这里如惠特意多说了几句,以赵进在徐州的名声和局面,稍微有些势力的豪强早就派人打听的清楚,可这徐本荣居然不知道,早就听说徐家的家主虽然没有什么功名在身,却很喜欢风雅闲适,不操心家务,也不操心外事,从这件事上到能看出来传闻是真。

    要来生辰八字之后,如惠立刻找人算过,虽说不是天作之合,可也算是良配,这里如惠也单独说明,说如果不合就按照吩咐造假,不过运气不错,八字相合。

    这个消息也告诉了赵进的父母,等着卢书办一回来,赵振堂就准备请人上门提亲,因为如惠三十多岁年纪,通晓世事,赵进父母还和如惠商量了一番,到最后决定从徐州卫请一位相熟的出面,这人十有就是董吉科了。

    “徐家小姐做事和东主颇为相似,这或许就是缘分所在”说完后,如惠笑着点评了句。

    赵进点点头,沉吟片刻开口说道:“你在徐州人面广,把徐家的底细打听清楚,这么大的家族,肯定有几房,一个女子当家肯定有人不服,这些都要打听,其他方方面面的,越仔细越好。”

    如惠连忙答应,答应之后却是失笑,赵进奇怪的看过去,如惠摆摆手解释说道:“属下在想,徐家小姐是不是也在吩咐身边人来打听东主。”

    赵进一愣,也是失笑,从那晚见面的观感来推断,还真有可能会这么做。

    不过如惠没有继续开玩笑,徐家小姐马上就要成为自家主母,尊重和分寸还是要有的,他主动转了话题说道:“属下今晚就开始整理四十三年的邸报,明日里东主就可以开始看了。”

    两人聊完,一前一后的出了大车店,一出门却看到了一大队骆驼,伙计们正搬来木桶喂水,还拿着毛刷给骆驼清洗。

    骡马市上牛马为主,这骆驼看着倒是新鲜,送客的王自洋连忙笑着解释说道:“这是行走河南和北直隶的驼队,小的特意请他们过来运酒的。”

    骆驼善于行远负重,走得又是稳当,比车马还要方便些,背负酒坛去往草原,是最好的驮兽。

    赵进笑着点点头,然后开口说道:“记得替我招揽那些流浪无依的鞑子,能骑马射箭的,我这里有他一口饱饭。”

    王自洋笑着点点头,随口说道:“进爷的赵字营天下无敌,怎么还要这些鞑子。”

    赵进没有回答,只是瞥了一眼,带着如惠径直离开,王自洋的笑容僵在脸上,直到赵进出了门,才抽了自己一个耳光,多嘴该打。

下一章          上一章